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9 10:38:40| 人氣88,484| 回應17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九章ㄼ誰報復誰 (下)

推薦 5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她的報復——!

畫面漸亮時給了洪常內心獨白

這一切尹海爾是知情

先前疑惑通通都有了答案

這個女人不愧是鄭內侍親手提拔的刑曹密探!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鏡頭調回戌時正 

洪常趕得要死終於帶來隊員跟政浩會合

他們來到緊挨內醫院的史官房

平常閒置都是給醫女跟官員作為臨時休息的住所

海爾跟政浩第一次就在這裡發生 所以對她這裡極具意義

她說的舊地方 政浩也領會其中但她承諾在後不再糾纏自己

也為斷她一切念頭 他直接拎部下一起過去 想制造輿論哼——難!

 

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 海爾絕不是簡單女人

為了得到他 不釋在背後說瞎話詆毀別人的女人

她雖沒問麻恩怎麼回事 但是根據麻恩透露的幾句

再加觀察 追蹤 銀非她們所做的 總算了解來龍去脈

長今是為了砰擊像朴某奸商

還有麻玲的含恨

她寧把屈辱爛在肚子都要硬著頭皮去讓愛面子的朴某難堪

心中執念把她吞噬 她通通視而不見

反而借此能給她去佐實平常她說的話

 

閔政浩肯定不會單獨過來

那更好 讓你的人有機會看清嫂子真面目囉

徐長今啊 任銀非啊 洪常啊

你們為了全國百本苗所付出努力 怎能瞞閔大人啊

 

就在政浩等人來到跟前

海爾使了眼色 便開始跟顧來小助理悄悄話

[妳說什麼——?]  我去一秒入戲呀神色緊張要很  

[申教授怎麼可能是——?]

[他為人 我最清楚!]

[這樣出色醫官 我怎能袖手旁觀!]

 

政浩當然覺得沒問題 她最好忙死去也別再來煩自己

[尹醫女就過去了解情況吧]

 

[裡面我準備好酒菜——!]

海爾希望大家別客氣也別介意她先出去了解

[事情連林督大人都出面———]

他都要出面的事 怎麼不會讓部下的你略知一二啊

果真政浩眼神閃過 能讓上司摻進去 搞不好又有判亂事?

[大人好不容易抽到時間 ——] 海爾想了想還是不過去

[! 反正申教授的事 也不到我說什麼 我緊張過度了]

[若是事實 那也好快傳過來]

她就要給他錯覺 她更不想錯過跟他餞行

 

[不過 尹醫女] 小助理吞吞吐吐 [還有事——]

[不知道能不能說——!]

 

海爾唉氣道 說話能不能別磨蹭

 

[我怕——] 小助理說怕隔牆有耳

要是被外人知道傳開去 內醫院會遭殃啊

被海爾悶聲道不敢說那就別當回事

大家要死一齊死沒什麼好怕

[我說我說——前陣子不是驚動林督嘛!]

[內醫院重頓風氣 大家都安分守己了——]

[可徐長今她不顧李主簿大人勸說 非要去承露台助興]

 

[喂——!] 洪常一頭霧水 怎麼扯到長今 扯到承露台

白的變黑 黑的變白  還有事實非這樣 哪來醫女在亂嚼舌根

[妳什麼人? 亂冠帽子 真沒品]

 

海爾無奈道 [我並不想掀她底 但——算了]

 

長今說過今晚帶芊楚是去德久家

因為那天他眼刀給芊楚暗示妳試來打擾我們看看啊

政浩一副妳又來這招? 真沒意思

他也沒把小助理的話聽進去 

線頭啊 林督怎麼驚動內醫院啊?! 再挖下就——

 

海爾故意頓了頓 眼晴轉了轉 苦笑道[大人該不會]

[以為我們唱雙簧———啊哈真是冤——]

有口難言的失望 [算——你們若是喜歡就去食吧]

[我告辭了——] 她問小助理申益必哪去

意思她倒不如就去了解教授情況 反正她本來就想過去

[希望大人全國巡視 萬事順利 平安歸來] 說完轉身離開

 

政浩想反正待會林督又要過目出巡事宜 倒不如現在跟去會合

順道了解下申益必情況 這個給長今兩個不通的教授!

