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1 00:00:00| 人氣59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陳啟良:「未」通靈大叔的斜槓筆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檔案:陳啟良,朝九晚五上班族。自2020年中秋節當天,在自家工廠旁的警衛室成立小道場,供奉 瑤池金母娘娘開始,從此展開「未」通靈大叔的斜槓人生之旅,下班後的夜晚及週休二日,是小道場的開放時間。平常辦理聖事時,慣用鋼筆,文青得很,稱得上宗教界一股不可小覷的清流!為了讓更多信眾與 瑤池金母娘娘結緣,更是積極書寫「陳師兄道場日記」: https://mypaper.pchome.com.tw/hilde0301/post/1380446111

這篇六千多字的長文也是基於這樣美好的初衷而誕生的……

一、 瑤池金母源起

    想必大家一定都聽過大鬧天宮的孫悟空,曾在瑤池偷摘 王母娘娘種的蟠桃的故事吧?那麼有看過《西遊記》的朋友,肯定都會認為 王母娘娘就是玉皇大帝的老婆吧? 我以前也都是這麼認為。直到接觸了宗教之後,喔,我的老天鵝呀……這真的是一大謬論呀!!我在這邊必須要很慎重的跟大家澄清, 王母娘娘並不是 玉皇大帝的老婆唷!

    其實 王母娘娘就是 金母娘娘,祂是「先天真聖」,是「生靈之母」,我想可能是就是因為 母娘的神格地位極其崇高,所以才會被吳承恩先生做如此安排吧。當然犯錯的並不是只有吳承恩先生,其實在神話色彩濃厚的古代中國, 王母娘娘早就被人格化了,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西方國家,比如希臘神話、北歐眾神等等。那麼我就先幫大家科普一下關於 王母娘娘,也就是 金母娘娘的相關資訊,再來導入正題吧!

   「無極瑤池大聖西王金母大天尊」,此為 瑤池金母的完整法號,出現在《瑤池金母普度收圓定慧定慧真經》裡。然而佛道本一家,有時會再冠上「南無」兩字,以彰顯 金母娘娘的大悲大願、大聖大慈以及崇高的神格地位。由此法號可以看出「瑤池金母」其實就是「西王母」。最早出現關於 母娘的記載見於先秦時期的古籍《山海經》。

    根據《山海經》的記載,西王母是上古洪荒時代的創世女神之一,祂掌管天地間的災疫和刑罰。形象為豹尾、虎齒、善嘯的聖獸。後來 西王母與華夏民族結緣,成了民間傳說的 王母娘娘。祂除了主管女仙、婚育和長生不老藥之外,依然還主宰著災疫和刑罰,三界中的瘟神也都歸祂管。

    到了西周,在《穆天子傳》中,西王母的形象已華麗轉身為雍容華貴、儀態萬千的女神。在與周穆王的對唱中,西王母自稱自己是中華古帝的女兒,也就是上帝的女兒。因此就有了「古帝之女掌管仙界,成為天下女仙之首」的說法。西王母在道家的地位極高,被列為道教神仙譜中的「七聖」之一。

    到了西漢時期,在《漢武帝內傳》中, 西王母被描繪為容顏絕世、光彩照人的女仙之首,住在崑崙山的瑤池。園中種有三千年才結一次果實的蟠桃,食之可長生不老,並賜與漢武帝四個蟠桃。而道教把每年的三月初三定為 王母娘娘的誕辰,並於此盛會,俗稱「蟠桃盛會」。唐宋之後, 西王母開始成為雜劇、小說的主人公。小說、戲曲中的 西王母形象延續人形化吉神的概念,成為母儀天下的天界女神形象。

    根據上述的史料記載可知,最早出現 母娘的法號稱呼是「西王母」。因為西方的五行屬金, 母娘又居於瑤池,故又稱 瑤池金母。自古以來,在中國大陸供奉的 母娘皆稱「西王母」,所謂的「西王母祖廟」有三個地方,分別是新疆的天山天池、甘肅涇川的西王母石窟,以及崑崙山的瑤池。

    台灣的王母信仰則是發源於花蓮縣的吉安鄉。1948年 西王母藉乩童蘇烈東之口履降鸞示,行醫治病,靈驗無比而遠近馳名。當時 西王母廣收契子女50名成為渡世求眾的基礎,之後形成龐大的宗教勢力。後因契子女意見不合,分裂為「勝安宮」及「聖地慈惠堂」。勝安宮供奉 西王母,聖地慈惠堂供奉 瑤池金母。在聖地慈惠堂(總堂)的帶領之下,全台的慈惠堂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瑤池金母的文化信仰於焉茁壯。也因為上述「人為」的關係, 西王母和 瑤池金母開始漸漸的明顯獨立區分開來。

