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3 12:45:49| 人氣53,339| 回應34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三章ㄼ半盲仙姑幾個字

推薦 4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花白長髮梳得十分認真 單薄身子穿著灰長袍

一陣風都能吹倒她一樣 腰間別著煙袋

含著旱煙推開朱窗的老仙姑 遙望不遠處群山

那雙深邃得不可莫測的眼眸似乎見到更遠 

 

X

三天的雨終於消停了

雲層散落田野一片燦爛的亮光

亮光掩護著無數條小路

小路從不同的方向通往西邊虎山鎮

 

太陽不毒驅走些寒氣 也帶來一陣暖意

——哈哈——小路傳出洪常苦笑

[今天是個好晴天啊——清爽啊——]

 

離開上莊鎮後 他足足用了兩星期時間趕上出巡隊伍

隊員們望穿秋水般終於盼到 出氣包歸來

可是閔政浩依樣沒好臉色

害得他一路追在巡隊後面 中間隔開一段距離

出巡隊前進 他跟著一起前進

停下來休息 他就停下來休息

他們能在謁舍睡覺 他———摸著腰際布帛纏束 (jia: 是銀非送的>///<

估摸著盤纏快用差得七七八八

隊員偷偷說好幾次自己睡過頭

閔政浩是有意放慢行程

他們勸說作為下屬 理應硬頭皮先捅開冰層

但每見到他臉色 自己萬全心理準備還是崩了

算——! 在附近隨便找個地方躺下——我都能大覺睡

 

田野行人各樣

挑擔的 推車的 有趕毛驢 有趕驢子

彼此擦身而過  

洪常摸著懷裡那塊玉佩 再看遠處政浩瀟灑背影

如她說的今後珍藏已成回憶的緣份

除了惋惜 作為局外人還能怎樣呢——

不過長今小姐順利晉升 身邊惡人也得到應有懲處

來年回去 !! 希望到時候妳已經離成功不遠  ——!

 

X虎山鎮

孩們舉著魚糕串在人群中穿行

菜農屠戶的叫賣聲此起彼伏

偶然體會這樣嘈雜生氣———

大人會不習慣嗎?” 回憶裡還有她精明認真討價

憑她三寸不爛之舌 還是男商戶垂涎她

總之得逞了 她滿足的笑  ——

!思緒回來 政浩硬把上揚嘴角拉下 暗道每處怎都有她影子”!

 

算命鈴鐺聲不緊不慢的靠近 [大俠!!且慢呀!!]

當初我說過你跟張壽路會有悲慘下場

熟讀道家書籍 自稱會觀相的靖賢 ———

這些年暗地委派多少偵探也尋覓無果  有如人間蒸發般

從不相信這種虛無預測論 但壽路的最後確實———

你會在他之後!” 靖賢預告次序

——該不會這次出巡輪到我?

別自己嚇自己呀!! 政浩轉目去

 

見一山羊鬍子大叔靠近洪常說 [老道我看你印堂發黑]

[恐有血光之災!!] 手裡拿著 在世活佛標語布帆

[若要趨吉避凶] 嘴裡不停喊著   [請聽老道一言]

 

洪常愛理不理道 [是活彿就告訴我]

[我成親了嗎?]

 

大叔狡黠的擠眉弄眼 擺出一副高深莫測樣子

[若能躲過此劫] 掐指盤算 [往後一路升官發財 妻兒幸福啊]

稀里糊塗還說一堆本是金命 來修煉 等模稜兩可言論

 

連成親不  一半概率都答不上

政浩嗤之以鼻暗裡嘀咕命好的他要錢更多

連褲子衣裳都補丁的人 在他們的口裡全是金命

唯獨那些擦背的明碼實價

———?!

迎面來了灰袍老姑 莫名其妙跟政浩說道

[飛觴對舞幾時賒 弓影橫杯誤作蛇]

 

身後洪常不忘把閔政浩拉下水  [活彿啊!! 幫我算下]

[前面那個人] 他掏出銀子 打眼色 [還會有姻緣嗎!]

