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8 10:22:36| 人氣2,11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關於誰翻譯的問題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當然翻譯有很多種,通常認為“初譯”是譯者,除非你完全否定初譯的譯文,認為其全都翻錯了,另外找人重新翻譯原文,否則,不論你在初譯的稿件上怎麼編輯、修改,都不能改變初譯是翻譯員的事實。校對員、編輯、對本文有貢獻的人都不能取代翻譯員。

 

例如,大家都知道申請專利,任一專利在試驗室結論寫出來以後,還要找律師再寫,最終送進專利局的材料是律師寫的那一份。但是,這個專利依然是專利人的,而不能說這個專利屬於律師了!

 

再例如,我們當翻譯的人呢,不論中國人還是外國人,經常會找一些不懂外語的當地人,讓他們聽自己說話,或者檢查自己的譯文,這樣的人能聽懂你說的話、看懂你的文字,才算你翻譯的東西是地道的。比如,念大學時有一次,一個俄國外教也喜歡讓別人聽她說漢語(聊天性質的),有一次,她把“戴手套”說成了“穿手套”,那次遇到她的系辦老師就給她糾正了。這並不是水準的問題。是對語言習慣的瞭解程度,我想,任何人都需要一個過程才能瞭解外語中的細節吧。

 

我在多年的翻譯工作中,也經常找不懂漢語的俄國人檢查我的譯文(俄語),我讓他從一個不懂漢語的俄國人的角度檢查我翻譯出來的俄語,如果他都能看懂我的俄語,那才說明我的水準夠用,是這個道理吧。但是你不能說看我俄語的人可以代替我的翻譯位置,因為他本身是不懂漢語的。

 

但是呢,有一件事頗令我震驚,有一次我寫了一篇關於我在俄國境內工作的文章,我自己把文章也翻譯成俄語了,並傳給一位俄國網友D看,並請他儘量幫忙修改(成最地道的俄語),並傳回給我。D一直很熱心的幫我,我也經常與他聊天,順便練俄語,哈哈。但是這次傳回來的譯文,真的令我有點震驚,在我的文章中描述公司專案資訊的那一部分呢,他給我修改了“承包商”&“分包商”等的概念……,好像我的原文(漢語版)中都沒有提到過這些概念,我只是說總公司是誰,中國分公司是誰,這個專案是怎麼來的等等。也就是說,他修改後的譯文,不但比我的譯文更準確,也比我的原文更準確?我那時工作也忙,人也太年輕,都沒多想。

 

其實國際工程當中的組織結構關係,那豈是一般人能知道的,而且D本人是搞電腦的,他怎麼能知道,他找別人檢查我的譯文了?那他找的什麼人呢?我、就連我的直屬上級都沒提到過這些概念,怎麼D作為一個陌生的網友,他找的人就什麼都知道?他找的什麼人?我今天回憶這件事,準確知道承包商、分包商等等構成,應該都不是(D找到的)另一個普通翻譯所為了,可能是專門的領導班子討論決定的說法,指派某個我不認識的翻譯組特意搞准了俄語裡的說法,反正幕後的事情,他們做的再多,我也沒法知道。做好的譯文再交給DD再轉交給我,所以我一看到這文本時才會覺得太“高級”了。也是,人家專門組織隊伍、各部門協調,做出的結論性(譯文),那麼多人做我一個人的工作,自然是不同凡響。

 

我傻傻的以為我是偶然間認識D的,其實他背後有龐大的隊伍,等於說有一個龐大的隊伍等著檢查我的譯文???我一個人在明,國家在暗(裡面有中國人?也有俄國人?法國人?(因為總公司是法國的,公司總部在法國巴黎)還是跨國的團隊?)。從一開始國家完全知道我的水準,只是這一次,大概我的譯文很準確,幾乎沒有漏洞了,他們就給了我一個更高級的方案,恰恰就是這個讓我知道了黑幕,就算當時不知道多想,這麼多年當中我還有大把時間可以想呢,呵呵!那D當初可能是等我出現的。

 

那國家做這麼多骯髒的工作是為什麼呢?不承認我的譯文是我翻譯的?因為我的譯文裡有這麼多他們做出來的東西,所以他們可能不承認我做過工作,就是為了徹底否定我。國家的臥底狗子,弄死我家的盆栽,為了說明我不會養花,毒死我家的金魚,為了說我不會養魚。惡爹現在連我會做飯都不承,連我會織毛衣都不承認,完全認定我是一個廢人。不是國家砸飯碗,而是受害人(指我)是廢物……就是這個意思唄。

 

別人的譯文你幫著改一改就變成你的了?那麼,別人買房子的時候你幫忙到處看房、幫著跑一跑手續,房子就變成你的了嗎?國家也是太無恥。我今天忽然想到,國家可能這樣害我。我本人堅決不承認國家的否定。

台長: 淨植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