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9-16 08:00:00| 人氣837|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女性書寫詩中的性別控訴

推薦 4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女性書寫詩中的性別控訴    /路痕

不管是法國女性主義學者埃萊娜‧西蘇(Hélène Cixous1937- )提出的陰性書寫(Écriture féminine),或是澳門大學鍾玲教授所說「具有的女性詩人顛覆風格(Subversive style)的六種策略」(挑戰式的語言,輕嘲的諷刺體,不動聲色的反擊,俏皮搗蛋的戲謔語氣,透過强烈的象徵發聲,閃躲的、匿藏的論述。) 由於女權主義的覺醒,近年來女性書寫風潮一直成為一股被詩論界關注突起的異軍和流行。而我在偶然的機會也發現了野薑花詩刊上出現了同樣迷人的類似作品。

與其說這兩首詩是女性主義的詩作?我想如果把它們歸類為女性性別的控訴(sexual discrimination)可能更貼近於書寫的本質,其實作為一種詩的藝術,文本的指涉可以有所依托,但其文學上的價值則不必因性別而有差別。大陸前衛的女性主義詩人伊蕾(1951-2018)在一次訪問中曾這麼說:

女性詩人的重要性強調也沒有用,因為詩人都是一個一個出現的,而不是以一個群體出現。最終能證明女性詩人有多重要的,還是要看她們的作品,對於男性詩人來說亦然。我不強調自己是「女詩人」,這並不重要。

由此可知,單憑女性特質的書寫和口號式的女權主題來吸引讀者也沒用,更重要的是文本意函必須配合詩藝術的個人語言技巧和表現形式,才是真正受到注目的表現。

「女性詩」意謂能反思女性劣勢處境,預報女性抗爭焦慮,映現女性自覺的女詩人作品。換言之,是指含攝女性主義思想的詩。(陳義芝‧聯合文學)

照理說男女各佔一半的人類社會,女性在數量上既非處於少數,為何又會有「劣勢」的處境呢?其原因可能來自於:自然性別差異(男女之間的遺傳、體能和生殖差異。)和父權(支配地位和主要由男子傳承的特權系統和佔據)

也因為女性這種「性別劣勢處境」的互動差異,形成了一個有趣和足供發揮的思考和書寫的空間,造就了在文學上女性詩有必要特別受到討論和注目的「優勢」?女性詩人不管是夏宇的「腹語術」或顏艾琳「黑色書寫」、江文瑜的「身體語言」,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女性書寫必須捨棄文學「普遍意義上無性別的共同詞語」,轉而把特殊的,有個人「性別經驗的自己」寫進詩裡去。因此除了柔弱、敏銳、抗拒、失序、跳躍的陰性特質之外,也提供了讀者有別於傳統的對立、超現實和身體的異位和特殊閱讀體驗,這才是女性書寫吸引人的賣點。

而今天我要討論的這兩首詩,正好都是能反思女性劣勢處境,預報女性抗爭焦慮,映現女性自覺的女詩人作品。除了性別歧視衍生的不公平對待以外,也有父權陰影書寫值得參考的範例。

有關女權主義的訴求和主張,很多社會運動和論文都有相關的討論和深入的分析,由於並非這裡的主題,所以我只針對這兩首詩中的指涉和表現方式來談談:

 

先來看看出現在野薑花42期〈詩擂台‧頁42〉郭至卿的一首詩:

 

【她的梅雨】

 

收攏陽光

筋肉仍長出黑暗

 

梅雨的黃昏

爬牆出來的聲音 滴答 滴答

光陰在它身上打了結

隨著窗外水窪  浮浮,沈沈

 

她用力複製天平的線條

框出天空

光線總不平靜

壓縮是一種練習曲

 

平等是危險的語言,著火和冷漠

父權以古老之獅吼

唾沫煮一鍋親情,又鹹又甜

她開始修剪自身骨骼盛裝

如枯荷在露水中捲曲瓣葉

生活瓶中長成被命名的形狀

抬頭只見一柱天

 

時間從不說謊

負責研磨一生的硯台

吼聲死亡,瓶身打開

她望著自己彎曲的脊骨

相信是

父愛

 

