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0 09:39:22| 人氣1,47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國的司法陷阱如何遠赴海外?

推薦 6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常常大難不死,這也算是一種成功吧。我2008年在俄羅斯工作的經歷,我反復回憶過很多次也沒看出司法陷阱,但是以我目前對共產黨的瞭解,如果沒有一個能栽死我的司法陷阱,他們是絕對不會放我出國工作啊!

 

可能就是那次被我忽略無數次的、無中生有的、死了3個工人的命案了。因為命案現場扣留任何人都是可能的,我講一下具體的過程。

 

200810~12月,我在俄羅斯境內的斯塔夫羅波爾(州)的一個工程項目上,做技術翻譯的工作,在施工現場工作。有一天工地上的擋土牆倒了、砸死3個工人。出事的地點是在“冷端”,而我們是在“熱端”,冷端和熱端同屬一個交鑰匙工程,只是分屬不同的分包商。照理說呢,不是我們地盤上的事,也可以不理。但是,我們的同事許長江主動說帶我去出事的地方看一下,我當時想都沒想就同意了。我們到了現場以後,我看見地溝裡的、倒了一截的擋土牆的高度只有110~120MM,還沒有一個人高呢!這麼矮的擋土牆能砸死人??還砸死了3個人??那3人都是死的啊??現場沒有血跡之類的,只看見擋土牆上方、地面上放著一個小玻璃瓶、裡頭插著3朵白菊花。其實我當時對事故的真實性是有一定懷疑的。還是因為與我們沒什麼關係,所以我也沒細問。

 

那麼巧,員警也在這時來到現場了,一隊俄羅斯人員警。其中一個帶頭的俄警看見我和許長江在這裡就問我們是幹什麼的,我就簡單告訴他我們在前面的熱端工作。這個帶頭員警當場勸離我們。也算正常,在現場都要聽員警的。這個過程中有一個細節,也是引起我懷疑的。因為這個工廠還在建設中,很多設施都是臨時搭建的,工廠外牆上有幾個大門都做好了,就在事故現場不遠就有一個大門,通向院子;而我們當時所處的位置身後有一個臨時的窄樓梯,只有4~5個臺階的窄樓梯,通向廠房內部和我們的臨時辦公室。當時,帶頭俄警示意我們從身後的窄樓梯離開。奇怪的是,當我們轉過身來準備下樓梯的時候,卻有連綿不絕的幾個人上樓梯,導致我們等了幾分鐘,我當時還問了帶頭俄警“我們能不能從大門出去(再繞回辦公室)”,帶頭俄警表示不行,一定要從這個窄樓梯下去,他並走過來示意下面還在準備上樓梯的人停一停,等我們下去以後,你們再上來。嗯~這個安排也不錯啊,我們就這樣離開現場了。

 

當時派遣我去俄羅斯的雇主是——法國法孚集團“斯坦因(上海)工業爐有限公司”(FIVES STEIN (SHANGHAI) INDUSTRIAL FURNACE CO.,LTD,以下簡稱“上海公司”),公司地址:上海市寶山區蕰川路1398號,公司網址:www.fivesgroup.com 。在派遣我出國工作之前20082月,經公開招聘、面試合格後我正式入職。我的工作地點是上海和俄羅斯的斯塔夫羅波爾州,項目名稱:俄羅斯“YugRosProduct”公司浮法玻璃生產線熱端,250/日。我的職位是俄語翻譯(生產線建設現場),承包商-《法孚》,分包商-《上海公司》,我做的具體工作是在分包商“上海公司”在國外項目上(俄羅斯境內)現場翻譯(技術翻譯),就是為“上海公司”外派的指導專家做現場翻譯。

 

我不需要做出任何違法行為,只要我出現在砸死3個工人的現場就有理由把我帶走?!帶回去調查嘛,繼而栽贓其他問題?那就都由警方認定了。但是我為什麼沒被帶走,反而平安離開了呢?我想,俄警勸離是關鍵一步了!現在看來,許長江那時就是知道俄警來了,才特意帶我過去的,這樣才能“在現場抓捕(我)”——除此以外沒有任何東西能把我這個翻譯與命案聯繫上。而讓這個司法陷阱失敗的原因只是一個意外——俄警勸離我們,而不是抓捕?俄警可能當時覺得我是無關人等,他不知道我就是“目標人物”——他們此次行動要栽害的目標人物。俄警是在清場!!!是抓捕目標人物之前的清場;誤清了我,我也就波瀾不驚的脫離險境了。

