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7-12-01 12:14:01| 人氣1,885|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遊玩篇:適耕莊之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很早的時候就對這個漁米之鄉充滿著憧憬。也許是靠著想像,幻想著走在綠油油的稻田,或是看著一片金黃色的稻浪,心田也會為之一開。趁著屠妖節,應阿青姐的邀請,和兩位大學的朋友一同到他家鄉去,享受了美味的海鮮,購買了香甜的芒果和稻米,漫步在松軟的海灘,撿起了一把不同色彩的貝殼。

清晨六時,繁星尚點點掛在夜幔上,我已整裝好一切,等待Amadues的到來。
眼見快六點四十分,並不見車燈人影,但听口袋的手機響起。
「OI,從SUBANG到吧生,走KESAS 要過兩個TOL 咩?我都走到WEST PORT了,走到HIGHWAY TAMAT了,都不見TOL咧!」
「大姐,跟你講了,只過一個TOL。」
「還好我醒目,趕緊轉頭!」
「直接到TESCO等我吧,我去接你。」

接了AMADUES後已是七點鐘了,再去接阿雲已是七點半了。以肉骨茶暖一暖腸胃後就往適耕莊的方向開去。

一路上嘻哈聊著,大家都是獨中背景,又是留台,更一同在台大,話題自然不少。車厢內沒有一時靜過,總是笑聲連連。志在讓肚子的肉骨茶盡快消化,好在九點半到適耕莊時能吃我們正式的早餐。(一個半小時內吃兩餐正餐,真是瘋掉!)

「喂,你們到哪里了。」
「快到瓜雪了。」
「哦,這麼慢?」
「司機只開時速六十。怕被警察BLOCK。」
「叫他可以開九十啦。我直接到餐廳等你們。到了那里交通燈左轉,會看到警察局,直接到底的T JUNCTION右轉,會看到有阿賢招牌的餐廳,這餐廳的隔壁就是我們要吃的地方了。」
「OKAY!」
......
滿懷關心的阿青打了一通電話過來,就怕我們走錯了方向。得知差不多快到目的地,心也安了,更告知我們用餐的地方。

「兩位中文系的,問你們兩個詞。心機重 和 城府深 有什麼差別?」
AMADUES被同事稱贊她「城府深」,有些疑惑,因為在她觀念中「城府深」是貶義詞。
「兩者都用在貶義,但城府深有被人用在相等於「內斂」的意思上。」
「對嘛,我就覺得這詞用在不好的地方。」
「應該用內斂。」
內斂,由此成了我們今天旅行的主題。

九點四十五分,車速九十下抵達了適耕莊大街。依著阿青的指引,找到了這家潮州話為「阿MOI」的餐廳。

(9.45AM)
黃媽媽和他女兒阿青姐已在那里等候我們多時,向黃媽媽問安後,肚子也早已打開。菜來了......阿雲突然丟出一句話:
〞你們ki siao 的,還能吃咩,我有點飽咧。〞
amadues 則在一旁囔著:
〞嘩!很豐富一下咧!〞
〞兩位,請內斂點。〞
〞對對對對!〞

在吃飯的過程中,仍然內斂不了,食物太好吃了,一個個少不了好奇心,問著阿青這些食物的名堂。在我們幾位美食愛好者細心訪問了一番後,名堂總算弄懂了。味道還真不錯!特別是鯊魚湯,非常鮮甜。

一頓滿足且使肚皮撐脹的早餐後,大伙先返回阿青的家休息。在雙層店屋的角落間,底層擺著滿滿的傢俬,樓上非常寬敞偌大。在阿青家後園摘了一些”紅毛橄欖”,據說有助於消化,我們也就酸中帶澀,配上一口酸梅地吃了幾個。

一陣涼風吹來,飽意盡享的我們也帶有點睡意。一大清早起來,一路為吃了忙碌奔波,也有點疲憊了。大半時間的工作就是為了生活,生活的基本就在於飽肚,幾盤菜,就讓人肚子脹得快撐裂了。生活,其實就如此簡單。

11.30am
一番休息後,阿青開著車帶我們認識了適耕莊。這里基本分A B C三村,彼此距離並不遠,這個漁米之鄉讓人感覺適合居住。阿青一番話卻讓我們為之一驚──這里的居民常罹癌症。原因是綠油油的稻田里隐藏著不少的殺機。最主要的是農藥!稻田為防蟲害,每每都會噴上農藥,一望無際的稻田,風自然地飄逸無阻,農藥也就......

