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9 07:40:10| 人氣2,40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もしも命が描けたら》

全篇劇情雷。

每個人的生命中,或許至少都會有過一次這樣的想法:

如果能有機會重新過一次人生,我們還會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もしも命が描けたら》故事中的月人,人生中充滿了不幸與懊悔──自幼被父親拋棄、與母親相依為命的他,在一個娥眉月的夜晚愛上了父親曾經的夢想:繪畫。年幼的他就已經知道畫圖會讓母親想起父親,於是只能偷偷摸摸地躲起來畫;當母親發現自己的畫,他決定放棄畫圖。放棄自己喜愛的事物談何容易,但為了不再讓母親憶起傷心往事,幼小的月人努力壓抑著自己對繪畫的熱愛。

但母親在他十歲那年突然消失蹤影,和一去不復返的父親一樣、跟另一個男人離開了他的生命。經歷了兩次被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放在天秤上衡量、兩次都是被捨棄的那一端,月人和母親一樣,成為了失去表情的人。

直到遇見星子。星子不屈不撓的熱情融化了月人的自我武裝,有著相似身世的他們情投意合,月人在一個娥眉月的夜晚下定決心要與星子共度一生。

但月人以為的遲來幸福終究沒有來,命運無情地從他身邊奪走了星子。

「這世上有兩種人,一種是能獲得幸福的人、一種是背負所有不幸的人。」

如果沒有愛上畫畫、是不是就不會讓母親傷心?如果那天沒有對星子多說那麼一句話、如果沒有跟她求婚,甚至如果一開始就持續拒絕她,那麼就算兩人不會有交集,星子是不是至少還能好好地活著?

高掛夜空、見證月人生命中每一個幸與不幸的時刻的那彎明月,面對月人的質疑、卻從不回答。

月人在另一個娥眉月的夜晚來到山林中,決定結束這一切。

卻也是在這一夜,月給了他神奇的力量──既然都要死,那就不要白白浪費餘命。

月人從此能畫出生命,從自己的餘命中分出一年、五年、十年…給他眼前所見每一個瀕死的生命。

一心求死的月人有了新的希望:只要將生命畫盡、死去的那天,就能再見到星子一面。他四處尋找能分享壽命的生物、畫著畫著,來到一個陌生的城鎮,遇見了虹子。

活下去,為了死去。人生在世最終或許都是如此。

在月人遇見虹子之後,這段為了求死而延長的生命、突然有了繼續下去的意義。明明有著能將生命分享出去的能力,卻為了自己平凡而微小的幸福而開始捨不得提起畫筆。彷彿是背負著詛咒一般,當月人選擇自私的時候、不幸的事總是會發生。更殘酷的是,不幸並不是降臨在他自己身上、而是襲向他最在乎的人。

星子如此、虹子如此。像是某種等價交換,月人的幸福總是伴隨著揮之不去的罪惡感。

當陽介再次出現、看著虹子的眼神,月人知道真正的幸福,是讓自己深愛的人能獲得幸福。從陽介口中聽說事情的真相,他也才終於明白為什麼母親當年會絕情地不告而別。

這段延長了的時光、不是為了拯救其他生命,更不是為了尋找活下去的意義,而是與自己的過去真正的和解。

「我都明白,因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如果能有機會重新過一次人生,我們還會不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もしも命が描けたら》用另外一種方式給了一個答案。

在舞台上聲嘶力竭地控訴自己此生多麼不幸的月人,在最後的最後、看著壁櫥內找到父親遺留下的畫集的小男孩,溫柔地笑了。

「畫吧,月人。」娥眉月透過月光無聲地說:「你的人生會很有意思的。」

即使不幸、即使痛苦,即使人生充滿懊悔、即使想過如果能選擇那些沒發生的「如果」,月光還是再度引導星野月人走上相同的道路。

那不是無解的輪迴,而是此生無悔。

在觀劇前就有聽說田中圭的台詞爆量,但完全沒有想像到是這樣幾乎持續大半場的獨角戲。與高掛夜空的娥眉月(三日月)的「對戲」、也因為娥眉月的沉默而沒有交集,所有表演的焦點都集中在月人身上,獨白與對白僅僅靠眼神與表情語氣的細微變化瞬間切換,龐大的表演能量填滿了偌大的舞台、穿透到螢幕的另一頭,讓人幾乎無法喘息;總是充滿活力的星子與背負著沉重過去強顏歡笑的虹子、看似相同卻完全不同的笑容,在小島聖的詮釋下也無比鮮明;在大半的時間都只是遙遙俯瞰人間、偶爾跟月人對話的娥眉月的空靈和故事尾聲才出現的陽介的輕佻也是判若兩人,但更讓我驚豔的是,黑羽麻璃央更演出了陽介輕浮表面下的一往情深。

三個演員、五個角色,在舞台上交織出一個跨越時空、奇幻卻真實的世界。


想到大病初癒的田中圭撐起了全場應該至少有70%的台詞量就覺得太驚人了。這傢伙果然是個怪物。YOASOBI為本劇打造的主題曲也好切題,開頭仔細聽歌詞其實就能察覺到暗示,在最後謝幕時再度響起、對照劇情也讓人無限感慨。

謝謝鈴木おさむ寫下這個簡單卻深刻的故事。太喜歡。

台長: 冠潔
人氣(2,4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觀影心得 |
此分類上一篇:放棄的勇氣──《短劇開始啦》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