    以道教的觀點來說, 瑤池金母 的確是「創世女神之一」。在未有天地、未分陰陽之前的「無極時期」,宇宙一處至極至妙之氣孕化而成 瑤池金母,祂乃先天真聖也。連同 瑤池金母在內的生靈五母,分立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共同煉化孕育九六生靈。五母分別是位立東方的 東木公,南方的 赤精子,西方的 西王母(瑤池金母)、北方的水精子、中間的 黃老(地母至尊)。九六代表的是96億個生靈,分降為世界上有生命的各種生物。也因為五母創了九六原子,人一生下來就受到了五行的影響。

    我們現在所處的年代又稱「三期末劫」。在這末劫天年,天災人禍不斷,人心不古、道德淪喪,墮落輪迴者多,回歸天界者幾稀矣。眼見靈兒受苦不知覺醒,於是 金母娘娘受三界推宗,降旨台灣寶島,行收圓普度之大業。

二、 神明與阿飄都來了!!

    因為《西遊記》的關係,小時候我就知道天界有位 王母娘娘,當然現在的我已經知道祂絕不是玉皇大帝的太太了。又剛好我二舅是台中太平的塗城慈惠堂堂主,每當逢年過節的時候,我總會和家人去 山上的慈惠堂拜拜,所以我知道 瑤池金母這位大神。但也就只是拜拜而已,並沒有太多的信仰。

    直到大三那年的某一天晚上,我在住了三年多的校外租屋裡倒頭大睡,勿然感覺到全身發麻、心悸及耳鳴,這種情況情特續了三天。由於晚上沒有什麼睡到,所以白天上起課來就是昏昏欲睡,無精打采。到了第四天晚上,我索性開著燈睡覺。誰知到一躺下去,眼睛一閉,全身就像被電流通過一樣的麻痛,前方彷彿有一片黑影往我這邊籠罩著,壓得我動彈不得。接下來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一直抽動,脖子像是被人掐著,心臟像是被人硬掏出來,整個人痛苦無比。這時候我才赫然驚覺……我該不會真的遇到了阿飄了吧?

    我當時奮力地想睜開眼睛,但完全使不上力,於是我先全身放鬆三秒鐘,隨即一股作氣,試著強行把眼前的黑影給震開。黑影往後退了一下,祂不高興了,接著我聽到的是這一輩子從聽過的聲音。那個聲音的距離就像是在耳邊跟你說話,全世界就只有你聽的到的聲音,他大吼:「啊!!!啊!!!啊!!!吼!!!吼!!!」說真的,當時我完全被嚇到了,因為這個聲音,我確定我是真的遇到鬼了。

    但我並沒有因為恐懼而鬆懈下來,我仍舊持續運作著全身所有的反抗力量。這時,那位阿飄顯然更憤怒了,原本的黑影逐漸凝聚形成一個人臉的輪廓,這個絕招實在「太犯規」了啦!!繼聽覺的震撼之後,緊接而來的是視覺的猛烈攻擊,由於我相當害怕接下來看到的會是七孔流血或是各種可怕的臉譜,所以我放棄掙扎了,我把全部反抗的力氣收回,絕望地等著任人魚肉。

    說也奇怪,就在我放棄的時候,那道黑影也消失不見了,全身的不適感也全都退去了。我張開眼滿頭大汗坐在床上回想剛才那個恐怖的過程,那時是凌晨2點左右。就這樣,我不敢睡覺了,我撐持到早上五點天亮的時候,就馬上騎機車回家跟家人說這件事。回到家後,我把發生的經過講給了我母親聽,她二話不說就帶我去山上找我二舅了。

    從我懂事以來便知道二舅一直有通靈的本領,他在得知我半夜遇到阿飄的情況之後,立刻「請示母娘」。 金母娘娘聖示,我在校外租屋處所遭遇的事就是我的冤親債主。經過了文疏祭改之後,我媽突然有個天外飛來一筆的想法:「二哥,你看啟良之以後會不會也像你一樣走宗教這條路呀?」。沒想到二舅居然說:「有這個緣份唷!」聽到這個答案的我當下只是覺得挺新鮮有趣的,但說不上有所期待,畢竟我離那個神秘的世界非常遙遠。

    在文疏祭改完畢之後,當天晚上我就回校外租屋處放膽的關燈睡,說也神奇,那困擾我好幾天的異象完全消失不見了,睡得極好!大約過了一個星期之後,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開始會遇到神明、甚至開始會靈魂出竅了,連我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精神錯亂。