想借別人嘴巴告訴他的狠心會孤獨終老!

 

時機巧合 老姑微笑應話回道

[舉頭便見前村落 屋角斜陽渺已煙]

[風再大也吹不倒太陽 但化為雲可以給遮陽]

然後她掏出一串白色佛珠 直徑走向洪常說 [年輕人!]

硬給他戴在右手上說能逢凶化吉

[老奶奶我見你長得英俊 喜歡得不肯 就收下吧!]

 

洪常還以為她要敲詐  手舞足蹈拒絕

不過她倒是給人和藹可親 也沒有要收錢意思

最重要是——! 直接繞過閔政浩 來誇他英俊啊

洪常得意忘形道謝 無視那位瞪著他似道我姻緣喔?!真操心喔!”   

片刻回過神 政浩發現那位老姑已經不知所蹤 奇怪!

 

隊員發出喝彩聲 他們最期待時刻來了 !!

走了多少山路 已疲憊不堪的腳意外來勁

直奔到酒樓裡 呐喊要痛快來一場大魚大肉

 

[看大人從外地來!] 來走約莫十五歲個子高高少年

臉略有些圓  炯炯有神眼睛充滿活力  

極力推薦招牌菜 [荷葉甜湯——!]

 

荷葉甜湯?!

政浩閃起疑惑 環顧起這棟兩層酒樓

暗讚規模不小之餘 連員工都跟食客打成一片

想必這裡老闆打理生意還真有一手

 

[小舅——!]

胖乎乎圍著圍兜的小孩跑來哭訴被父親趕出廚房

[你說好陪我玩嘛!!]

全然忘記父親交代他回家照顧母親

 

[哎——!] 少年說 [沒見小舅我忙?]

這對舅甥正在協商 後邊一孕婦在收拾碗盤   

[!] 少年語氣強硬 [妳就好好在家裡安胎!]

[這裡不缺人! 妳就放心把這裡交給我吧]

 

政浩仔細看了又看兩姊弟 泛起眼熟感

該不會是當年————?

 

 

而洪常後悔應該早要破冰 看著他們大魚大肉!

罷—! 他還是在附近找個麵檔食個健康素麵——

[大叔——!先來一碗!] 誰說一定要大魚大肉呀?

確實饑腸轆轆 麵香聞著也如肉香  (!他很努力幻想著

全然不知坐在他身後的那雙瞪他瞪得火紅眼睛

他本不是習武出身 要是平常乖乖跟閔政浩操練

六識肯定比正常人靈敏 一定能感受逼近的開腔似殺氣

 

貼心老闆往素麵裡加了些肉沫 回頭 他跟後座食客都不見了

街巷裡回蕩著 那些打卦算命晃動的竹簽/哐哐/

 

鏡頭回到 X酒樓

 

看到精緻菜餚 便想起長今做的菜

我肯定會嘗試大人熬的湯纏人互動回憶找上門

根據兒時記憶做的? 按第一次著手來說 已經不錯了!”

怎能忘記她看到廚房亂七八糟那個汗顏苦笑

某些閒人腦袋可會意淫出什麼畫面 那天還一起收拾廚房

她端起瓷碗 輕輕吹表面 就送到嘴裡  ——!”

 

別喝了!”  看到她皺眉頭便知味道

日後帶妳回家 讓我母親做給妳嘗嘗!”

 

她那個羞笑 ——

 

眼前這道全雞湯 是她最常做的!

政浩喝了幾口 說不出哪裡不足 就連普通炒菜也是不對!

他總覺得誰做的都沒有她做的好食

(: 你還貪戀她的味道!

一兩口肉便放下筷子 洪常這貨盤纏就那麼耐用?

估計隨便塞些饅頭 [把我的給他!]