听了以後,我們都不敢靠近稻田,但在這辽闊的常景中,有誰能不投其懷中呢?

車子開到了C村,來到一家kopi tiam,望著白軟的面包,知道老板準是海南人。海南面包和kaya(加椰)是海南咖啡店鎮店食品之一,不止是咖啡香濃,一口咬上牛油kaya面包,有的蒸,有的烤,味道非常好。

阿雲一人還喝了兩杯,我則吃了不少面包。又飽了一陣。

12.30pm

吃完了茶點,我們再一次走進稻田,打算把綠油油的稻田攝進心扉。

阿青也跟著我們瘋癲了起來。玩什麼跳躍擊掌的,功力深厚的我把阿雲一掌打下,氣勁沉沉地壓在他身上,她掛彩了!

兩位傻大姐則在一旁不斷地笑,阿雲疼痛之餘也露出一臉的傻笑,笑聲彌漫在稻海中,隨著風飄去。大約一點半,黃媽媽已在他鄰居家安排好一切,等待我們回去吃魚頭。這魚頭,足夠七人份,只售四十塊。臭屁的阿青說若沒他介紹,這魚頭起碼要八九十塊,說起來也臭屁得有理。

累了,再瘋的人也受不了肚皮一次又一次地撐開。食物不停地往腸里壓,壓得腳步也沉了,身體也重了。什麼都不做,回到阿青家里,一路都內斂的amadues一邊喝著茶一邊和黃媽媽黃爸爸聊天,而我們這三位學姐弟妹則聊著天。

2.30pm

下午四點,身體稍卸了重,腳步也有了活力,大伙決定去芒果園里買芒果,再開著車到其他稻田走走。看著風吹起的稻浪,一層疊著一層往遠處翻去,婀娜的稻穗披著青裳綠衣,帶著黃珍金珠,異常動人。買了芒果,再到米廠去,一個個想念著台灣粘滋滋的米香,也都各買了三五公斤的米,有人要回去做夀司,有回要回去熬粥,各有所好。

5.30pm

電話一響,要我們回去吃清蒸螃蟹與蝦姑。再內斂的人,食指也認不住彈了一下。我們再回家去吃花蟹。

從小就從在爸爸教導中得知,海鮮就只新鮮就好吃,不管用什麼調料來煮。老爸從小就跟著祖父出海捕魚,再把魚隻拿到碼頭去批發。在這位從小即與海鮮為伍的長輩教誨下,也學到了不少食經!

鮮!甜!咸!彈牙!真是這兩大海產給我們最主觀的感覺。不加任何調料,只把它們放到鍋里一蒸,自己若喜歡的話加上一點檸檬或胡椒,夠了!美食的極限也就到達了顛峰。

6pm

又結束了一頓飯前餐。接著是認真吃晚餐的時候,在晚餐前,大伙先到海邊散步,看著夕陽斜照,看著雲層色調的變化,吹著海風,看著馬六甲海峽,心也為之一闊。先前看到稻海,現在是真切地望著海洋,從綠色的心轉向了深藍的心。我相信心境是一定改變的,至於變化如何,從大家的行為中可得知。阿青望著天海發呆,amadues和阿雲捉著寄居蟹,我則看著夕陽紅霞。

輕鬆了一陣,7pm,去吃炭炒福建面。還以為味蕾已經疲憊不堪了,孰知尚能吃出味道來。火候非常足的炒面,伴著一杯金桔酸梅冰,還是讓肚子有機會消化。眼前的阿青和阿雲已累了,我和amadues尚是餓虎似地吃著。

天暗了,也是時候收拾一切,準備結束一日遊的行程。然而,阿青為了讓它完美,要我們把宵夜也吃了,那就是拉拉煎!來到了住宅區的某一隅,看見了人潮,這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把車停好了以後,又是一場大快朵頤。我對拉拉煎興趣不高,只是嚐個鮮,就止筷了!

一天七餐,難以想像。說是內斂之旅,其實我們一點兒都不內斂!哈哈

台長: 閒人
人氣(1,885)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旅遊散筆 |
此分類下一篇:旅遊篇:砂州mulu之旅─昆蟲寫照一
此分類上一篇:食物篇:適耕莊之旅

Jane Ooi
在适耕莊可以买到台湾米吗?
2010-04-20 13:10:21
閒人
並非所謂的台灣米,只是筆者覺得煮出來和在台灣吃到黏滋滋的米有幾分相似
2010-04-20 23:18: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