這首詩裡「梅雨」的意象是訴說作者心象很重要的一個具體形容詞和名詞。郭至卿以那種雨雲籠罩、陰晦不休,無法停止的天氣現象來表示女子永無晴明的絕望和無奈;也用雨來影射內心的苦悶和壓抑,和期待陽光普照自由伸展的想望。

 

首句收攏陽光/筋肉仍長出黑暗已隱約破題點出父權的黑暗和力量。

第二段藉由不休不止的雨水及其滴答聲來影射女子被禁錮在浮浮,沈沈光陰的水牢之中,用光陰在它身上打了結這樣的奇想形容,給讀者一個新穎的好奇感受。光陰如何打結?何能打開?不得不往下推敲。

 

第三段的天平帶出了「公平」的訴求,天平兩端應該放置等重的法碼才能平衡,但這天平畢竟只是她虛構的想像線條,現實中也只能繼續「練習()壓縮」。

 

第四段終於把「平等」的訴求提出,但那是危險的語言,會招致著火和冷漠的。原來是父親造成,這裡用獅吼來形容父親的威權格外生動,也讓人聯想起了傳統大宅前的石獅,堅不可摧、頑固守舊等的聯想亦無不可。和前面的獅吼口水噴濺的想像連結,唾沫煮一鍋親情,又鹹又甜這句又是一種怪異的奇想和比喻,誰要吃別人的唾沫煮成的湯餚?但父親的管束和愛就像活生生要你吞下他威權的親情和愛,作者對於嫌惡的唾沫湯居然還能用「又鹹又甜」來形容?又鹹又甜顯然是必須被強迫嚐過,才能說明的滋味,這正表現了自己類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反應的悲哀,傳統的父權去反對也沒用,因為在那面父愛的大旗之下,任何不合理的管教都被認可且必須遵行。

 

因此故,身為女兒只能「削足適履」,修剪自身骨骼(骨氣)盛裝來配合要求,那就好像被栽在瓶裡的荷花,無法伸展開放只能枯萎捲曲,長成容器怪異的形狀。那又像被關在井(頸瓶)裡一樣只能長望那一柱狹窄的天,想像無限自由開放的天空。

詩讀到此,大概懂的讀者也已和詩中的小女兒有著共同無力打開的鬱結,這樣的苦悶要到什麼時候才終結呢?

吼聲什麼時候停止就是瓶身打開的時候,自己就像被硯台研磨著過了一生,等到被釋放了的時候,其實也是望著自己彎曲的脊骨老態龍鍾無法復原的時候,但是即使到了那已被研磨殆盡,無人管束自由開放的時候,自己竟還是相信父親的一切出於愛?那是多麼無可救贖的一生的悲哀啊!

 

縱觀整首詩,作者由梅雨的天候引申入被禁錮的心情和現實,然後以扭曲變形的荷來比喻女兒受不當管教的苦悶,最後直到年老了驀然回首時,才知一生已窮盡為時已晚。這種以愛來行折磨之實的監控和對待,不啻是對父權最深切無奈的「控訴」!

 

縱觀整首詩,起承轉合層層深入,主題表現可謂成功,但在意象語的運用上可能個人經營的詩語言對一般讀者的解讀能力,仍有些晦澀和挑戰。比如筋肉如何長出黑暗?天平的線條如何框出天空?比如為了把像井的瓶子境況(形狀)表示出來,抬頭只見一「柱」天這些用詞也許可以有更精準或其他比較親民的譬喻或表現方法?可以再斟酌。但就這首詩來看,這些都只是作者個人的用法並無傷大雅,也無損文本針對父權的控訴。

 

 

再來看看野薑花43期〈新世代詩人‧黃有卿專輯〉其實有六首詩作,都是令人驚艷的女性主義作品,但限於篇幅我只就頁26的詩作【她們】來談談:

 

【她們】

 

紅洋裝,舞鞋,剖半的蘋果

遊隼逐漸膨脹

遠處升起的狼煙不一定在半夜、郊區,或者是夢中

她們踮起腳尖,她們奔跑

迴廊那麼長、那麼長

總是有人強硬的追趕著玻璃鞋

 