部下沒敢留下用膳便紛紛散去

 

說來奇怪——申教授消息那麼快傳開來了?

海爾以為閔政浩單獨來? 現在見人多寧願作罷?

這肯定不是正經餞行飯吧——!

幸好閔大人料及啊!  尹海爾妳太嫩——喂等等——!

[大人——!] 洪常在後跟隨  愈發不安

[咱們回內禁部等林督大人吧]

他們去的地方是要經過承露台啊———!

 

一走進來就已經看到一對男女似狼的吮  

女的被他吮得說不  真是沒人夠他猴擒

壓根看不到背對他們的女人是誰

 

見海爾故意繞到裡面去 ——哼果然在找證據

洪常還想幸好長今還沒開始行動! 

閔政浩似乎看穿海爾意思  唯有自己去林督那邊

兩人分岔開  

政浩又跟對激情男女擦身而過  ——(:完美! 快離開啊!)

洪常視線禁不住再瞟過去那個背對他的女人——

——誘人背影 貼身衣服感覺她也非池中物  

忽然她一轉身———

兩人瞳孔放大 頓時啞口無言——長今小姐?

 

萬幸政浩已經往另一邊走遠了

長今想到要是早一步話 恐怕直接暈過去算了

管成不成功

她都要往政浩離開另一邊那座橋去 愈遠愈好!

事情發展成這樣 不敢保證他有沒有看到那一幕

 

洪常也很驚楞   也心痛她為了計劃——

本來也有一套說辭來應對突發狀況

但現在要是給政浩見到長今小姐她

剛才一幕 自己那套說辭不再是那回事

洪常視若無睹離開

 

長今也九秒九往橋跑去 

朴某也如計劃像狗皮膏跟過去

 

兩人視距都是真正離開了

長今也放心 那麼就繼續按計劃——

(: 別啊——!已經有驚無險! 趕緊撤吧!)

 

另一邊政浩走了不遠處  迎來尹戶部跟朴秉

[!!閔大人啊!!]  朴秉就是政浩長輩似的

[我好喜歡你賀禮!!] 他確實很喜歡這個晚輩

[我剛好來到  來吧 我一定要敬你一杯才是]

 

朴秉個性不問世事 早已離開朝廷

只是小時候有緣過作為短暫師生罷了

政浩藉口急要會林督辦事 禮貌躬身忙去

 

[我堂弟真沒分寸] 朴秉跟尹戶部致歉

[竟在我生辰搞出這樣事]

[就算要懲罰那個醫女 都不看看妳姪女也在現場]

[幸好她傷勢不嚴重 不過那醫女好像也傷不輕]

 

忽然似一道雷劈進政浩身體 醫女?他姪女?  

他想起隔日在敦化門見到令路——?!

 

[是林督大人!!] 洪常得趕緊在電流還沒通去他大腦

幸好大家都在交匯點集合

他在政浩後面擠眉弄眼 試圖傳達趕緊回內禁部!”

 

[申教授 用過膳嗎?] 林督頭袋都快炸了

百本苗他承認栽培 承認曾稟報過卻沒被重視

當然沒要責罰他成分 更希望他能編寫詳細紀錄廣傳

可他發誓自己一個人住從沒請過奴僕

什麼人能偷偷沒潛入他家偷出百本苗

賣慘還說他被廢壯力 不惜把功勞歸給他

他說他都不敢回家了 不清楚什麼人搞事他是沒心情寫紀錄!   

[這位是我得意的——] 他當然先要介紹一番

 

[我知道 這是閔政浩大人] 申益必淡淡說

[久仰了——]

 

[今晚是主上給我賜宴 ] 政浩禮貌點頭

作為長今導師 當然也要愛屋及烏

[酒菜豐盛就不要浪費]

順道瞭解兩人牛頭不對馬嘴怎麼扯到一起

 

[對啊!] 林督也是少有對人客氣

可見申益必人品 [反正我還沒用膳啊!]

