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30 04:43:53| 人氣10,706|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喜歡但不欣賞的作家—淺議陶傑〉(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是文主要是為了回應鄧兄的留言和他的〈喔﹗陶傑〉—如無記錯文章標題的話……)

圖一:演說中的陶傑

許多人說陶傑是「香江第一才子」。更多人對此表示不滿。問題不是「才子」二字,稱陶傑為「才子」,大概沒有什麼人會反對,關鍵處在於「第一」。若論文才,黃霑、林行止、董橋、李碧華、梁文道、李敏等等都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若論受歡迎程度,陶傑也未必比張小嫻、亦舒、衛斯理強。只是若換作「香江最成功文人」,則除了金庸這個「屈機」老前輩外,就要數陶傑了。陶傑是香港少數能「以筆惑眾生」的文人(亦有人稱之為「文棍」,反正都是稱呼一個而已,相信陶傑不會介意這稱呼),他那支筆尖銳鋒利,為文愛恨分明—偏偏讀者對他也正是如此。

一、「庸俗的才子」﹖

近年陶傑於文壇幾近形成一種「才子文化現象」。有大學文化研究學系甚至煞有介事地,以陶傑作為研究對象,試圖以文化理論來解讀他受香港人歡迎之原因及影響。陶傑一方面走向大眾(或走向市場),一方面被「學院派」排斥及批評—在文化素養較高的知識份子圈裡,出現了「喜愛陶傑等於低品味」的聲音。這種兩極化的文化現象,恰好反映陶傑的爭議性。

陶傑是我喜歡但稱不上欣賞的作家。作為一個陶傑的讀者,「喜愛陶傑等於低品味」無疑是一種歧視。陶傑的情況與台灣的李敖有點相似,在學院派眼中,幾乎等同「庸俗的品味」。喜歡陶傑或李敖,也會被某些文化人看不起,想來真冤枉。而我同時兼有兩者,加之生平最喜的就是屎尿屁、廁所、性文化、粗口文化、麻將、周星馳……看來我品味之庸俗已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對於陶傑君的毛病,我也有些概念。他愈寫愈濫、愈寫愈爛的確是事實。他對中史的認知和態度更是令人不敢恭維(有人以為他寫出〈關門的歷史系〉、〈請報文科〉等文章就代表他很尊重歷史,其實他尊重的只是西史,只要看過〈不讀中史〉一文便會明白)。他所引用的中國歷史資料,常出現錯誤,也是一大問題。早些年潘國森撰《修理陶傑》一書時便已指出其文章錯處凡數十。另外,他喜歡憑恃文才胡說八道,發表不合邏輯的謬論,這點也令人很嘔氣。

圖二:陶傑《泰晤士河畔》,(香港:皇冠出版社,2003年),256頁。這是零三年重印的版本,《泰晤士河畔》曾獲得「第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亦是陶傑的代表作。

二、陶氏兩大利器:知識性與趣味性

不過我仍然認為他的文章有頗高的閱讀價值。首先,他的文才的確好,詞彙豐腴綺麗,讀上去頗有美感。中學生讀陶傑,有助掌握寫文章的基本結構和修辭,兼學會許多成語和較典雅的用詞。其次,陶傑博覽群書,雖然偶有錯誤引典或引喻失義,但總的來說,陶氏文章的「含金量」豐富,每每將他胸中所學融會貫通,再穿插於行文之中。陶傑不是「百科全書式」作家,但他整理排列資料的角度頗特別,很有自己的一套,這種將資料消化、歸納,再融合的思考方式才是陶氏散文的魅力之處。我讀陶氏散文的時候,常會得到莫大的啟發,即使間中他的論證隨便、有悖邏輯……

緊抓知識性與趣味性,是陶傑成功之要素。陶傑是個聰明生意人,這點大家都心裡有數,所以他很懂得抓緊潮流脈搏和民眾心理,如果從一般消閑解悶的閱讀導向來看,讀陶傑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陶君很懂得討讀者歡心,這是事實,衛道之士未必喜歡這種「文棍」行徑,但認真想一想,「討讀者歡心」本就是作家的基本要求,問題只在於會否為了討好讀者而「出賣作家良心」。

