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9-01-11 01:57:55| 人氣55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活動木偶與傀儡娃娃 [短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好吧,這是個不會很長,但也不算太短的故事。

  姑且算是童話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個到處都是娃娃的王國。沒有錯,整個王國的國民都是人偶娃娃,不論是裡頭塞綿花或是外皮鏽著更高級的尼龍布也好,每一個人都是人偶。跟其它人偶不一樣的是,人偶們都有著心,一個活生生、溫熱跳動的心,也正因為如此,人偶才能活動。

  王國的宮殿裡住著一個調皮的公主,整個宮殿上至國王皇后,下至的小白兔、加菲貓僕從們都相當地頭痛。公主跟其它的人偶完全不一樣,有著無與倫比的好奇心,雖然善良,卻也常常無心地給周遭的人添麻煩。國王一心只想公主好好聽話,畢竟她是整個王國裡最美麗的人偶,國王可不希望她又跑到河裡把她那繡有金絲線的褶裙給弄汙了。

 

  這天,正當國王傳喚小公主時,小白兔娃娃僕人匆忙地又大喊著:「公主又溜出去啦!」

  皇后聽著差點沒暈過去,因為今天是國王約好協同皇室家族接見偉大魔法師的約定時間。著急萬分的國王再度下令西洋棋人偶們趕緊出城找尋公主。

 

  公主呢?

  公主今天又自己帶著玻璃球跑到了離宮殿稍遠的巧克力黑森林裡,她喜歡這個森林,因為不論四季這片森林總是長滿暗褐色的葉林,偶爾微風吹起來還帶有輕新的可可香。

 

  「咦?是誰在那裡?」

 

  公主剛啜了一口喝起來像是蘇格蘭紅茶的小溪,暗紅色的河面卻映照著一個人影。公主抬頭張望,看見一個手裡拿著繩子的木偶盯著她。公主好奇的張大了眼睛,但木偶卻突然眼睛閉上,像是暈倒了般地「咚」一聲倒在森林裡。

 

  在人偶王國裡,木偶是很罕見的。

 

  多數的人偶裡頭都是抱起來相當舒服的綿質布料,但是木偶卻像是造物者開的玩笑一般,彷彿像是小學生美勞失敗的作品一樣,粗糙的雕刻,深刻的臉部輪廓,也因為他們整身都是木頭作成的,所以表情多半沒有變化。所以,木偶在人偶王國裡是不受歡迎的,至少木偶自己這麼認為,因為其它的人偶們只要擔心下雨天會不會弄溼自己的布料,但是木偶反而要擔心下雨後自己的鼻子上會不會因此冒出新芽,或是站太久腳底會冒出根莖,也因此木偶們一生都必須不斷地移動,倘若有一天木偶不動了,那就是他失去了心,成為一棵樹的時候了。

 

  公主在木偶的全身上下都摸了一遍,令她好奇的是,這個木偶身上是有衣服的。當然,每個人偶身上都會有漂漂亮亮五顏六色的衣服,但是木偶們多半是用森林的藤蔓或是荷葉遮掩自己,只是眼前的這個木偶,他身上戴著已經破損的草帽,髒兮兮的藍色布料背心及紅色的短褲。木偶的手指長出了新芽,像是幸運草一樣的小葉子正生意盎然地呼吸著,而這些新芽好像是從手指的小圓洞裡生長出來的,公主再仔細一看,木偶身上其它一些地方也有著同樣的小洞。除了衣服跟繩子,這個木偶幾乎什麼都沒有,甚至是象徵人偶王國的「心」也沒有。公主好奇地一直打量著這具木偶,直到木偶突然地睜開了眼睛。

 

  你是誰,在這裡做什麼?公主問。

 

  木偶沒有回答,公主這一瞧才發現,木偶的臉部,在嘴巴那邊縫隙的部份好像已經黏合一般,不仔細看還看不見呢!所以這個木偶不能說話吧?公主想。

 

  木偶似乎難以移動,他以相當緩慢的速度拾起他的繩子,並用繩子的尾端(看的出來好像是扯斷的)在地上畫字,告訴公主他不是壞人,只是在找他的心。公主好奇心全來了,一直問這個木偶的來歷是什麼,木偶依然用著似乎快動不了的身子,很有耐心的說明。原來,這個木偶正是所謂的傀儡,只是他是半成品,要送往很遠很遠的人類王國,在那邊他才會再被重新組裝,然後會有一個舞台等著他。只是顯然這條斷裂的繩子是原先捆綁木偶的依據,就這樣木偶被商人遺忘在人偶王國了。

