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22 22:57:49| 人氣32,258|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五章ㄼ生擒活捉

推薦 3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盡黑暗傳來嘰嘰喳喳 愈來愈清晰

長今猛烈直起身子  衣服給換——!?

[醒了!] 兩三丫鬟火速上前

一個把馬尾辮拆開 梳理髮型

一個往臉抹上胭脂

 

[走開!] 長今頂著後頸的酸痛 把她們推開

用雪白衣袖 一一抹掉臉上粉

在角落桌面找到自己的衣服 立即脫換掉

 

[妳這樣會把打死] 丫鬟好言相勸

[妳上屆有醫女因為反抗被毆傷致今還躺著]

 

長今頓想起外醫病房裡有個很年輕的重傷者

不是自己負責的組房 所以沒去了解只知道情況愈下

偶然見銀非領著針房部小宮女進去 [妳們搞錯人!]

[我只替李主簿大人送件!]

 

不時

他滿身酒氣衝了進來 [時候呀——!]

[還磨磨蹭蹭——?]

長今表決多一個不通即被淘汰 她也認了!

[算我求妳啦]

因為她是線人極力引薦給朴夫謙羊兒

油水提成多少都在她身上 他也找不到更美味羊兒

[妳不穿那種衣服也可以! 不喝酒也肯!]

這羊的個性他清楚不過 要不線人相中她 他哪有膽放她亂咬

[乖乖出一下場便可] 起碼人他有帶來

後面不配合會怎樣都是她的事 [我絕對不會虧待妳!]

 

不遠處傳來熟悉女嗓 是內醫院首醫女

雖甚少接觸 但平常她對大家都很和氣

長今以為抓到了救命稻草 ——? ! 她穿得哪像是首醫女

而且她身後還跟著一女子———尹令路!

[大家的伴都到齊了] 前來了解情況 [人不是早到嗎?]

[是妳 ? ] 令路無比驚愕 心想人有相似吧 [——?]

不是被貶濟洲島嗎 ? 難道救了倭將允許入宮做醫女?

 

 //一下  來不及緩衝情況  / /再一下 她被扇了兩耳光 

長今想是她憤怒的力度 還是對看似人畜無害的首醫女絕望

她就是指示李主簿的線人 [——]

她捂著臉頰 被舊伙伴看到自己現在境況——!

陷害韓尚宮的她們恥笑自己不自量力吧——?

想著想著不忿掉眼淚 現在我還能怎辦 請求放過?!

 

[!妳瘋了!] 李主簿扣住她手腕

[打成這樣 怎去見大人?]

語氣可見 他對首醫女保留幾分畏懼

 

[妳不過是治療好倭將的官婢——!]

首醫女粗暴扯開她衣服 怒吼丫鬟趕緊幫忙

她早就嫌惡 長今的自視甚高

直斥申益必大叔 目無尊長

厲聲拒絕李建元三番四次請求

那就由她交託給朴夫謙讓他教導正確心態

[像妳們這種卑賤下巴泥 其實比普通女子幸福多]

[普通女子一生只能在婚禮上穿上豪華服飾]

[對妳們而言 這家常便飯不過——!]

[妳要敢端著 我就把芊楚貶為地方妓]

她應該一早就要使出這招撒手鐧

 

[妳乖啦!] 李主簿解釋朴夫謙大有來頭

首醫女也是言出必行的狠角色

她一定會變著花樣折磨芊楚 [我們不過是奉命行事]

[朴大人怪罪下來 要怎樣處置所有實習醫女]

[沒人敢阻止呀]

 

 

長今哭笑不得

任由她們三兩手速度裝扮自己

 

池塘周圍燈火輝煌恍若白晝

觥籌交錯令人眼花繚亂

奏曲之聲不絕於耳

雕龍石兩旁擺了一桌桌鬧哄哄宴席

 

此時洪常躬身自我介紹道代由上司致賀

並遞上純白玉壺 [這是閔政浩大人的賀禮]

[大人將出任五月全國巡察 目前分身不暇]

總不能開心見誠道 上司才不食馬屁飯不應酬奉承酒

 ”果真是通古至今 絕對開脫理由

 

主人翁笑納所有賀詞賀禮 [都有心啊!]

[林督大人賞面到來 小榮幸之至 更足以了!]