太危險了。

紅洋裝,長髮,高中的制服短裙

總是有智者指點著安全:

腿是邪惡,胸是淫蕩

切莫睜開你靈動的雙眼

露水是不會有惡臭的

 

世界必須無菌

奶與蜜等待怪手的開鑿,在山坡地上

直直的檳榔樹矗立著

太陽所在之處總是難以見得

月光,月光浸潤著女書

初七漲潮了神卻告訴我這一切都是髒的

魚屍腐臭在裙裡

無法拿香也不得走進廟宇裡的我們總是在庇佑範圍之外

任成團的鬍鬚襲來──唾液、汗水、精液

任成千上萬的蟲子襲來

 

被迫哀鳴,卻又被指責哀鳴

一隻藍鵲銜走了她們的笑容

頸子上的年輪

紅紅一片

 

──而那個女子坐上計程車後再也沒回到家。

 

讀這首詩發現:年輕新世代果然有新的語言表達方式,著實令人耳目一新。

黃有卿以說故事或和人對話,以輕馭重的語氣來描寫這樣一個年輕女子,無辜被惡狼性侵最後導致死亡的驚悚案例,著實有別於其他宣揚女權或女性控訴的口號式表現方式。更令人驚喜的是她詩中所運用鮮活的喻象:剖半的蘋果、膨脹的遊隼、升起的狼煙、被追趕的玻璃鞋都跳脫了文學的桎梏,賦予讀者頗多鮮活和戲劇性的閱讀感受。

 

第二段承接了第一段目不暇給的喻象和逃跑的劇情,用「紅洋裝」連結了第一段是高明的技巧,進而轉成了「智者」的警告和提點:腿是邪惡,胸是淫蕩/切莫睜開你靈動的雙眼但這樣的提點是正義(正常)嗎?到底是腿、胸、靈動的眼的原罪?還是那侵犯女人惡狼的錯?露水是不會有惡臭的,那惡臭又從何而來呢…?世界必須無菌?這是誰的要求?

 

接著黃有卿又開始了包括諸多精采喻象和故事性的對話:

奶和蜜竟在等待「怪手」(鹹豬手)的開鑿?直直的檳榔樹呆若木雞(視若無睹)、雖在太陽光下但女性總被歧視和侵害,女人的月事成了魚屍腐臭在裙裡的髒事,連廟都不許進入更別說被庇佑了。也因為不被珍愛所以最後只能任成團的鬍鬚襲來──唾液、汗水、精液/任成千上萬的()蟲子襲來

多麼悲慘的命運呀!身為一個不被保護尊重且連哀鳴都要被指責的女人,最後卻被惡狼蹂躪?被迫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紅紅的勒痕,多麼悲慘的控訴啊,這到底是女人的原罪?還是整個父系社會的錯?

即使在第四段作了直白嚴厲的控訴,但最後作者還是重重提起輕輕放下,被迫哀鳴,卻又被指責哀鳴/一隻藍鵲銜走了她們的笑容/頸子上的年輪//紅紅一片是否諷刺著即使吶喊也沒有用?這個男人的世界依舊故我,女人只能認命地以死來抗議而已?

黃有卿把詩題定為「她們」是在告訴讀者:這並不是個特例的個案,事實上是整個被男人世界霸凌的女人們的怒吼,也是女人們極可能面對的無可抗拒的共同命運和噩運,詩讀至最後的結局怎不令人動容且擲筆唏噓? 

===========================

發表於野薑花詩刊46期(2023.09.15)

台長: 路痕
人氣(837) | 回應(6)| 推薦 (49)| 收藏 (0)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作文教室【詩和語文】 |
此分類下一篇:寫詩容易,寫好詩難!
此分類上一篇:【間隙】

(悄悄話)
2023-09-17 17:03:16
(悄悄話)
2023-09-18 08:26:48
(悄悄話)
2023-09-20 18:45:26
(悄悄話)
2023-09-24 20:08:09
(悄悄話)
2023-09-24 21:51:53
(悄悄話)
2023-09-25 21:53:50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