 

俄警那邊肯定有情報,怎麼會認不出我?我思來想去,就只有一個原因。俄警得到的情報裡,目標人物肯定是一個中國女性,被抓捕的目標人物一定是一個中國女性,對吧。可是我在現場一直與俄警講俄語。很正常吧,我是翻譯,而俄警不懂漢語,不用俄語交流就沒法交流了呀。據此俄警認為我不是他們要抓的中國女人,還抓緊清場呢——把我當成無關人等勸離了。另外俄警當時不讓我們從門出去,而一定要從窄樓梯下去,可能門外已經有埋伏了、有針對性的佈署到位了。俄警未必是對我好,他不想讓我看見大隊人馬,進而暴露出此次行動的真實目的。而我也因此躲過了專門為我設計的埋伏。

 

看臉也能看出來我是中國人?其實俄羅斯的情況與國內不同。在俄羅斯有很多朝鮮裔,他們在俄羅斯出生、母語是俄語——說白了,他們就是俄羅斯人,因此俄羅斯人見到亞洲面孔的機會並不少,他們並不會像中國人一樣圍觀外國人。只要你(指我)俄語講的夠地道,他們根本不會把你當成外國人。(要檢查護照時才看得出來)就是這個原因,讓俄警誤以為我不是目標人物……

 

還有一點,太早了。許長江太早把我帶進現場了。許長江應該等員警清場完畢,現場埋伏之類的都佈設到位,沒有閒雜人等的時候,再把我一個人帶進“包圍圈”,那樣的話,現場除了他們自己人就只有我一個“別人”,那肯定就沒跑了。許長江大概是興奮過度了,好不容易調動俄警了,這個國際陷阱要做成了?!俄警來了沒多久,就迫不及待的帶我過去了,甚至我們和俄警同時到達,正好遇到俄警首先清場,哈哈。臥底的許長江幫了俄警倒忙,反倒是對我有利的。

 

因為是員警清場時把我們清出來了,就沒辦法第二次把我帶到現場了。他們的司法陷阱就這樣完敗了!後來我們回國的時候許長江態度非常差,比如說一件小事,我們在浦東機場降落後,TAXI順路是先到我住的社區,然後再到他住的社區。而許長江呢,要求司機必須繞路先送他回家、再送我回家???精神病嗎?我現在倒不是這樣看了,他們大費周章的、跨國的司法陷阱失敗了,許長江氣急敗壞了才這樣做的。

 

這個司法陷阱是跨國的。涉及法國、俄羅斯、中國,誰從中協調跨國違法?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國際刑警組織》1989年以前,總部設於法國巴黎,其後遷往里昂。我的雇主法國法孚集團的總部就在巴黎……。《國際刑警組織》自稱針對大型嚴重跨國犯罪,他們能發“紅通”,卻並無本地執法的權。那如何執法呢?這個組織又有何正當性呢?其實各個國家的法律不盡相同,連各國的政府部門都無權干涉司法,怎麼一個沒有執法權的《國際刑警組織》能干涉各國司法嗎?

 

《國際刑警組織》曾經是蓋世太保轄下一個分部。那就是秘密員警的套路!其最早位於維也納,後來遷到法國。我嚴重懷疑,這個組織當初是不是為了全球追殺猶太人而設立的?具體到我的親身經歷,就是為我一個人構建專門的、跨國的“司法陷阱”:調動法國公司(指法孚fivesgroup)充當雇主、調動俄羅斯本地員警出動,在異國他鄉栽害我這一個中國人?!然後要辦這個案子,不還得《國際刑警組織》出面協調嗎?顯得他們很重要啊。原來《國際刑警組織》是幹這個的。

 

如果不是孟宏偉落馬變成一個公眾新聞(20189月),我還不知道《國際刑警組織》的主席是中共的人。那中國的司法陷阱遠赴海外就是可能的了。通過這個奇奇怪怪的《國際刑警組織》,中共就可以實現跨國鎮壓了。

台長: 淨植
人氣(1,472) | 回應(0)| 推薦 (6)|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陷阱 |
此分類上一篇:本性成就人2:路不拾遺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