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6 14:20:28| 人氣14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老友來信提到 法光月刊181與183期的讀後感 (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老友來函問到:)

就我對西方神學的了解 對於歷史上的基督行誼以及聖經詮釋
便有許多不同甚至相異的見解(<達文西密碼>也可算是其中之一)
對於佛陀行誼及原始佛教本身應也是如此吧?
否則就不會有部派佛教的產生了
若依高達美的詮釋學 對於文本的種種不同詮釋
是要由”歷史”淘洗的
”佛學”的話 則可能須加上”修持”的驗證

-------------------
(我的回答如下:)


西方神學對於歷史上的基督行誼以及聖經詮釋,的確有不同的見解。然而彼此有一個共同點或公約數,他們以與歷史基督最具親和性的聖典作為解釋的文本與底蘊。即使後來教父神學藉雅典學派思想 ,構築中世紀的士林哲學體系,但是基督教聖典的法源性與正當性的地位 ,始終被西方神學的解經學傳統重視。這種重視聖典的精神 ,則未見於佛教思想的中晚期「全新」發展(大乘佛教)裡 (de Jong語)。
至於部派佛教所完成的阿毘達磨論藏,基本上即是一種初期佛教經律聖典的解釋之學,阿毘達磨論藏與初期佛教的經藏律藏關係密切,她對於初期佛教經律聖典的重視,與解釋的密合度也高。至於唯識派的《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以大乘唯識思想改寫與轉寫初期經律聖典思想,或者中觀派龍樹《中論》以「八不中道」 ,轉讀初期佛教的緣起思想。儘管前述這些思想僅管對初期聖典的護守度與忠誠度不一,基本上還是嘗試扣緊初期佛教聖典立論。若將初期佛教聖典完全從前述思想中抽離,則所謂佛教論述不復存在的事實 ,將明顯可見 。這也是我強調「重視」(重新審視)初期佛教經律聖典處。
歷來學者探討大乘起源問題,由於缺乏「宗教知識」與「世俗權力」共構關係的研究,往往傾於談論大乘佛教對於初期佛教批判性繼承的向度,卻罕少從大乘佛教與印度婆羅門教共構的關係立論 。使得大乘佛教對於小乘聖者的批判 ,成為一種「缺席的審判」。僅注意到,大乘經典嚴厲批判所謂的小乘思想 ,卻未注意到,大乘佛教罕少批判印度婆羅門教與外道思想 。此中的深義或許在於,大乘與印度神教共構的關係呈為一種隱性的本質連結,對內以新宗教知識論述來鬥爭自家宗教對手,亦顯已派思想的世間影響度的崇高與偉大。在量變造成質變的辯證下,隨著佛教思想不斷被往後推延解釋,自由與主觀的新宗教想像反而成為後來既定的歷史文本事實。
或許真該探源清楚!初期大乘佛教基本上是一種在家人的宗教運動(平川彰與Lamotte語)。這種新宗教運動的主要課題之一,即在家人從其身份與前理解的觀點,企圖與僧伽佛教分權主導佛教的解釋權問題。在知識與權力的共構關係下,誰掌握宗教的解釋權,也就掌握世俗權力。這點從《維摩詰經》虛構的大乘理想人物維摩詰菩薩,徹徹底底將重要的小乘聖者予以戲謔地抹黑與批判,當可吟味此中奧義矣。

台長: Kevin
人氣(14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