說先去跟鎮縣長會面

睡了幾天稻草 終於能在官舍好好睡覺了

 

隊員們相視一會 彼此眼中都是擔憂之色

肉眼都看出上司清瘦了許多

[洪常大人料理也有一手!]

[不如讓他給大人你做食吧]

 

政浩暗道他們總算想得起了! (: 你還真死要面子!

把洪常推下水一事 他礙於面子都不表現出歉疚

彌補跟欣賞參半 倒想讓他在宮廷升品 這對他更有前景

不過林督說得第一次見他 便有張壽路感覺  他一定會追過來

直到他追上來  其實激動得想大喊 去哪磨蹭 慢吞吞——!”

心裡就知道當初沒挑錯副手 雖然武功不在線又懶得學但他很真誠

這些年 他填補著張壽路位置 情份已經是不可取代了

[跟他說 依舊吧]  知道洪常好愛食零嘴 還多放了銀兩

 

對隊員們來說 閔政浩是響噹噹的一等御前侍衛武士

對宮女來說他幾乎集合一切完美 從男人角度 他外觀還真是無可挑剔

職場裡有著太多他目中無人 我行我素 持住有中宗便選擇性站崗等不好

從挑選到培訓 動不動甩臉色 特別在體格訓練方面——!

知道他的同門慘死 他的嚴厲 是為未來搏鬥裡大家多有存活機會     

洪常 這人啊 各方面不及別人

偏偏正是他傻不隆咚個性 成了大家連接上天橋樑

而且日久相處 發現閔政浩人其實很好

冷峻臉孔讓別人看不出端倪 透著與年齡不符的成熟

問心政場裡能有幾個人好相處  他十多歲就空降成了林督副手

那些花盡大半生排隊待選的官員或多都不服吧

他要是不厲害點 不嚴峻點 哪能鎮得住比他大的官員啊

[肯——!!] 隊員們也急急把美味倒進肚子

趕緊去找洪常 不能餓著上司啊!

 

他們離開不到兩刻 

一似曾相識的壯僕直徑往茶樓二字樓去

拉開廂房門 如實交代 李元建就只有糾纏到底意思!

 

[廢物!] 橫蠻粗獷嗓門——朴夫謙

他唯一有價值的都被削掉 如今只是普通內贍寺大監

李元建知法犯法把醫女充當官妓使用而被罷職

他說自己挺而走險行為 無非都是為了自己享樂

如今被罷免落得失名失德地步 希望能謀個小官職之類

朴夫謙不屑地施捨幾兩銀  沒料到李某不滿意終日纏繞

想甩開這煩貨 就申請了長假順道回老家 

結果 竟然還能追到虎山鎮!!

[他害得我更慘!] 

稍早前還被莫名出現的老姑說啥懺悔得做人機會

!! 他氣得揎拳捰袖  [那個徐長今 我真是瞎了眼!]

[那貨以為我真不敢動他嗎?]

事到如今 了結這罪魁禍首 解解恨——!!!

 

[聽我說完吧] 壯僕嘴角上揚

 

畫面一轉俯視深巷

好弱的侍衛眾人冷嘲 一個回合就死翹翹

鏡頭穿過四五個壯僕頭顱 

 

洪常滿是傷痕 奄奄一息伏臥之中

 

[啊———!] 

銀非一聲尖叫從惡夢裡驚醒

 

畫面連接起X醫女宿房

 

[吓——?!] 還嚇醒了長今 [來了——?!]

還以為尹允又動胎氣

(: !!一擊即中!恭喜呢!)

 

[對不起! ]

銀非看到芊楚努力睜開眼皮可憐兮兮模樣

尹允早幾日無故見紅 內醫院上下都被嚇透  

自己跟她們好幾天大眼瞪小眼照顧  情況總算穩定才回來

[我做了惡夢———!]

語音未落 芊楚直接倒回去睡覺

 

見銀非滿頭冷汗 重重調整呼吸  心有餘悸模樣

長今揉了揉眼睛 出去倒杯水過來

銀非體會到她對每件事有著過份投入 

寄情工作才不會有時間去緬懷舊愛——!

