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5 19:07:51| 人氣26,538| 回應11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一章ㄼ爲伊消得人憔悴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馬尾辮劃開畫面

她繞過崎嶇山路 鑽進擁擠市集 跑出廣闊村野

迎著朝陽奔跑的女子一如從前

內心一點點牽引著她不願意放棄的信念

 

徐徐微風 終於吹開她緊鎖眉頭的愁

她眼眸裡的天空很藍 雲很白  陰雲散開了

海望去無限盡頭卻不再空虛 其實此岸連彼岸

 

彼岸的家人 故友寄語跑起來

不要低頭! 妳必須向前奔跑 !

——必須在這艱難困境裡重新振作  !

———不再抱怨 積極面對去迎接挑戰 !

[李管備轎去雲巖寺接少爺啦?]

猴大娘說順路在那邊小鄉買特產酒 (德久嬸知道會生氣><)

 

李管家默默紀錄在紙上 [看來要早出發]

列著密密麻麻 順路貨單

不再起行 恐怕要記到晚上了

[話說 少有大娘妳這麼氣人]

[自己輸了單腳比賽才接受她道歉]

[ 我人老就想不透]

 

[別看她那丫頭 呆呆鈍 人畜無害]

猴大娘對她可有不一樣想法 [悟性應該滿高]

[發奮起來 是個危險女人!]

見管家疑惑 她補充

[她苦惱模樣 像極我如何接受斷手事實的時候]

另一處 捧起小溪水喝的長今

倒影裡似乎看到跟陽雪對著水面練習舞姿

突來興緻 長今踮腳往半空拋出漂亮弧度

然後就是嬋舞嬋口頭禪 [踮腳!上躍!前翻後揚]

以為會生疏的動作早就被記在體內

 

[哈哈!]   

?! 碰好迎面走來 撐著拐杖的單腳漢子

[可以跳舞 可以奔跑]

[我也不賴 走了大半個朝鮮的群山]

[少年!! 後會有期] 

 

有手有腳也不代表有希望

漢子傳給自己的笑顏 既柔情又堅定

她想起猴大娘的單腳比賽 

漢子每一步的堅韌

她恍然大悟 對比起他們

自己人生並沒有想像中糟糕

如今我有什麼理由感到不快樂不幸福

為了這些得來不容易的幸福

我一定會加倍努力

像猴大娘一樣 托起這些幸福與快樂

最後將之交給另外不幸的人

這其實是一個很普通但又很不普通的理想

 

帶著這股力量繼續向前奔跑

但別衝太急———!

——!!石階級下冒上人影

———!又是林督?!

 

[小子!!] 林督又要張口斥喝

怎麼最近村裡多了如此魯莽之人

[停下——]

 

[.......]

 

——....剎不住嗎...

瞬間少年快撞到跟前  林督來不及反應

此時嬋舞孃口頭禪

踮腳!上躍!前翻後揚

——大不摔透 痛個半天!——

身體前傾 剎那間踮起腳尖

肌肉釋出那個天賦般彈跳力

平地躍起一個人的高度

並在空中以一個漂亮弧度翻前

穩穩落地 她驚訝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沒料到以前刻練的跳躍竟能發揮在這刻

 

這一連串動作與林督記憶裡的一個男子

重疊了!!

一樣的淺藍色上衫 一樣的馬尾辮

[大人抱歉!] 她的笑與他怎麼如出一轍

[我趕時間先走] 又拔腿跑了

 

林督驚呆著 唇邊吐出 ...天壽...字樣

(:——到底他跟徐天壽是什麼關係?)

(jia: 也是學生之一!!)

當年燕山君追捕 收到天壽密函說

願意一人一死把罪扛

寄望自己在最後關頭保護他妻女  

那一天自己也在碼頭的收捕隊裡等待

兩千年道士也跟小長今說不要逃跑!!

 (jia: 往後他不禁懷疑起長今身份)

她不就是長今?怎麼這模樣這裝束? 又跑掉?

一大早又在這村?官婢就是官婢!!

[這女子!! 閔政浩是瞎眼了嗎?]

