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5 12:18:51| 人氣42,653| 回應3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百十章ㄼ這不是我的戒指

推薦 5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她只要一個眼神一句話 他便輕易丟盔棄甲

現在酒刺入喉 只有醉才能把他最軟弱感情呈現

醉在恍惚裡依然不能忘掉這個名字

含糊不清地叫著這個名字

呢喃著緊閉的眼角微有些濕潤

[那妳解釋呀!說呀——!!]

 

政浩醉糊塗了分辨不清 眼前的人到底是誰

千知溫柔的給他蓋被子 輕言細語地說有緣再見

什麼有緣份再見? 連解釋都不講?

為什麼妳總不能好好說清楚? 出事了就只想躲?

在濟洲島妳都躲去山上 也是我去找妳

這次又要我———

就說他愛她已無藥可救 他還是不願失去她

一把她拽入懷 [長今——求妳了 ! 別再離開我!]

所有痛苦委屈壓抑 似乎像是找到了發泄的突破口

他緊緊抱住了懷裡的人

揪心扯肺的地喊著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千知覺得自己快要醉倒在這樣的深情裡

雖然知道他醉了但被壯實臂彎包裹她很快活啊

就算做一個替代品 哎自己本是大人們出錢得手的玩物啊

如今這個男人她願意啊 [——那我不走了]

哇大膽了耶——順勢伸手摟住他脖子——

 

政浩心裡踏實 眼角滑下一滴淚

他再也不顧一切的吻住懷裡的人

貪婪的汲取著她的芳香 她也回應著他

在這前都是在夜深人靜想想———

體內湧動的燥熱 某處悸動

奇怪 ! 明明摟緊 怎麼都感覺不倒她胸前柔軟

他曾睡她在胸懷 那個大那個軟是他一輩子躺過最舒服的

這觸感——不對呀—— 連小饅頭都比這軟——

政浩疑惑在半夢半醒間 感受著這纏綿悱惻的吻——莫非是夢?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既然是夢 那就沒好忌諱了

也不需要控制力道 深深的進入 複出後大開大合

[——啊! 啊啊!] 太過份了!

千知在他身下綻放顫慄 [大人啊——輕點——]

這身材跟持久度 犯規啊

就算已經筋疲力盡 她願意繼續被他搾乾

 

哪怕這只是個夢 聽著她難耐嬌吟

他也寧可死在這個夢裡 不願醒來面對殘酷的現實

 

卯時 (早上6)

一年輕有"緊張大師"稱的侍太監 玟

他輕柔一聲   宮女們井然有序往中宗寢宮請安去

 

白皙俊俏五官一抹溫柔 劍眉毛斜斜飛入鬢角

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高挺的鼻子 薄薄的唇

中宗已經穿好上朝大紅龍袍 散發著王者的高貴

批閱著奏章 緩緩道 [梳髮吧!]

 

雖伺候王上工作壓力真讓人膽戰心驚

但每天早起都能見到美男人 宮女們還是樂意啊

他烏黑的長髮比女人還柔軟又香——!

除了妃嬪 誰可以如此親近王啊

而且還是個溫柔的王啊

 

不用中宗開口

老內侍提來些零嘴 放在桌上

笑吟吟回道申益必的賞賜安排

[黃金跟細絹都已經入箱了]

[今年春天收穫不少 這次削到肉裡去]

[等閔政浩大人下年回來 一定收割更多]

 

中宗說別忘要賞罰給賣苗的

[太監傳話昨晚承露台發生了笑料 ]

[可惜啊 早知道多待一會也許能看個熱鬧]

[義長判官說林督跟申益必同用膳]

[申益必這人還真挺特別]

 

[對啊  個性格孤僻 不擅長交流的醫官]

[出奇在教導醫術方面 頗受內醫院上下尊重]

[主上若對他如此感興趣]

老內侍 [召他上殿便是]

 

中宗笑說林督這人不輕易結緣

他雖有興趣 但也不到要見面地步

 

[哎——小想起了] 老內侍苦笑補充

[那個申教授在醫女培訓的第一天]

[直接給了兩個不通給徐長今——哈哈]

[救了濟洲百姓 也治好齊氏少爺 都不能給她加分]

[現在內醫院上下都改口跟她叫 申大叔!]