不到離別時 她都沒意識到自己真的對洪常有異樣感覺

可笑被自己拒絕——哈?!該死的相思病!

都說女人妒嫉心重 自己得不到 別人也不能擁有

她暗地詛咒洪常要敢愛上別的女人就不得好死

日有所思 夜有所夢  哎不——!現在才是中午

夢境好可怕!!!

 

接過暖水便一飲而盡  望著長今睡顏

現在兩人算是同病相憐

聽說半睡半醒狀態下

人說話憑的都是自己潛意識 基本都是真話

她嘗試問 [妳真放下了嗎?]

[他日閔大人跟別的女人成親 妳真能祝福嗎?]

 

她沒回話

是徹底睡了?還是猶豫?

 

在不久前夜晚 長今在申益必醫館照顧病患

她對婆婆說閉眼睛睡覺吧!”

 

婆婆很喜歡長今的活潑 笑言最期待她休值過來

說平日沒人搭話很感無聊

我不數花 難道去跟曼大夫學抓藥喔?!”

 

樹上 開了二十一朵!” 長今也覺得花開得漂亮

 

婆婆一聽笑容凍結了心也沉下來

因為她數過花 她了解一個人數花時

那是有多麼寂寞

她裝在笑容後的心事 釋懷了些嗎?

 

另一邊X虎山鎮某條暗巷

 

洪常沒幾招防禦術  腮部被對方鐵沙拳拍倒

腦袋一陣暈眩 重心不穩 連痛也喊不出——

幾個壯僕上前赤手空拳 每拳生龍活虎舞的密不通風

背部挨了不知多少拳 血水吐了一地  

他見過長今背部傷勢 如今也遭受著同樣暴力

這樣下去 我會被打死吧?!

隨便來個人救我 我用餘生來報答!

他被重擊致無法翻身

而躲在角落畏畏縮縮的李元健壓根不敢看這種場面

(: !是你把人挾持來呀——!)

 

壯僕重重一腳踩在洪常背上 一把抓住他後腦杓辮子

抬頭 朴夫謙臉上暴起的青筋 猛映入他眼裡

好樣啊——!竟然在這裡交差

你們的報復太過得意忘形了——

[你以為林督大人像吳兼護視部下如草棋子嗎?]

[我奉王令出巡! 鎮縣長要是等不到人 可知大罪!]

[隊友找不到我 一定會加派人來搜———]

忽然大腦似被電擊一樣 洪常語塞了

這情況被救起——閔政浩不就知道我被報復真相———?!

是朝廷官員還是林督的人 朴夫謙哪敢越線啊——不就毆剩半條人命!

做好心理準備 洪常也無謂憤怒盯著他們 任由魚肉

 

//// 響亮的耳光幾十下   

朴夫謙發洩心頭恨的痛快已經不能用淺薄語言來表述

全身劇痛 忍不住開口求饒盡快了結我吧

可是被人玩弄的屈辱感  

如果我不死!我一定會報復! 魚不死但網一定破 ——!

只要有一口氣 就會去敲鑼打鼓

想到當初長今還被他污辱

除非死! 對他仇恨怎能輕易罷休呀?

要丟臉大家一起丟臉

 

[朴大人啊——你若有本事啊——!]

洪常他吃盡奶力半睜發腫眼睛 嘲諷道[就儘管打死我]

 

朴夫謙看著他抱著寧為玉碎決心 就跟徐長今一樣

你會後悔不早把我沉塘!”

要是活下去 必然跟自己周旋到底!

事已如此———[李元建!]

他想出一箭雙雕妙計 [想謀份差事 不光靠嘴巴啊!]  

那就借他之手解決

有了把柄他還敢糾纏?!一輩子還敢違背我意思?

[?!] 轉目角落的他啥時候不見了 [簡直——!]

 

壯僕面面相覷 沒誰注意過他

如今不是能否一刀了斷洪常

而是李元健狡猾 說不定反軍一將告狀去!