氣憤的他還不忘環顧四周有誰看到剛才糗樣

 

 

鏡頭一轉

[!!] 長今已來召集場所

一路跑來 上氣不接下氣  [是來]

[報名...醫女考核] 氣喘吁吁地吐出

 

[別急! 還沒開始!] 召集官色迷迷客氣問

不好奇她穿怎樣

只看到剛才她跑來時 胸前兩偉大的振盪!!

[姑娘妳叫什麼?] 他翻開點名簿

 

[我呢] 長今並沒有搬出齊氏 [因為有些事]

[當我知道今天是最終考核 我就趕來試試]

[希望給我機會 把首輪考的都給我...]

 

召集官們三兩打眼色

一對對火眼金睛打量她上下

(不說以為他們是古代人體掃描機)

看著算乾淨標緻 上點妝還真不賴

一個挑眼眉分析

!看那對奶絕對是賣點 腰跟臀比例——!”

一個口水快滴在衣服

兩位! 這個要是沒文化 我上雅居就要定她喔!”

一個就盤算自己妓房生意

 

[妳把這裡當什麼了?]

召集官甲 拿腔拿調說她不把規矩放眼裡

[太過份了!首輪不過的 今天又可以來試喔?]

 

[妳有沒有人介紹來呀?] 

召集官乙試探 她要是出自妓房還有機會

見她搖搖頭 只是平民女! [醫女可要識字]

[起碼有會看懂典故的基礎]

[我倒是能給妳地方先好好學習 不過—]

尼瑪!直接招攬到那邊做生意

 

[我實太魯莽了] 長今掛上招牌皮笑 

[打擾大人了!!] 身體被他們瞪得心煩意燥

[那我下年再來吧] 轉身離去

但自尊心不允許自己搬出齊氏

何況齊颯都寄了信跟齊氏說擱置——!

 

兩三召集官在後面像被打亂算盤

指手劃腳對方不會說話

[姑娘等等!] 召集官丙假惺惺翻看點名簿

[ 咳咳!!醫女是經嚴格挑選]

[這些年來醫女短缺一直是問題]

言不由衷的官腔繞圈圈

三兩自我滿意的演技挽留

[所以就破格讓妳進考場]

 

[妳好好表現呀] 召集官甲乙附和

隨即在點名簿寫上——徐長今

 

[——謝謝] 長今無奈笑 就這麼容易進考場?

算吧 成功第一步也許就要這樣運氣

 

走入考場

中央位置整齊擺了三十張桌面

幾個小小宮女認真為每桌準備筆墨

 

說氣氛嘛還真不算嚴肅———!

進考場的女子有一半穿得花枝招展

[要不是三番四次請我來 我現在還睡覺]

擺弄著別人家送的手飾 交流奇怪姿勢

[像我這樣子搖 大人都歡極了]

 

當然還有正經女子為了前途為了救苦救難而來

她們邊重溫手中筆記 邊食著厚墩墩糯米糕

以前說考試食糯米糕會金榜題名

 

[考官急病?] 忽然大家都嚷著離開

[今天是否取消?怎麼還沒安排?]

 

此時  場內一平安靜

一身淡綠 戴四方帽的醫女慢條斯理走進場  

淡淡柳眉 垂目裡有對晶瑩微綠的眼眸 超凡脫俗

她眉宇間有種超越同齡驚人的優秀

與長今年齡相當的她已經是內醫女——任銀非

(首醫女>內醫女>看病醫女>內房/惠民醫女>實習醫女)

小而挺直翹翹的鼻子 小巧的嘴巴

渾身傲骨的勁 冷艷無暇的美人兒

[稍安毋躁] 嗓音卻很甜美軟綿綿的

[考核即將開始] 即便聲音不足震懾大家

但畢竟都是內醫女官個個都很合作

[寧醫十男子 莫醫一婦人] 銀非單刀直入道

[因為女人疾病往往隱藏在隱秘部位]

[此外 病人本身諱疾忌醫也是重要原因]

沒有高低起伏聽得如同冷水般 直感無趣

 

[對於流產的女人如何施治!]

果然不出所料 考試圍繞婦科疾病出題

[請大家開處方箋!]

 

考場裏泛起一片竊竊私語

渾身不自在 總覺得她盯著自己看?

