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24 22:47:27| 人氣823|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四章ㄼ農夫與蛇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門扇被拉開

呼呼喘氣 映入他眼前是 ———!

妳爹回來呢~” 夫人托高手中襁褓

圓圓粉粉的臉似半熟的桃

一雙黑溜溜水靈靈大眼睛

咿呀...” 女娃聲音像貓咪很細

兩片薄薄的唇 小嘴一咧

一對甜甜的酒窩實著可愛

 

半張臉掩在濃密腮鬍中

大半生靠著一股兇悍奮戰

犀利雙眸閃耀晶瑩剔透光芒

讓他年僅三十就擁有六百人組織為他效命守江山

用當時百姓話概括 土皇帝

 

百足之蟲 至斷不蹶

我是明國人!

自懂事 我便知道錦衣玉食的生活奢華

都是靠謀害手段來搶奪錢財

!果真是蟲!

 

這是我小姑娘?”  他輕輕彎下腰

女娃如仙女下凡披著柔媚的春光

略帶甜意從他身邊掠過

妳好喔———!” 他柔情一笑

此刻他才對世間萬事萬物多了份溫和跟關愛

我是妳爹喔

初次為父親的悸動 他不禁紅了眼睛

 

父親曾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霸主

小嘍囉亦是遠近馳名心狠手辣

殺人不眨眼 視非我組織等生命如草芥!

除了招呼縣官光明正大的打擊

還得提防潛入組織的仇家

有仇不報非君子

被抓住的通常成為練習對象

痛苦的他們在拿揑恰當的折磨裡求一死

而我在當中享受著主宰感覺

我像極當年的父親!

那年我十一歲!

 

我深信在父親勢力下能隻手遮天

結果善惡報應選擇降臨到我母親身上

與父親大相徑庭

焚香端坐的母親 每天虔誠迴向給死者

我曾討厭母親滿嘴彿經要我們放下屠刀

 

背部數十刀 臉部血肉模糊 奄奄一息

別——別去!”

飾物如她手中斷線的彿珠散落一地

最後一句竟是叮囑我們別再去報復

 

父親與我從此頓悟因果立地成彿

組織不斷撕裂 分化  

母親的死 暗殺我們的依舊沒有消停

老天好狠! 怎麼讓我愛人承受惡果?”

自責 惡疾 慢慢削去他勇猛

 

種其因者須食其果

我們再也反抗不了

成了仇家的練習對象

那年我十三歲

我亦像他們!但求一死!

 

妳父親作惡多端 我只聽命組織辦事

與她說話是年紀相若的鳳眼少年

當然他沒見識過她十一歲時的兇悍

她一身鞭傷不應再代替父親承受這般磨難

少年各種賄賂賣人情 換她一生為奴

她對他刮目相看亦視他為救命恩人

 

冤冤相報

鳳眼少年跟隨的組織被壓倒性打擊

為換命 他們把曾經的霸主拱手相讓

父親已病入膏肓 終日被關在潮濕地牢

我堂堂一代稱霸父親依舊想挽留顏面

再落入他人手上 怎面對死去的兄弟?”

 

於是我手刃父親!

雙手沾有雙親的血———!

那年我十五歲!

 

[別髒兮兮的碰我!]

承主公前半生走馬燈

她揮袖入屋

 

X

 

長今 政浩  雲白

州牧 以及 監營目

跟隨著曼大夫來到她藥房

身後還跟貼著兩位手持炮槍的倭寇

故一路上大家都死靜一片

 

曼大夫在瓦房前輕輕推開木門

種植草藥 瓜類 數隻雞咯咯巡視的偏院

還好在攻城期間 未被摧毀一絲

倭寇乖乖駐守在唯一出口大門前

 

一等人進入瓦房 大大長呼一口氣

長今立即往藥櫃奔去 抓幾把外用藥材

 

[地方不大! 別佔位!] 雲白跟曼大夫一模子

不留情面斥喝州牧 還吩咐他 [燒水去!急用!]

他輕輕把政浩按在塌塌米 幫他解開衣裳

 

 

[肯呢肯呢]

可憐沒有一點官威的州牧唉了一聲

像到自家一樣 先悠悠地喝一杯茶水

[我都被嚇剩半條人命!]