他怒吼道 [管他橫的直的把他揪回來!]

怒不可遏的視線又回到洪常身上

 

 

X   虎山鎮縣官舍  

政浩打開二樓軒窗  看著雨簾從山後漫來

頃刻天地間變成白茫茫一片

從樓上望下 官舍前的小池塘

不到一會就積滿一大片黃水

視線往遠處的街道

人們打著色彩鮮艷的油紙傘 來去如一幅水彩畫

 

他神情凝重 望著隊員逐一空手回來

連日雨水沖淡了味道

銀牙只能止步於在某條暗巷 便無法嗅出他行蹤

 

 

朝廷官員在虎山鎮如人間蒸發般失蹤三天

將近七十歲的鎮縣長如坐鍼氈 踧踖不安

[閔大人!! 小已經派人到鎮外搜索]

此刻他多想跟部下搜尋去

奮鬥大輩子臨告老之年 怎能攤事——!

 

兩天裡政浩把整個鎮縣都走了遍

是自己一直對他漠然冷眼 讓他不再跟隨? 

那不應再浪費時間找人

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自動失聯的人也是

可是心底裡相信洪常不會無故逃跑

到底怎了?! 大好人無端消失

 

年輕人忽然閃起那天老姑 硬塞給他佛珠

說能逢凶化吉 ——?! 該不會真發生意外?

靈光一閃 政浩告訴鎮縣長那天的事

說找到那位老姑也許能到線索!!

 

鎮縣長聽得一頭霧水 卻又欲言又止

想必他嘀咕著朝廷官員走投無路竟想請神彿幫忙

[聽閔大人描述的老姑 還真符合我認知的]

[很久很久以前確實有一位出色命理師 深受大家敬畏]

(網圖)

[她因洩漏天機 徹底盲了眼睛後便歸於深山]

最令政浩驚訝是  這號行蹤不明人物 已從爺字輩口耳相傳

[我爺說 這裡兩位著名大師級都是她徒弟]

估計人還健在至少兩百歲 怎可能啊?!

[我還真不確實 大人所見的是否同一人]

 

政浩隨即閃起各樣靈異傳聞 像化為人身去勾魂諸如此類

加上那位老姑神出鬼沒 那張蒼老臉孔裡笑———

瞬間雞皮疙瘩 大白天他們一行人不會撞鬼了吧?

也許也是她徒弟——哈哈!毛骨悚然才慢慢退下

 

[喂——大膽!] 縣士斥喝

[竟敢在衙門前擄人 肆行無忌——!]

 

外頭傳來嘈雜聲 夾雜著一把男嗓放聲叫屈

鎮縣長暗想平日好端端 一有出巡使過來就雞犬不寧

 

[!!我們擄人? 我們奉主子之意把他帶過來]

[他是殺了人啊!] 壯僕把他推倒

原來那天三兩功夫抓回他 最後軟硬兼施讓他下刀

還想藏箱毀屍滅跡 結果發現裡面的不翼而飛

要不屍變 要不下刀位置偏了 人沒死透

沒死透還能逃跑 真頑強生命力啊

最能解釋是他狡猾得很 竟把人藏起想反軍一將

果真受朴夫謙耳濡目染 白說成黑   

[你們官衙得好好處置——]  壯僕心一橫 先揭他底

 

[不啊——] 他哭訴當中委屈 [我是被迫!! ]

[是他們先對朝廷官員下手!]

 

什麼——!

———朝廷官員?———

當他趕到時 張壽路已經是具冷冷軀體

遍體鱗傷以及他致命刀處

政浩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堵得呼吸都覺得困難

肯定是誤會! 那傢伙縮頭縮腦 哪會得罪人!

肯定!!是誤會!!

