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31 20:19:19| 人氣3,05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香港樂壇 你拿什麼來紀念黃家駒?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香港樂壇不行了!”這是最近幾年瀰漫在樂迷、媒體和音樂人中的悲觀論調。今年的6月30日,黃家駒去世整15週年,有人說,假如家駒沒走,香港樂壇也不會墮落至此。但是,假如家駒還活著,Beyond“能沖一次,多一次”的堅韌是否真能改變香港樂壇的命運?在家駒離世15年後,我們至少還能聽到黃耀明、林一峰、盧巧音、MC仁和My Little Airport,至少林海峰和農夫Fama仍然在頑強地發出草根之聲,可是,這一切是否足以告慰家駒的在天之靈?香港音樂還能讓那些曾經熱愛你的人們理直氣壯地高唱“沒有淚光,風裡勁闖,懷著心中新希望”嗎?香港樂壇到底還能拿什麼來紀念家駒?樂隊?叛逆?原創?題材?草根?
樂隊?
曾幾何時,“Band Sound”是香港流行音樂引以為榮的重要成分,太極樂隊、達明一派、浮世繪、Raidas、夢劇院、小島、藍戰士(Blue Jeans)等大批的樂隊的出現令香港樂壇生機勃勃。他們中的中堅分子,如達明一派和“浮世繪”的梁翹柏如今仍是香港樂壇的頂樑柱。
這些樂隊中,最耀眼的當然是黃家駒率領的Beyond。作為香港流行音樂史上最有才華的音樂創作人之一,黃家駒最令人服氣的就是他給搖滾樂賦予的傳唱性。這當然是一種對商業的妥協,但是,假如沒有這種妥協,沒有那些優美而易學易唱的旋律,Beyond又怎能獲得如此大的反響?又怎能影響一代人?搖滾樂的生命力是人民大眾賦予的,披頭士之後,Beyond也證明了這點。
令人遺憾的是,Beyond的生命力並沒有給後輩樂隊開拓出更寬的生成空間,這或許跟家駒的英年早逝有關,還是那個假設,如果家駒沒死,香港樂壇或許會有更多的樂隊誕生,畢竟,就算在如此惡劣的市場條件下,香港“Band Sound”的星星之火仍然延綿不絕...
叛逆?
有人說,黃家駒時代的Beyond太流行。從曲風上說,Beyond有很多歌曲確實很接近標準的流行金曲,但是,從態度上說,黃家駒的搖滾姿態是無懈可擊的。儘管他不像很多搖滾歌手那樣齒牙咧嘴地摔吉他,但是,通過他寫的那些題材各異的歌詞中,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他一直不露聲色地與市儈的香港社會頑強抗爭。在香港那個寸土寸金的社會裡,唱一首《光輝歲月》這樣的歌比摔一百把吉他困難多了。誰能體會家駒在堅持和妥協之間的痛苦掙扎? 《長城》、《大地》、《Amani》背後不知藏著多少辛酸淚。
劉卓輝在訪談裡被問“為什麼Beyond不找一個新主唱的時候”是這樣回答的。他說:“能補上當然可以考慮了,但是,哪裡有第二個黃家駒呢?”一個聲音之所以有價值,首先因為他有個性。在香港,談“個性”很奢侈,王菲很有個性,但她其實是半個局外人,她有北京的哥們儿給她撐腰,換作關淑怡,就只好遠走他鄉。而像黃耀明這樣堅持抗戰20年的,是絕對的奇蹟。都說Beyond之後,香港沒有搖滾樂,可是,在香港樂壇,倔強,堅持個性、唱自己想唱的歌本身就是最大的“叛逆”,就是“搖滾”。以此為標準,香港樂壇其實一直都有人在痛病“搖滾”著...
原創?
為什麼要鼓勵原創?因為每一個個體都有自己的獨特視角,每一種文化體係都有它的獨特價值,北京或台北的樂隊永遠也不可能寫出Beyond那樣的歌,再天才的音樂人也不可能模仿黃家駒的創作方式。 Beyond所堅持的,除了音樂和搖滾,更重要的是“我手寫我心”的原創態度。唱自己的歌,寫自己的心情,才能“海闊天空”,才能“我有我風格”。模仿、照搬、翻唱,借別人的筆來說事,用別人的模子來套自己的生活,到頭來只能被別人所禁錮,最後死路一條。
香港流行音樂最為人詬病的問題之一就是缺乏原創。原創並不意味著一定要特立獨行,標新立異,但是一定要唱出自己的獨特價值。人們之所以會喜歡香港音樂,是因為香港音樂那種孕育自香港市井生活的獨特韻味,它可能來自茶餐廳,可能來自廟街,可能來自尖沙咀,可能來自中環,可能來自廣東話。總之,是北京、上海或台北那些操著普通話、上海話或閩南話的人復制不來的。
流行音樂除了實現商業價值,也是一個時代人們生活與精神狀態的紀錄。音樂記錄了香港,香港孕育了她自己的音樂。 Beyond之後,原汁原味的“香港製造”還有幾多?我們只能列出冰山一角,拋出一小塊磚,剩下的玉等你自己去發掘...
題材?
89年,當年輕人聽到《真的愛你》的時候,他們發現,這是一首非常適合自己來唱的歌。歌詞裡的場景多少真實存在於自己和家人之間。那是自己想說而沒有說出來的話,但是並不胡鬧膚淺;他表達了自己真實的感情,卻也不是每日都能聽到的爛情歌。在滿足了受眾最初的精神需要後,Beyond才有了將題材拓展出去的可能。一個對自己還有點要求的年輕人,不可能在政治、歷史、個人理想方面一點想法也沒有,也許他知道的不多,但是決不會不好奇。於是《光輝歲月》、《Amani》、《長城》、《農民》、《大地》才有可能受到關注被流傳。 Beyond把真實世界裡殘酷的流血流淚帶進了之前風花雪月的流行音樂領域。並且用充滿美感的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情懷為每日被現實困擾的年輕人帶來希望和力量。誰不在平凡瑣碎地生活?能夠讓人們的視線離開眼前的一點一滴轉而投向更悠遠更重大的事物,需要的又豈止是技術。但是,無論如何,Beyond證明了大題材歌曲進入香港主流市場並且受到歡迎的可能性...
草根?
香港樂壇向來是“任人唯親”的,假如你追查大多數歌手或音樂人的身世,會發現大多數人之間關係微妙。否則,如果你想出頭,就得有錢,像麥浚龍那樣用錢去砸。當然,也不是沒有草根成功的例子,劉德華就是最成功的例子。當然,還有Beyond。黃家駒和黃家強小時候曾經在屋邨生活,屋邨是香港的一個“特產”,它是政府為買不起房的老百姓提供的廉租房,住在屋邨的人都是名副其實的草根。黃家駒的教育程度是中五,但這一點也沒有妨礙他寫出《光輝歲月》、《遙望》這樣的作品。 83年在音樂比賽中獲獎至87年出版EP,其間4年Beyond是一支地下業餘樂隊,偶爾在酒吧做小演出。但是,偉大傳奇的起點就是如此卑微。何況,假如不是因為出身草根,黃家駒也不可能寫出那麼多令普羅大眾感同身受的作品...
 
 

台長: Nakupenda
人氣(3,05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偶像後援(藝人、後援會) | 個人分類: BEYOND |
此分類下一篇:黃家駒逝世15週年祭 好友透露他沒法對女友太好
此分類上一篇:葉世榮:兩個葬禮一個婚禮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