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09 17:29:07| 人氣8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機、班表、鐵道迷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別人搭火車是到站了就隨意逛逛,只在觀光點下車買名產名物,鐵道迷劉文駿卻打從心底排斥過度觀光化的鐵道景點。避開熱門路線,跟他搭火車,就連看似乏人問津的小站,都有新風情。

平溪線是大家熟悉的觀光支線,別人一窩蜂衝到終點站「菁桐」後,逛個街就離開,劉文駿卻對起站「三貂嶺」情有獨鍾。

秘境站 舊隧道新風情

三貂嶺站離台北僅一小時車程,卻有「遺世獨立」之感。這兒的月台捱著高聳的山壁,小得可以。下車的旅客,要等候火車通過之後,才能循著站長的指揮,跨越鐵軌,進到小車站裡。這裡依山傍水,入出站間,沒有清楚界限。

幾戶人家蓋在隧道口上,劉文駿沿著一旁的階梯,如識途老馬般,幾步路就來到了隧道上方。他拿出相機,看好時刻表,像考古學家般,蹲踞在水泥矮牆上,專心捕捉火車姿態,這兒就是他拍攝火車的秘密基地之一。看著列車從我們的腳下蜿蜒奔馳而過,景象實在特別。

這位台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台大第十八屆火車社社長的鐵道迷,將對於歷史的考究,全放入了鐵道之中。他有十足追根究柢的精神,會去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而非光是一味蒐集車票,或是不顧一切追逐鐵道名景的拍攝。「我想,這是我和其他鐵道迷不同的地方吧!」

起始站 小五生大冒險

即使不下車,劉文駿也總有新發現。在汐止站,區間車停得特別久,車上似乎沒有人察覺。這時,他卻指著中間的軌道說:「等下這邊會有列車通過。」不一會兒,一輛自強號列車呼嘯而過,劉文駿像是神探般,繼續為我們將「案情」抽絲剝繭。

原來像「汐止」這種有主、副線道月台的車站,稱為「待避車站」,稍加留意,就會發現這樣的車站還真是不少。開得較慢的區間車,會停在副線道上,等候開得較快的車種通過後,才會往前行駛。在無人進出情況下,火車還停在軌道上不動,往往就是要「待避」其他車輛。

對於火車和鋼軌摩擦時,所發出的喀隆喀隆聲響,劉文駿尤其情有獨鍾。從四、五歲起,劉文駿就會吵著爸媽帶他去鐵道旁看火車,不愛去動物園,也不愛去兒童樂園,光是欣賞這龐然大物從眼前呼嘯而過,心中就有莫名的興奮和感動,而「聽看火車」,也成了他幼兒時期的假日休閒活動。

回憶起國小五年級時,劉文駿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就瞞著家裡,帶著平時存的零用錢,一個人搭平快火車從台北經由山線來回彰化。一大早出發,近傍晚時再回到家。

那是頭一次屬於自己的冒險旅行,劉文駿極享受當火車從都市進入山區,山林綠意進到窗子裡的那一剎那。平快車的窗戶可以打開,他會選擇坐在第一節車廂中,開窗讓引擎的轟隆聲可以跑進來。

別人坐火車是為了到達目的地,劉文駿卻是去享受過程,他所認為的「火車經濟學」是:買普通車的車票最划算,因為花最少的錢,能夠待在火車上的時間卻最長。

心情站 搭越久樂越多

高中、大學之後,他也經常搭清晨的東部幹線到台東,再走傍晚的南迴鐵路,最後乘上西部幹線回到台北,花上整整一天一夜,就是為了去搭火車。

那時,喜歡聽火車聲音的劉文駿,甚至練就了「聽聲辨車」的能力。大學時他經常搭乘一六九次列車,這是傍晚從花蓮經台北、翌日凌晨抵達高雄的超長程平快車,一趟坐下來,要花上近十三個小時的時間。劉文駿在台北上車,每回搭乘,火車車頭都不盡相同,所發出的引擎聲,自然也不同。

每每聽見火車靠近,那種興奮和自在的感覺,就像是劉文駿小時候頭一次聽見火車聲,所帶來的震撼一樣。

台長: leo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8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