 

申益必話真不多 他說還在更班啊

不過回內醫院還是要經過承露台

他想啊 林督曾說要調查醫女被代替官妓

以為空得一張嘴 但見李建元他們那麼緊張——

他應該也是言出必行的正人君子

當日是他把長今送來  這情份 [小酒一杯 還是可以]

他瞬間覺得活著就應該要有人情味

也是長今常說的好相見嘛

 

洪常心情簡直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

三人就已經大步往承露台去——

大概是為平常突發作應急

申益必練成一身好反射條件肌肉 連走路都比人快

洪常夾在中間

原來林督跟政浩放慢腳步在交付百本苗事

長今小姐應該放棄計劃吧 還是怎樣——?

不出半刻 傳來哄堂笑聲 所有人都往橋方向看

成功?! 洪常會心一笑  太好了———

 

[大叔——!!] 忽然傳來熟悉女嗓

申益必住了腳步 定晴往橋那誘人身材女子一看

哎——! 月光反射 看不倒她模樣

[?!]  只見她指著踮起的腳 慢慢縮回

又指著湖中兩人影  ——都是什麼人啊?

他們手腳並用胡亂掙扎

 

不遠處海爾 見到他們等人就跑過去

[你們都來了?] 她笑說他們錯過好戲

簡單解釋是李主簿為救掉水朴某 

結果他自己也掉下去

 

雖然不知事源

只見湖中兩人拼命想往上游

這滑稽畫面還真讓人噗通暗笑呀

 

此時烏雲遮去月光

海爾視線不知覺往橋的女子看——

不看還好一看 ———還抓不倒妳?

她抑壓著興奮 投出疑惑眼神 [長今?]

 

這下 大家終於都對眼了———?!

 

我哪來男僕? 替我不甘 挖我百本苗普及開去?

湖中朴夫謙跟李建元

欺負大叔的好人我記住了

申益必想到她指著踮起的腳又慢慢縮回

哎——!那一天 李建元也故意踮腳拌自己呀

 

我們 全國百姓都要感謝你 (申益必) 才是!

要不是你男僕說快被打死有所感悟

哪會豁出來賣呀!

我只要有一口氣 就會去敲鑼打鼓

把你所做的一切宣之於眾

要丟臉 大家一齊丟

她果真敲鑼打鼓! 

——這女子果真不是常人能理解——

 

林督跟申益必 嘴角抽了抽

額頭有傷的男僕又神不知鬼不覺去偷苗

兩人豁然開朗 幾乎同時///大笑

連海爾都不曾見過申益必這般開懷模樣

 

申教授你可以安心回家啦

林督作出請客手勢 [咱們好好食頓吧!]

 

申教授猜到肯定是福寺給的後備鑰匙

湖裡兩人吵吵嚷嚷 沒見誰去幫忙——哈哈

[那我不客氣] 他也嘗試敞開心扉接受一段友誼

頭一次覺得眼前酒菜能如此美味說

 

長今驚慌失措 害怕得身體發抖

大人為什麼折回了? 為什麼你要折回?

 

此時尹海爾淡淡說 [麻恩真好利用]

[我不曾想過當初的妳] 她嘆氣 極為惋惜道

[竟然變得不擇手段——]

 

只見政浩神情錯愕 難以置信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這麼看 他認出自己是那女的似狼發洩慾望

然後他轉為失望 似複雜質疑道妳都在騙我?

長今讀懂他所有感覺

最後他統統化為一道情緒——憤怒 ——

[———大人!!不是你想的這樣啊!!] 

他轉身剎那 她看見他眼中隱忍淚水

並不是啊!!!

報復朴某是他傷害了我!

無法理解自己竟然豁出去成這樣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啊!

她現在才不斷反問 這樣報復有必要嗎? 她後悔了

人生呀 最遺憾是固執地堅持了不該堅持的

現在她成了欺騙者 噙著淚追跑去 [大人——!]

 

現在的他腦海空白 只想走

政浩走的好快 逃的一樣走

身後是承露台華燈映照的浮華世界 身前是黯然的黑夜

自己就就像走進黑暗中 看不到一點光亮

海爾說的一直是事實呀!  入宮只為翻案便不釋一切?

還是她本就有目的接近自己? 我竟然被利用?

