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18 13:18:07| 人氣9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慈悲喜捨(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四、慈悲喜捨的戒、定、慧

佛陀教導趣向涅槃的方法,總說則為戒、定、慧三學。受持戒律有助於離欲、惡、不善法而成就禪定;修習禪定是為了開發透視世間真理、成就解脫的智慧,所以常說「由戒生定,依定發慧」;而這三學又是相互增上的,所以又稱「三增上學」。持戒如果不能導向內心的平靜,這樣的持戒有可能落入戒禁取;修禪定如果不能導向解脫智慧的開顯,這樣的修定也與佛法不相應。此中,慈悲喜捨的實踐與戒、定、慧三學有綿密的關係,慈悲喜捨包含了戒、定、慧。
(一)、慈悲喜捨的戒
戒的根本精神是遠離束縛。在消極方面是防止惡事發生,積極方面則是促發善行。申言之,持戒就是避免做一些令我們產生煩惱,造成痛苦、不快樂的事情;且積極去做一些讓彼此快樂的事,但這種快樂不是一般人所說的短暫的快樂,而是會讓人很歡喜,持久又安穩的快樂。俗語說:物與類聚,一個有慈悲心的人,自然會與有慈悲心的人為鄰為友,這就是「慈悲喜捨戒」 的意義,它很微妙的創造另一種清淨的世界,遠離束縛。在佛教戒律的精神裡,不只佛陀制戒的本懷是慈悲,弟子守戒也是「以慈仁為本」 ,以戒規範自己,不是只為了自己,更是出於對己對他的慈悲心。
  (二)慈悲喜捨的定
而慈悲喜捨又與三昧相關相涉。因為修慈悲喜捨能令我們的心拓展到無量無邊,所以又叫「四無量心」。這四種無量心都是慈悲中有喜捨,喜捨中有慈悲,而且都是見苦離繫,見苦不分彼此,因為如果分彼此,一定會黏著,所以修習慈悲喜捨所達致的三昧又稱為「四無量心三昧」。並且慈悲喜捨的作意(manasikara)更能引發三禪以上的定力。 《雜阿含經》裡佛陀曾對比丘言及,他教導的慈悲喜捨法門不同於外道,其殊勝處在於能夠透過人類高貴的情操引發甚深的禪定:
比丘心與慈俱多修習,於淨最勝;悲心修習多修習,空入處最勝;喜心修習多修習,識入處最勝;捨心修習多修習,無所有入處最勝。
  對於這段經文要略為解釋。歷來初期佛教經典對於初禪到四禪的素描,凡例是以「尋(覺)、伺(觀)、喜、樂、一心」五禪支作為操作性界定。 初禪是有覺有觀定,二禪是喜共俱定,三禪是樂共俱定。而三禪的「樂」禪支,是導源於捨離前階段的「尋(覺)、伺(觀)、喜」等禪支而達致。三禪的「樂」並非一般意義的快樂或欲樂,這個「樂」的意思,是寂止、寂靜,是心真的能夠靜下來,是一種無量無邊的寂靜。亦即引文「於淨最勝」的「淨」。
因此,若依前述經文作解釋,因為慈心作意能引發類似色界三禪的定力,使心地清淨寂靜與收攝,所以慈心修習能體驗三禪的寂止相。以此類推,悲心作意就是無色界的空無邊處作意,悲心修習能達致空無邊處的無色界定;喜心作意能觸到無色界的識無邊處,喜心修習能達致識無邊處定;捨心作意能觸到無色界的無所有處,捨心修習能進入無所有處定。顯然,佛陀教導的慈悲喜捨無量心三昧超越色界定,到達無色界定,更勝求生於色界初禪梵天的「梵住法」。不過,這裡所修習的四無量心三昧還是世間法,仍在色界與無色界定裡,還是會有人我對待,還不一定依遠離,還不一定見苦見得徹底。它只是順應我們的人性、同情心與隨喜心,暫時調伏五蓋煩惱進入定境。
然而,修行者若於行住坐臥修習慈悲喜捨(戒),深入四無量心三昧(定),然後「依定發慧」,反復循序經過修行次第的「如理作意」和「法次法向」。如此一來,世間善法欲的慈悲喜捨便成為出世間善法欲的慈悲喜捨,成為我們從世間到出世間最基本最重要的橋樑。此中轉向的關鍵,究其原由,印度宗教傳統的四無量心修習,被佛陀賦與趣向涅槃的智慧內涵,才是決定性的因素。具體言之,佛陀與兩千五百年來聖弟子們之身語意所展現的慈悲喜捨(慧),即是「緣起、無我之離苦實踐」。
(三)慈悲喜捨的慧
在此,略為說明「緣起、無我之離苦實踐」。增上慧學裡,苦諦揭示「世間是苦」這個真理。「苦」來自於我們無法正確地見到五蘊世間的一切皆是緣起、不是我、不是我的,來自於不知道有情眾生與我們的生命是相依相續無法分彼此,來自於眾生執著愛著的「身見」 。所以解脫的初步最重要的就是要破身見,身見的最大特徵就是分彼此。你是你,我是我;你的苦不是我的苦,我的苦不是你的苦,而這種不斷地輪轉於「我、我所」的思維,就是身見。然而,慈悲喜捨卻能調伏牢固的身見,進而破除。為此,必須對慈悲喜捨的實踐分別作如下詮釋。
因為悲心能夠讓我們真正地感受到,每一個眾生的苦就是我的苦,我的苦就是眾生的苦,感受到眾生都是緣起相依、不是孤立的存在。一旦見到別人在受苦,我們的心就很難微笑,很難不感受到苦;我們若不能微笑,別人見了也很難微笑,很難不感受到苦,這就是世間苦,都在互相迴向。一旦面對苦,見到世間的苦都在互相迴向,我們會有一股悲心湧現,不忍再增加彼此的苦。這時心會清淨,遠離不必要的煩惱繫縛,不願重淪於彼此人我對待的對立分別,於是我們長久以來深深繫縛的身見將會逐次破除,得無我智、入涅槃流、寂靜世間。
由悲心見眾生苦,感受到苦是不分彼此,感同身受,完完全全地接受,卻沒有絲毫的悲傷、挫折、沮喪、憂愁,這就是佛教所講的悲心。一旦能夠內心平靜地接受當下,自然就會轉到積極地想要做一些事來減少世間苦。這時很自然就會生起慈心。慈心就是我們「永遠選擇無條件、無所求的對人好」。 因為佛教的慈心是無條件的、無所求的,亦是無我智慧的展現,依於慈心所展現的身語意不與苦相應,自然而然,遠離煩惱繫縛,獲得大果報。
在《增壹阿含經》與同列於阿含部的《佛說十一想思念如來經》裡,曾記載著佛陀對比丘們說,修習慈心解脫將獲得許多利益。 例如:臥安(睡眠安樂)、覺安(容顏安寧)、不見惡夢(在夢中不容易做惡夢)、天護(感覺受到諸天守護)、人愛(人與人之間相處安樂)、非人所敬(感覺跟六道眾生、動物、甚至是非人,人以外的人相處相處時有更多的安樂)、不毒(不受毒害)、不兵(不受火器、刀杖所害)、水火不喪(避開天災)、不加刑(不犯國家刑法)、不被盜賊侵擾、身壞命終生梵天(轉生於梵天)、於諸善法速得捷疾(能很快成就解脫)、智能盡有漏行(證得阿羅漢果)等。足見修習慈心的利益,普及世間與出世間。
此外,在邁向解脫道的過程裡,因喜心而激起的活力是不容忽視的。喜心是永遠無條件、無所求地正面對待。這樣的對待是從零開始,從我什麼都不是,從我什麼都沒有,我有的,只是對法、對世間無常、苦、無我的認識。無論在多惡劣的環境下,都能不斷地歸零,不斷地回到原點,不斷地回到初發心,回到當初受極大苦而欲解脫、信解脫的心。不斷地「緣苦生信」,緣信而得喜悅、依遠離、依離欲、依滅,向於捨,證達解脫。能夠喜心作意,自然就會不斷地湧現活力,願意由衷地歸零,沒有過去包袱的束縛,重新看待每一個眾生都是世界的中心,每一棵樹都是菩提樹,每一棵草都是忘憂草。不斷地回到當下,體會無量法喜。
捨心是遠離世間種種煩惱葛藤,遠離人我執著的分別對待,遠離昏沉、掉舉五蓋煩惱,達到平等平靜的意思。在實踐上,捨心也就是不執著,連慈悲喜捨都不執著,一切通通放下,用寂靜的心來迴向世間的苦。從此放下過猶不及的法執欲染,面對世間的浮沉、起落、得失、毀譽、苦樂,都沒有攀緣執著,也沒有違抗拒逆。捨心的修習能對治受挫、冷漠、衝動、掉悔等煩惱,亦可對治能慈、能悲、能喜的我能、我是、我在之慢,破除眾生渴愛與執著的身見,達到無我、無我所的不動心解脫。