 

  那你之前怎麼會動?你沒有心呀?公主又問。

 

  木偶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原來這草帽、背心與褲子都是人偶王國的住民給他的,只要有心的碎片,木偶就能夠活動,這也證明了他曾經也被少數的人偶接納過,但是大多數的人偶娃娃依然不喜歡木偶,所以即使那些送衣服給他的人偶娃娃想跟他繼續作朋友也沒辦法。至於木偶為什麼會失去他的心呢?木偶說:因為他的心被一個厲害的魔法師拿走了,這個鬼靈精怪的魔法師一直在作一些莫名奇妙的實驗,就是「心心相印」理論,兩顆心是否有像磁鐵一樣的能力會互相靠近,是這個魔法師最近在研究的主題。

 

  所以你想找回你的心囉?公主問。

 

  木偶點了點頭,但公主又說了:幹麻那麼麻煩,我的心分你一半就好啦!

 

  木偶連忙用著比古老鐘擺還慢的速度別頭示意,並且努力地想用硬直地腰鞠躬向公主道謝,說明自己不能接受公主的好意,但是頭才抬起的瞬間,公主早就把心分成兩半了,那是美麗的像蘋果一樣鮮艷充滿活力的心,熱情且溫暖,並且在木偶看傻了眼的時候,公主直接地就打開了木偶胸口的盒蓋將半顆心塞了進去。木偶頓時獲得新生一般,粗糙的表面漸漸圓滑起來,身上的枝芽也褪去,並且可以開口說話。

 

  謝謝妳,謝謝。這是木偶第一句向公主說的話。

 

  將心拿掉一半的公主並沒有感到身體不適應,反而也能感受到木偶的身心狀況,木偶的寂寞、孤獨,卻又不放棄找回自己的心的那種樂觀,公主在瞭解木偶的同時,木偶也一樣感受到了公主的所有心情。於是他們倆在那裡渡過了相當美好的快樂時光,因為是兩顆一樣的心,所以那種瞭解彼此、不分你我的心情令他們感受到無比喜悅。傍晚在公主道別前,木偶答應公主,當找回自己的心時,一定會回來將心還給公主。

 

  我一定會回來,所以希望妳可以等我。木偶說。

  公主點了點頭,說我會等你。

 

  於是他們將這份約定裝在玻璃球,公主滿心歡喜地看著玻璃球因為約定而發出了橙黃色的光芒,彷彿就像手心裡小小太陽一般。

 

  就這樣,公主與木偶分別了。

 

  回到宮殿的公主,面對著氣急敗壞的國王與皇后的責罵,聽從他們的指示換掉身上沾滿巧克力松果與糖露的洋裝,就在公主換衣服的同時,看見了約定的玻璃球,因為實在太喜歡了,便將玻璃球裝進了自己的心裡。

 

  然後,魔法師來了。

  這個魔術師長的就像是一隻貓,穿著黑色長袍,毛絨絨的樣子也會讓人以為是娃娃一般,不時地保持著自信的笑容,及細長又有神的眼睛。

 

  國王一家三人連同西洋棋黑白主教一同接見這位偉大的魔法師。國王大開宴席,熱情招待魔法師,公主不喜歡這樣的場合,於是中途就溜掉了。正當國王酒酣耳熱之際,才發覺自己的女兒又不見了,不禁向魔法師訴苦。想不到魔法師眼神就像剛倒入杯中的香賓一樣炯炯有神,他告訴國王他有辦法讓公主變得符合他們心中理想的人偶國公主,國王與皇后高興的一口答應,但是仍怕公主太過調皮,恐怕不會那麼容易聽從魔法師的話。

 

  「沒關係,我變個魔術給她看。」

 

  於是就在國王的安排下,趁公主剛睡醒還跑不到哪去時,魔術師在花園裡晉見公主,並且在公主面前表演了戲法,就趁公主目不轉睛的同時,用國王與皇后都沒能來的及看見的速度,魔術師「完成了魔法」,並且右手一揮,將長袍揚起,頓時飛出了許多白色飛鳥還有花瓣,並且在最高的地方似乎還看的見一個白色四方形的物體,但是它一下子就飛到天空變得渺小。

 

  國王,妳的公主已經變乖了。魔術師說完,便得意地離開宮殿了。

 