被所愛之人背判的感受 ———

忽然斜角草叢跳竄進一團黑影 往他身後人兒朝去

聽到長今被嚇的聲音 政浩立即回頭作出保護姿勢

 

是銀非 芊楚 令路 還有趙福寺

他們一踴而上 [太好了!!成功了!!!]

銀非為長今披上微綠的長衣  [我們等了好久]

[以為失敗了——!!]

 

是啊失敗了 對朴某對自己 簡直是兩敗俱傷

長今視線停在前面 只能叫他名字

 

眾人才留意倒閔政浩跟海爾也在——莫非?

洪常趕了上來 他們七嘴八舌幫腔道

亂七八糟一直圍繞百本又百本苗

政浩好是心煩 來到長今面前 為她披好長衣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默默繫緊她胸前衣帶  動作一氣呵成 看出平常也是他在做

銀非等三女生看得好心生羨慕 發出哦喔~~語氣

趙福寺心裡嘀咕:小氣鬼 這樣好身材都記著了呀

不過他還是覺得政浩很紳士 能愛上長今 作為她朋友也感恩惠

 

[大人不是會選擇我這邊嗎——] 長今抓著他手

 

洪常沒敢跟大家說在承露台她跟朴某舌戰

他心裡清楚理解長今只為了推動計劃

但他對此做法有所保留 因為任憑什麼理由都說不過去

洪常說海爾今晚為他們餞行[大人他還沒用膳]

[長今小姐!! 妳先讓閔大人冷靜一下嘛]

 

[咱們由中午到現在] 芊楚好替她心痛 [為了這事]

[一口水都沒喝過!!]  (:!! 別說口水——!

大家也感到氣氛異常凝重 紛紛同意洪常講的

 

長今不敢放手 [我等你——]

她有預感一鬆開就再也抓不住了

[我想親自跟你解釋——]

語音未落 // 一聲極清脆耳光

痛得她鬆開手 捂住右邊臉

口裡還有血腥味 可見力度好比朴某

 

[!! 妳幹嘛!!] 眾人反應過來

一同斥喝尹海爾 [發神經啊?]

本來腫痛還沒消 還添加一道

對她態度 銀非可以用顛覆來形容

[妳憑什麼出手打人?]

 

政浩的手早就扣住海爾的手腕

怒眼似道:妳別多管事 這事不到妳——

可嘴裡卻淡淡吐著 [海爾 我們走吧]

 

只有海爾感覺到手腕快被他拗斷    

[ ——妳們真不要臉!]

 

洪常給了他們用膳地點

說政浩也許在氣長今把事情攬上身 他卻不知情

上次不是也及生過類似事件嗎 他爛醉那件

[今次好好解釋 他一定會體諒——]

他還是抱不大希望

要如何解釋舌戰呀?就為了百本苗?

如果一切一五一十道出 情況可能會不一樣啊

可是他又肯定 長今寧願把這事爛在腸子  

 

鏡頭回到X承露台

小心我打掉你滿地找牙

那我也會讓大家因為朴大人你笑掉牙

 

朴某好不容易游上岸 看著大家憋青的臉

說著關心他的聲調 任憑誰都聽出嘲笑他

你會後悔不早把我沉塘

 這賤丫——!  我真少瞧了妳——!

 

宴席座的林督訕笑似道: 真是精彩猴子戲

 

他氣得快吐血了 但又不能怎樣

這些屈辱 要是再見到徐長今 硬起來的只有拳頭!

都編好的嗎? 

他已經夠狼狽不堪 還來了義隊跟工曹伍

義長判官狠狠地瞪了朴某一眼

[大監大人可知曉百本苗已成功栽培?]

[事關全國福祉 請跟我們回去商議資源發配吧——!]

 

朴某儘管臉色鐵青

依樣以眼還眼毫不示弱 [好啊!!]

[這可是全民好事啊!]

 

此事早就傳到司饔院執務室

吳兼護暴跳如雷 依附他的富商崔判述連連咂舌

這棵利潤無限的搖錢樹 削剩多少不説

要是揪到背後操縱之人

那自己的人生也都走到盡頭

[林督這廝!!! 功臣田絕對要守住——!]