[大人培訓的弟子果真數一數二 出類拔萃]

[連主上親自於廿三日在承露台賜晉升宴 ]

[到時候 便能親自恭賀閔大人啊]

 

這次林督也只看在主人翁父輩往日情份才應邀到

他料及 到那時政浩象徵式出現 連酒都不喝就

哪個奔恭賀而來 心知肚明罷了  政浩離席才是你們享樂時候

 

主人翁動一動指頭 身後伺候熱情招待入席

看不到身後的她像木頭公仔 扯著走

她被帶到雕龍石欄桿上

上面寬敞 擺了兩大桌宴席 還有展示舞台

(網圖)

隨著首醫女進場

男人們紛紛把視線轉向長今  水靈似玉但一副喪臉

[還不趕緊行禮!] 她直接推倒在朴夫謙身邊

[啊哈——!還不趕緊給大人斟酒]

(網圖)

除了酒  還有長春鹿鞭湯 

 

朴夫謙上下打量著長今 [這孩子]

[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合吧]

淺褐色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回瞪自己

視線往下 體內燃起一股熾熱 果真是尤物

在自己猛攻下還會這樣瞪得死死?

單是這想法就足以讓他那裡發漲 [可能還害羞吧]

 

首醫女焦急萬分連連催促 [!]

她仍是紋絲不動 [真對不起朴大人!]

 

朴夫謙在她耳邊低吟好了幾次她名字

長今狠不得用筷子刺穿他喉嚨 叫什麼叫啊!!

 

[令路!] 朴夫謙掏出一銀子讓她站過去舞台那邊

她以為這是普通不過賞罰 接過銀子按他吩咐——

[把裙子脫下 扭扭身子  讓大家放鬆放鬆!]

 

此話一出大家亢奮無比 歡躍辱笑像極等看一場馬戲

令路臉色白了今日正來月事啊——這麼一刻長今也心疼她

[朴大人好壞呢] 一官妓撒嬌  [她是尹戶部姪女]

[都便宜給自家人] 其實在幫她解圍 [讓我來扭吧!]

 

[她收銀子就得按吩] 朴夫謙暗示他不曾把尹某放眼裡

[以前她不是也這樣嗎 哈哈]

 

宮廷裡大家都以為這只是跑腿所得報酬

但其實都是被威逼 以往借沒熟人才硬頭皮做的

令路感到如此羞辱 ———她現在萬般不想——!

兩三官員上前拉扯催促 [脫啊脫啊!!]

眾目睽睽他的手揉著她胸 嚇得她尖叫 [停啊——!]

她愈驚慌失措愈求饒 大家愈前仰後合

 

令路噙著眼淚推開他們 把銀子扔了

官妓們紛紛追著銀子滾 

朴夫謙看得津津有味  [我沒見過令路妳這樣]

[是食醋嗎? 我可喜歡自己每一樣啟蒙作品!]

[現在就慰勞妳這醋罈子]

 

大家默契地騰出一位置 (: 天啊?! 開放成這樣?)

[————!]

令路失身那一夜何嘗未試過反抗

她不知道自己如何忍過去 她不想再被他那個了

 

長今下意識抓著朴夫謙手肘 提起酒壺

(: 妳別理啊!趁他對別人突發獸性 趕緊走!

 

朴夫謙 笑吟吟 心想她也是醋罈子?

[真想嗜妳給我倒的酒是什麽味道]

 

眼前淫笑家伙就是壟斷百本貨源的大監——朴夫謙

申大叔他辛苦給病患栽培的百本———

她無法想像本來活潑淘氣的令路經歷了什麼

讓她如今那麼膽怯——

 

[我不斟酒!]  長今一把酒往朴夫謙臉潑

推開首醫女 霸氣來到令路面前 拉起她的手離開

動作一氣呵成

大家被她這舉動嚇死

更無法想像朴夫謙將用什麼手法處理她

面面相覷 只剩下悠悠樂曲

 

[妳竟敢如此放肆!]

首醫女誠惶誠恐慌忙站身道歉 上前用手帕擦拭

 

李主簿怒氣衝衝高聲大喊 [妳忘了醫女是官婢事實?]

[身為官婢有志氣又有什麽用!]

[別用王法壓我們 ] 

他的醫女就是他達到升官發達棋子[現實就是現實!]

[兩班貴族讓妳幹啥妳得乖乖地幹]

[這才是官婢本分]  他攔截她們

[敢違抗貴族的命令 是要受懲罰]

[可是要殺頭啊!] 他更怕自己腦保不住!

