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9 09:33:28| 人氣4,536|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讓痛苦領路 090929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去台東的日子裡,展與我之間發生一件事,
回來之後,我發覺,自己的心,對他關閉了。

心關閉?
是的,我感覺那一瞬間,那種無條件可以給出的愛消失了,
變得任性,變得易怒......
也許因為EQ還不錯,最後恢復了日常的對話,
怒氣也被放下了.....
但一直有個狀態存在著,就是,心封閉了。



心的封閉是一種什麼感覺呢?
心的封閉就是,
很自然會流露出來的喜悅消失了,
很自然會凝視的眼睛撇開了,
很自然會給出的關懷被收回,很快就壓下了。

於是,日常生活沿著軌道走,
依然吃飯,依然哄孩子睡覺,依然協商時間與合作.....
依然試著聊天,試著分享.....
依然會試著,在夜裡,靠著他的肩膀碰觸點溫暖,
但知曉,兩個身體是分開的,
一種本來會自然打開的自我界線,守得緊呢!
於是,兩人的關係裡,有一到裂隙,雖然是很細微很隱藏.....
在我的心裡,卻清晰得不得了,仿若一條大縫,親密正在流失。




其實,在10多天前,我還在團體裡,分享,
「夫妻兩最近進入,”關係的整合期”」
整合期這樣描述的:


關係的整合期,意味著,即使兩人都還不完整,
例如展在自我追尋上面,還有著很大的困惑,
而我,在靈性道路上,還有著無法決定的各種篤定,
但我們兩,對彼此呈現出來的樣貌,有著一種篤定和包容,
並不是兩人都彼此接納對方的每一處原樣,
而是,當對方撞到自己,或者,彼此有差異或衝突時,
在溝通,在協商,甚至爭論時,
會感覺到,關係中有一種很穩定的信任與親密感。

對於對方那些,以往不太能理解或接納的原樣,
開始能多給一些空間,開始能分開,這與我不相干,
而在彼此真正相干,交會之處,有了更多,願意調整的意願和寬容。

比方說:
我還是有時候很囉唆,
家裡的凌亂,或他的舊習性,
我沒事時很安然,
有時候脾氣來了,就是會叨念,或兇兇地管理起來。
就像是,一頭,發著火的獅子。

而他,在家裏很盡心盡責,
但某種程度,
當我夜裡起來,看見他在玩Wii(帶有神話意味的角色扮演遊戲),
或是,看著他一本一本小說(青少年魔幻)地借來看。
我開始能一笑置之,就是關心他的睡眠與健康,
而不去批判,或者,不因此而有部安全感。
他這樣子,就像是,一頭窩在自我樂園的小羊。

當我是發火的獅子,他學會了用誇張的戲劇姿勢,演出防衛姿態,
但在能量層面,是放鬆的,是安然的。(也許有時會被我煩透)
不似過往,他有個受傷小孩,當我不夠優雅有禮貌,
他會批判我粗魯,會受傷,以及受傷後的種種反應。

當他窩在羊圈裡,快樂遊戲時,
我開始像一陣風,就離開了。
不似過往,我會變成一根杵著的木棍,無法離開。

似乎,我們各自都還未到真正整合,
但關係裡,出現一種整合的氛圍,
在夫妻身為父母,的責任合夥
上,我們很平衡,而釋出絕對的體貼與合作意願,
在夫妻是朋友的關係上,我們很有意願給出二人時間,
在我這方,當我最基礎的社會責任之上,我把二人時間的優先序,放在個人獨處之前。
在夫妻是情人的面向,我們很認真地,讓情人有相處的時空,
朋友與情人關係被滋養後,給出來的養分,又會回饋到,夫妻間成為父母的合夥關係。




什麼事情,可以在一瞬間,
在關係中,製造一條裂隙?
很多時候,都是很小的事情。
很小的事情,卻啟動了,不知曉的內在傷痕。


這是很小,卻有著很細微的內在脈絡,
事件的細節大致如此:

從去年完成台東的修行之後,
我偶而就會跟老公提,你也去上課嗎?
我盼望著兩人能一起合作,作能量工作。

展的回答都是,這樣的課很有趣,也很有意思,
但那樣的學費,不在他考慮的範圍之內。
而我也就,放下,放下,放下。

我們之間,這樣的往來也有幾回,
直到這次,他說:「那就去吧! 如果妳為我出1/4的學費!」
我說:「好啊! 如果你真心想去,學費的部份,沒問題。」
於是,就有了展,臨時要去台東上課的新事件發生在我們家。

