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7 11:10:15| 人氣1,791|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負傷國王與玫瑰花路 070117 / 4yr1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負傷國王,
寫完昨日的文章後,腦海經常環繞著這意象。

負傷國王,讓我想起自己的父親。
我的父親,有王者風範,
小時候隨他出門, 一路上,都有人與他打招呼。
父親輕盈而單純地與人say hey! 一點都不費力,
無論多少人與他打招呼,他精神依舊放在他的前方,還有握著我手的大手。

父親的領域,不在社會正規的疆域,而在縫隙裡,
市井小民,離經叛道的避世者….
他們表面都有一個職業掩護,但底層的任務,是追尋愛與自由,
但許多人落魄,他們失落,喝酒,狂笑也難掩胸中的無奈。


************


父親也是如此,他是家裡的獨子,3個姊姊的弟,集眾寵愛於一身,
被愛與自由,對他而言,是天經地義的事。

然而他愛上我的母親,他成為父親,
流浪本質的他,對於家的束縛,沒有逃避卻無法勝任。

父親常說,等我們大了,他要去山上找塊地,養很多狗;
他的心在山林,是個獵人。

父親對妻子和對孩子的愛,
對愛的許諾卻羈絆住自由,
心中有愛,表達出來妻子未必認可,
這一切一切….逐漸形成他的負傷。

中年以後,他眼睛的光芒,只剩某些時候還在。


父親突然走了,來不及步入老年,沒機會等到自由的宣判,
他走的時候,孩子們正是獨立時,
小妹畢業了,大弟快退伍,小弟也要入伍了。
他未整合的人格,未了的夢,他負傷未癒….
我揹著他,走上療傷之途。


************


從小,我守護著家人。
弟妹們天真每日玩得瘋狂,
媽媽認命,每日作不完的家事。

我守護的位置,就在家大門,院子的邊緣,
左側看到媽媽忙碌的身影,右側就是外面,弟妹們玩野了的公園。

我經常,坐在那兒,有自己的白日夢,
坐在那兒,看得見每個人,讓我安心;
世界無事,我在白日夢裡,
世界有事,我成為武士,年紀不大,卻訓練有素。

媽媽是個入世務實的女性,
家裡該做的,該準備的費用…她性情迷糊但心思卻不迷糊。

我的內在國王,有父親的精神,
服侍的,卻是母親的人格。
擔憂,知道未來的每一個風險,
專注,不會輕易離開崗位,
沈穩,不管變局多大,眼睛總看向前方。

誰說了什麼話,等一下誰可能會發脾氣,
這一餐吃大餐把錢用光,下一餐可能母親神情黯淡,
祖母皺著眉頭,她身體不好還是煩優什麼?
母親嘆氣,她好嗎? 他在想什麼?
很晚了,父親還沒回來; 等一下他回來時會有風暴嗎?

這是,我小時候所受的訓練,
我成為精準的,有效率的,看見大格局的,心思。

為我占卜的老師,說我天生能感受到別人的能量,別人的需求;
前半輩子,我自動地受這些能量驅策,磨練出一身好功夫;
占卜老師說,能量轉了,活別人的能量不再吸引我,我想活自己的能量。


*********************


負傷國王的痊癒,需要命定的武士,發自慈悲的同理。
我的內在武士,通過考驗了嗎?
內在武士,是否遵循內心的感動,而不是母親的叮嚀?

這陣子,隨著閱讀與視野的開闊,
我在夜間行車的路上,對展說:
「最近常在心裡讚嘆世界的神秘與溫柔,它不是我小時候以為的。」

世界,有祝福,
生命本身,即是神奇,
詛咒與邪惡依舊在,卻與祝福和神奇有密不可分的命運。

我內在的武士,也擴展至此視野了嗎?


*********************


父親以為的自由,是要追尋的,
是要進入山林水域,才能獲得的。
母親以為的豐盛,要有足夠的安定與規劃,
要有妥善的準備與付出。

真正的自由與豐盛,在當下就擁有了。

當下,美在我前方,我漫步其中,
當下,美在我後方,我漫步其中,
當下,美環繞著我,我漫步其中….
這印地安人的詩句,揭露了進入當下的神奇與豐盛。

自由,在轉念,在專注地進入當下,
完整地進入身體,完整地進入此刻,
豐盛就在此。

我將此領悟,化為紅玫瑰花瓣,在冥想中灑落我人生行經的每一處。
玫瑰花瓣同樣地,也灑滿父親與母親行經的道路。
紅色玫瑰花瓣,灑落祖母、祖父、小妹、小弟、大弟、大妹…
每個生命中,我知曉與參與的重要時刻。

我虔敬地,專注進入冥想,
玫瑰花瓣,化為粉紅色的雲朵,散去雲霧,發光。

世界,重新啟動。

台長: MaLi
人氣(1,791) | 回應(5)|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相愛:與世界交朋友 |
此分類下一篇:與ㄉㄢˋ吵架後的祈禱 070314 (15m)
此分類上一篇:爸爸大兒子小 061205 / 4yr7

舜傑
聽著雷光夏的黑暗之光
看這篇文章
淚悄然滑下
不知為何
理書真是好棒的人
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是好棒的人(我微笑)
只是還沒發覺或者還沒學會如何與他人分享連結
栽種與開路
我有吸收到養分喔
2007-01-17 16:48:40
版主回應
舜傑:
這留言,溫柔而真誠,
讓我感動。
昨天開車上山的路上,
我聽雷光夏喔!
2007-01-19 08:15:20
well
我也要回家聽黑暗之光

最近回顧自己,想著:父親過世後,我一心一意,想讓自己追隨父親,模仿「父親一派」,想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追憶是去的遺憾,而其實,這不是有意模仿,是我從小就知道,內心深深渴望「追尋那樣的愛與自由」,是阿~
2007-01-17 18:37:30
版主回應
well:

我想我也是,
只不過,我找回內在力量,
讓自己有活在當下的灑脫與勇氣。
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試著像他。
2007-01-19 08:16:33
婷彥
好寧靜的儀式!

這讓我
突然想起
好久沒看到我爸的照片 可能也找不著了...

曾經有位熱心的朋友位自己整理生命的歷程ㄧ些重要的資料
不料一場意外燒掉了他的房子
也燒掉了我重要的資產
僅留殘缺的記憶在心...
雖然
我的父親僅陪伴我小學之前
卻是我ㄧ直以來如天神般的庇祐
陪伴我無助時的精神力量
未曾入夢
卻未曾離開自己心裡面
ㄧ但有人提起父親相關的議題
總是ㄧ陣鼻酸
我想...是想念吧
2007-01-18 14:36:54
版主回應
婷彥:

是啊...一陣鼻酸,
無論多少年都會這樣開始思念的儀式。
2007-01-19 08:18:15
Well
我們就在這一世!玩野了公園,與被守護之間
2011-02-23 01:17:49
春藥
很讚的分享~~
2020-02-22 12:20:5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