2005-12-26 21:59:05| 人氣1,09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讀徐梵澄的〈《五十奧義書》譯者序〉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讀徐梵澄的〈《五十奧義書》譯者序〉等

最近硬著頭皮試著閱讀《奧義書》與解讀這些文獻背後的思想。手頭裡有徐梵澄的《奧義書選譯》全三冊(台北:華宇出版社,1987年),以及Paul Deussen譯的 Sixty Upanisads of the Veda.(Delhi: Motilal Banarsidass Publishers, 1997),還有Patrick Olivelle新譯的 Upanisads(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這三位分別是華裔、德裔與斯里蘭卡裔的印度學者,我看各國學界同好參考他們的書頗頻繁,自然有其代表性。

徐梵澄的〈譯者序〉我讀來頗感趣味,他以正反合的辨證法來看待婆羅門教(正)、佛教(反)與大乘佛教(合)的對反與共構關係,這種思惟倒是我第一次看到前輩華人學者著作中這般表達。雖然這種表達在西方學界不是新鮮事,但卻是是我這幾年研究大乘佛教的最後心得與定論。已逝的徐梵澄先生對於大乘佛教的本質認識頗為清楚,相較於他那輩同時代的佛教學者,腦筋是清楚的。他留學印度的宗教學知識,加上不被佛教信仰的情感與前理解所干擾下,的確是足以架撐起他對於大乘佛教思想的反省與重新審視。

至於,P. Deussen的老師是叔本華,國內哲學界對叔本華是不陌生的。我讀P. Deussen的譯本再對照徐梵澄的漢譯,這兩位已逝前輩的典雅譯法有時真讓我吃足苦頭,還好P. Olivelle這位當代學者的英語表達真是不錯,邊讀邊覺得翻譯真是一件藝術工程。臺灣學術界的升等標準考量,其實應該把名著譯註的成果列入考量,並且更要重金鼓勵,不然大家都在耍學術論文拼裝的小花槍,漂亮雖是漂亮,但是要落實到基礎學術層面卻是不容易。

可惜我手頭與學校圖書館找不到梵文諸本,不然那會更有意思。

台長: Kevin
人氣(1,09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