 

X 官吏房

 

尼瑪——! 妳出手還真闊綽! 

洪常暗裡嘀咕 海爾還重金請來頭牌獻舞

眼前美目流盼 相貌嬌美 桃腮帶笑

輕舒廣袖起舞 絕對不輸宮廷舞妓

 

不過我酒量——?!洪常視線模糊

—— 才兩杯而已—— 他揉了揉眼睛 暈眩感好重

上次茶莊喝的是以壺單位也倒是六分醉——!

尹海爾!!!這也是她計劃!! 想跟閔政浩獨處一室

做孤男寡女之事  妳腦袋真是瘋了!竟然下藥?

[酒——] 他來不及說出酒水蹊蹺 [大人!!]

[她還在等你——!]  /撲通/軟趴在炕桌

洪常說的她就長今

她沒有跟大家回去  一直跟到來卻止步於門前

他更沒想到外面的長今也是接過海爾好意的酒水

/撲通/一聲依倒在牆邊  從裡面看以為她坐著

 

頭牌識趣地接過眼色

丫鬟跟她一起攙扶他到裡面小別室睡覺

 

明明頭牌顏值不輸長今 也有一頭漂亮棕色長髮

微綠紗衣輕曳 舞姿也好美 酒菜也很香

政浩卻無心欣賞 索然無味

腦裡 眼裡 酒杯裡倒影 怎麼都是長今?

我想親自跟你解釋

為什麼每每我都是後知後覺?

醫女考核 跑腿 百本苗 統統都不跟我說?

大人願意等我嗎?”

一想到她美好的身段坐在別的男人懷裡——

還忘我的擁吻

——混帳!都把我當啥——?

政浩仰頭悶一杯又一杯酒

任那火辣辣液體在體內蔓延灼燒

他的心就像被利刃刺了一下 尖銳的痛 鮮血淋漓的痛

 

門外等他的人兒已經等有一個時辰  

即使遭到迎頭痛擊

政浩仍擔心她晚上穿那件長衣 暖嗎? 

芊楚說他們中午到現在都沒食過 肯定餓過頭——!

他好想出去 好想 好想 

甚至好想抱她哭訴自己的難受

他承認愛上這個女人已經到無藥可救地步

他知道 他一出去她隨便一個理由  他都會相信

可是 被背叛感覺呀  

第一次把心交出去的愛戀

為了她 連家族名譽 仕途 都不要的赴湯蹈火愛戀

她竟然可以為了—— 區區普及百本苗都做到這地步?

她對自己的還有多少分愛?

當他決定轉身時  心裡不停顫抖  他又好怕完全失去她

 

[大人別著急於解決啊] 海爾略有感觸道

她暗力按著政浩肩膀 她就知道他會按耐不住出去

[我跟大人一樣 都好難接受一個人的轉變]

[像我無法相信才動手] 假惺惺道一時衝動傷害了她

[但我內心 始終都相信長今的本性]

[我認為長今是因為被玷污—嗚—咳咳] 尼瑪 說多了

海爾假裝被酒嗆倒 [是因為天天提著兩不通 怕被淘汰]

她又提來新酒 倒給了政浩

 

政浩不喜歡喝酒 是知道自己酒量不好

但是想忘卻現在的心痛 他願意把它當水喝

怎奈借酒解愁 愁更愁   那不如醉個不省人事算

這一杯酒灌入喉嚨便有強烈的嗆鼻感

暈眩感一下衝上頭

身體裡有什麼被喚醒  某種渴望像藤蔓在四肢蔓延開去

不對勁不對勁

他某處陡然充血 漲得發痛  

是禁慾太久? ——不——是那杯酒!!

 

海爾看到政浩扶額甩了甩頭 就知道藥效發揮了

便— 開—始—脫 衣—    

繃帶布下  她也擁有對凝白豐乳

她按捺不住心中渴望 狠狠去勾他舌頭

 

這女人!! 政浩真沒想到她竟然下藥

哪怕現在他為能發洩被背判的痛  

任何一個女人都可以 

但他才不願意跟會下毒的女人那個

可是藥效控制著身體

他反擊的舌頭慢慢變成回應

兩人互相 你脫我 我脫妳 滾在洪常別室門前  

 

頭牌跟丫鬟 本要拉開門出去啊

然後好了外面兩人直接塞住了

[難道要等他們完事嗎?]  

