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9-03-08 13:41:56| 人氣60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12】在垃圾桶內閃閃發光的是夢想的碎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I always want to take a picture of you and me.
  We smiling together, and things in picture which never been change. Although you’re not like to taking picture, I can just save your smile by my head.
  One day, in my memories your smile will gone, and you can’t remember my face either…

  just remember I love you still…

     ◆

  手機訊息:

  人…是為了更加的完美,才會放棄了完美。

                   白,1月14日。

     ◆

  那天,我回到了當初約定的地方。
  年假快收尾的周末,我久違般地站在台中車站,記得最後一次站在這裡,還是前年夏天當替代役新訓第一個點放,在這裡等待表弟阿豪。當然,一年多了,這個車站沒有變得太多,只是轉眼間就一年多了。就在我這幾行字裡,就在這幾個字掃過去的幾秒鐘,一年半載就這樣過去了。
  我從廁所出來,照了照鏡,除了頭髮變多,膚色恢復到白晰的顏色,馬的,我真一點也沒什麼變。彷彿如同小學站在大操場集合昇旗一般,然後一個「煞」聲!大家各自散開站好隊形,只有我一個人搞不清楚狀況,傻傻的留在原地一樣。這樣的夢我作了好多次。

  東山。
  還記得第一次國小打籃球的時候,連手上那顆比我以前看過的西瓜還大的球,我竟然不曉得它就叫做籃球,並且在拿到球的當時,三步當作五步一樣跑到籃下往籃框裡砸。沒錯,那當然是走步犯規,且我也沒丟進框內。而這個地方叫做東山,在我4歲多的時候,直到國小二年級轉學前,都一直住在這裡。當然,這裡也有東山鴨頭,但到底是不是來自台南縣正統的東山鴨頭就不得而知了,我在求學的過程不泛聽到這個地名,但是卻沒有一次比回到這裡所帶給我的感覺還要強烈。

  東山,我那約定的場所。

  那個我連名字怎麼樣也想不起來的小女孩也不在了,而那個連籃球也不知道叫什麼的小男孩也不見了。就連當時的那棟公寓也不在了,九二一震垮了吧?我想。她是否也依然平安長大了呢?是否依然記得這裡,是否依然記得我的模樣。是否,依然記得我們的約定呢?
  走過那條不知名的橋,河溝的石圍斑駁,潺潺溪水順流而下,河下幾乎跟以前的記憶一樣,就像古舊翻拍的黑白電影,而河上卻儼然變成不一樣的景色了,變成了各式各樣的餐廳與渡假屋。
  然後走到圓環,那顆老榕樹仍在,只不過上面多了一個涼亭,大體上跟回憶裡的景色沒有改變。到底經過了多少時間吶…七龍珠從我出生後開始連載,在我步入高中的那年夏天,孫悟空終於幹掉普烏,現在26歲的我竟然還還見證了這部作品紅到了好萊烏翻拍成電影;而烙印勇士從個位數的集數,出到現在26歲的我也已經步入33集還未完結。
  腦海裡就像走馬燈一樣轉呀轉的,沒有一刻停下來。
  我似乎在應答著什麼,但思緒早就被古老的記憶給淹沒了。我回來了,我回來了,我回來了,自己好想對著這個地名一直說著,我真的回來了。但是我也明白,再也回不去了吧?那個時候。
  仔細想想,也許不是這片土地的改變,是我改變了也說不定。是阿,這些年來我變了不少,東山呀東山,做為一個老朋友,你是真的沒有必要一直等待我吧?因為你早已變了,因為她早已變了,因為我早已變了。

