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23:53:44| 人氣3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茶園中的一杯咖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洽水位在龍潭郊區的半山腰,它是宵裡溪、大北坑溪、南坑溪三條溪流匯集之處。我最初是無心在google map上找到了這個地方,後來爸媽頗喜歡此處,幾次特別帶朋友前來喝下午茶。

  村莊的轉角有兩間木屋,它們嵌在茶園裡,其中一間是咖啡館,一間是麵店(可惜六月起就收掉了)。咖啡館的室內由長條形木造桌椅構成動線,沿著座位走,就可看見窗櫺上羅列的陶器與瓷碗,這些作品都是由木屋後方幾座窯燒製出的。經營咖啡館的老闆看起來與父親年紀差不多,頭頂雖有些稀疏,但身著亮橘色polo衫,據說總在木屋旁拿著鋸子、扳手DIY傢具,使這裡的硬體環境也如同一旁的茶園,不斷隨季節變化。

  我第一次去時,在媽媽推薦下點了一杯手沖咖啡,和老闆聊起使用的豆子,沒想到他說這是鄰近周遭的果實,他從去年十月開始採收,至今年六月才剛剛結束。量少、品種也獨特,我不免好奇怎麼能夠供應得了客人所需,「這邊的客人也就剛好這麼多而已啦!」老闆笑著答道。

 

  在等待他沖泡時,老闆問起我結婚沒,原本輕鬆的場合,一瞬間變得有些緊繃。還好他在知道我是音樂人後,點點頭道:「啊,你這種一定是很追求精神的快樂,一定要找到同樣類型的人啦。」

這番回應讓我收起原本的無言,對於他強調精神的快樂,我也好奇他如何會有這樣的觀察,不禁問道:「您本來就從事咖啡館的事業嗎?還是人生的轉向?」老闆接著娓娓道出了他早年是家族電子工廠裡的一員,後來哥哥把生意轉往中國,自己便選擇留在台灣,遠離整日緊盯著的儀器面板。這個話題一開,我爸突然和他有得聊了,兩人同在九零年代乘著電子產業起飛,抵達他們人生的高峰,而如今坐在此處對談,也是那波浪潮退去後留下的幽靜。

  我沒很仔細聽他們說話,反倒欣賞著窗外在的茶園在日光下如何閃耀。這些農產、休閒場域、日常人家就像地名中那個來自客語的「洽」字,緩緩交流在一起,不使其中一道破壞平衡。此時有個阿嬤走進來和我們說:「今天有剛出爐的窯烤麵包喔!」隨後和老闆寒暄了一下,又補了ㄧ句:「明天(週六)會有一百多個人來,所以今天已經先烤了一些,你們可以買喔!」

  想到一百多人要來捏陶、排隊燒窯,不免擔心起我置身的這份清幽是否會被破壞,更重要的,此處的特色不就喪失了?不過如果那些人能在這體會一下午沈浸於陶藝中的時光,又覺得那肯定會捏塑出他們難以取代的記憶。

  我看著手邊那些泛著灰、甚至結了蛛網的小圓杯,知道它們並不被保護好、也不是特別有特色,但老闆在擺放時「精神的快樂」,遠超過那些表面光潔所能透露的,於是一瞬間,清幽與否在我心裡突然也變得不是重點了。




 

台長: 吳毓庭
人氣(32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旅途中 |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