長今好快撇除各樣因素 好快書寫處方箋

 

X翌日——浴春日

 

[我怎麼覺得妳穿起男裝 整個人都不一樣啦]

曼大夫苦逼地幫忙擺放祭品

連她自己也性情大變成小貓

白天清潔廚房院子 晚上還得要按摩

不過看她樣子想通了吧  樂天活潑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多虧曼大夫妳幫手] 長今正準備出門

[我才能出去湊熱鬧]

!!約好齊颯 跟初媛在雲巖寺那邊放紙鳶

 

門外轎車準時出現 齊颯遂一招呼

也疑惑曼大夫竟然在姜嬸面前如此合作

路上長今解釋德久嬸手上有從商家換來的野山蔘!!

曼大夫作為頭好蔘類研究者嘛

德久嬸可不輕易拱手相讓

這回她還不使勁變著花樣折磨?

 

轎車穿梭熱鬧街道

有賣小吃 有賣古玩

還有演雜技 說相聲 唱大鼓

齊颯眼睛都不夠用了

各樣混成一股熱熱烈烈 鬧鬧哄哄

 

乘一陣風 

蝴蝶” “燕子往蔚藍的天 扶搖直上

 

[我的怎麼還不飛呀] 齊颯對自己的仙鶴不滿意

於是初媛牽著線 [跑呀!]

齊颯抱著仙鶴狂奔  風一吹 初媛牽着線把紙鳶往上拉

[——!!飛起了!!!]

兩人要是年紀相當 還真是滿配說

 

這裡觀看的人很多 都仰面朝天

長今視線尋找 那天的小和尚

其實嘛 都在看閔大人會不也在

都快兩星期沒見呢><

 

[到我了到我了!!]

果真好快辨認著這稚嫩童音急催著

 

長今往聲音方向追

斜坡下那片空地

背對著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大人

壯實身影下小和尚更顯得迷你

政浩舉高一個個孩子 讓他們看得更遠

 

[到我了——!] 小和尚等久了 快急哭說

可惜身影太小 好快被稍大的孩子搶了機會

[大人你都偏心!!]

 

[知道了!!]

政浩心想早知道在這裡做人肉升降機

還不如早早回去報告

說不定現在跟她在一起放紙鳶

//踏踏// 後面傳來急步聲 該不會又來熊孩子

 

[] 一淡藍身影好快抱起小和尚

 

眼前馬尾辮少年 但身材明顯就是

[徐內人?!]  !上一秒才想她來著

 

小和尚這次貼緊她胸前 這柔軟觸感

[是姐姐?! 怎麼上次就走了!!]

 

溫暖的春風吹開一望無際的麥田

吹開孩子們 (算他們識事務把空間留給兩人

 

[怎麼穿起男服?]

政浩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 [妳看著不一樣了]

單是她用那清澈眼眸看自己 衝自己微笑就有反應

說真

自從那次山上借酒精作祟深吻後

每次一想到她就忍不住想要

對這種事本就不很熱衷

甚至第一次都是由女方主導><

(:——啥情況?那個人是誰?)

(jia: 別急!會知道的!都出過場!! ) 

後來純粹都為了解決生理需求

難道這情況是禁慾太久?

 

長今以為被說衣服哪裡不對 ?

她低頭雙手不知覺摸了心口

政浩看到喉嚨一緊

拉齊衣服的動作 讓衣服緊貼身型

讓他更心身癢癢 !!急忙撇清這些歪念

[頭一次見妳這穿著 有點不習慣而已]

對呢 平常散開的棕髮都束成馬尾辮

單看樣子 還真眉清目秀的帥哥兒

 

[我還想著大人恢復官職]

長今 [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見到你]

[沒想到就這樣見面呢]

她還比他單刀直入 表達感受

[太好了!能見到大人你]

她這個笑由心而發

 

一段時間不見 她怎麼蛻變了許多

愁容不再 語調都煥然一新

啊——!不——!她本就就這樣呀——!