他做了他的選擇,而我也做了我的選擇,
我選擇放下我的寫字進度,帶著孩子到台東去。

這份選擇,
為夫妻關係的緣故:是想要給出一個家的感覺,讓他下課時,能看到3張可愛的臉。
為親子關係的緣故:想要趁這機會,好好與孩子單獨相處,給予孩子滋養,也享受孩子的快樂。
為了自己的緣故:想要停下來日常規律,放空。

事實上,到了台東以後,
我才發現,原來,這對我也是場修行的大好時機,
在與孩子相處的日常細節中,在台東的好山好水裡,
我得到了許多珍貴的靈性禮物。

也就是,整趟旅行,並不是為他而去的,
我也沒有覺得過度付出,家上禮物的珍貴,一直在喜悅裡。

但有個小小的陰影,一直現身,我一次次看見。
展下課其實都很晚,7點,8點....
一群同學,熱絡開懷地住在民宿,討論吃飯,溫暖極了。

而我的老公,下了課,
依然在他的火花中。

那是一種火花,
是一種”在高能量中與人相遇的喜悅與high”裡面。
我看到那樣的火花,看到他想受的愉悅,很是祝福。
而他的同學們,也都跟我熟,很熟的朋友,或是部落格的粉絲。
因此,我也不生疏,當我喜歡,也就進去跟他們聊天,說話,
當孩子有需要,就照顧孩子。


那天,展要求我,看看第二梯上課的日期,
要先預定房間,因為是溫泉的季節,怕晚了就定不到房間。
我很阿莎力,說:
「我就全程陪你吧! 兩個人一起來,就可以開車了。」
於是我挪動我的時間表,標定了,從頭陪到尾的紅色。

老公說:
「可是...你們可以提早兩天離開嗎?  因為,我也很享受,能單獨留在這裡,跟同學相處」
「每次下課有你們在,我都不專心跟同學相處。」

我一定臉立刻冷下來了。
心裡說的話是:「你愛一個人來,那我們都不陪好了! 你就一個人來。」
嘴裡說的事:「去年我來上課,我可是放下了所有與同學相處的渴望,一下課就全心回家呢!」

一下子,
我的不平衡感出現了。
小家子氣愛計較的任性脾氣出來。
這幾天內,他與同學在一起時,對我的沒有招呼,都成了鮮明的罪。

就這樣,很久很久,沒有耍任性的我,
很任性的,不想理他,開始計算與數落起,他的種種不足。
關係的變化很微妙,
原來各種可以寬容可以無所謂的細節,
當心一封閉之後,種種細節都成了可計較。
我說:「我對你生氣,不想理你。」




好多天了,
展對我很多的容忍,
容忍我不禮貌的話語,
容忍我不合理的態度。

我想恢復關係,
但一直沒有時間,
沒有時間靜下來,
找到自己的傷處。


這麼不合理的傷,
一定是舊傷,
也許,還有著舊有的痛苦之身。


我看到即使我有在多的意願,
願意用回到當下的方式,
回到關係中。

但若我沒有往內走,
我要讓自己維持在當下,
所耗費的精力,讓我保持在一種清明爽朗狀態,
而親密還是,有個小小的裂隙。

於是,我書寫,
在一個人坐火車南下的空檔,
我為自己的糾結書寫,問問自己,那是什麼?



於是,我觀看著自己,那團糾結的結,
到底是什麼呢?

叫做害怕嗎?  面對我的怒氣,展曾經問:「妳是不是害怕我外遇?」
是叫做嫉妒嗎?  嫉妒他既悠遊於同學的情誼中,又有溫暖的家人相伴?
    我嘆息去年的自己,因為家庭責任,丟下了所有同學友誼?
是不平衡嗎?  我付出太多,批判他沒有回報給我,足夠的情義?



害怕有超級一點點,很少很少,
嫉妒有一點點,也很少,
不平衡多一些,但每個不平衡的發生,裡面都有我的選擇,不是嗎?


當我寫到這裡,
胃部糾結成一團,
那是一種酸酸的能量,
覺得自己小小的,透明,不被看見,
那是一種,被忽視,無法被看見的無助感!