 

中宗毫不擔憂回笑道

[那宮女由從前就會惹人一把冷汗]

[明國大臣沒說錯 她是食了豹子膽轉世——哈哈]

中宗往記憶裡搜索 還真多的她魯莽 直言不諱 淘氣又真誠模樣

屢屢救過自己性命 從不貪圖榮華富貴卻屢遭命運不公

她若是怨恨自己也怪不得 誰叫我這個王不仲用——

這麼想 自己還真沒有實際償過她什麼

反而自己卻無意隨意地賞賜朝中大臣

想及此 中宗放下奏章 重重惋歎息

哎———!我是怎麼就對自己救命恩人——

難怪閔政浩對她倆師徒如此歉疚  

她們不是做錯了什麼 而是她們啥都沒做呀

 

[如今大事務都上了軌道]  

老內侍果真會察言觀色道 [天氣晴朗]

[向皇太后請安後 不如就巡視圈皇宮吧]

 

中宗會心一笑 食了點零嘴 [順道去國務殿]

[寡人也好奇百本苗怎樣讓林督得緣申益必]

 

 

此時宮廷另一邊X 官史房門外

 

[!!] 小丫鬟使緊搖曳 [妳是醫女對吧?]

[!! 妳醒醒啦——幫幫忙啦!]

 

長今慢慢恢復意識 !?

直到她完全撐開眼睛

大地朦朦朧朧的 黑夜正欲隱去

不好——自己竟然睡著了——!

她扶額 按壓異樣的昏眩感

昨晚喝了海爾的水就  [別搖了——]

頂著體內體外的痛 吃力回復道 [我是!]

 

[我家小姐發著熱 還說痛]

小丫鬟硬把她扯到裡面去

[妳看下她到底怎麼了]

 

迎面濃酒撲鼻不說  

廳堂的炕桌 碗盤 酒壇子 櫃上的擺設都掉落

像經歷暴風來襲 有夠亂七八糟啊

聽到來人聲音 坐在寢室外邊扶額的洪常抬頭

閃過驚嚇得神色 立即關上寢室扇門[長今小姐!!]

他腦筋轉得好快 直接告知閔政浩早回去了

 

[那大人你還好吧?] 長今苦悶

怎麼閔政浩出來都不把她叫醒 按平時還抱她回屋裡睡啊

只能說這一次他真的生氣了

她說昨晚她喝了酒水就直接睡過去

 

[我也是 只喝了一杯就感到不尋常暈厥]

洪常步伐不穩 卻有意把長今帶離現場

[按以往酒量 我不止於這樣呀]

 

[那大人怎知道閔大人離開了?] 長今問

 

[啊哼!] 小丫鬟竟然跟洪常互相角力  

[你這人!!!!關你什麼事啊——!]

[她要給小姐看情況  你少礙著]

 

[丫頭!] 洪常控制著力道怕弄傷小孩子

[醫女是妳能隨便使喚喔?]

 

[是不是來人] 寢室裡傳來一把女子衰弱嗓音

 

[小姐] 小丫鬟不由紛說拉開寢室門 [妳還好吧]

 

洪常簡直瘋了 急急蒙著長今眼睛

說那些姑娘自有人安排[我們回去吧——]

 

[我知道大人你好意]

長今瞄到了裡面情況 淡然說 [你放手吧]

 

寢室裡

閔政浩還在宿醉裡做著美夢

他坦蕩的胸膛 有著深深淺淺紅痕 脖子處幾塊紅莓

躺著臥榻臉色蒼白的女子 脖子也有同款紅莓

[我那裡好痛]

千知說腰也很酸痛 簡直有史以來吃不消啊

她回想那女人下的份量也不多呀

加上醉酒下情況 兩發完又來三發——

要是清醒狀況  哇哦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吧——天啊

  

四周亂況加上她事後感想

任憑誰都意淫到 他倆戰況有多激烈呀

 

長今很平靜地為她號脈

 

[這事有蹊蹺!!]  洪常幫腔解釋道

[我們三人都被下藥了!]