以及熟識的笑容  但說著有事必須自己說著

這不好預感  像極她當初穿回御膳服拒考醫女

讓政浩卻高興不來  [洪常他說話都一半半]

[恢復官職一事 我會拒... ]

他往前靠近

想拉起她手說 自己答應過會跟隨她

 

[大人!] 長今中斷他話

手硬生生往後縮起  心裡像流血似痛

[我找到了櫂 ......]

 

——啥情況? [原來呀...]

他不敢聽下去她選擇

政浩強顏歡笑 [難怪妳這麼高興]

[你們緣份真深...]

經歷這麼多 都不及他  

那當然他們有整整六年生活軌跡

[太好了! 替你們高興] 

想到她回濟洲島

有櫂在身邊 不怕被欺負就好了

 

長今苦思過要怎樣規勸他回到京城

她深知政浩為履行承諾 可會與世界為敵

妳的身份會摧毀政浩抱負

她應該一早意識這問題才是!

[大人給我的鼓勵] 若果這樣能大人放棄自己

那不如裝得若無其事

要對他的付出 說得輕描淡寫 才顯得自己夠渣

[我會放在心裡!]  這話倒是真心的!!

 

政浩內心是不相信櫂的出現

只不過她用這男人來拒絕自己

也許她壓根兒 不曾對自己動心——?

想到這裡 政浩更是抽心

在濟洲島的日子

每每深情的凝視呢

多少夜裡挨在一起看星星呢

政浩微張嘴巴 想通通問一遍  可都吐不出一字

不敢想像這些都是自己一廂情願?

她有多不情願跟自己在一起才用別的男人來拒絕

 

[大人...] 長今讀懂他思緒 [...]

我多希望你能在我身邊呀  她並沒有說

官婢都夠卑微 要是告訴他自己還成為了藥房妓生

心中的自卑 告訴她愛上這個高不可攀的男人

他會因為自己 遇上不必要麻煩甚至滅頂之災

她怎捨得他陪在自己身邊

 

政浩嗯了聲 示意她不用再說什麼

這突來沉重的打擊

情感上一時承受不了感到天旋地轉

他想方設法用微笑來掩飾此刻真實心境

[我明白了!] 他仰望天上一隻隻彩鳥

 

申時 宮廷議政閣

政浩穿上淺紫華麗內副禁服

向中宗拱禮 現在已經恢復官職及交接工作

閣上還有 林督 監營目

政浩告知這次出行任務結果以及已執行處置

直讓中宗 林督 大叫滿意

 

只有監營目注意倒他面無表情裡的憂郁

[這局] 那他就說些開心事吧 [我們不會招攬徐長今]

 

政浩出獄

聽監營目講內部計劃召她入宮團結能量對衡吳某

無意中 她剷除吳某在濟洲安插的使令

只要她在宮廷 必定讓吳某露出更多破綻

這麼說政浩倒是安心了

 

[陛下!!] 老內侍門外焦急傳話 [陛下!!]

一緊張舌頭就卷起來 說得含糊不清

 

[把舌頭將直再說] 林督不耐煩

對他最大隱憂的政浩都恢復官職了

還有什麼大事呢

 

[今天醫女最終考核——] 老內侍慢慢道出

[出了奇女子——]

[處方箋 連申教授都給滿分——]

 

[這確實很有趣] 中宗納悶還以為怎麼了

[今年召收情況有別以往嗎]

 

[情況——]老內侍支支吾吾 [除了給滿分]

[就是——!那奇女子——]

[經海爾醫女確認]

[便是你們說的徐長今!]

 

——什麼?

閣裡大家一陣錯愕 面面相覷

這不就是自投羅網?

 

政浩每一步都走得很沉重

望著地上自己欣長影子

今天見到她的喜悅 到被拒絕的失落不甘

再到她毅然成為醫女的疑惑 踏入城府的擔心

心底像是裂了一縫 呼啦啦的冷風直灌來

在空蕩蕩的心裡肆虐  他好想一一問清楚

來到德久家村口  他又不敢面對

怕真的看到櫂

怕兩人在眼前卿卿我我

怕自己的一廂情願顯得可笑

 

[閔大人?] 此時德久叔叢林那邊過來

他手還抓著一隻兔子

[她們還在準備晚飯呢] 他挽起他胳膊走

[我捸到野味 大家一齊滋味!]