  果真,國王叫公主做什麼,公主就做什麼,且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到處亂跑調皮搗蛋,只是公主沒在做事的同時,整天就像一個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坐在椅子上,動也不動。令國王感到更不安的是,公主自從那天以後,再也沒有任何表情了。國王緊張的找來了醫生看診,竟然發現公主置放的心位置竟然空無一物,且公主的手指及關節部位也都出現了小洞,並且好像還牽引著一條摸也摸不著,半透明的絲線延伸至天邊,國王心急起來,拿了剪刀就把線給剪斷,沒想到這一剪公主的眼睛就閉上了,動也不動。

 

  深知自己好像犯了不可挽回的錯誤,國王沿著斷裂的絲線走出宮殿抬頭一看,發現原來公主的心正被綁在一個白色風箏上標揚著,正當所有人慌亂不已,一陣風將風箏吹的又高又遠。也就在此時,有個破碎的聲音悄悄響起,但是在國王與皇后的哭喊之下,沒人聽見。

 

  就這樣,公主變成了一位傀儡娃娃。

 

  著急的國王廣求全國希望有人能救救公主並找回她的心,甚至還相信魔法師的「心心相印」理論,命令全國所有人偶都將自己一半的心綁在風箏上,看能不能用異性相吸的道理將公主的心給吸回來。只是,這樣的做法反而弄巧成拙,因為將心綁在風箏上的這個動作,很容易就因為進出房門或是被縫隙給割斷絲線,也因次弄得整個王國的人偶娃娃都失去了自己一半的心,跟公主不一樣的是,失去一半的心的人偶住民開始容易感到孤獨寂寞,並且也會因為自己那不知道是飄到暴風雨或是荒漠的半心感受同樣的痛苦。

 

  流浪的活動木偶也聽說了這個消息,他馬不停蹄地趕回人偶王國求見國王,誰知道還沒進大門前就被西洋棋士衛們給趕了出來,倒在地上的木偶看見了草地上一閃一閃亮晶晶的碎片,木偶知道那個碎片只有他才看的見,那是他與公主約定的玻璃球碎片。是的,原來魔法師將公主的半心丟上天空時,連同那顆玻璃球也丟了上去,深深自知無法繼續等待木偶的公主,難過的心揪在一起,將玻璃球擠碎了,而碎片就一直從天空灑落下來。

 

  木偶心裡作了個決定,於是他大聲的喊道,他一直保留著公主留給她的半心,西洋棋士衛也停手,而國王也才願意接見活動木偶。

 

  是的,木偶願意歸還公主的半心,好讓公主恢復正常。國王相當生氣,對公主當初這樣荒唐的行徑不可理解,但他也遷怒到了外貌跟他們光鮮柔軟的人偶不一樣的木偶,於是強行地命令西洋棋士衛將木偶的半心取出來。木偶其實知道,他回來的話一定會被責怪,但是他相信公主拿回半心,一定會發現當初他們約定的碎片。

 

  就這樣,木偶的半心被取了出來,西洋棋士衛們便將木偶丟出了宮殿,木偶感覺到失去了心的他很快地就要變成樹了,於是他步履蹣跚地走著,迎接他的生命盡頭。此時國王便小心翼翼地將原來公主的半心裝回傀儡娃娃身上,公主於是恢復過來了。正當全國歡慶公主醒來的同時,公主睜開眼睛一瞬間便落下抖大的淚珠。

 

  原來木偶的心是顆種子,當木偶找到魔法師時,魔法師這樣告訴他。

  你的心是顆種子,綁在風箏上飄呀飄的就掉了,現在大概也不知道掉到哪邊了,畢竟木偶的心跟人偶的心還是不一樣啊!魔法師這樣說著。至於魔法師他的「心心相印」實驗究竟成功了沒,魔法師只露出了一貫炯炯有神的貓眼笑了一下。

  於是木偶決定繼續旅行,去尋找他的心,他知道也許他的心已經變成一顆新芽,但他仍沒放棄,只是為了拯救失去心的人偶公主,他選擇完成他們之間的約定。

 

  公主立刻奪門而出,國王嚇到立刻叫西洋棋士衛緊急地追了上去,不顧眾人在背後的呼喚,公主一直往接近黃昏的巧克力黑森林前進,那是他與木偶約定的場所。就在那裡,她發現了閉上眼睛,站直了的活動木偶。

  活動木偶的全身爬滿了藤蔓,手指與鼻頭也長出了枝芽,腳底的根已經緊緊地抓住地面,緊閉的雙眼與嘴巴再也不會打開了。木偶變成了樹了。

  公主難過的趴在活動木偶身邊,抖大的淚珠不斷流下,她試圖將自己僅剩的半心塞進木偶胸前的活門裡,但是無論她怎麼剝除,柔軟綿質布料的雙手就是無法將藤蔓給拉斷。公主哭求著誰來幫幫她,突然魔術師又再度出現了。