 

不請跟來監營目打量著瓦房

冬暖夏涼 冬不掃雪 夏不漏雨

[真不錯的房子]

[州牧大人真闊綽呀!]

 

[不是州牧大人] 曼大夫

[他們肯定也把我們一同處刑]

[挑他啦]

 

幸好長今發現有瓶金瘡粉

還抓了疊好的毛巾跟紗布放到政浩旁邊

此時曼大夫遞來一盆涼開水

長今二話不說直接扒光政浩衵衣洗傷口

———!

眾目睽睽下 怎麼說 男女授受不親

更方況他是護衛武官 她只是被除名官婢

任憑州牧或監營目上書 就隨便食上鞭扑!

 

 

曼大夫抓住長今的手 [大人就交讓我們負責!]

[妳應該先集中精神處理那女人!]

 

長今似乎才回過神

對呢 自己是要給那個人診療!

 

[你再不捨得!] 雲白搶過毛巾扔到他旁邊

提醒政浩道 [她怎放心過去呀]

 

[我可是管轄監營城!]

監營目似乎為了這事而跟來

[我怎可能讓一奇怪女子面對敵軍]

 

——面對!

貴為大夫的理智

國人被殺戮的憤恨

內心鬥爭使長今猶豫不決

叫人怎樣面對———!

鏡頭她與少女重疊 神情如出一轍

 

弱不禁風的她攙扶受傷鳳眼少年

怎能躲過其組織仇家

本剩半條性命的他 遭受一輪群毆

她怎可能讓救命恩人死去

哪怕只有一絲機會

 

她直接向其頭目

坦白自己是一代霸主之女

那可是當時各路人士高酬活捸肥羊

抓到這隻肥羊 意味著新代霸主

哪怕人頭落地 她也願意為他求饒

 

[只要他活著] 少女快把頭叩爛了

[求求大人你....]

 

[像妳的太多! 也太多!]

頭目是西域著名的壁玉男

風神秀逸如雕琢的冠玉

內到外透著一股風韻 美得讓人無法匹及

可嗓音粗糙 不禁讓人惋惜敗筆

但最人懼怕是他嗜殺成性 兇殘

[如果妳能傷我一分 我聽妳一回合]

他竟扔下自己紅櫻長槍 [在我未出手前!]

又給他想著新的虐人方式

 

[如果你能保證———] 少女雙眼閃爍如流星

天生敏捷的她順著手勢

舞動起頭目重金打造的硬韌長槍

[他活著!]

少女行為隨即被制服

手下的尖刀都朝向她致命地方

她沒有驚訝 把槍頭擱到自己脖子  

[我今生!]

[只提武器為大人手起刀落!]

 

 

啥——?! 壁玉男兩眼發直

一來佩服她輕易靈活掌握控制長槍

來不及出手的眨眼間 感到一陣涼意

自己跟左右將令的衣袖竟然被劃開

但不傷絲毫皮膚 微風還捲走髮尾 ——!!

其功力連他亦不敢小覷!!!

最最最讓心 扑通扑通地跳

明知寡不敵眾

我不答應 她做好自己了斷!

但我若讓他活著 她亦成為我旗下活著!

我終究不能堂正殺死她!

如此出色 果真是他後人!

此刻他對她也有了新感覺

只有我能擁有妳!

[那麼] 他唯一想到是透過這方法

讓她永遠成為自己的人

[梳洗好到我房間再說!]

 

 

鏡頭一轉浴盆裡散發出淡淡清香

熱氣蒸騰如繚繞的雲霧

隔著珠簾裡 那一身凝脂白玉

酥胸於花瓣裡半遮半掩

兩女子命運巧合相似又不同

 

闊別久違

她穿上如日漂亮不失浮誇衣裙

心裡知曉即將的事

那年她十六歲!

鏡頭切換她倆迷濛心情

 

而長今亦不用更上死白的牢服

她來到鏡前 撫撫洗濕的棕髮

似乎沉思待會怎樣辮髮 

 

畫面又倒回少女那時候

 

[那男人怎可能守諾言!]

重傷的鳳眼少年抓住了她手腕

 

[我只怕我身邊唯一的人]

少女 [都離開我!]

 

鳳眼少年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如果我命不該絕!]

傷口已使他感覺不了痛楚!

[從今以後———!]

[我捨棄自主只效命妳一人!]