  所以,我也沒有必要回來,對吧?你是不是想這麼告訴我呢?
  東山。

  好似只有那蔚藍的天空,還有髮鬚綿延的老榕樹,是這二十年來從來沒變過的事物。我突然失望的像個孩子一樣沮喪了起來,這些年來,我一直活在周遭人們的世界裡,不斷地適應、長大、受傷、長大、學習、長大、挫折、長大,然後長大。我做的…還不夠好嗎?
  我明白,我一直都活在別人眼中的世界裡。
  父親以前愛打罵我,於是我努力描繪出一個父親喜歡我的面具出來。
  母親以前愛責怪我,於是我努力描繪出一個母親喜歡我的面具出來。
  弟弟以前不喜歡我,於是我努力描繪出一個弟弟喜歡我的面具出來。
  朋友以前都討厭我,於是我努力描繪出一個朋友喜歡我的面具出來。
  同學以前都排擠我,於是我努力描繪出一個同學喜歡我的面具出來。
  當然,也有失敗的時候,有時還是有人不喜歡這樣的我,我也只好去接受,繼續用剩下的染料往面具上抹。於是我不斷地描繪著自己,但回過頭才發現,我早已忘記自己本來的模樣究竟是什麼了?
  只有一個人,她喜歡最初的我的模樣,並跟我做了個約定。約好了,以後永遠在一起,打勾勾。然後我們道再見,再也沒見過對方。

  有時候我會希望有一天瞭解,什麼才是自己真正的模樣,但直到妳的眼淚掉下來,我用手掌接住的瞬間,我才慢慢開始明白,也許,我們人就是為了某一個人,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開始有了意義。
  也許那個瞬間,對彼此來說,那就是雙方最初的模樣。

  「你知道嗎?」妳說。
  「你就像從畫裡走出來一樣,最初我見到你的模樣,一點也沒有變。」





  我對著妳笑了。
  這麼一來,無論以前我是什麼模樣都不重要了。隨著夜暮時分,東山進入了呢喃的夢鄉,壹中街的燈火依然通明,天空晴朗無雲,妳的左手溫度是37.5度。
  我回來了,我約定了場所。
  再見。你聽見了嗎?柏衛。我說再見,我會繼續長大。

  我長大了。

     ◆

  發哥演七龍珠了,但他不是演超級賽亞人…
  歲月真是不饒人,也許有人在戲院會想到下面這個梗,但現在發哥都演大叔的角色了。




  發哥,我們不能沒有你!


     ◆


  對不起,每次到KTV,我每每都會點這幾首歌,作為曾經我記憶中的信籤。無論是否讓你覺得難過也好,或者現在想起事過境遷也罷,這些歌曲,是我當下的心情。

  我們小時候,Tank。離開了我們小時候,現在妳會不會想我?
  靠近,李聖傑。我只想要靠近,我只想要證明。
  幸福號列車,古巨基。明明說好的,怎麼半路彎了個彎就不見了?
  傷心地鐵,光良。用一種男人的直覺,去承受這份殘缺。
  寂寞讓妳更快樂,陳亦迅。用微笑配合,努力扮演好妳要的角色。
  夢見,許仁杰。如果妳也夢見我,希望我眼中陽光溫熱。
  花海,周杰倫。手中的風箏,放太快,回不來。
  男人KTV,胡彥斌。唱給誰來聽?下一首,有沒有你心情?
  月亮代表誰的心,陶喆。你問我愛妳有說深?我愛你有幾分?
  第一個清晨,王力宏。這是愛,給妳的愛。

  正如同歌曲播放完畢,掌聲響起,曲終人散,這些都已經過去了。
  如果你想起來還是覺得難過,那就切下一首,不然就是音量關掉,甚至你也可以選擇遺忘,雖然那需要一點時間就是了。
  沒有一首歌唱不完的,所以沒有什麼事過不去的。所以,你懂了嗎?
  那個除夕夜,我在包廂裡大聲的將這些歌唱了出來。
  沒有遺憾。

     ◆

  一月底。

寶州:「靠夭!歪哥,我的蔡伊林飛了!」
台長:「靠夭!怎麼回事?」
寶州:「她們公司說不給我們印了啊!」
台長:「這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寶州:「可能吧…他們公司的人只跟我說,這是他們經過長久的考慮才決定的,還說我給的報價是所有印刷場中最詳細的…」
台長:「詳細有個懶叫你降價不聽!現在才在這邊靠北邊靠南邊走!囧!」
寶州:「我已經把價格用到最低啦…唉!業績飛了~不過勁量那單應該作得到,只是少了伊林這單的80多萬…我的獎金…」
台長:「加油吧…」