 

政浩兩足一蹬  起高躍出軒窗

著瓦不響落地無聲來到等人面前

隊友已經趕到跟前 辦事果真有板有眼

兩人控制住擄人

兩人圍著求救者 他們微微側身轉目 噙著紅眼睛

吞吞吐吐 [閔—— 閔政浩大人——]

 

他們像極當初洪常那樣知會噩耗 

肯定——是誤會——

 

[我良心啊——] 那男人喋喋不休

怎麼這嗓音很耳熟 在哪聽到過?

  

[?!閔政浩大人!!真是你呀!]

[我就猜嘛出巡使應該在官衙——!]

 

李元建主簿? 怎麼出現在這裡?

而他手裡正拿著那串白色彿珠

說好能逢凶化吉———?!

 

細密的雨絲 於天地間織起一張灰濛濛的幔帳

滿眼猩紅 有什麼沉沉的彷彿要墜下來

——這

———都

————是

—————騙

——————人

 

[我沒有殺人!!] 李元建一改哭喪臉

似乎他是有計劃自投羅網” [閔政浩大人!!]

[洪常大人是我救起!! 我可以帶你去見他——!]

 

所有人瞳孔放大  

壯僕們更心知不妙 朴夫謙所擔憂不無道理

後悔早要捏斷他脖子 那就不會有那麼多事

他們相面失色 默然不語 :難道只能等死?

 

其他人紛紛又是疑惑 但更多是太好了!” 的踏實感

這樣落差 政浩甚至想對施行者說謝謝  沒有置他死地

不管怎樣 他沒死! 他沒有死呀!

 

壯僕們還想敢想在政浩明目下逃脫?

過肩摔 幾招控制術 他們都被政浩部下牢牢壓制住!

懵然不知道這次正落入圈套

 

政浩好不容易鬆一口氣  ———!

暗道揪出那個不知好歹地厚傢伙 就給他好看!

竟敢對付朝廷官員呀!

 

[洪常大人] 李元建說 [是朴夫謙傷害你身邊的!]

[第二個人——!]

[大人交代我照顧的醫女]

[她的———]

[也都是朴夫謙所為!]

 

 ————?!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十四章明明她要坦承

 

/

朴夫謙一語不發扔下刀子 

聰明的李元建當下知道他用意

手刃洪常估計一輩子都會活在朴某威淫下

自己最終也難逃一死 

/

//

[只要我不死! 定護你周全]  

洪常悄道這一招才妥妥保證朴某於死地

只有她  他肯定格殺勿論  因為這是觸了他逆鱗!!!

即便他心裡更多的是對不起好友 無法遵守秘密

但為了保命 他終究要把真相捅出

/

///

[你振作啊———!]

千鈞一髮間 李元建選定了對自己有利一方

背起洪常躲到鎮外去

[千萬不能死啊!] 這刻他不帶任何私慾祈禱

/

////

洪常抬眼對上政浩肅冷視線

即便如此 他也能感受到他壓抑的擔憂

同時無法遵守好友秘密的歉疚

[長今小姐的心情 ——大人還不懂嗎]

[她寧願把痛苦都留在心裡 都不願成為大人絆腳石]

[而你這個混帳——!在她最後不敢失去你 坦承一切時候]

[你做了啥啊!! ] 

 

續長今夢第一十四章明明她要坦承

 

最後由李元建一五一十全盤道出

/

/////

宮廷X 謹蘭殿

長今奉命去替懷胎五月娘娘作例行檢查

居然是好友連生!!!失而復得的激動相擁

長今很替她高興 在這暗潮洶湧宮廷裡挨到可靠臂彎

/

/////

儘管起初進殿

心痛好友一路患得患失的連生 並沒有其他雜念

說起長今很多故事 希望他能從輕發落

或多或少聽進連生的話

現在中宗把對長今的關心 當自於報恩心態

他哪想到自己這樣一個旁聽的

心裡悄然埋下對她異樣好感的種子

連在亭閣靜修 他都會在某時刻走去露台俯望

那個穿褲裝飛奔的身影

竟連作畫也最先勾起她馬尾

 

