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8 12:27:13| 人氣4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流動金色的向日葵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成功嶺新兵訓練時期,認識一位考上某大學美術系的同梯,

下了部隊後,我受邀到他家參觀,

他畫庭園水彩技術非常高超,

但他卻聳聳肩說,那不是頂好的作品,

他指著牆上掛的兩張抽象裸女畫,是他復興美工老師的水彩作品,

潦草古怪的姿體,配合不和諧的口紅與肥臀,

搭配松本零士《銀河鐵道999》動畫音樂,更顯得時空扭曲。

他說那是藝術的最高標準。

 

大一時代的我,無法領略他所謂「藝術的最高標準」,

一般人都認為學畫追求的是寫實逼真,

國中時,在國中老師的書架找到畢卡索選集,同學指著「哭泣的女人」嘲笑,

怎麼能把眼睛畫得像比目魚?

 

後來金馬影展,我買票去觀賞「梵谷傳」,那其實不算電影,而是風景攝影配合旁白,唸出梵谷寫給胞弟25封信的內容。

老實說,我中途睡著了…

只記得梵谷對他弟弟說;他一直想抓住

流動金色的向日葵。

哪一刻我彷彿嗅到純粹的藝術家對「美」的感受與正常人迥然不同。

梵谷追求當然不是寫實,跟他的前輩印象派師匠一樣,他們都企圖在2維空間裡賦予「時間」的維度。

因此,任何筆觸都是流動的,讓觀賞者置身於時光的流河。

 

凡人能領受的美,無非是逼真寫實。寫實的盡頭就跟攝影沒兩樣。

這大概也是漫畫給讀者的非凡感受,

誇張的姿體與五官,表演人生悲歡離合。

或是像「夏目友人帳」那般潦草,跳脫lala月刊一堆美形殭屍的框架。

 

如果失去這種流光的五感,也將失去漫畫魂。

 

 

台長: 高永
人氣(4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工作室日記 |
此分類下一篇:高某最新力作《錯亂的迷宮》開放郵購囉!
此分類上一篇:土鳳梨酥搜尋記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