  二月中。

寶州:「靠夭!歪哥,我的勁量飛了啊!淦!」
台長:「靠夭!上一篇我們還比較節制耶…這一篇你直接淦出來了。」
寶州:「幹就不爽啊!都印好了才說我們印錯,現在要改已經來不及了!」
台長:「這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寶州:「管他雞拔毛!他們公司的人一開始又沒說要印小字,現在都印好了才說有地方漏掉,沒給錢就算了還要我們重印…重印個懶叫啦!當初沒說好現在才在這邊靠北靠木!」
台長:「ㄟ!那是我這一句的台詞耶…你直接就接下去了喔!囧!」
寶州:「靠就不爽啊…唉!業績又飛了~伊林走了,勁量也掰了…我的獎金…」
台長:「加油吧…」

  二月底。

寶州:「靠夭!歪哥,公司要我寫客訴單啊!淦●●罵!」
台長:「哇靠你一篇罵得比一篇還兇…」
寶州:「這已經不是用不爽就能形容的不爽啊!公司認為我們業務部這邊有問題,要我寫客訴單,借刀殺人。」
台長:「這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寶州:「管他賽拎●卡厚!公司不爽我們業務部的兩個新人啊!想要用這個理由叫他們滾蛋吧!剛總經理還直接要我寫客訴單,並且要把那兩個人的名字寫進去…寫你個懶叫啦!我這一寫就跟死亡筆記本一樣,寫完他們肯定會靠北靠木,然後就被炒了啊!」
台長:「寶州,得失心不要看那麼重。」
寶州:「唉,我只想當個好人…」
台長:「勸你一句話。」
寶州:「啥?」
台長:「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若想兼得失,請洽失明德。」
寶州:「淦!」

     ◆

  情人節的中午加班,我跟和良(比我早進公司半年的小編,目前負責美國EA知名遊戲「戰鎚」之特刊責編)到松江街一帶覓食。他是個很老實的人,也相當有趣,大我2個月。第一次見面都會讓人以為他是個憨厚的人,但其實卻有著獨特的個人氣息的男子。

  「最近有時間能夠出來吃中飯,也算是相當令人感到欣慰跟遺憾的事啊…」

  「怎麼說?」我問道。

  「以前是景氣不錯,所以工作忙到沒時間下來吃飯,現在有時間了,卻代表著景氣的不好,人生真的是處處充滿著禪機。」

  我感覺得出來,他其實很喜歡跟我聊天。我們兩個都聽過以前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系列相聲,尤其是李立群那個年代,我們甚至都能即時來上一兩個段子,讓其它人完全進入不了狀況,只知道好笑。

  「的確,明明是懷抱夢想與希望努力活在這個世界上,卻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這些,直到完完全全明白了世間的道理後,人已經白髮蒼蒼。」

  「年少時真的會懷抱無限的希望,然後再經過一連串的失望,甚至絕望,到老才瞭解無欲無望才是人生。但是這道理怎麼樣也好,現在的我們不會明白。」

  「哈,是吧。但我覺得你好像有點明白。」

  「我也覺得你好像也明白。」他笑道:「我跟我女朋友也是這樣阿,一開始會有很多對於愛情的期望,只不過現在都七、八年的感情了,就算沒有當初那樣的憧憬與期待也好,我卻覺得這樣的情感已經昇華到一種自己無法分割的一部份了。好笑的是,以前十八九歲時完全不會想這些。」





  「那些夢想已經變成碎片了吧?」我笑答道。

  「對。但是,還是在心中一閃一閃的發著光茫。」

  「沒錯。」我同意的點頭:「你看,那裡也有很多夢想的碎片。」

  我指向回公司時的十字路口,旁邊那一家曾開過兩次頭獎的樂透彩店,店前的地面還有不少昨天客人留在屋前失望後留下的垃圾彩券。
  和良笑的非常開心,高興的拍著我的肩膀。我們兩個人都笑了。
  最後,我們一人買了一張樂透彩,電腦選號。然後開獎的那一天,它也變成了碎片,一閃一閃的在垃圾桶裡閃閃發光。

     ◆

  閉起眼睛,似乎還能感受到存在。手心的溫度,擁抱的觸覺,還有那件妳曾穿過的T桖,依然留有著妳的香氣。妳的模樣也依舊在我腦中浮現。
  在這天第一次的情人節裡,天空晴朗,太陽依舊閃耀。
  跟第一次見面時一模一樣沒有改變。
  隨在風的聲音後面,彷彿還能聽見妳的答應。





