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2 09:40:01| 人氣949|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七月怪談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日本南禪寺/阿飛攝

鬼月談鬼 寫於 8/4/06 3:25:31 pm

適逢農曆七月,阿飛也來鬼話連篇。
世上到底有沒有鬼?當然有!而且多的是。你不見人鬼頭鬼腦、鬼靈精怪、鬼迷心竅,老是愛搞鬼,夜路走多了結果碰到鬼?
這世上不但有鬼,而且有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鬼!
貪愛色慾的人叫色鬼;身無分文的叫窮鬼;愛財的叫錢鬼;分文不捨的叫吝嗇鬼;老婆叫老公死鬼;大人叫小孩小鬼;兒子叫父親老鬼;荷蘭人叫紅毛鬼;日本軍閥叫鬼子
所以世上的鬼何其多,不過鬼有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有人的地方才有鬼,狗窩鼠穴是不會有鬼的,因為鬼由心生,鬼是人類的老相好,鬼只住在人心中。

言歸正傳,現在就來說說阿飛和鬼打交道的往事。

那時我二十一歲,因為眼睛的毛病,在東勢的陸軍八三醫院療養。
我雖只是暫時在院休養,但療養院裡住的都是老弱殘兵,有的缺肢斷腿,有半身不遂,有的則註定一輩子都出不了院。
病舍是長型的瓦厝,病床和病床之間用玻璃隔開,每兩個床放在同一區隔,可以互相照應。整個房舍配備一名護士,要照顧約五十個病床。當然並不是全部的床位都有人,病人來來去去甚至死亡空出是正常的事。
我住的房舍裡有兩個軍官,一個缺了一條腿;一個是只有上半身能動,下半身已委縮的老芋仔,綽號叫牛皮。
療養院不比醫院,管理比較鬆,病患撿撿樹葉,每月還可放榮譽假外出,院方則可趁機賺取官饗。晚上在病房內煮東西喝酒,護士也是睜一眼閉一眼,喝醉了鬧脾氣也是常有的事,因為福利社裡又賣酒又煮菜的,有一回心情不好,死黨正好失戀,我們也是和兩三個好友喝到猛吐;更離譜的是我要出院前,有一次甚至有個病患為了到院旁的山溪撈蝦來配燒酒,結果被淹死在水裡。

同房舍要數牛皮最怪了,他的脾氣出奇的壞,可能因為長年在床上,護士當然無法時刻照料,所以天天喝得醉,天天大吼小叫,罵人丟東西。有時護士都會被折騰到哭。晚上大家常被他吵得不得安寧,幸好有缺腿軍官安撫他,有時護士則是靠安眠藥和止痛藥安撫他。
不過這不是重點,有一天晚上,凌晨時分病房內傳出了恐怖的叫聲,由於我是個淺眠的人,於是被吵醒。
那聲音說實在不像是人發出的聲音,有點像貓發情的鬼叫,但又夾著哭聲和哀號,而且還有間歇性的喘息聲。反正房裡有三四十個人,而且也習慣了牛皮的吵鬧,所以大家還是不以為意,各人睡各人的覺。

鬼叫聲整夜不停,也沒有人下床去探個究竟。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大家還是一樣去拿饅頭豆漿或盛稀飯來吃。

我睡的是四十二號床位,靠近病房另一端出口的位置,外面就是洗臉台和草坪,隔壁床是個獨眼龍阿兵哥,每天晚上都磨牙,起初也吵得我睡不著,後來總算習慣了。我問他有沒聽到?他倒是一覺到天明的好寶寶,什麼也不曉得。我想他大概太認真磨牙了,所以才沒有聽到。

想想三四十個人的大病房,大家又都是病患,什麼怪毛病沒有?大約是夢囈吧?沒什麼了不起。
可是第二天晚上,到了半夜兩點多,那毛骨悚然的聲音又出現了,不但聽來離我更近,而且叫得異常悽慘怪的是大家還是老神在在,沒半個人起床查看?難道值班護士睡著了嗎?我遠眺另一頭的玻璃值班室,小小日光灯還亮著,沒看見護士的人影。我想,也許是到另一棟病房去查房了吧?護士晚上還是有她的工作要做的。於是又是不安寧地睡了一個很糟的覺。