 

[如此説來] 長今臉無懼色

[該受懲罰的 不是拒絕斟酒 拒絕供樂的我們]

[而是違反王法的你們這些—!]

狠話覆水難收  她顧不上什麼 繞過他

拉著令路徑自衝下石欄頭 跑了

 

[妳們以為這是什麽場合]  一官員放聲大喊

[竟然也敢説走就走]

惹來下面雕龍石兩旁宴客 朝去好奇目光

 

坐得較遠宴席的林督跟洪常

只見兩女子身影唐突急步離開

然後又走下來一大人物 大家都站起來躬身

他只顧向貼身保鑣吩咐著

[管直的橫的 把兩人抓回來!] 這聲怒吼 大家明確聽見

 

[哎呀] 主人翁不滿 [我這堂弟脾性真得改改!]

堂弟愛好致傷過多少 他睜隻眼閉隻眼從不干預

今天是自己生辰 他能不能收歛些啊

[我叫他過來跟林督大人你請安!]

 

X 內禁執務廳

 

[洪常現在一定大快朵頤啦!]

部下羨慕這跑腿活 自知自己哪有料子代替去 罷了!

[閔大人!你還好吧 不如休息下吧!]

他們也察覺倒上司臉色些蒼白

 

說來奇怪 由中午開始就一直心緒不寧

要不是洪常看出端倪 率先坦白

還有那個李建元 先前打過招呼

竟然心懷不忿濫用職權 讓她當跑腿

他確實還氣長今寧願擔心洪常被處分也不跟自己交代清楚

她應該知道自己不會怪她 為了這口氣 政浩又故意冷落她幾天

有時也覺得她也跟自己置氣

都不來找我嗎? 都讓洪常故意過去轉轉都不託個話?

他想她想到幾乎瘋掉

申時末 拿出誠意跟直接等在敦化門

海爾好意提醒她又當跑腿 也許之後她直接回德久家吧

在德久家食過晚飯 也等不到影子

他們說若過了飯點沒來 那就在宿舍 說芊楚一直想有人陪

最後還是回到內禁執務廳  明天她休值估計會回德久家吧

[想的事情多而已] 政浩剛才晚飯都沒食什麼

[讓準備膳食 大家先好好食飯 待會商議路線詳細]

 

部下苦笑不敢多說 心裡吶喊你說句先好好休息難嗎? 

 

平常無人時候 他就會掏出戒指睹物思人一番

此時他衣襟裡的戒指 那顆寶石詭異地閃爍起藍光

這對是神奇的戒指 

衪只要感應到配戴的一方遇險 寶石雙雙閃光

也許有些事情注定要發生  他注定再次錯過

但身體也都給他發出暗示 一陣又一陣頭痛

他沒多想邊按著穴位邊繼續眼前工作

 

遠在另一邊 X天上庭

她們跑在曲折蜿蜒的長廊 這裡也太大吧?

後面追來的麻煩鬼 不用想都是朴某的人

[——!到底還要再繞多回啊——]

 

前方又來了一堆人

逼得她們又在四方八達走廊繞開

 

該受懲罰的 不是拒絕斟酒 拒絕供樂的我們

而是違反王法的你們這些—!”

此話餘音繚繞 脾氣還是從前的硬啊

令路心潮騰涌 想起好多童年快樂

崔家所做的一切 讓她只剩下自己一人

 

[妳走吧!] 令路抽開她手  冷冷說

[要跑要躲 都望著外面那棟觀星塔!]

[那邊就是出口!]

 

長今拉回她 著急道 [妳瘋了!]

[一起走啊!]

 

[妳才瘋!] 令路嘲笑 [妳以為我是妳下巴泥啊]

[我叔叔是戶部大人 連這地方都是我叔叔的]

[是有多大的事啊]

 

朴大人對她這般羞辱行為 不見得有顧及她叔叔尹某

 

[妳的多管閒事差點害死我] 令路哭著推開她

其實她想說

就算朴夫謙不給叔叔顏臉 他也不會動真格傷害她

對啊 自己好歹也是御膳內人 死了人調查工作還有一定程度

朴夫謙才不蹚這潭水

但她什麼都不是!!就像那個醫女!! [再不趕緊!]