  喂、妳啊…
  妳在那裡,聽得到嗎?
                  我很想妳。

     ◆

鳥兒:「給你兔子、門、鑰匙、橋,還有你自己這五個素材,寫出一個故事。」
台長:「有意思,我試試看。」
鳥兒:「不要GAY熬啦!寫短一點的啦!這只是心理測驗。」
台長:「但我是真的想寫成一個故事呀!」
鳥兒:「吼~」

  就這樣,我寫了一則短篇。然後,這裡面的素材,依照鳥兒所說的心理測驗來看為:
  自己,代表自己的心態。
  兔子,代表另一半。
  鑰匙,代表財富。
  橋,代表你的人生、事業與困境。
  門,代表未來。
  所以,回過頭來去看那則故事,我似乎也能解析些什麼才對。不過,是真是假,到底還算是個心理測驗而已,而已。
  雖然,最後我還是回去看了一遍自己寫的故事就是了。

  ※此為短篇「素材」的後記。

     ◆

  那是一個很忙碌的一天,我記得很清楚。
  一到公司就忙著為這期提早進廠的正刊忙和著,然後接到了許可的電話。電話裡頭他困擾著該送什麼禮物給他女友才好,我則認為是心意問題。

  「抱歉,這個問題問誰都不對。只能問你了,在你這麼忙的時候。」

  哪的話,對朋友不需要這麼客氣。我說。作為朋友,我感到很高興,也許沒有人能夠瞭解,以前總是被身邊的同學、朋友排擠的我,也能被現在的朋友們深深信賴而接受,對我而言是多令人開心的事。許可,希望這一點意見能夠幫得上你的忙。
  這是你的選擇,請你記得,請用這樣的態度去愛吧。


  然後,回到辦公桌後,MSN再度傳來阿修的訊息。其實阿修顯少會在MSN主動寒暄,他是那種既然要寒暄我就直接殺到你家順便再帶一罐可樂給你,那種夠意思的兄弟。如果他用MSN,不是分身乏術外,就是有些事難以啟齒。

  「大哥,有些事想跟你談一談,你這禮拜會回新竹嗎?」

  可能很難,我說。當然,這又是一個加班的周末。於是,他對我說了一個幾乎對其它人不曾開口的事。我幫不上忙,真的。阿修,我完全幫不上忙,我也只能這麼聆聽你的疑問。
  這是你的選擇,請你記得,請用這樣的態度去愛吧。


  下班前夕,我接到一通一接聽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電話。剛好和良也在我身邊討論稿子的編排,他眼神視意「去吧」,我再一次到外頭接聽。關於這件事,真的是辛苦妳了,小雅。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愛情的開始本來就沒有對錯,在我像你們這樣的年紀時,我也是連愛情的模樣都沒搞懂,這相對的也是一種傷害。不止傷害別人,也傷害到自己,甚至會厭惡自己,而去逃避面對那樣的自己。不要害怕,雨過總會天晴,我們只能這麼相信,否則就連一步也無法踏出去了,不是嗎?他是個不錯的人,而他也是個好人,他們都會諒解的。就算不諒解,我也能諒解。
  這是妳的選擇,請妳記得,請用這樣的態度去愛吧。


  回到家後,卓傳了MSN訊息給我。告訴我他必須往新的地方出發了。要上哪去,要去多久,什麼時候會回來,他一句也沒有提起。憑著我跟他的默契,也許一開始我早就猜到了。正如同當初他在火車上問的那句話,如今也以這句話作為那個故事的結束。

  「雖然現在會哭,會痛,但接下來我也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了。」

  大哥我也有過那樣的感受,我說。雖然當時會哭,會痛,但是有誰懂得男人心中的痛,痛的比印度洋海溝還深呢?總有一天,這份感情會深埋心中,直到哪一天連想都想不起來。但是不要緊的,你的模樣,你的感情,你的真摯,我都看見了。你談了一場很棒的戀愛,卓。
  這是你的選擇,請你記得,請用這樣的態度去愛吧。