小丫鬟紅著臉哼聲道 [千知姐姐]

[真不划算!! 以為兩銀子來跳支舞而已]

[卻遇到這事]

[要是妳在府上一晚 都賺了十兩了]

頭牌叫千知 長相絕對嬌美 聲音柔細

任男人一看都想保護她的類型

[難得今晚只跳一支舞]

她是親眼看見海爾下的催情藥

也許見慣這場面 千知倒是有那種默契

[這些窗戶都是死窗嗎]  都推不出去

格子門外那兩人激烈剪影  搞得她們心癢呀 ——

[那咱們睡覺吧]  她可愛的眉角抽了抽

 

 

此時政浩被脫剩褲子

卧撑姿勢 哇——

妥妥穿衣顯瘦 脫衣有肉啊——!

他這身肌肉線條啊  !!

海爾伏在他身下 肆無忌憚撫著他胸膛到那巨根

她雙腳打開 那兒已經一片濕潤 期待而久的

微嘖道 [——大人?]

 

離開舌戰 他終於恢復意識 : 不要!

意志力把藥效的慾望擊退了  他接受不了她

不——應該這樣說 現在他腦海裡全是長今

藥效發揮時 他也在催眠著自己

她是徐長今 她就是自己愛著的  

同時也喚醒了被背判的痛  [我們——到此為止!]

(: 喂喂 跟誰到此為止啊 !!一定是尹海爾!

 

海爾不甘心 早知道把藥全下[沒關係! ]

[我明白的 是要時間沖淡 ]

[到你準備好——]

政浩的臉在她面前放大 海爾閉上眼睛以為——

 

結果政浩嘴巴湊到她耳邊道

[半年 一年 甚至要用一輩子去沖淡]

[妳永遠取代不了她]

 

未等海爾反應過來 //臉上傳來火辣的痛

 

小別室兩人啥時候捅開小洞在偷看啊

她們今晚看的戲還真峰迴路轉呀——

 

政浩平生 頭一次對女人厭惡至極

他這一巴掌不僅替長今出氣

還有對她下藥的嫌憎 [別再出現我面前!]

 

海爾噙著眼淚 冷冷哼聲好呀好呀說

她徹底沒望了 她穿回場千斤重的衣裳

臨走時還潑他一身酒 發洩一通

把燈吹滅 奪門而出

 

千知跟小丫鬟

待了一陣子 才敢拉門而出

廳堂的美男子一壺一壺地灌倒喉嚨

眼眸似兩潭深不見底墨水 冷傲裡自有一股說不出的儒雅

千知為他獻舞就已經不爭氣地咽口水

還暗暗可憐那下藥女人呀

論她姿色都不能入他眼? 真想不透還有哪些姿色了

沾了酒緣故 那水潤烏亮若星光熠熠令人炫目 線條分明唇

她於心不忍說 喝醉的人全身毛孔打開 很容易受寒

起碼給他披上被子才離開

男人對美人總是很寬容優待 女人對帥哥亦是如此呀 

要是今晚是他出錢——不—— 自己倒貼也願意啊

 

她直接攙扶他回小寢室去  溫柔為他蓋上被子

[喝再多不如好好睡一覺]

 

她手心的溫暖有別於海爾 好讓人感到好安慰

政浩睜開眼睛 昏暗房裡一女子披著長髮

長今也是披著長髮啊  還有她幽幽體香

借窗外微微月色映入 微綠的衣服 ——

我在等妳給我解釋——!

怎麼現在才來到我身邊啊——!