確實是這班貴人幫助讓長今日後走上人生巔峰

 

 

 

台長: Jia
人氣(53,339) | 回應(34)| 推薦 (47)|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四章ㄼ明明她要坦承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二章ㄼ與君悄然而至

(悄悄話)
2022-07-03 13:13:33
(悄悄話)
2022-07-03 13:28:30
(悄悄話)
2022-07-03 14:26:15
(悄悄話)
2022-07-03 15:27:56
(悄悄話)
2022-07-03 16:45:21
(悄悄話)
2022-07-03 17:25:55
leomos
哇哦!
好期待下章終於到了閔大人知道真相的反應!
預告看連生竟然懷孕!omg!
這樣發展都給你寫得好順佩服!佩服!
而且還是中宗X長今這對cp幕後推波助瀾高手
大大還會寫她初戀尹桓嗎
我一直覺得她更愛尹多點哈哈
2022-07-03 17:47:45
版主回應
毛毛!!!我來了!!
小閔看了劇本說下章好有好多情緒醞釀(汗顏
尹桓?尹桓—————!(咆哮了一聲
我忘了這人物?!(說笑啦 放心他多活在對白裡(吓!?)><)
我筆下的他們 透露你少少嘛
連生和暗戀的他
就是羞澀不到戀人的好感程度啦
2022-07-03 18:25:04
(悄悄話)
2022-07-03 18:27:49
(悄悄話)
2022-07-03 22:01:48
leomos
忽然想該不會要把令路尹桓組cp!?
好想看下章呀!
2022-07-03 22:23:53
版主回應
這個嘛————(故作可發展地點點頭)
劇透某某會死><(哎我又忍不住講了
2022-07-04 09:47:14
(悄悄話)
2022-07-04 00:10:46
(悄悄話)
2022-07-04 09:12:59
(悄悄話)
2022-07-04 09:26:50
訪客
就是這麼刺激 就是這麼好玩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 👍 👍
🔥🔥全球娛樂城 不讓你後悔

優質平台 保證出金

💎新會員儲1000送1000
💎每月續存賺更多錢錢
💎邀請好友一起來 再領更多
💎體育50%保險返還
你敢玩 我敢出
➕LINE:@222ctydr
網址https://www.gbet123.com
2022-07-04 11:47:19
(悄悄話)
2022-07-04 15:38:21
(悄悄話)
2022-07-04 15:57:27
(悄悄話)
2022-07-04 16:25:18
(悄悄話)
2022-07-04 19:36:21
(悄悄話)
2022-07-05 22:04:49
(悄悄話)
2022-07-06 13:13:36
(悄悄話)
2022-07-07 21:33:57
(悄悄話)
2022-07-07 22:28:59
(悄悄話)
2022-07-08 10:32:19
(悄悄話)
2022-07-09 15:58:41
文慈
JIA台長大大你好
我是每天等新更的文慈~
不要放棄呢
2022-07-09 16:20:18
版主回應
你好 文慈大!!(飛撲
名字很溫柔說呢><
2022-07-10 22:28:38
(悄悄話)
2022-07-12 21:43:26
文慈
謝謝嘻嘻
2022-07-12 21:52:03
版主回應
^^
(我要抽手板 竟然漏了這裡!!
2022-07-15 23:26:52
(悄悄話)
2022-07-20 14:37:49
(悄悄話)
2022-07-20 16:23:44
leomos
好像等太久呢~~
2022-07-20 17:21:34
版主回應
在我時間裡才過一下下(會被揍吧?!快溜><
毛毛!!快呢快呢!!
2022-07-21 20:12:07
文慈
同樓上
就等了半個月
2022-07-21 20:05:57
版主回應
不知覺就幾星期了
文慈大!!多等兩三天喔><
2022-07-21 20:13:26
(悄悄話)
2022-07-21 22:02:57
(悄悄話)
2022-07-22 09:50:55
(悄悄話)
2022-07-23 14:59:0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