  夜晚,在我久久無法入眠的時分,我仍撥動著琴弦,試圖找回當初那最純粹的旋律。老弟打了通電話來,問我是否睡了。還沒,只是腦袋很累,我說。關於這件事,感到難過的不只有你們而已。有些愛情,結束在只想逃離,有的愛情,停格在不捨離去。我想了這樣的歌詞。

  「…我第一次心感到很痛。」

  那是一定的吧?總是這樣,總是太慢才瞭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正如同你們難過,我也會跟著難過一樣,因為我們幾個是血濃於水的兄弟,不折不扣在香山一同成長的兄弟。不要難過,痛沒關係,痛過才知道珍惜。把這段日子,當作一個信籤,記得自己勇敢與困惑的模樣,然後朝著未來勇往直前吧。
  這是你的選擇,請你記得,請用這樣的態度去愛吧。





  不管未來怎麼變動也好,請你們相信,這些日子我已經一一作上了信籤,哪怕有一天你們連最初的模樣都遺忘了也好。我會永遠記得。
  這就是我所謂的永遠。
  請你相信。

     ◆

  手機訊息:

  晚安了,朋友。
  對我來說,你是個特別的存在,雖然看不見你,但是彼此的關心,讓我感受這世界是存在的。
  不是只有自己,我並不孤單…
  你也是。

                   白,1月31日。


  「你在看什麼?」妳問道。

  「嗯?沒什麼。一個老朋友的信。」透過視訊WEBCAM,妳似乎對我這邊的視線感到很好奇。我伸個懶腰,一貫性地安撫著妳,直到妳聲音漸低,感覺到妳慢慢沉睡為止。晚安。
  晚安,朋友。

     ◆

阿傑: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恭喜你)
台長:ありがとう。(謝謝)
阿傑:二級を合格したこと。(二級合格啦!)
台長:ようやくです。(好不容易呢!)
台長:まだまだですよ、さらに1級を目指せ!(還早呢!再來目標就是1級!)
阿傑:通知はいつ届いたの?(通知寄來了嗎?)
台長:そうです。(對阿。)
阿傑:適当に返事しろ。(好好的回答我嘛~)
阿傑:今日届いたのか?(今天寄到的?)
台長:はい、父さんから聞いてしました。(對,從父親那聽來的。)
阿傑:よかったですね。(真是太好了。)
台長:はい....やりました。(是阿…我辦到了。)
阿傑:これはあなたなりの実力だ。(這是你的實力阿!)
阿傑:やっと叶いました。(總算是實現了。)
阿傑:私は三月の下旬に帰国する予定です。(我預定三月底回國。)
台長:おお!(哦哦!)
阿傑:都合を作られませんか。(到時有空嗎?)
台長:今まだ知らないけど、でもなんとくなるさ。(現在還不曉得,但總會有辦法的。)
台長:僕には、当然あなたと出かけて欲しい。(我也是很想跟你去走走。)
台長:話とか、食事するとか、まだ学生時代のような。(聊天也好,吃飯也好,就像學生時期那樣。)
阿傑:仕事は大事だ、あなたのスタイルが見えます。責任感がある人間だ。(工作重要嘛~我看過你的STYLE,是個有責任感的人。)
阿傑:ところで、先週日曜日に私は剣道一級を受かりました。(話說回來,上禮拜日我劍道一級通過了!)
阿傑:話は変わらないぞ。(聊天的感覺不會變啦!)
阿傑:心は相変わらずに全く一緒だ。(只要心不變的話,什麼都不會變。)
阿傑:私はまだ学生だ。(我依然是個學生啊!)
台長:はは!(哈哈!)
阿傑:あなたは社会人でした。(你已經是職場人員了。)
台長:そうです。(對阿。)

截錄自2009/3/7,與阿傑的對話內容。

     ◆

  下雨了。
  前些日子,電視裡的新聞還在播送著北臺灣缺水的窘境,甚至還有限水的消息出現,但是待在辦公室裡卻一點也感受不到這些緊張氣氛的我們,雨就在夜裡悄悄的落下了。
  換了房間的我,兩邊的窗外都面向巷子,雨水打落在鋁合金鐵窗、冷氣機及房簷,第一次聽見下場雨竟然真如以前國文課本所描述的「大珠小珠落玉盤」一樣的響亮。一想到這裡,就會想起以前在翻著16K大小的國文課本,在老舊的木桌椅上打瞌睡的時代。