    也許有人會問我:「你怎麼知道你遇到的是神明? 神明長什麼樣子?靈魂出竅是什麼感覺?」首先,我看到的神明是一道強烈的昊光,我無法看清楚祂們的面容。祂會拉著我的手,把我的靈魂從身體抽拉出去,在天上飛呀飛的。但此時的我的眼前看不到景物,眼前就是白亮的一片,那是一種很微妙的的感覺,而我確實知道祂就是神明。靈魂出竅的感覺就是,神明拉著我的手,那是有觸感的,飛在天空中可以感受到空氣的流動,以及,我仍然可以感受到我的背正躺在床上的接觸感。

    也許有人認為一定是因為我壓力太大才造成這些錯覺、幻覺。的確,是有這個可能的,我也是很科學的看待這件事,但接下來一連串的預知夢一一成真,這讓我完全相信了,相信我夢中所遇到的是真的神明。「你都遇到哪些神明呢?」我母親曾經好奇地如此問我。我那時候主要都是遇到二舅的塗城慈惠堂裡的 金母娘娘、玄天上帝,以及三太子,大概因為母親長年累月在二舅的宮廟誦經,那些神明金尊的雕像她都很熟,於是也沒再進一步追問我相關細節了。

三、 全台唯一限定:開在工廠警衛室旁的小道場

    由於有了這時而驚恐時而懸疑的奇幻經驗,我升大四之後就直接搬回家裡住了。那段時間,我只要一有空閒就往山上跑。到了山上除了參拜 金母娘娘之外,也看到了很多善信大德求助 金母娘娘。這才發現,原來這世上還有這麼多正受著痛苦折磨的人。我突然想起二舅之前所說的:「有這個緣份唷!」有那麼一刻,我也好想挽起袖子幫苦難眾生盡一點心力、幫一點忙。

    大學畢業之後,當兵的前夕,有天我去山上參拜 金母娘娘。二舅突然叫住我,他說 金母娘娘有話要開示我。二舅執筆寫下了以下聖示:

 

千里有緣一線牽,牽出疑問探究竟

竟出玄虛行天下,雲遊五湖四海行

修靈修真知天文,啟發靈竅渡眾生

功果圓滿往法界,法界之門為眾開

圓滿法界喜祥光,光射五方樂自在

 

二舅首次直接了當的跟我說:「啟良,你以後也會像我一樣,成立 金母娘娘的道場唷!」我當時聽了非常高興,開始相信這一定會是個很有意義的志業!

     即使出了社會、邁入職場之後,我還是會利用空閒的時間去山上拜拜。在那裡總是能見到很多信眾訴說著心裡的痛苦,比如:「我的小孩吸毒了,該怎麼辦」接著是令人鼻酸的老淚縱橫。過了一段時間,我漸漸的被這氛圍感染。親眼見證深受痛苦的人將心裡的這份苦毫不隱瞞地訴說出來,他們等於是將心中的這份全然的信任感交與眼前的「代言人」,只盼能在飄流的無止盡苦海中,有人能伸出手將他拉往救渡的船上,那是一艘可以同舟共濟的彼岸之船。

    對比我在二舅宮廟中所看見的這些令人動容的景像,我認為這世界上,沒有比「掛羊頭賣狗肉」的宗教社會新聞,更令人深惡痛絕的事了。明明那些已經深陷痛苦的人們,將對陌生人的信任全然交與給眼前的「代言人」,那些「代言人」怎麼可以如此糟蹋別人的信任呢?又怎麼可以冷眼對著已經痛苦不堪的人再補上殘酷的一腳呢?這實在太令我難以想像了,這樣的罪孽也太深重了,偏偏這種邪魔歪道很多。也因此我立志以後成立道場時,一定要好好的做,絕不怪力亂神、也絕不招搖撞騙。

    去年是庚子年,也是新冠肺炎全球肆瘧,風雨飄零的一年。去年年初的時候,在某天晚上睡夢中, 金母娘娘指示成立道場的時候到了,就訂在八月中秋,在月圓人團圓的佳節,金母娘娘要進行普度收圓的的大業。就這樣我開始忙著張羅金尊雕刻等相關事宜,但道場場地一直很令我困擾。過了一個多月, 金母娘娘又指示「臨時道場就設立在你們家工廠的守衛室吧!」隔天一大早上班的時候,我馬上就去守衛室丈量場地。雖然場地很小,又有兩根天外飛來的柱子作梗,但一切似乎都有巧妙的安排,該放的物品都放得下去, 金母娘娘的視線也剛好正對著窗戶的正中間,製造了「開窗戶等於開廟門」的驚喜效果,這一切都精巧得不得了,彷彿冥冥中早已注定!