五、結語:由慈悲喜捨邁向解脫

慈悲喜捨的殊勝,不僅可清楚見於漢譯《阿含經》各處經文,同樣在南傳的《尼柯耶》經典裡,亦不乏廣說傳佈四無量心與教示修習。長部與中部的《尼柯耶》經典裡,記載著佛陀對比丘們說,能夠修習慈悲喜捨的修行者,才是懷有豐富財寶的修行者:
修行者(bhikkhu)們!什麼是修行者富於財寶?修行者們!有修行者,以與慈相俱的心遍滿一切,又遍滿二方、三方、四方,如此,以廣大、廣博、無量、無怨、無害慈心,遍滿上下橫方,普一切處、一切世界。以與悲相俱的心……以與喜相俱的心……以與捨相俱的心遍滿。修行者們!這就是富於財寶的修行者。
因此,對於世間法與出世間法而言,慈悲喜捨在佛法解脫道的意義相當寶貴。若我們以「十」字的橫縱面來比擬,就橫面的世間法而言,慈悲喜捨的實踐可以滿足世間善法的實現,令人遠離粗重的煩惱束縛,展現人類美好而高貴的情操,於現世獲得心靈和緩的喜悅與安樂。就縱面的出世間法而言,在佛法解脫道的次第下,慈悲喜捨在世間法的實踐恰可提供出世間法一個優質的基礎;當身心粗重煩惱滅除時,由「悲慈喜捨」進入如理作意與法次法向,又來回往返修習「悲慈喜捨」 ,如此一來不斷地見無常、苦、無我,就能夠無間地照見細微的隨眠煩惱,在依遠離、依離欲、依滅,向於捨的離苦實踐下,漏盡解脫,趣向涅槃寂靜。正是如此,慈悲喜捨成就世間善法,更導向出世間法,它是世間法通向出世間法解脫的橋樑,當為世人修習多修習。

台長: Kevin
人氣(9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