隔天下午吃完午飯經過前面幾床時,終於聽見前面幾床老鳥坐在討論這件事,因為我一向不太和他們說話,也沒刻意留下加入話題,只依稀聽他們在說前兩晚鬼叫床都是之前住過傷病後來死了的床號,還在說什麼人雖死了,可是床還不肯讓出來云云的話。
我一向很鐵齒,覺得他們真是荒唐!做個惡夢也能繪聲繪影?我才不相信什麼鬼怪靈魂的。不過經過那兩個床時,也忍不住看一眼兩個自己不知情的病號。他們還是正常作息,根本沒什麼異樣。

到了第三晚,不但下起了大雨,而且外面風聲很大,就像鬼哭一樣,有些忘了收的衣服在窗外的晒衣架上被吹得飄來飄去,亂有恐怖的氣氛。由於下著雨,大家早早就上了床,電視依規定十點就被護士給關了。牛皮因為喝了酒,又在房內大呼小叫鬧到半夜,反正風雨大作把他的聲音蓋去,也沒人搭理他。大家都知道,等他累了,聲音就會變小,然後就會睡了。只是我在三點多,又被鬼叫聲吵醒,叫得雞皮疙瘩都起了,心裡毛毛的,這回聲音就在五公尺遠的前端。

怎麼有這嚇人的怪叫聲?可是這些阿兵哥竟都跟豬一樣?無人有反應?還好不久聲音就停了,我也再度懵懵懂懂入睡
睡夢中心神不寧,好像神經線極度緊繃,一拉就會斷冥冥中感覺有什麼東西向我靠近,可是到底是什麼又說不上來,然後我就覺得身體上有重量壓迫,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由於在半清醒狀態,根本搞不清楚是真是假,我一向好強不認輸,加上前兩天病房內的怪事已心裡有底,所以心中懷疑是否有鬼來襲?果真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幾乎要窒息了當感覺它就在我面前時,於是心一橫,和「它」拼搏,大吼一聲,用我畢生最大的力氣和勇氣騰空躍起,一記空中旋踢朝著目標掃去
「碰!」一聲伴隨著我的右腿劇痛,我終於被自己震醒,原來我躺在床上居然用了一記掃腿猛打在床鋪上,幸好床鋪不太硬,但整條腿因為撞擊而發麻。右腿撞在床上的聲音也大得把自己驚醒,看看身旁獨眼龍病友居然仍舊沉睡在夢鄉,好像一點事都沒有,心真是悶斃了
隔天我問獨眼龍,昨晚的怪叫聲他有沒有聽到?他說沒有。

「那你知不知道昨晚我被鬼壓床,然後我用了一記掃腿,整個床鋪都震動而且發出巨響?」
他說:「我不知道,昨天很涼快,我睡得很香…」

.............................................................................................
附贈一首鬼詩:

【么之情詩】

怕被人知情?不是么,請選3(倉頡)
因為忌諱,不敢公布你的名
和你發生的一段緋側纏綿
連我都不能理解
在你的形體消失後
才開始

不如死的思念
(
不都是這樣的嗎?)

碰不到你,你就在眼前,距離比海天還遠
你還有心嗎?
或只是為了吸我的血?(還有我的骨,我的淚都拿去吧!)
我們的磁場呢?
是被困在兩極?還是線圈
我用神來之筆對你傾訴
竟只寫成了
一個字



台長: 路痕
人氣(949) | 回應(4)| 推薦 (9)| 收藏 (0)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戲夢人生【詩】 |
此分類下一篇:●【越過】
此分類上一篇:【枯】

(悄悄話)
2017-08-22 16:15:46
(悄悄話)
2017-08-22 16:52:39
(悄悄話)
2017-08-22 17:40:14
(悄悄話)
2017-08-22 19:42:38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