 

聽到這 千知怕受涉嫌

[我只是受人錢財 來跳舞而已]

[昨晚亥時末要回去的 只是——]

[沒想到跟大人情不自禁]

 

我情你妹啊——!

[只要把酒拿去檢驗就知道]

洪常想起碼查到酒裡蹊蹺

政浩這亂事也得能說得過去

他真不想上司跟長今小姐之間的誤會裂縫愈扯愈大

[敢下藥給朝廷武將 真夠大膽!]

 

是武將啊  怪不得啊 真太讓人快活

(:妳閉嘴肯不!!心想回味也不肯)

[妳也幫大人看看] 千知直接供出尹海爾

[我是有看到她在酒了加東西]

[在我們行業裡 有太多體力不肯的都會加點壯陽藥]

[真的很平常不過啦——]

 

[對啊!] 小丫鬟補充 [又不是要人命的]

 

[大人沒事!] 長今號脈後幫他蓋上被子

 

長今?!  政浩意識被困在沉重腦袋裡

暈眩裡聽到她嗓音 他努力要醒過來

——等等——

難道昨晚不是在做春夢? 確實跟長今做了?

這麼說昨晚不留餘力———

———哎?!力道會不弄傷她——

這顯得自己很糟糕———

他試圖抓住那遠離的手  ——太好了——!

他緊緊握住 傳到手心的溫暖慢慢讓他醒過來

當他睜眼轉目 呼喚她名字時 [長———]

結果眼前景象嚇得他猛坐了起來

怎麼握著陌生女子的手?  她又怎麼睡到自己旁邊

掀開被窩離開 哎! 連褲子都沒  身上都是咬痕!  

他也感到自己背部那些劃痕的痛!

———昨晚我跟這女做了  不是說她醜怎樣

只是期望的落差——好想剝了自己這層的皮呀——

 

[妳跟大人都沒事]

長今無視洪常說不出口的手腳比劃  

她拉開寢室門  廳堂一地狼藉 目色冷然回復道 

[你們只是體力透支而已 休息下就可以了]

 

政浩想開口叫住 喉嚨卻沙啞得擠不出字

洪常真是操碎心啊  應付公事還得收拾上司爛攤子

你瑪還不換衣服追呀—? 他衝出去喊[長今小姐——!]

 

長今?

真是啊——昨晚猛攻時還喊這名字

千知暗想 這種事竟然活生生呈現自己面前

看政浩眼神  想必那女應該就是他口中人了

[哎——要是我知道是她]

她起身讓小丫鬟更衣 [我痛死一邊 罷了]

 

小丫鬟也不好意思 [我哪知道呀]

[只知道說我們來的地方附近 是內醫院]

[這裡人生路不熟 小姐妳不舒服我就想去找醫女]

[她就剛好躺在外面]

[聽剛才大人說 她跟他都被下藥]

[昨天找我們的女人真夠狠啊  大人幸好暈在屋裡]

[女的任由她在外面吹風]  她一直嘮嘮叨叨

[我搖了她好陣子  還以為她凍死呢]

 

[大人你還不追啊?] 千知都看不下去了說

小丫她一直補充細節都無動於衷——?!

虧你昨晚還那麼深情 要死不活模樣

[罷了 追到 事實又不會改變]

 

對啊追出去解釋酒後亂性嗎?

政浩一副事不關己說 [我送妳們出去!]

千知暗暗嘆氣 接過眼神的小丫鬟幫他上衣

心中暗爽能親近朝廷壯男——哇塞千知小姐爽死都值了

 

雖說他臉色如冰心 但千知看穿他隱藏在面具下的表情

也感到他內心似岩漿翻滾 她說 [我並不那種單純賣笑賣慾的女人]

[我曾經也有刻骨銘心愛戀 但大家終歸看清身份罷了]

[對啊一輩子很漫長 我會愛上其他男人 他也會娶夫人]

[偶然夜裡想起這段回不去的愛]

[偶然想下 要是我們再堅持下去 結果也許會不一樣]

[我們卻都不願意再多走一步] 

[只有我知道 再無其他男人像他能走入我心裡罷了]

千知希望他別留遺憾

她說就算自己是代替娃娃 也不喜歡在那個時候被叫著其他名字

 

 

鏡頭切換到外面

 

[尹海爾那女人真沒品]

洪常一再解釋  閔政浩有叫來部下一齊食這餞行宴

一切是那死心眼女人費盡心機的局 

[大人心裡只有妳  他從沒想過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而且——連我知情的都接受不了妳跟朴夫謙昨天——]

[我都知道的!]

