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03 11:18:00| 人氣4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批判的佛教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很高興你與我談論這些問題
那年我寫完碩士論文後,
批判佛教思潮引起的相關的問題也著實令我思索許久.
隨後我的佛學研究轉向初期佛教領域, 且哲學研究轉向詮釋學領域,
亦可說與這些問題的思索不無關涉.
對於幾位[批判佛教]學者的觀點,
我目前的看法也略有不同於以往的同情解讀與批判,
不過基本上, 我傾向以勞思光的[基源問題]看待佛教思想的關懷所在,
亦即我認為: [世俗存有者如何超克其苦難的問題] 始終是佛陀思想整體的最初與最終之基源關懷.

就我的觀點而言, 苦難是世俗存有者的共通經驗與語言.
佛教所關懷且批判與超克的對象正在於此.
關於世俗存有者之苦難經驗與苦難意識, 如何從潛伏到實現, 以至於如何從拆解到滅盡, 這其中的原因探討與方法論問題, 則是佛教思想的基源問題所在.
為此, 佛教思想與其實踐的內容本身並不缺乏批判意識,
甚至她的批判意識對於世俗存有與世界(五取蘊世間)的毀滅程度更甚於任何批判理論.

然而上述佛教思想的批判意識, 在相當程度上著眼於世俗存有者的妄執生命形態之批判與解構,
因而, 佛教對於如何從[世俗存有者的苦難生命]轉化到[離世俗存有者的非苦難生命]的解脫存有學問題探討, 相對地也佔據相當篇幅.
但是這並不代表佛教忽略世間向度的倫理學問題,
而是說, 就佛教的觀點而言, 上述解脫存有學問題的優先性更迫切於凡俗世間(五取蘊世間)的倫理學問題.
一旦修行者圓滿解決前者的問題, 後者的問題亦隨之遞解, 而不復成為另一次妄執生命形態的原因.

雖然佛教也相當重視倫理學問題, 且對於伴隨世間苦難而來的艱澀感予以不少的柔軟化的藥方, 並深深肯定其良善面.
但是就佛教的觀點而言, 倫理學是處理人我對待的問題, 因而倫理學的問題有其限制與範圍, 它的限制與範圍正是世俗存有者的世間.
倫理學思維的基礎仍然是人我對待的思維, 倫理即是世間, 此亦是佛教思想必須超克處.
為此, 就佛教的觀點而言, 僅管我們可能於倫理學的問題探討裡獲得的最大公約數之善與正義之預設,
但是它的本質仍是[世間], 最終更須以[出世間]超克.

就我看來, 批判佛教學者雖然以[偽佛教的同一性形上學]為批判對象, 但是其批判動機主要仍是肇始於倫理學問題的世間關懷.
然而, 終極而言, [世間無解],
不然諸佛也就不須[出離世間].

台長: Kevin
人氣(4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