 

[大家!!] 德久叔拉著政浩進來

[!!!] 炫耀手中野味  好讓屋裡大家興奮

[老婆 還不給我準備柴火!!]

 

只是長今有點尷尬的笑

 

屋內德久嬸 曼大夫 鄭雲白

都圍著德久叔上火烤兔子

而長今遠遠坐在準備好的飯桌上等待

看有沒有多出鞋子 確認櫂到底在不在

可是又都不敢問去向更不敢靠近長今

直到被雲白以礙地方 硬硬推去跟她旁邊

 

政浩坐在另一邊 漫著尷尬氛圍 早知就不來!

這時候還是長今率先打破僵局 [先喝碗湯吧!]

反正也沒說是怎樣見到櫂呀? 不算撒謊啦

連德久叔在外面 都看到自己以狀元進入醫女行列

大人從宮廷過來也都應該知道了吧

有待令熟手德久叔在場

三兩架勢殺死兔子真是易如反掌

火上的兔子肉愈發出味道

可未等烤熟

德久三杯酒下肚就東倒西歪

後面德久嬸叫嚷 最好徹底睡旁邊去!

雲白笑他兩杯酒量還天天嚷著大喝酒

 

[用大叔自己的話説] 長今認同說

[如果偷喝家裡的酒太多 就會挨大嬸罵]

[所以他掌握了一喝就醉的方法]

 

政浩噗聲笑 心想不愧是他作風

 

X此刻夜已深

德久家依然傳來喧囂聲

飯桌菜餚食去七七八八

大家推杯換盞 酒過三巡 每人臉泛起紅暈

只有德久叔在裡邊昏睡過去

 

[那時候長今跟一群男的去水塘抓魚]

德久嬸微醺 說著從前時光 也說起逝去兒子

[回來時候 潼兒說]

[“奇怪呀! 長今下面跟我們不一樣”]

 

此話一出逗得得大家捧腹大笑

 

[長今小時候像男孩子那樣]

[一被欺負就回擊 有時候罵得比大人還兇]

[潼兒只敢躲在長今後面畏畏縮 像極他爸!]

說著紅了眼睛

[太遜了!太遜了!] 又倒下一杯酒

 

大家表明笑著 還是隱約感到什麼

政浩看到長今噙著眼淚 努力笑著回應

 

只有醉翁雲白傻傻問 [潼兒 我怎麼沒見到?]

這不識事務的男人!!! 曼大夫用力捏他胳膊

雖然她刻薄 粗言粗氣 計計較較

但像她這麼摳還是收養了長今 並拉扯大

她本質善良就是性格比較強悍

失去兒子的夫婦依然把持家業 相互扶持

唯一的養女 被貶到濟洲島 現在又要回宮去

疑惑 不捨 擔憂  但她嘴硬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深知無人能改變她想法

德久嬸肯定知道長今不會罷休 而且會堅持到底

[如果妳不進宮 又怎能揪出狐狸!]

 

長今把眼淚吞回去

彷彿回應大嬸 !我必須要這樣做!

露出再難的事都不怕的笑

看在政浩眼裡 她都是在逞強!

中宗預料及此 都不想她再度入宮

她卻———為了揪出狐狸

 

[宮女 茶栽女 官婢] 雲白借著醉意

[現在又是實習醫女身份]

[妳呀什麽身份都有了啊]

[可真是五毒俱全!]

 

 

鏡頭一轉  政浩佇立在河流畔邊

—— 斷然拒絕自己是為了入宮揪出狐狸?   

為什麼都不告訴自己 不值得跟自己討論?

她決定的事 自己一定會支持她 !!

但這對她實在太危險了

後方來了腳步聲 是她!!

 

長今稍微猶豫 最後還是靠近他 挨肩佇立

 我找到了櫂 ......”

她猜到政浩苦思什麼 [我的話還沒說完]

見到政浩冷淡淡的不回話

[跟張壽路大人夢中跟大人一別那樣]

 

夢中一別? 政浩詫異望向她 該不會?