[妳會死!] 她拋下這句往回跑  死死攔著後面的人 

 

那些下人握起拳頭 竟不留任何情面往她身上揍

沒有猶豫 本能讓長今甘願自投羅網

抱著令路背部食了好幾個拳頭

 

好快她們被拉到拐彎處廳房

朴夫謙在裡面摩拳擦掌 一過來就爽快給長今耳光

他只朝一邊臉打 [敢給爺潑酒——!死賤丫]

 

[大人!!] 令路 [如此卑賤官婢 打她痛自己手]

[而且今天是朴秉大人生辰啊]

難道你想在堂兄生辰宴搞出人命啊!?

[暫把她送去牢房!] 起碼能保命

 

朴夫謙扇了幾通耳光都消氣 正事要緊

[之後在外面解決妳——!潑爺酒 我讓妳沉塘去!]

獸性大發強按長今倒地 兩人左歪右倒互相角力

女人怎敵過男人 更方況是精蟲上腦的男人

頓下 清脆 //  長今被他用力撞到櫃角

左額隨即裂開一道鮮血

半睜眼睛失去對焦 她完全失去反抗力

他三下五除二 解開她身上束縛

映入眼前大包似出籠般 幽香使他使勁裡強吮

眾目睽睽之下 他猛複又頂進去 喘著粗氣

 

令路緊閉雙眼 卻仍見到她額頭鮮血

還見到她那一夜 被他得逞的夜晚

不斷抽噎 不斷抽噎 [嗚嗚...]

 

[煩人 還不把她帶出去] 朴夫謙怒吼

 

令路被粗暴扔出廳房 門被關上

這一幕 與那年她被黑衣人踹進木屋 重疊

腦海浮現一個字 —— 

她踉蹌上前 連同當年見死不救愧疚 拍打著門

房裡狂風暴雨

門外貼身保鑣們都按捺不住把魔手伸去令路

兩人猴急地把她衣服扯爛 [妳娘———!]

她裹著月事布!!滿手沾到經血 大喊倒楣離開去洗淨

 

妳活該的! 令路狼狽地站起身 偏偏多管閒事 

可她抱著保護自己的時候 身體痛得在抖

幹嘛那麼死好心 淚嘩啦啦地掉

 

房裡傳來朴夫謙嗓音 [我不會便宜妳!]

[來冷水 潑醒她 再來!]

 

令路跑了出盡全力跑了

 

鏡頭來洪常宴席那兒

此時已經亥時三刻 林督跟洪常打個眼色

 

[時間差不多了 宮廷還要事 先告辭]

洪常躬身再次祝賀 [感謝是此招待]

 

[怎回事了——] 傳來眾人低語還嘲笑

 

跌跌撞撞步伐映入大家眼前

是令路衣衫不整 頭髮散亂 滿臉哭痕

洪常今天尚算見識了宴席各式場面

摟摟抱抱 大庭廣眾揉胸交換舌頭 情到濃時還///

對他們來說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難怪林督跟閔政浩都對這些宴席嗤之以鼻

以後這種跑腿活 我死不接——!

 

兩人看了看 都有說不出心酸

正當繞開她時

[你們內醫院快死人了] 令路不想再扛了

直接豁出去 朝雕龍石欄桿上大喊 [還在吃喝嫖賭]

[不惜一切 ! 專拐騙醫女到來供狗官耍樂]

[我呸——!枉為醫官醫女!簡直荒謬至極!]

 

喜慶日子裡 搞啥——?

[妳誰呀!] 首醫女跟李主簿衝下來

耳光扇得清脆 [野丫 撒酒瘋含血噴人]

[這是何等大罪!!]

 

令路呸一聲 朝他們呵氣 [聞啊!有酒氣嗎?]

 

主人翁眼角一抽

伺候便上前扣住令路往外面扔

[真失禮!! 林督大人 小送你出去吧]

 

[去看啊!] 林督提調位高權重 令路就賭他的良知

[有個醫女就被騙來 反抗時被朴夫謙毆剩一口氣]

[那口冤氣 她撐了大半年!]

[她隨時死掉!去看啊!!]

[現在朴夫謙就在廳房對付另一個騙來醫女!!去看啊!]

[看完 還想治我罪 我認!!]

 

[大人!!] 首醫女沒想到林督在此 [她真是撒瘋!]

[有醫女在外醫病房快死 我身為首醫女還能不知?]

[都不曉得哪來野丫故意誣蔑我們]

若果他追查病房的醫女 充當官妓 可真死定

早說不能留她活口 那個銀非哼!——早知處理掉

[還有另一個只是實習醫女還沒過通培訓....所以]

[重點是她先動手傷害朴大人 才給拖出去]

 

[林督提調大人]  李主簿 憋屈的演技拿腔作勢道

[這事關乎我們內醫院顏面]

[一定會調查清楚還我們清白啊]

 

[!首醫女] 林督命伺候的放開令路

[思想果真會變啊——朴氏竟給首醫女邀宴啊]

[出示請柬 讓我開下眼界——!]