長今死死噙著眼淚 [你們也都知道的]  

這樣她跟閔政浩就打成平手吧

[我跟閔大人再怎樣努力 關係也不過這樣]

[我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官婢]

只要大人願意信任她——她是不會介意———

 

[!!] 洪常 [在我們眼裡 妳就是妳]

[在閔大人眼裡——妳就是他唯一!!]

 

後面的門被拉開  政浩跟千知款款走出來

 

長今憋著氣等待他上前

心裡擬定好說辭 不知道他會給自己第一句是什麼呢

只不過

政浩沒有半點遲疑和停滯從她身邊經過———當空氣?

看著他決然而去的背影

長今心頭仿佛有一把鈍鈍的刀切割著 疼痛得難以忍受

[大人!!] 她帶著顫抖哭腔 只叫停了千知腳步

 

洪常識趣上前說他送千知她們出去

千知莞爾感謝 正想跟洪常離開時

被政浩拉到旁邊 [我正好要去國務殿 我送她們就可以了]

[你的議案都處理好了嗎? 別忘了 最近都是楊三代你巡值]

[提醒你 我對你已抱著最大忍耐程度]

[再吊兒郎當  別怪我不留情面把你調掉]

 

長今瞭然這次他是不會輕易——

後背瘀痛怎麼連腹部都——? 手心沁出汗滴 不停地抖着

連挺直力氣也沒有 她卻跑過去了抓住政浩手肘

似乎海爾還加了其他藥 長今感到內臟收縮痙攣

覺得快痛暈去  只能深深呼吸 無力地擠出 [大人——]

[讓我說完——不然我不會放棄——]

 

放棄? 妳說完就要放棄?

!!妳坐在朴夫謙身上就已經放棄了我!! 還有什麼好說?

他這麽愛她 為了她可以放棄所有 

她若想要天上的星辰 他也毫不猶豫去想方設法摘下來

掏心掏肺的對她 換來的卻是赤裸裸的背叛

他想問 他到底哪做不對 做不好

可他問不出口 他已經一敗塗地 難道還要求她回心轉意

他也是有值得驕傲的尊嚴

政浩甩開她手 跟千知說 [妳回去好好休息!]

 

千知暗道這男人真死要面子

自己才不想被劇本寫得像第三者那樣

[都不用送 我都認得路回去!]

見她也真往正確方向走 

政浩頭也不回 命令洪常再跟無關痛癢的人處 後果自負!

 

[對不起!] 長今告訴自己不能哭

因為她不想用眼淚證明自己怎樣委屈

她想用堅強告訴他為什麼能狠下心做到這步

雖然結果差強人意 但她願意接受他任何責備

[我做了對大人不可磨滅的事 ——]

 

[我知道] 政浩 [你們目的是為了普及百本苗]

[能造福全國百姓 我也要說聲 你們確實是做到 做得好啊]

他以為長今因為懊悔而垂著頭

可憐可憐求原諒姿態 反而讓他覺得更煩躁

他說道人失望了總還會有希望

絕望了也還會有重新發芽的一天

[但心死了] 政浩說 [要怎麽辦]

[我已經無法再面對妳]

政浩看著長今猛然抬頭 那雙快溢出淚的眼睛

她臉色非常不好 身體發抖 

她的悔 她的歉意 她的害怕 他都看在眼裡

他相信她是愛他的

可是這樣的愛 他卻怕了

他全心付出得到的卻是這麽不堪的回應

[妳說過無論我以後怎樣選擇]

這瞬間他想通了所有情緒 相信時間會幫他治療吧

政浩淡然把對戒還到她手 [妳都理解也不會埋怨]

 

長今真的錯了 她後悔用這種旁門左道去報復

哪怕自己才是受害者 但她無從說起 失去了發言權

僅僅踏錯一步 就讓她永遠失去了摰愛 [嗯呀!!]