仿若,在那展下課的場合裡,
他在扮演丈夫與扮演同學的角色有些分裂與衝突,
他看不見我,當他想全心當同學之時。
他回到我們身邊,全心當丈夫,而心裡,鮮明的,還聯繫著一條線,
聽著門外的聲音,看看外面有誰還在相聚聊天。
當小孩睡著了,我也閉上眼睛,
他一溜煙,就往外跑,
一群同學們還在門廊裡,情誼流動。

是啊,是這樣的不被看見的無助感。
當我為自己任性背後的感覺命名之後,
心裡出現3次「yes」「yes」「yes」的回答,
而且,命名正確之後,胃部的不舒適就消失了。

被忽視,無法被看見的無助感!
這種感覺對我,真是陌生!
對於一個,經常獲得過多注意力,被喜歡被寵愛的我,
要去找到過往的類似經驗,需要很多的專注!

是我生命什麼時候,有過的經驗?
我這樣問著自己的內在。

我的內在這樣回答我:

親愛的理書:

其實,妳一直是沒有被注意的,
我是說,妳一直是,不讓自己被看見的。
我是說:妳的收斂,妳的乖巧,妳的承受與默默,

而有意思的,是妳得到很多的被看見,被喜歡,被照顧....
但因為這些被看見被喜歡被照顧的壓力,
妳更讓自己緊縮,更躲起來,更沒有表現,更安靜,
因為,妳想要的是大家的快樂,
而不是獨享寵愛的歡愉。
於是,”被看見”成了妳的議題。




在火車上,我書寫著,
在內心標定一個鎖碼,
“看見”。
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晚上,我堅持,要看完我的DVD
「寂寞鋼琴師
Piano,Solo

這是一部很棒很棒的電影,
我凝視著主角,進入他的痛苦,
進入他凝視的痛。

他的眼睛總是會凝視著,
童年陽光和母親兄姐相處的歡愉時光,
但由於母親驟死的意外,
凝視著歡愉,心卻是痛苦的。

我懂,
我完全懂。

仿若,這部電影,
協助我打開,內心的痛苦深淵,
那個深度,即使透過書寫我了解了,
但還需要個引路人,帶我走進去,
讓我觸碰到,
純淨的哀傷眼淚。

看完電影,
我忽然懂得那個凝視!

事實上,
最初最初,與展的相遇,
我無法逃脫的,是他的凝視。
透過跟蹤、透過相機、透過直直的凝視....
我被”捕穫”,難以逃脫。

那份凝視,最早最早,來自父親。
父親很能給人,一種無法逃開的凝視,
我感覺,他看著我,而又看向別處。
父親,也是個心靈有縫隙的憂傷詩人,
透過被凝視,小小的我,心靈,也跟去了,他凝視的終點,
連他都不知曉的,心靈失落處。

於是,我懂得了,
前一陣子,兩人的關係在一種很穩定的完整中,
浪漫之流也在兩人間流動。
那是因為,展的凝視回來了。
在日常生活裡,我會不小心回頭,遇見他的凝視。


而在台東,
他那雀躍的心,完全敞開的喜悅....
朝向一群人,
一群朋友。
白日上課的夥伴。

身為妻子的我,
太知道,
可以擁有一群夥伴,
“一起”
對他而言,
一直是生命裡追逐於追尋,
在大學畢業,研究所畢業後....
終於又在這幾天的台東之行得到。

愛著他的我,替他慶賀祝福著。
對於失去凝視,而跌落的我,
無意識的收斂著自己。

直到,當他說:「我想要你們早兩天回去,因為我想要單獨跟同學在一起」
這很白目的告白,才一下子,讓我的愛與傷翻身。






愛與傷,
是如此靠近。

當我給出摯愛,
我的傷也瀕臨了被揭露的邊緣。

當我的傷被揭露而無知時,
心的封閉,讓愛怎麼都出不來。

在寂寞鋼琴師的電影裡,
主角盧卡是多麼的憂傷,
那麼多快樂的童年記憶,
當墊基在”傷”的基底時,
愛有多麼的痛!

他一直沒有在好好的陪伴之下,
面對那份,失去母親的痛。

這份愛與傷的結合,加上內在的音樂天賦,
成了他獨特的魅力!
參看連結:小男孩 盧卡的故事
http://aquarius0601.pixnet.net/blog/post/18127128


「讓我向痛苦致敬吧!」
昨夜看DVD的我,是如此謙卑地,臣服在痛苦的巨大與美感之前。




睡前,孩子都睡著了。
我躺著,在內在把這一切切連結起來,
我的書寫,與展的裂隙,
電影裡的陽光與哀傷,
父親的凝視與父親的不在。


我的眼淚像從地底湧出的水,
汨汨地冒著出來,
在鼻子和眼睛之間,蓄積成小水漥。
展用手一次次揮去那小水窪,
一次次,水又再次湧出,再次填滿。




他那撫去淚水的手指,
也同時,劃過了我心底,裂開的縫隙。
淚水填補了心的裂縫,
愛的魔法讓心再度敞開。



♡♡
睡前,我跟展說:
“當下的力量”的作者,
少了一份對痛苦的敬意,
在人類的世界裡,痛苦的巨大,與愛等同。
無法被輕忽呀!