圖三:《有光的地方》,(香港:皇冠出版社,2003年),215頁。

三、對中國文化的態度

高質素的讀者不止追求「文字的快感」,也要求作者要有「寫作良心」,這一點陶君經常為人所詬病,我也不打算替他辯護什麼。陶傑君東拉西扯的通識吹水能力太強,往往過份追求文章的「藝術性」而有傷文意,甚至歪曲道理,尤其對中國文化每多嘲諷,惹人反感。許多人狠批他「崇洋」,只曉得一味批評「中國小農社會式思維」,都不無道理,但又不見得全然如是。

經我多年的觀察所得(我讀陶傑大概也有六、七年罷﹖),陶傑對中國文化絕對不是如人們所想的全盤否定,他欲批判的主要是「中國式思維」,那就是「陰謀論」、「窩裡鬥」、「家長式管治」等落後而「尚黑」的「醬缸文化」。至於甚少論及中國文化的光明面,因為他認為「挖掘陰暗面」比這些都重要。我記得陶傑曾經寫過,那些恭維和讚揚中國文化的文章已經有許多人在寫,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他的關注面不在那裡。這可能只是個藉口,沒人知道他的真正想法,他不寫「中國文化的光明面」或許可用更直接的方式理解—他本就是一個刻薄和「口臭」的人。批評多多讚美少,正是他一貫的風格罷了。

(待續……)

台長: 曹墉=倫爺
人氣(10,706) | 回應(8)|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書天書地 |
此分類下一篇:〈又見鹿鼎〉
此分類上一篇:〈閱讀.速讀.悅讀〉

愚傑
同意+期待 ^^
2006-11-22 03:48:19
梁山好漢
I just want to said...
his articles focus on public...
I know his articles still have some grammer`s mistakes...

but I still watch his articles..
because his aritcles is very entertainment...
also he know what the markets need...
if he really that worse...
no one want to be his friends...
but old-boss and his friends didn`t refused him...

there must be reasons...
maybe we don`t know...

also something for sure that...
he is smart....but he is cruel after the car accidence...
2008-07-12 07:47:36
99z
一味嘲諷批評中國文化不等於沒有「寫作良心」,或許是太有良心。惹人反感也不等於歪曲道理,或許是太有道理。

刻薄和「口臭」不等於其不合理,反而正因其荒誕得來合理,才刺中人心痛處。想來陶君所犯之毛病乃所有諷刺時弊文人通病,消除了時弊則陶君之流不再有讀者也。
2009-04-10 17:10:10
99z
「寫作良心」是指是否就事論事,反映現實;不是指是否顧存體面有禮貌。現實社會之荒誕可笑招致文人諷刺吸引大量讀者,那是現實的矛盾深刻,不是文人一手可以造成。文人的不刻薄不會另矛盾消失。矛盾未解決而責怪文人刻薄,豈非本末倒置?

認為文人並非就事論事者,請舉例論證,或寫自己文章以作對比示範。未曾論述便指他人歪曲事實、沒有良心,豈非先入為主,主觀臆測?

一味嘲諷批評並無不妥。文人非政客,愛恨分明乃本色,無須扮持平,也無須扮愛國。

刻薄和「口臭」也無不妥。只要反映現實,再刻薄和「口臭」都可以。否則諷刺文章還有何看頭?倒想見識一下如何諷刺而不刻薄。
2009-04-11 13:03:57
Angi
我認為陶傑對中國文化的批判角度是跟隨台灣作家柏楊,「醬缸文化」就是柏楊筆下的產物。

有時我甚至覺得陶傑的寫作風格都是受到柏楊的影響。
2010-06-24 10:53:57
路過
稍為對世事有點認識的人,都可看出陶傑的無知和偏見。第一才子云云,只能說明香港社會的反智。
2011-01-18 21:38:24
路過路過的人
陶傑並非學者,寫文章不須要有學術性。只要稍為對世事有點認識的人,都知他的的文章只是娛樂大衆,所謂才子就只有這個意思。說香港人反智的人其實最反智。
2013-03-07 10:28:48
tzjbk
半夜睡不著 ..... 煩!!
2013-05-17 06:12:2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