作為代價 她今後都會痛苦後悔著  [你說得對!]

可是身體很誠實她塞回去 她不要他這樣決絕

 

[這不是我的戒指!] 政浩再次退回去

 

[不要這樣好嗎——] 長今語氣軟下來 

幾乎求饒道 [不要離開我好嗎——]

[我無法想像失去你會怎樣]

[這樣已經夠我徹底死去]

 

連洪常都感到她的悲痛 她卻死不掉眼淚

他暗道 眼淚是女人的極具攻擊性武器

另一方面他跟她清楚 政浩很厭惡做錯事只會哭的女人

所以她不能哭!

 

政浩板著臉 漠然置之道

[這都不關我的事] 戒指再次退回到她手裡

 

長今心裡咯噔 他就這麼狠心嗎?  

曾經的依偎 曾經一起試味調味料   一起摘藥草

他統統都能放下?

她把戒指塞回去[我們的一切必須忘記嗎]

[難道這些都對大人來說都很痛苦嗎?]

 

政浩的心一直在油鍋裡煎熬

痛得不能自己 原來痛到極緻是哭不出

他仍愛她 自尊卻也放不下這張臉

自己都跟其他女人做了

她怎無動於衷 若是真愛自己———

罷了——她的愛壓根不是自己愛的那樣

[妳以後好好學習 我相信韓尚宮會庇佑妳]

他縮開手 戒指清脆掉落地 轉身離開——?!

 

她一手抓住政浩手腕

一手拾起戒指 死死摁到手心

[這是我給你的!! 送給人的東西]

[就算不喜歡不想要 都不應該歸還回去呀]

 

語音未落

他手在半空甩出一個拋物線

戒指的藍寶石在晨光閃了一下就無影無踪

政浩把戒指拋到九霄雲外 [妳滿意了吧]

 

[!!] 洪常一個拳頭去 [那有你這麼笨!]

[你壓根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政浩接住他拳頭 牢牢地說

[你是不是想回去本來的縣 做你的小官?]

他腦海空白 怎麼突然腦抽做出再無挽回地步

他更不敢去看長今表情 竟然都這樣了

政浩甩掉洪常拳頭 不疾不徐離開

 

[長今小姐!!長今小姐!!]

洪常伸手攙扶 天啊整個人抖得不對勁

 

任憑洪常怎樣叫

他都告訴自己不要往回看

他竟然決定割捨那就讓時間治療吧

 

長今意識模糊 嘴唇已經發鉗 抖大汗珠滑下

依然都要看完他最後離開身影

[只要你們如期出發 這計劃才算真正成功”]

她吐出透明黏液 [恩——]  嘴角牽出苦澀的淡笑

[如果報復要付出這代價 真是——不值——]

是的 她不敢了 她怕有冤無處訴

被自己最愛的人誤解

這種倉皇與無助她真的怕了

她閉上眼睛 徹底昏迷

 

洪常趕去外醫房 

幸好在半路芊楚趕來通知 [太好——!真能遇上!]

[李主簿開膛似倒轉內醫院在找長今——!]

[長今怎麼了?]  她摸到她嘴角還流著黏液

經過一輪轉轉折折 他們來到曼大夫雅閒居

[這分明是中毒!!] 幸好曼大夫還沒去醫館 不然再拖——

空腹飲了毒酒渾然不知 醞釀了大半夜 醒來才發作

這難道是吉人天相?  她好快在幾個穴位上點刺出血

[前幾天才被打 現在被下毒 真夠是——]

 

芊楚沉著情緒 抓了甘草跟綠豆煮湯

耐心地一口一口餵服

洪常倒覺得她愈來愈有醫女模樣

 

 

這都不關我的事閔政浩竟然狠絕把她信物扔掉

妳滿意了吧

長今小姐那個淚眼淒楚 愕然模樣

(網圖)

在洪常心裡久久散不去 : 原來有些誤會說不清

她寧願爛在腸子都不希望閔政浩為了她 影響工作仕途

要有多愛他不要離開我好嗎

我無法想像失去大人你會怎樣

才不在意他跟其他女子有染

 

兩人待長今情況穩定才離開

醜話放前 我可會如實告知芊楚說過

[我在想] 在回去路上洪常苦笑 [不如]

[我們如實跟閔大人說吧!]