在開悟的領域,只談覺知,而後放下,
在靈性治療的領域,spirt 將痛苦視為能量,可以直接放到愛中消融。

但在人性靈魂深處,
痛苦需要被用音樂彈奏,用詩歌朗誦,用顏料揮灑....
因為,痛苦是領路人,
他領路,帶領我們,
找到,最初最初,失去愛的所在。

台長: MaLi
人氣(4,536) | 回應(1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2009演講回到光中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秋季講義2:當靈魂與痛苦相遇 091001
此分類上一篇:秋天演講後記:在生命的力量中面對人生處境

mumu
好"真實"的痛苦!當痛苦被看見時即為能量的轉化成為光成為愛.期待找到痛苦的本源!
2009-09-29 10:36:45
雨云
我必須再說...最近的經歷與狀態和理書真有共時性呢!

謝謝!因為理書的書寫,讓我的愛與傷同時被看見
謝謝如此美麗的共時性
2009-09-29 12:10:42
finn
李書談的「痛」,也與自己最近對黑暗的體會有些類似,痛是一種力量,也很真實,也好像經歷了之後才能坦然面對自己的脆弱與傷心,而這麼走過之後,又會經歷了一場內在蛻變,很不容易,但也很美好
2009-09-29 15:59:14
judy
好美好深的書寫及心路歷程的轉化,
謝謝Mali那麼清楚地剖析分享面對痛苦和轉化痛苦的歷程,
像極美好的引路人, 引導有類似困境的傷痛者,
可以更有勇氣(一種愛的陪伴)看懂並走出自己難以面對的桎梏.
感恩, 願也能回應一份愛的交流~
2009-09-29 23:25:09
well
巨大的痛苦與愛,同等,同受敬重。
同樣要純淨的凝視~
2009-09-30 11:06:15
清道夫
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2009-09-30 12:40:48
KY
歸零才是最佳韌性
2009-09-30 13:30:17
billing
《寂寞鋼琴師》的音樂很好聽吶~

哈哈~
我有一陣子都以為理書沒時間看電影說…
2009-10-05 15:55:20
版主回應
我一年沒看電影了。
演講季開始,我走進影帶店,
心理說,給我一片能使用的DVD吧!
我的心,我的手....幫忙找片子,
都找到能詮釋演講主題的片子喔!

但音樂原聲帶,我擁有好久好久了。
2009-10-07 09:19:30
winnie
看到理書深刻的痛,
碰觸到自己因一年前發現丈夫已結束的婚外情帶來的巨大的痛,
這份痛當中遇有極大的恐懼-
害怕被遺棄,
當然這跟童年的傷口有關.
所有,
你說的在關係中的認定,
就有了極大的動搖.
每當觸碰到這個傷口,
痛苦和恐懼都上來了,
也就關閉了自然的愛.
已經一年了,
有時在愛中找回平靜,
然後又能和丈夫聯結了,
可是有時又被淹沒.
看到妳在關係中的"認定",
好羨慕,
這也是我所渴望的.
祝福妳
謝謝妳.
2009-10-28 14:57:54
Kate
親愛的老師 :
您上次為我指引了教導孩子的方法,真的很謝謝您。我的兒子現在已經從小獅子變回快樂的小老鼠了,但是我與先生之間卻出現了一條鴻溝。我懷孕時,先生為了能給孩子更好的環境而轉換跑道,但結果相當的不理想。其實我還是一樣愛他,但是面對他已經2年都無法幫忙負擔我們經濟重擔的這件事情,讓我無法接受。但我完全無法與他溝通,其實我能理解他沒有收入的痛苦,自卑以及恐懼,但無論我如何希望他打開心房釋放那些負面的能量,他都聽不進去,演變成現在意志消沉,也沒甚麼心思工作。我曾數次希望與他談談但最後都是以吵架收場。我深陷在痛苦中,可以請老師在次指引我前進讓愛再次充滿在我的家中嗎?! 謝謝老師
2010-03-12 15:56:5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