    八月十二日中午開始為期三天的「置天台」儀式,由二舅操刀主持。那天早上下著細雨,二舅說,這是法雨、是祥雨,是好的兆頭呀!值得一提的是,那陣子台中都沒有下雨的,而隔天也是豔陽高照。我想,天降法雨,意味著我的肩上將承擔著上天交付給我的重責大任,我必須得用我的一生好好擔負起來才行呀!

    就這樣,我繼續過著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不一樣的是,下了班後的夜晚以及週休二日,警衛室裡的道場,成了我最常待的地方,它是我畢生追尋的志業,我忙得很開心。雖然道場如願以償的成立了,其實我是戒慎恐懼的,畢竟我只有在平躺閉眼的時候才能得知神明的指示,目前尚沒有辦法像二舅這樣直接「通靈」。再加上知識量不足,面對信眾的提問,很怕胸無點墨,不知所措呀!

     還記得八月十五日道場成立的那一天中午,好友江師兄和劉師兄的家人一起來共襄盛舉。江師兄突然表示他最近因為心煩的事很多,已經頭痛好幾天了,他叫我去拿顆普拿疼給他。我當下馬上寫了一張治頭痛的金母仙符,請他拿去金爐化掉,他照著做了。接著我們繼續閒聊,過了約莫十五分鐘,我問他:「你現在頭痛如何了呢?還需要普拿疼嗎?」他會意過來,驚訝的表示:「咦,對耶,我現在頭完全不痛了耶!!!」他這突如其來的回答讓我又驚又喜, 金母娘娘的神威顯赫正活生生的展現在眼前呀!

     這個道場成立後的第一件神蹟感應讓我的內心更加篤定了,是的,只管前行便是, 金母娘娘正真實無虛的在坐鎮在道場裡悲憫著眾生吶!

四、 脫離苦海的唯一方法:懺悔+做功德

    道場成立將近十個月來, 我必須老實說,很多事情並非都能有求必應,這牽扯到的問題太多,其中又以「冤親債主」纏身為最難處理的。

     冤親債主纏身造成的病痛(包含睡眠障礙),通常要看欠得多還是欠得少。欠得少的冤親債主會看在 金母娘娘的面子上選擇放手。但如果是怨念很深的,唯有發願懺悔行善,迴向對方,才有希望獲得圓滿的解決。

     今年五月台灣新冠疫情大爆發,之前有來廟裡拜拜的信眾因為住在新北市,所以不方便下來台中拜拜。她的問題就是生理期前後會有很痛苦的經痛,以及伴隨而來的頭暈、頭痛、嘔吐、拉肚子等症狀,這一折磨就是五天左右,簡直苦不堪言。她中西醫都有看,但都無法有效解決她的問題。她在朋友的介紹下前來道場拜拜,症狀也有獲得明顯的好轉。然而五月、六月,她分別在臉書傳訊給我,她說她又開始頭痛到吐,請我在道場幫她化個符文,求 母娘作主幫忙化解醫治。這對我而言是舉手之勞,所幸這兩次她都有神奇的感應,頭也都不痛了。她事後問我,該如何避免這個問題每個月重複上演呢?我回了三個字「做功德」。

      是的,就是「做功德」。這位信眾的病痛就是來自於有冤親債主纏著她,所是她只要經期來的時候就苦不堪言。每當化了符文,金母娘娘作主化解之後,她的病痛就大幅減緩,但下個月這苦痛又接著再來一次。那這個問題就是冤親債主始終只是看在 金母娘娘的面子上暫退一邊,並沒有放棄報仇。於是週而復始、沒完沒了。

      那該怎麼做功德?疫情期間足不出戶,又更顯得困難。其實呀,在做功德之前,最重要的是行深懺悔。這位信眾每當經期疼痛發生的時候就傳訊息給我,請求 金母娘娘幫忙化解,每一次都有感應的她覺得非常神奇,於是乎她相信了神明的存在,所以這個道理,她是聽得下去的。向 金母娘娘行深懺悔,那麼 金母娘娘便會安排行善做功德的機會,機會來了,把握便是!最重要的是要先能願意懺悔。

     不過,在全台三級警戒期間,要前往宮廟或道場拜拜確實不易。然而求神明幫忙,最起碼的就是手拿三柱清香虔誠拜拜呀。如得感應,更要再回過頭好好的感謝神明幫忙才是。在面對這疫情的現實問題之下,著實令人手足無措呀!就在前些時日,有一位住在新北市的師姐提議我,是不是可以開視訊直播,好讓她可以在鏡頭面前看到 金母娘娘的金尊,誠心的拜拜,至於點香的部份,就由我代勞這樣。