 

芊楚疑惑了一會 才發現事情嚴重性 還有海爾下藥

只不過兩人還是想到長今一直以來努力

雖然她不曾說過 但大家換位思考

因為很愛對方 她才不敢連累他成為他的絆腳石

洪常想著想著她決意翻案

那也許她想以普通女子身份跟政浩在一起

大家都沒再說什麼

在敦化門躬了身後便離開

回到內禁部已經是未時正(1)

 

[?!]  洪常被告知今日就要起程

足足提早了六日 大家都顯得手忙腳亂備裝

[不是三十日才出發嗎?]

 

[閔大人說反正都處理得七七八八]

部下不禁抱怨上司行事風雲莫測 瞬息萬變 誰都無法預料他行動

想必未來日子哎——肯定苦啊

[跟主上稟報後說申時會來船 然後他去了林督那兒交代]

 

不到兩三刻 閔政浩回來了

洪常不解 直接質問 [大人別太絕情—!]

[我們一早都跟德久叔講好 他們會給我們送行]

[怎麼一下就——]  而且她甦醒得知道這事——

[你一聲不哼離開——有沒有想過人家會怎樣]

 

[我想著你要是在哪磨蹭] 政浩 [你以後別再回來]

[我已經寫了信 託人帶過去 滿意了吧]

 

中午陽光照耀下江面泛着金光

銀牙犬率先去首樓甲板欣賞遠邊懸崖絕壁

政浩即便換上素裝 氣勢依然讓船家 船員感到膽戰心驚

臨行時林督也悄對自己說 背後有中宗默默關注長今的事

畢竟是她救了濟洲百姓  肯定不會待薄

如長今小姐說的只要你們如期出發 才算成功!”

只要他們出巡了 林督便能治李某跟首醫女罪

可是洪常好想衝他問 扔了她的信物 你心裡可真完全沒有罪惡感?

[這段關係] 洪常答應過她朴某的事爛在腸裡都不要說

[大人你真能割捨嗎?]

 

政浩充耳不聞 沒有回應

 

[你想清楚喔 有些事一旦錯過就一輩子]

洪常見他絲毫沒有遲疑  踏上甲板

[大人要敢上船! 就真的完了!]

 

政浩沒有耐性 簡單給他選擇

[要麼你立即回宮! 然後不再是我的人]

———你這貨 到底有什麼能耐呀——?

———為什麼她對你可以不保留——?  

———而我卻不是?

愈想愈氣  未等洪常緩衝作反應

他一手把他推下船板  氣上頭的力度可大

使洪常落地不穩直接掉水去——— !!

[你回去本來的縣吧!] 眼尾壓根不瞧

[船家起行!] 他冷冷命令道 

 

舵船長也未敢去撈人

投他愛莫能助眼色: 小子你多保重吧

 

 

部下著急道  [洪大人——!]

[我們會在上莊縣落腳幾天 我們等你過來呀]

對啊 要趕過來!!

不然我們有機會榮升出氣包

 

洪常狼狽爬上碼頭

望著船似馬的斬波劈浪 向遠方衝去

水鳥一隻隻落在碼頭休息

此時此刻

時間仿佛停下來

驀然的心空下來

空盪盪得似風箏斷了線 像葉子離了枝

望著波光粼粼江面 茫然無措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十一章傲慢兩師徒

 

出發上莊縣路上的閔政浩怎麼偷偷回宮呢?

懲罰那個醫女朴秉的餘音好像也傷不輕

政浩若有所思跟蹤起令路來到雅閒居

思緒都統統亂成一團

他看了她好久睡顏 才默默離開

妳到底在承受著什麼 ——?

 

X

徐長今第三個不通淘汰命運

她多少次陷入絕境 總能奇蹟扳回局面

這一次化險為夷也是她能力?  還她的氣運?