[一生苦樂皆跟隨妳!]

X

少女在門口踟躕不前

壁玉男直接把她扯到床上

[妳本來的氣勢呢?]

 

少女緊咬朱唇把頭扭向一邊

 

[妳說!] 他告訴她 [我的人只討回自己東西]

自己的組員在她主宰下活活折磨死

這一事還被笑在江湖上

[為什麼玩弄我的人]

[而那個人卻讓妳搭上性命 留他活口!]

[我真心不懂呀]

 

少女不屑一笑 [難道我會告訴你]

[我跟他之間的事?]

 

[我很有興趣知道]

壁玉男扒開她上衣

映入眼前是像蒸包的酥胸

他聞了聞她香肩 [是什麼讓妳———!]

[如此愛護殺妳母親的兇手———!]

 

 

[?!] 少女心藏似被雷電擊中

一時間回不上話 [真無品!]

[得不到我心就抵毀?]

 

[明天我會徹底攻陷他組盤]

壁玉男告訴她曾出席過他們慶功宴會

[那是我見過最高貴的紅玉墜 ]

少女不相信 一臉冷笑!

 

[聽說為了不染污]

壁玉男唇邊湊到她側脖

[直接在這裡砍下去!]

 

 

少女立眉瞪眼直直

腦海回到那天 崩潰地緊摟母親血淋淋的身體

沒錯!!致命處正是側脖

[呀———呀!!!]

 

她愈抓狂愈反抗

壁玉男暴虐的本性就愈顯露出來

對他來說這才是真正擁有她!

他下身用力一挺

陰莖被緊緊包裹著順應來回動了幾下

 

[—恩!]她嬌嫩的軀體也跟著顫抖

那是撕裂般的疼痛

他是殺死母親的兇手?

她未敢去懷疑 若明天搜到紅玉墜——!

她閉上美眸

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落

但遠遠比不上她心中的痛

 

他毫無憐惜地在她的陰道裡大力抽插

畫面漸暗再亮是 那裡一灘血

少女已是女人

而且

果真在鳳眼少年所屬組織裡搜到紅玉墜

雖得知兇刀不出自鳳眼少年

但那天他參與了搶奪

 

[能不能給我蒙眼布]

當她拿著紅玉墜來到鳳眼少年身邊

哭笑自己像傻子活著

不知道身邊的人嘲笑她白痴

[讓我永遠迷失在紅塵]

在最後!!!

憤怒 憎恨 壓倒她最後一根草

她命令鳳眼少年

親手手刃從小對他視如己出的組織之人

 

那一夜

賜我重新之人

讓我看到真相!

 

她揮動壁玉男為她訂造的長槍

如一條極長蛇

不到片刻周邊手持兵刃的

都聽到武器嗆啷啷落地聲音

此時 她已是壁玉男妻子!

每一征戰她的兇悍

使大家愈來愈認同她是主公夫人

而鳳眼少年失去本來神采

慢慢成了殺人如麻 只效命她一人

 

我無法原諒!

無法徹底恨!

若干年的累積 她身邊已有一幫死士

那是我今生最後的憎恨 

[你看吧——!]

她一把匕首插在臥床的夫君

[看見了嗎!]

[你的江山就毀在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手上!]

[你這一輩子!就是個笑話——!]

[哈哈——!]

 

從此她坐穩主公寶座

那年我二十四歲!

 

鏡頭回到現實

只見長今指尖挖起一點口脂往嘴唇點

獨處幽幽整理儀容 似乎安撫了她心中忐忑

(果真女人愛打扮!)

X

映入他們眼前是一襲天藍襦裙

六年明國生活習慣 仍會將襦衣穿在裙裡

搭配樸素腰帶 盈盈一握的細腰似弱柳扶風

不出半點多餘和累贅更襯托出她氣質

彷彿她本來就應該是穿成這的

她心想一身明國穿扮 也會讓主公感到親切

有利診症說呢

 

幾縷棕絲從耳際垂下至胸前

眉目如畫淺紅朱唇

[?!] 眼見自己都在她身上打量

她一雙秋水褐眸疑惑地打轉

那真是艷不可言的尤物

監營目察覺自己對她異樣有點難為情

他好快恢復本來淡雅 交代會陪同去見主公

[閔政浩沒大礙 只到後邊房間休息了]

 

[哎呀!] 州牧看了看監營目笑

[要是平安歸來 還可以做小妾呀]

 

他側目溫馨提示 [如果你不想斷肢]

[最好在他面前老實呆著!]