  踏過夕陽映照閃發光的紅河,他摘下帽子向公主深深地鞠了躬,並向公主道歉。他只是想要對這具木偶做個有趣的實驗而已,他原先也沒想到公主只剩下半心,不然他也不會那麼做。公主央求魔術師救救木偶,甚至願意將這半心再分成一半,但是魔術師說他已經無能為力,且已經分了半的心是無法再次切割的。不遠傳來了西洋棋士衛們的呼喊,與國王暴跳如雷的命令聲。

 

  我不想回去那裡了。公主哭著說。

 

  魔術師也感到愧疚,但公主突然對著魔術師說,請求他再一次將她的心放逐到天空。魔術師傻了眼,為公主為什麼要這麼做?公主堅定的說,她相信她能夠找回木偶的心,所以她要飛翔,飛向天空,哪天當她找到一顆閃閃發光的大樹,那一定就是活動木偶的心。

  她這麼相信。

 

  這麼做的話,妳也可能永遠變成傀儡娃娃喔!魔術師這麼說。

  沒關係,公主說。公主勇敢地看了看已經動也不動的活動木偶,再一次地點了頭。

 

  魔術師低了頭,在黃昏的太陽消失的最後一瞬間,讓公主的心再次乘著風箏飛翔了。公主再一次地變回傀儡娃娃,而活動木偶也動也不動,魔術師將兩樽人偶帶了回去,就這樣地擺在櫥窗前,並讓兩樽人偶肩靠著肩。

 

  偶爾想起這個故事,魔術師總望著天空,嘴裡喃喃自語。

  不知道兩個人的心,是否會在另一個天空下相遇呢?

 

 

 

 

  「如何?」我說。

 

  「太長了吧!」妻子聽完才勉強移動肩膀,試圖讓剛剛維持僵硬的姿勢稍微舒服些。

 

  「可是妳聽的很認真。」

 

  「那當然呀,是你要我聽完再說感想的嘛!」

 

  「那麼感想呢?」

 

  「剛不是說了嗎?」

 

  「嗯?」

 

  「太長了吧!」妻子別過頭將髮帶解下,讓長髮直落落地撒向肩後繼續說道:「你這樣三流的童話,我們女兒聽不到一半就睡著了吧…而且,要是女兒又問起『最後活動木偶與傀儡娃娃的兩顆心有沒有在一起』的這樣的話,你又要怎麼辦?」

 

  「話說回來,這也是妳要我想的故事耶…為了妳一句話,我可是很拼命的在想呢!」

 

  「不說了啦~晚了,睡覺吧!」

 

  我確認妻子躺臥好後,才將抬燈關掉。

 

  「喂、老公,」她道說:「這個故事你要寫下來嗎?」

 

  「妳不是說這是三流的童話故事嗎?」我笑答道。

 

  「我是怕你最後忘記怎麼說這故事了。」

 

  嗯,也是。因為,這是個不會很長,但也不算太短的故事。

  姑且算是童話故事。

 

  「對了,老婆,」我面向她:「12點過了吧?」

 

  「對呀,怎麼?」

 

  「生日快樂。」我親吻了她。

 

 

 

 


 

 

 

 

  「你可別以為用這故事就能打發我喔…」

 

  「失敗了啊…」

 

  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的那塊半心。

  是的,我們單單一個人,只擁有一半而已。想到這裡,我頓時像個孩子般很高興地摟著妻子,進入了滿是人偶的王國夢境裡。

 

  我遵守了約定。

 

 

 

 

 

 

 

 

 

 

 

 

台長: thought out
人氣(552)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 |
此分類下一篇:怪物 [短篇]
此分類上一篇:壞人 [短篇]

Juo
ㄆ..
這故事很有感覺..
要不要出本:”歪”格烈童話故事
2009-01-11 02:24:27
版主回應
我想這樣的故事,真的不曉得能不能再寫得出來了
2009-01-13 20:11:27
Lovedrin
哇!爸爸為妻子與小女孩準備的枕邊故事
當你未來的妻兒應該很幸福吧!因為爸爸很會說故事(哈)
2009-01-11 12:13:03
版主回應
我只是想完成約定而已。:P
2009-01-13 20:12:05
好喜歡好喜歡!!!

很感動很細膩!!

我真的很喜歡!

真的!
2009-01-14 05:02:46
版主回應
也許在寫不出來了吧,這樣的故事。哈
2009-03-23 00:46:32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