 

既然下了被罷官入獄的決心都在所不措

有了這樣的思想準備

申益必豁然開朗 便無懼於李某威脅

[就算一起歸鄉 我也會死死瞪著妳]

[妳有太多地方需要改善!!]

 

X

他親手撕碎最後的可能

如同扔掉的戒指再也無可能

一輩子很漫長 還能愛上其他人

但自己最清楚再無人能取代她

 

他懇求上天 別在她未來道路添堵

他努力把她最後一切 藏於心裡

再見了

 

 

台長: Jia
人氣(42,653) | 回應(31)| 推薦 (50)|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十一章ㄼ傲慢兩師徒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九章ㄼ誰報復誰 (下)

(悄悄話)
2022-05-15 12:47:37
(悄悄話)
2022-05-15 13:37:43
(悄悄話)
2022-05-15 15:59:06
(悄悄話)
2022-05-15 19:37:51
小西寧
忍不住先留言😱一回來見到新更標題😨
2022-05-15 22:16:54
版主回應
乖!(抱頭)
2022-05-15 22:44:59
(悄悄話)
2022-05-16 10:01:57
(悄悄話)
2022-05-16 18:32:43
(悄悄話)
2022-05-17 10:14:10
(悄悄話)
2022-05-18 10:04:20
(悄悄話)
2022-05-19 11:02:32
(悄悄話)
2022-05-20 11:12:31
冰冰
天啊!
雖然jia大借洪常來說長今做法偏激
閔政浩怎麼那麼蠢啊!不過想想正常人也會很矛盾
jia大好會吊人胃口!我等了幾天什麼時候更新啊!
不介意多等幾天然後連更兩三章這樣子~哈哈~
2022-05-21 23:35:54
版主回應
午安呢冰大(飛撲
我看小說都是挑已經完結或者有幾百章那種
要是劇情好真的不喜歡每星期乾等更新(不過美好值得等待————!
話說回來
連更兩三章目前實在沒辦法呢(已經每天抽點時間寫百多字
不過我寫作習慣是手頭有三章存貨才敢更新(是我安全感?!
2022-05-22 12:36:22
旅人
謝賞紅樓獨酌
並給評鼓勵紅樓

早安安
2022-05-23 10:46:11
版主回應
早安安><
2022-05-23 19:18:21
(悄悄話)
2022-05-25 10:11:21
may blue
閔大人為什麼要扔掉戒指啊,看得我好心塞說,大大寫劇情超好,快回來更文!!
2022-05-25 22:45:08
版主回應
hey mayBlue大(飛撲
已經更了><要繼續支持呢><
2022-05-28 15:27:19
(悄悄話)
2022-05-27 22:29:36
(悄悄話)
2022-06-12 00:03:00
(悄悄話)
2022-06-15 23:48:36
(悄悄話)
2022-06-19 13:58:00
(悄悄話)
2022-06-20 13:03:45
(悄悄話)
2022-06-21 22:55:57
果子
你好,JIA台長:
由第一章開始看,不得不說到後期文筆愈來愈細膩,劇情也好緊湊,每一章都好有養份我就知道你好花時間跟心血所以我每天回來看有沒有更新,直到我看到這章決定要吶喊:長閔感情線比電視劇更虐心!為什麼要丟戒指啊?我不能接受閔大人主動放棄這感情!
2022-06-21 23:13:08
版主回應
Hey!———果子!! (飛撲><
謝謝你不嫌棄前期劇情散亂跟文筆粗劣
只要你繼續支持就是我寫作動力呢(偶然給我打氣也很重要>///<
實在太多大大留言為什麼要寫到丟戒指程度
嗯———只能說現在多虐以後就有多甜嘛(眾抽衣領:你記得就好喔!
2022-06-22 10:26:10
(悄悄話)
2022-06-23 23:07:31
(悄悄話)
2022-06-26 21:59:29
(悄悄話)
2022-06-26 23:16:03
(悄悄話)
2022-06-27 14:26:42
(悄悄話)
2022-06-29 12:26:53
(悄悄話)
2022-07-01 11:33:39
(悄悄話)
2022-07-01 21:36:08
(悄悄話)
2022-07-02 09:32:17
(悄悄話)
2022-07-02 17:33:4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