見首醫女語塞 李主簿說是他帶來見識而已

[連首醫女也做官妓的事] 鄙視笑意 讓兩人膽戰心驚

[她只說有醫女快死 妳怎說那醫女在病房還沒死意思?]

[說她誣蔑內醫院]

[她又剛好說中 朴某對付的是醫女 但只不過是實習實女]

[是撒酒瘋還是發洩怨恨啊——?]

 

[那真的是實習醫女的錯] 首醫女言之鑿鑿

尼瑪——!

跟不知來歷野丫較真 做督提調做得可真閒——!

 

[想問——!] 林督從容問 [實習醫女培訓通過會怎樣]

[不過培訓又會怎樣——!]

 

[....] 首醫女暗罵林督還真不顧及翁主生辰

但連翁主都對他低頭折節 還親自送客 ——怎麼辦?

[培訓通過 便能晉升為宮廷醫女]

[未能通過 會被發至為省縣醫女]

 

[那實習醫女現正受專業訓練]

林督厲聲道 [有沒有晉升的 都是國家醫女]

[妳意思 實習醫女還不是醫女——?]

 

首醫女不敢抬頭  [並不是這意思——]

 

林督重申王法 [殿下嚴令禁止醫女參加宴會]

[現在宴席怎會出現醫女啊?! 豈有你們如此鄙視王法?!]

[再說動手傷害官員 理應還押處置]

[卻來不及還押 動用私刑——?]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林督一聲令下徹底調查

[還不把朴夫謙捸捕歸案?!]

 

站後面的主人翁早跟伺候打眼色趕緊會朴夫謙

[真是丟臉——!]

哪曉得在說堂弟行為還是覺得林督無視自己是主家

三兩言語敷衍過去

大家識趣奠關注 喝的喝 耍妓的耍妓

首醫女 李主簿 林督 洪常 她不就是尹戶部姪女嘛?

罷了——! 趕緊離開吧

朴夫謙  雖論階品 人脈 實力通通都不及你

但他好歹掌握朝廷唯一百本貨源 ! 看你怎動得了

 

林督不由紛說要親自到外醫病房一看究竟

跟身後李主簿首醫女都惶恐不安

當令路 洪常兩人趕來到廳房 已經去樓空

房裡擺設明顯移位 出現格格不入的水桶 一地濕漉漉 

見來人兇悍 幾位奴婢死抓著毛巾躬身說正在打掃

想騙誰? 夜晚官廳可燈火輝煌 好端端在這時間打掃?

屋裡還飄著微微血腥味

洪常立即抽起一奴婢手上毛巾 果真印了一大血債

[還不老實招來 連同治罪] 洪常正經辦案來

其神氣足 聲勢盛 還有後果 [妳們身板食不消二十杖責]

都讓人感到屁滾尿流

 

奴婢們跪下 哭嚷實在不知道啊

[是房務大人讓我們趕緊清理]

 

被扔出去 最一眼看到長今神情呆滯

我不會便宜妳!” 朴夫謙 來冷水 潑醒她 再來!”

之後在外面解決妳——!潑爺酒 我讓妳沉塘去!”

令路愈想愈發惴惴不安 沉塘去?!

[我知道在那!! !!]

轉瞬間 她捉摸到有一個地方 一處偏僻地方

即便拋屍也無法懷疑到誰頭上的地方

外面觀星塔後面的水塘 還是 遠東則那個荒廢水井

 

 

他們來到天上庭大門 

林督跟部下列隊 交代情況 

李主簿跟首醫女均被以無視嚴令扣押回去

[你們幾個去看外醫房看有沒有醫女傷勢不尋常]

 

[大人——] 不遠處躊躇的打更老翁還是上前

遞上一枚戒指

 

洪常定睛一看眼珠差點掉出來 說不定只是

!!別自己嚇自己———!

[是長今的!!] 令路不假思索道 [我知道是她的!!!]

