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9-03-29 22:55:41| 人氣34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夢食紀聞 [短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回到了以前小時候還未搬家前所待過的故鄉附近的小公園。
  依稀還記得,那是一家三代同堂的日子,我那時大概還沒念幼稚園,但是唯獨這個公園的景象,總是像照片一樣永遠留存在我腦海裡,彷彿沒有任何改變一樣。
  正當我開始躊躇著要往哪兒去的同時,突然地,迎面而來的一位留著山羊鬍,穿著中山裝的老者,從我身邊悄然經過,並且我聽見了一句話…

  「已經來不及了,他們來了。」老者小聲地說:「記住,什麼東西也別吃。等等我再來接你。」

  我過轉身,但那名老者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納悶著,我彷彿如夢似幻地感到一陣不現實感,但是緊握手心的真實感相當強烈,然後我瞧見公園出口那邊路上有一群人正熱鬧著拿著旗幟與燈籠等物品,像是祭典一樣般的陣仗往後山的向前進。
  對,小時候記得大人們都會帶我去一處地方,那裡每年都會舉辦熱鬧的廟會,雖然已經不記得是什麼節日了,但難得回來一趟,竟然能那麼幸運瞧見廟會的舉辦,我內心感到一陣喜悅。
  人群之中,突然我聽見一個我相當熟悉的聲音呼喚。

  「喂、我在這裡啦!」是我高中最要好的死黨。

  「你在這裡?」我高興且好奇問道,因為我記得我高中時住的地方,早就離這裡好遠好遠,大概要穿過兩座山,三條河川,遠端另一邊的城市了。

  「出差啦!要回飯店的途中,就瞧見了這祭典,反正不趕時間就跟來瞧瞧了。這裡的廟會好像很有名吧?」

  大概吧,我說。於是我們倆人加入了祭典的行列。
  路程不短,但以前小時候總讓我覺得好長,也許是因為長大的關係,腳也變長了,所以覺得近了。但是,相對的來說,有些事愈是長大,距離好像也愈來愈遙遠。
  居民相當和善,各個熱情的吆喝著祭典的歌曲,只是都沒人交談,直到進入滿是樹木林立的後山廟會地點後,我才看見許多攤販,在並木林道邊擺攤著,但是卻沒有老闆在那兒。林道的盡頭是一個由樹林圍成的大空地,每棵樹都有5公尺高以上,空地中間還有像是柚木製成的方型舞台,上面架著屏風與布幕,好像小時候都沒看過這麼熱鬧的光景。
  廟會的人們請大家坐下,我找了乾淨塊地方坐了下來,但是內心總有股不安,揮之不去,彷彿就像是在會場飄揚瀰漫的林霧一樣。
  祭典突如其來地開始舉行了,由林道那邊有許多人帶著食物進來,大伙開始飲酒作樂,舞台上不知何時也站上了兩個人,開始模仿李立群與金士傑說著「那一夜,我們來說相聲」的段子,令許多人開懷大笑,我也看見死黨拍著大腿大聲叫好,並且大口喝著不知道哪來的酒,他坐的位置前面還有一個小桌子擺滿著許多料理。
  我聞不到任何香味,周圍的聲音好像也逐漸吵雜到一種「靜空」的形式,然後才發覺我的桌前也擺滿了許多食物,身旁一個不認識的女子向我遞了一個像草莓顏色的果子,我客氣地接下並輕咬了一口,但卻一點味道也沒有,而在我還沒吞下肚前才想到某事一樣地停住動作,將口中的果肉偷偷地吐了出來。
  我站起身,直說「借光,借光」地從滿是人潮的會場穿梭出來,一名男子突然拍住我的肩膀。

  「要去哪?現在正說到最有趣的段子呢!」

  「我早聽過了啦~想去找看看有沒有鹹酥雞賣。」

  我轉身鬆脫男子的手,往林道攤販的位置前進,但怎麼走好像都走不到那兒似地,彷彿在後山迷路的樣子。我沒有別得辦法,只得回去會場問問那裡的人再打算好了。顯然我回去的方向不是由林道那裡進入會場的方向,我在樹林間瞧見了熱鬧的廟會,而我也在遠處瞧見了我的死黨。

  奇怪,怎麼會場變小了?剛剛還挺寬敞的不是嗎?不對,是原來空無一物的中央場地,冒出了剛剛沒有的小樹,那些小樹就跟正常人一般還高些,林立著會場中央。我正納悶著,竟然瞧見死黨的雙手已經長出了葉片,而他盤腿而坐的雙腿,也早已變成了粗壯的樹根,神情空洞,連手中的酒醢也隨著由手指化為伸長的藤蔓所滑落。

  正當我開始擔心著,林霧中那一端好似有人輕喚了我的名字。我往聲音的方向過去,從霧中迎面來的那位中山裝老者經過我身邊,拉著我的手就開始往後山另一個方向移動。

  「剛剛有吃任何東西嗎?」

  沒有,我說。老者轉頭看了看我,好像在確認我剛剛那番話似地,然後打量著我的腳。沒有變樹根,我再說。他才繼續拉著我的手往前走著。走了許久終於看見下坡的路,那條路已經不是小時候通往公園的那條路了,反而是現在我住的地方新開的快速道路街口。

  剛剛是怎麼回事?這句話在我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前,才剛拉著我手的老者已不知何時在我身後好幾十步的距離。

  「那是那個世界的食物。」老者說:「幸好,孩子,你很聽話。」

  我愣了一愣,還來不及反應,路的那一端彷彿旭日東昇般地強光襲來,我幾乎睜不開眼。我以雙手遮掩著額面大喊著,但是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回去吧。」

  老者的笑容,就這樣消失在強光之中。

………
……







  當我清醒時,身邊父母與姐姐用幾乎不可思議的笑容看著我,並大聲地呼喊著我的名字。醫生走過來,也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直喊著奇蹟,奇蹟。

  三個月過後,我出院了。
  自從那天客運翻覆後,我是唯一甦醒過來的植物人。那處接近髮夾彎車速過快導致意外的小客車主,正是我高中的死黨。直到現在他仍然沒有甦醒過來,而我似乎也明白,他再也不會醒來了。

  父母開車帶我回祖屋,要我到祠堂那兒上個香,感謝祖先的庇護。當我點好香進了祠堂,先向神明們拜了拜,再往左移到祖先牌位前,我宛如觸電一般地看著眼前祖先牌位上放的唯一一張照片,照片裡的人是我的曾祖父,留著白色山羊鬍,身著中山裝,正是那天我甦醒前所看見的老者。

  祖父說,曾祖父過往的那一年,剛好是我出生的那一年。據說沒能看見我出生,一直是曾祖父的遺憾。

  我握著香,想起曾祖父的守護,眼睛也為之一酸。
  事後,聽老一輩的人家說過,盡量不要跟夢裡的人交談,那個叫做夢嚈,是那個世界的語言,更不要亂吃夢裡有人給你的食物。
  好一點的,頂多只是忘了夢裡的事,壞一點的,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那樣的夢我再也沒做過了。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thought out
人氣(34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 |
此分類下一篇:海綿人 [短篇]
此分類上一篇:素材 [短篇]

SoL
看了很感動呢QQ
曾祖父一定很高興幫了你^^
2009-04-15 18:12:45
版主回應
這只是短篇故事啦~別當真 XD
2009-04-27 23:50:48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