  當然,我事先並沒有預料到這樣的夜晚,本是疲憊的我竟然失眠了。
  這個禮拜可能要加班,那麼好好整理房間吧;聽老弟說老爸很喜歡我回家,看來這禮拜要讓他們失望了;原本答應小筑一起去玩的,也讓她小不開心的樣子,還花了不少時間哄她。
  愈是長大了以後,24小時就愈顯得像毛衣縮水一樣。
  以前總是嫌時間走得慢,曾經在英文課時還特別去體認一分鐘的長度到底有多久,但是在辦公室的一小時,卻遠比當初那一分鐘來得還要短暫一樣。開始為了工作而忙碌,為了生活而奔波,也慢慢開始懷念當初求學時期,抬起頭仰望天空的那種感覺。
  孤寂。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長大的時候,自己到底會變成什麼模樣,當第一次認真想像自己未來的模樣時,就是16歲寫信的那年夏天。擅自想像自己以後的模樣,然後天真地以為也許未來真有那麼一天也好的單純,雖然不切實際,但也比國小作文所寫的「如果我是□□□」來的實際多了。可是如今想起來,怎麼樣都覺得那是一種近乎innocent的浪慢。
  對,那是一種浪漫。
  就連下雨,都會令我想起當年感到心痛的回憶,或是自己曾經寫道喜歡下雨的文章,但我卻也不會再迷失於過往之中。雖然我本身不是那種很浪漫的人,我可能浪費比浪漫來得多,但自從開始習慣寫作的那天開始,我也許比以前浪漫了點也說不定。所以在這樣睡不著的夜晚,我會抱著吉它,開始彈奏那重覆且溫柔的旋律,並且思念著一個人。
  我花了很多時間,才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姑且不論現在的模樣是否如當初自己所想像,但是我很珍惜我每一次與人的相遇與邂逅時的成長。我確定我自己有做到,那些人在我心中都留下了像魔法種子一樣的東西,慢慢地在內心深入萌芽。總有一天,樹芽慢慢長大,像樹木一樣地挺直腰桿,努力的活下去,並用樹蔭保護我所愛的人。
  有時,不是人選擇事情,是事情選擇了人。但是,我們更該把握當下可以選擇的時光才是。我想,這是我長大以後,第一個開始瞭悟的道理。

  那個夜晚,我在彈奏到Cadd9和弦時終於平靜了下來。放下吉它轉身睡去。那是一個無夢的睡眠。醒來之後,意外地感到清醒,以前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晚上只睡了4個小時,但醒來卻如同睡過12個小時的飽足感。





  雨停了。
  沒錯,雨過總會天晴。

  今天是日曜日,晴時多雲,氣溫22度。
  我很想妳。

     ◆

  我一直想照一張相。
  一張我跟妳同在的照片,我們在一起微笑的模樣。因為,對我來說,相片裡的事物真的永遠不變。雖然,妳一點也不喜歡照相,而我只能盡全力用我的腦袋來記憶。
  哪天,當彼此消失在回憶的時候…

  記得我愛妳。






Soundtrack: 白色記憶 / DEEN
Recording: 2009.01.02~2009.03.08

台長: thought out
人氣(602)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花鳥風月 |
此分類下一篇:【13】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
此分類上一篇:【11】indigo~在那片晴空下等待妳~

聽點快樂的歌才會快樂嘛

都唱些悲歌只有欠揍的份哈哈哈
2009-03-09 08:41:36
版主回應
其實我反而很欣賞那些可以在KTV唱HI歌的人
如果他能站在桌子上或是螢幕前帶動唱就更棒了
但我還沒遇過
2009-03-23 00:41:00
Lovedrin
天空很藍
你沉思不語
有風吹過你的髮梢
透過照相機你看著你
我很開心的笑了
在鏡頭裡的你
像從我夢裡走出來的你
一點都沒變 是我喜歡的樣子
2009-03-15 18:13:12
版主回應
也許我也在逐漸老去
但我想暫時會維持這個模樣一陣子
2009-03-29 23:05:19
和良
我大學同學會把KTV門打開向門外飆聽海... XD
2009-03-23 03:01:27
版主回應
嗯 這超白目阿!! XD
2009-03-29 23:05:57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