 

[往觀星塔方向走] 老翁指了指方向

 

洪常旋即拔腿狂奔 實習醫女又是同樣戒指 又叫長今 

天下間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林督本來先回內醫院 除了戒指 他跟洪常一樣想法

也打了眼色 三個部下快速跟前支援

眾人走進矮樹叢 擔心前邊水塘之大 要往哪方向進發

部下不是省油燈 三兩早就朝不同方向搜

林督體力不如年輕慢了他們一段距離

耳邊重複老翁道的話

約兩刻前 一堆人挾住一女子從裡面出來

說本對這種事見怪不怪 偶然被控制的女子都會求饒

但這次回 女子把戒指扔到地下 打更老翁不敢拿

就想他們就是對付偷竊賊婆 反倒借路不拾遺圖個賞賜

 

 

走了不多時 傳來若隱若現喘著粗氣聲

令路又開始哭了 她最熟悉不過的——[她活該的!]

[幹嘛不走啊?] 她說不出心裡話 [死了別怪我!]

 

遁著聲音 借著月光

前面水塘兩個男人架起半跪垂頭女子

款款上前的背影正是朴夫謙 他揚起手中樹枝

 

// 林督部下個個身手敏捷 不到幾招牢牢控制住

 

她身子濕漉漉 衣服沾得了亂七八糟  

洪常不敢再上前確認她身份  愣著 [——]

她慢慢撐起身體 夜風吹開她披頭散髮

 

林督穿過樹叢 內心猛然一震

 

<<待續

 

續長今夢第一零六章螻蟻尚且偷生

 

[我命賤 連番威迫給你倒酒]

長今 [賭上賤命也不後悔潑你酒 反正賤命死不足惜]

[我只要一口氣就會去敲鑼打鼓]

[把你所做的一切宣之於眾]

[你貪得無厭! 你會後悔不早把我沉塘]

/

朴夫謙差點沒笑岔氣 [失身丫 有本事我讓妳發揮!]

/

洪常沉著怒氣 請求大家幫忙隱瞞

先讓他跟上司到如期出發 

[林督大人說過她治療好他外甥 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

身體本就筋疲力盡 

申教授的判決壓倒她最後根稻草 再也無能為力的掙扎

在最後的最後 長今瞭解倒申教授苦心  欣然接受第三個不通

申益必 [我希望能再見到妳!] 他篤定她會捲土重來

/

那個醫女終傷重不治 撒手人寰

長今五臟六腑感概萬千道

但請庇佑我能完成這個心願 

哪怕只給他帶來丁點麻煩

拜託妳幫我一把——!

 

/

政浩一大早便到敦化門等伊人 

蜜裡調油 暗想看還能等不到人嗎!

 

——!

洪常 銀非瞳孔放到最大

——啥情況——!

 

斜背跟尹海爾哈哈笑的男人竟是朴夫謙——!

台長: Jia
人氣(32,258) | 回應(10)| 推薦 (35)|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六章ㄼ螻蟻尚且偷生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四章ㄼ垂餌虎口

(悄悄話)
2022-04-22 23:51:19
(悄悄話)
2022-04-23 00:13:56
ymriko
我還是孩子啊看到羞羞事但對象為什麼是...NO!
難怪之前說不會手下留情
麻煩好好教訓精蟲上腦男人
2022-04-23 09:51:57
版主回應
那條精蟲肯定沒好下場(握拳頭哼哼
2022-04-23 18:55:15
(悄悄話)
2022-04-23 23:20:27
(悄悄話)
2022-04-24 10:32:16
(悄悄話)
2022-04-25 16:12:41
小西寧
😭😭😭😭😭
這樓必須是我的難過
2022-05-15 22:25:54
版主回應
哇快淹沒了我
2022-05-15 22:45:50
小西寧
jia大好狠😭那個朴夫謙絕對要手刃千刀🤬
好期待小閔反應😰不過看到新章好像不順利說😭原來令路這裡良心發現😔😔雖然以前是敵對關係但一邊想辦法去救長今😔她也好可憐一直被朴夫謙欺負
2022-05-15 22:33:18
版主回應
不狠不狠想著現在有多虐未來就有多甜(抱抱
令路說別以為她沒戲了後面她還要—————(不劇透
2022-05-15 23:00:27
(悄悄話)
2022-05-25 10:14:06
予風
過來原站支持
真的好喜歡長閔cp
還有你的文章給了我們這些老粉寄託
都已經把你的後續當成第三季了
要繼續加油!
2022-06-12 17:33:00
版主回應
這裡看到予風 (也要飛撲><
謝謝我的後續能成了你們心目中的寄託(淚花花
我會堅持呢><
2022-06-12 23:08:3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