他一想到永遠失去她 這痛也比被背判錐心

什麼尊嚴 什麼驕傲 什麼身份都顧不上 他只想要他的長今

他一把摟她入懷 [長今啊——]

揪心扯肺地喊著她名字 一遍又一遍

 

千知暗裡嘀咕 原來失戀男人都是一個倒模

她不禁想這個叫長今的女子是什麼來頭

竟能讓他愛得入心入肺  肯定非普通女子

呀——真捨不得離開這壯實臂彎 

 

酒精加強了政浩身體殘留的催情劑

醉糊塗的他竟把千知當成長今 ———

兩人交換舌頭 愈發動情 便是愈深入掠奪

 

 

續長今夢第一百十章這不是我的戒指

 

[!!] 小丫鬟使緊搖曳 [妳是醫女對吧?]

 

昨晚喝海爾的水就———異樣的昏眩感

長今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 [我是!]

[我家小姐發著熱 還說痛]

小丫鬟硬把她扯到房裡 [妳看下她到底怎麼了]

 

/

嚇得洪常立即把一寢室扇門關上

[長今小姐!!] 他腦筋轉得好快

[奇怪我感到不尋常暈厥]  有意把長今帶離現場

[按以往酒量 我不止於這樣呀]

 

/

她看到 臥榻上兩人

躺著臉色蒼白的女子 [我那裡好痛]

還有最熟悉的睡顏——閔政浩

長今淡然回復跟女子

[你們只是體力透支而已 休息下就可以了]

/

[這事有蹊蹺!! 我們三人都被迷暈了!]

洪常追出去

 

長今噙著眼淚

[我跟閔大人再怎樣努力 關係也不過這樣]

[我不過是官婢]

 

[!!] 洪常 [在我們眼裡 妳就是妳]

[在閔大人眼裡——妳就是他唯一!!]

/

[妳說過無論我以後怎樣選擇]

被背判的痛

想通了所有情緒 相信時間會幫他治療吧

政浩淡然把對戒交還去 [妳都理解也不會埋怨]

長今真的錯了 她後悔用這種旁門左道去報復

哪怕自己是受害者 但她無從說起 失去了發言權

僅僅踏錯一步 就讓她永遠失去了摰愛

作為代價 她今後都痛苦後悔著

 

他退回去她又塞回去

政浩的心一直在油鍋裡煎熬

他仍愛她 自尊卻也放不下這張臉

 ——他竟然把對戒拋到九霄雲外  扔的無影無踪

/

[什麼不是三十那日出發嗎]

洪常被告知就在現在就起程

[一聲不哼離開——有沒有想過人家會怎樣]

 

[這段關係] 洪常答應過她朴某的事爛腸子都不要說

[大人你真能割捨嗎?]

[你想清楚喔 有些事一旦錯過就一輩子]

[大人要敢上船! 就真的完了!]

 

政浩沒有耐性   一手把他推下船板 落地不穩洪常直接掉海

[你回去本來的縣吧!]

台長: Jia

(悄悄話)
2022-05-09 10:55:33
(悄悄話)
2022-05-09 11:54:40
(悄悄話)
2022-05-09 14:23:26
(悄悄話)
2022-05-10 10:55:48
(悄悄話)
2022-05-10 22:26:28
(悄悄話)
2022-05-11 22:42:11
(悄悄話)
2022-05-31 19:39:31
(悄悄話)
2022-06-01 19:38:03
(悄悄話)
2022-06-02 22:59:56
(悄悄話)
2022-06-17 23:28:28
(悄悄話)
2022-07-01 12:19:05
(悄悄話)
2022-07-02 10:33:42
(悄悄話)
2022-07-09 22:08:18
(悄悄話)
2022-07-10 21:37:30
由佳鈴
大大你好 先給你打氣加油
身為長今迷 電視劇跟動畫肯定翻看幾次 這是我第一次看的長今同人後續 劇情新鮮文筆超棒!這章18+情節寫得我好害羞 哈哈好喜歡喔 閔大人不再是"純純漢子"更人性化一些 超喜歡你的同人文 要繼續寫喔
2022-08-05 22:26:52
版主回應
由佳鈴大(飛撲握手>< (你名字取得好好聽!!
很高興我成為你的第一次(眾:話非要講得那麼曖昧嗎?
閔大人還要血氣方剛才是嘛(害羞>///<
由佳鈴大也要一直支持我的同人後續!
2022-08-06 14:27:26
(悄悄話)
2022-08-10 17:27:28
(悄悄話)
2022-08-10 22:48:4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