      這真是個很好的建議,畢竟非常時期要有非常做法呀,最重要的是, 金母娘娘也同意了這樣的方式。而就在這篇「八月的信」即將完稿之前,我正忙著準備直播需要的器具,比方說手機支架這樣,是的,我即將成為直播主了,想來也是挺新鮮的滾動式調整和個人斜槓經驗。

     以上是題外話,再回來討論「做功德」的議題。類似前述的信眾案例我遇過了不少次,漸漸的,我真切的瞭解到,原來呀,金母娘娘坐鎮道場渡世、救世,為的就是要讓信眾感受到神蹟之後,願意信奉 金母娘娘,願意相信神明的存在,相信因果輪迴之說。如此再來勸信眾懺悔行善,方能達到「醒世」的目的。

      如同這篇長文一開始所說的,我大三的時候遇到了我的冤親債主,我很深刻的體會到祂的怨念,所以在面對信眾問題的時候,我更能感同深受,這一切,都是前世業障所帶來的呀。

      所以在處理信眾的事情的時候,只要對方有了感應,我都會再進一步的跟信眾說,有機會就要多做善事,做功德來彌補。如果不知道該如何做功德,先向 金母娘娘懺悔,自然就會有機會,那機會來了,就要好好把握住。我想我追隨 金母娘娘,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說這些話給信眾聽,對我來說,這樣成立道場才有意義。

      當然除了行善之外,壞事可是千萬不能做的。上輩子積欠的業障己是如此深重,這輩子既然知道了前因後果,我們更要好好謹守本份,不妄造業,要好好的修身養性才是。好好的修身養性、積攢功德,那麼下輩子再臨人間的我們,將保有上輩子修身養性的靈山,繼續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有前世功德的積攢,更能讓我們不致誤入岐途,繼續修持下去,期待總有一日,我們可以回歸故里,回到天上 金母娘娘的身邊,從此離苦得樂,母娘慈悲。

PS1:收看這篇長文,想要前往參拜祈求 瑤池金母協助的有緣人,可以在臉書上搜尋「陳啟良」,歡迎私訊詢問。

PS2:想瞭解「陳師兄道場日記」,可前往以下聯結點:

https://mypaper.pchome.com.tw/hilde0301/post/1380446111

https://mypaper.pchome.com.tw/hilde0301/post/1380664597

台長: 文學樹
人氣(59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給創作坊朋友的信 |
此分類上一篇:陳沛慈:瞧,天空在微笑!

文學樹
【陳師兄的斜槓人生:夢想起點,從一處立在工廠警衛室裡的小道場說起】
台灣的王母信仰發源於花蓮縣的吉安鄉。1948年 西王母藉乩童蘇烈東之口履降鸞示,行醫治病,靈驗無比而遠近馳名。當時 西王母廣收契子女50名成為渡世求眾的基礎,之後形成龐大的宗教勢力。後因契子女意見不合,分裂為「勝安宮」及「聖地慈惠堂」。勝安宮供奉 西王母,聖地慈惠堂供奉 瑤池金母。在聖地慈惠堂(總堂)的帶領之下,全台的慈惠堂如雨後春筍般紛紛成立,瑤池金母的文化信仰於焉茁壯。
台中,有一家立在山林裡數十年的塗城慈惠堂,與成立將近一年位於工廠警衛室裡的小道場,在聖地執行聖事的兩位 金母娘娘使者,有著舅舅與外甥的血緣關係,像是相互定了盟約似的兩個世代,他們在各自人生的許多關鍵時刻裡,從遙遠的彼方慢慢地靠近、理解,並且傳承。這一對經過天地儀式認證的師徒,多數時候更像忘年之交,他們明明如此不同,卻一前一後都選擇安定在 慈惠堂,平日相互支援、成全,還會向信眾推薦彼此。他們堅定不移地朝考驗眾多的現世前行,致力於濟世救苦,渡化有形的人間與無形的幽冥,只願傾盡所有回報這一世有幸得與 瑤池金母相遇的美好機遇。
陳師兄比他的二舅再幸運一點點,握有一枝能寫的筆,多了一個主動讓別人看見小道場的機會,透過他既幽默又真摯的六千字長文,我們將能近距離見證台灣獨特的 瑤池金母文化信仰,以及一支剛剛冒出嫩芽、正要蓄勢崛起的有為生力軍。
2021-08-01 12:34:4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