! 自己並不是因為他不在而高興

只是 這反應倒顯得自己沒肚量

再者—— [就算我多不情願]

[我寧願 櫂立刻帶妳遠走高飛]

[竟然遠走高飛 為什麼那個人不是我]

 

偶然一聲魚躍 衝破河夜的寂靜

接着又陷入無邊的靜謐

良久

 

[三年 五年 十年]

踏上揭穿真相道路 勢在必行

月光照在微波粼粼河面上

逝去的光陰年華也為我守候?  

長今輕問 [大人願意....]

 

政浩嘴角微揚 這還需要考慮嗎

河面倒影映托著 他牽著她的手

(網圖)

我會等到那一天來臨

 

<<待續

 

[大叔!你的話我不理解]

培訓課第一天就被板臭臉教授記下第二個不通

再差一個不通就淘汰了 明針對來著!

長今豈能就此罷休 [我不服!]

[不能用你偏見判斷我!]

 

 

[現在就幫我取穴]

申主簿就要她得心服口服

[連把脈都不懂 就捧著針筒招搖過市]

[以後不用再來這裡!]

 

還有最衝擊消息——!

年少懵懂 正值對異性充滿好奇時候

不得是她誘惑他 總之有些事就那麼發生了

海爾醫女跟政浩有過電光石火肉體關係

[閔——政——浩——大人] 洪常故意把每個字拉長

秉著對上司情史過往了解 的負責任態度

他必須一探究竟

 

內醫院上下視傳言閔政浩跟官婢好了是瞎吹!! 

長今得知他們認知 政浩跟海爾才是秘戀關係

此時敦化門外停來三品官員專屬馬車

政浩怎麼出現在這了?

而醫女們紛紛起哄  把海爾推進馬車

 

台長: Jia

(悄悄話)
2022-04-06 17:38:59
(悄悄話)
2022-04-06 17:39:37
小西寧
哈哈🤣🤣古代人體掃瞄機😂還有她竟然罵髒話🤣看時候有些出戲但好有代入感😋大大這次歸來文筆提升不少👍以前都已經很好👀現在就多了更真實的感覺像內心獨白更貼近還有髒話部分🤣
2022-04-18 12:42:30
版主回應
我每看回以前文筆都想重新改過
後來想想也這是見證進步
所以都忍著過去還不如繼續寫來得實際
以前覺得寫古代的語氣不敢太口語
這次回來寫就不顧忌了(反而寫得更多更順><
說不定又提升(厚臉皮)
2022-04-18 13:16:23
小西寧
第一又要撞倒林督🤣他反應也好好笑
長今幹嘛說遇見櫂小閔第一反應難過不甘但理智認為不可能那段好有感覺😢真的讓人覺得編理由也編個好的呀😩當我以為好不容易的兩人又要回到朋友未滿時候😢劇情峰迴路轉長今終於終於告白啦還有小閔不說話只牽她手加上配圖😭無憾啦😭
2022-04-18 12:54:25
版主回應
林督暗想前世跟她是不是石頭跟雞蛋
兩人曖昧夠了——!出現幾年的新角色都說看不過去要揍我了
現在必須更進一步
2022-04-18 13:24:18
ymriko
很有感覺的回應
看了幾遍都覺得兩人真好不容易
趕快平定冤案然後光明正大在一起
2022-05-07 09:47:42
版主回應
本來還想自己畫的 結果太懶了><
我也好喜歡這對cp一定會給他們好結局
(眾:說!後面劇情是啥意思了? (別打我><我怕怕啊!
2022-05-08 23:05:08
森欣
我是第一次看大大同人文,追了好一段時間,已經成習慣了,好喜歡閔大人這章無聲勝有聲的回覆,之後單看新更的標題覺得好嚇人,希望兩人不要再分開
2022-05-08 23:20:29
版主回應
HEY!!森欣大!!!(飛撲
超超超感動我的同人文成了大大閱讀習慣>///<
是呢就要無聲勝有聲氛圍說呢
標題是要駭人(內容也是嘛———趕快溜!
2022-05-11 10:35:46
(悄悄話)
2022-05-19 21:41:22
(悄悄話)
2022-05-21 12:15:22
(悄悄話)
2022-06-16 10:58:06
(悄悄話)
2022-06-19 12:19:07
(悄悄話)
2022-06-20 15:10:0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