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4-20 12:59:12| 人氣52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她,到底是什麼?」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們都是朋友嗎」?吃下甜點,喝完咖啡後這場午宴的客人們似乎都已達成某種共識。

陽光舖瀉一地,秋天涼爽明亮的顏色令人驚奇地都堆上樹頂葉梢之間。在同一棵樹上同時併放著這麼多種令人眩目的顏色,或許也只有在秋天的墨爾本才可能吧。

她和一群穿著講究、言談得體的人們,站在市政廳前的陽臺上,望著在墨爾本市區叮噹而過的傳統電車、減速慢行的各品牌跑轎車。

一群日本觀光客整齊地穿越過在城裡辦公區步行的各色人群。騎腳踏車的本地青年,仰起臉,在目光和她交錯時,舉起手來揮動著他輕快的心情。

對信仰、對許多生命的關注面她都和這些所謂的「朋友們」有著巨大的歧異,但在表層生活裡她卻和他們在一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這個城市吸引她的是輕盈的友善溫和,多元卻平靜,像秋天溫煦的午後陽光。

然而,許多時候她卻是個隱匿者,她覺得她很難找到一個真正對等的相互傾訴者。

她的內心隱藏著一個探不到深底的海洋,藏匿是她面對生活的策略。是不受審查和曲解一種了然於心的選擇。

她安逸地存在於生活的表層。無需被迫出售自己的自由是她此時比較幸運的狀態。

她的不自由不是囚於生活,而是囚於她自己的內心。在她夢境的深處,她極力想戒掉到他面前去喃喃自語。

她不想對真實的夢境有太多修飾或解析。但她明白,絕對不可放縱自己如此這般的任性。

走在逆風的單行道上,她是一個不擅用麥克風說話的人,也不喜歡附在他人耳朵旁竊竊私語。

人流中逆行的她真正體驗了靈魂深處的單行道,不是空寂空間的單行道,是喧嘩中的單行道。

在深入生活的遭遇裡,無數次她體驗了那無法言說的震驚,她在生活的暗處疊放她歷史的古舊記憶。

夢中有一堆褪色的積木,她讓層層疊疊受力的面積去築構她不易傾倒的城堡,但她留下一個窗口。用以觀望另一個孤獨的背影。

許多時候她對那個背影充滿曖昧的想像,她毋寧那個存在一直背對著她,永遠存在,而在她百思莫解時才開口轉身面對她。

面對公眾,她不得不成為一塊海棉,但內心深處她卻是一塊漂浮在水上並且拒絕膨脹過度的海棉......。

剛剛和一群女仕們接受了市長夫人親切的午餐宴後,她微笑地面對所有與會成員友善的面孔。

餐會後市長夫人帶著她們一群人,並且充當嚮導一樣地解說這個城市文化的記錄和活動陳跡。

沒有召開會議時的議政廳寬敞而沈默。

她想像中浮現著一幅言論場域裡的眾聲喧嘩.....。那些激進的多元主義者正在進行著無法溝通的嘶吼。

一群以國家經濟利益為無限上綱的政客、避世苦修的僧侶、被跨國性企業擠壓到幾無存活空間的小商店老闆、恐佈主義的地下活動員、偷渡客、流亡的民運份子、堅持不再多開採鈾礦的工黨議員、人權辯護律師、滿腔改革熱忱的學者、懷疑權威的無政府主義者、單親媽媽、領不到救濟金的流浪漢和孤兒........

她同時也在那個議事廳裡不起眼的角落裡看到自己細小而且透明的身影。

她看到自己,也認出來那是誰,「她」隱藏在那群人中,不發一語,因此,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算是什麼」?



台長: ladyo
人氣(52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