 

 

X偏院後邊寢室

地方不大 除了睡覺塌塌米外

就是一張滿醫書木桌

政浩靜靜忍受傷口痛楚

剩下兩人————唉!

雲白與曼大夫圍著塌塌米忙東忙西

 

[還說御醫喔?]

曼大夫再次不耐煩地吩咐

[先洗乾淨紗布 再把藥膏鋪上]

 

[紗布的事是小兒科]

雲白就是要按自己步伐

[男人工作 女人站邊去!]

 

兩人互相嫌棄吵吵鬧鬧

 

[我說大人你!]

曼大夫需要養眼 她轉過身說

[你好好睡一會 對痊癒有幫助]

[要是長今回來看到你臉色慘白]

[她肯定又不好受!]

 

[我說嘛] 雲白嘲笑

[長今就是他良藥!]

 

政浩依舊選擇沉默

哪怕閉上眼睛也都是各種擔心

而且 出納簿一事

兒時一碎片浮現起!!!!


對了   !我想起了!

 沒想到

會再見到他

說不定 一切都是他策劃

 

另一邊X 監營城

 

監營目視線只有長今 似乎沉思什麼

不得說他被她一部分吸引

釋放所有官員!”她剎那間膽識

 

近看主公 她的牙床腫脹裂開還流血

長今又捲起她衣袖查看

皮膚多處青紫一塊 關節也有水氣

[症狀都是船員常見病!] 長今 [病名是...]

 

[壞血症] 主公嬌弱補充道

[長期航海裡未能攝取足夠蔬果]

?!並不是奇難雜症 [久之患上了此病]

蒼白無力的她看上去更年輕

 

[耽擱久了] 長今再補充 [便會誘發腎臟症]

 

[心力交瘁達到我無法承受地步]

主公不爽長今這種淡然態度

[如果妳不給我上心 我就把島上兩條腿的都殺了!]

 

[用陳皮或柿子葉治療 遲早會好呢!]

她脈搏跳動乏力 由此綜合也已經擴散到腎臟

若及時治療 恐怕早晚都會死於腎功能衰竭

[關鍵是妳腎功能急劇衰竭!]

長今反復探脈後道 [以往被診斷出]

[自然而然 大多還能活七天!]

 

!

——還能

———活七天?

出人意料的消息 讓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大家你看我 我看你

鳳眼將目一直垂眉沒有太大反應

監營目心裡一緊

她活不久這不就意味著大家也會同歸於盡?

 

主公緊揪的兩道柳眉毛豁然放寬

是身體痛苦讓她麻木?

她既不說話也沒有任何焦慮

 

[妳說啥?]

在場只有使令有適當激動

[就憑妳三流醫術?]

他意識倭寇好快群龍無首 一盤散沙

若遇上援兵不就?!

連內心都不曉得這是否該慶祝?

 

[能治好嗎?] 她幽幽問道

 

[所謂急劇腎衰竭就是排泄調節功能無法逐漸恢複]

[流向腎臟的血液被阻塞] 長今重申其嚴重性

 

[我會躺好好治療嗎] 主公冷笑

[趁消息沒傳出去.......]

痛楚使她沒有力量撐起身體握起武器

 

[要殺我嗎?] 長今冷冷問道

 

監營目似舊覺得她身邊鳳眼將目 過於冷靜

他擔憂即便失去主公 以他實力說不定也能是新龍首

 

[妳殘忍殺害我們的同胞!搶奪我們土地!]

百姓耕種幸福忙 孩子追逐快樂的踪跡

通通被焚燒慘遭殺戮

長今神閒氣定 無所顧忌地回道

[大夫與病人之間沒有信任]

[即使我竭定盡所能採取治療 見效亦不會快!]

[妳竟然決定讓自己成為我的病人]

[那麼就請妳相信我!]

 

主公想反駁 但她說的是事實

她只能悶悶的點頭  示意大家暫時離開

 

寢室裡只有她跟長今

她扒開主公上衣開始為她針灸捻轉

為分散她注意力 她溫柔說 [菠菜對治療此症很好!]

[不過其耐寒性強 應該難在濟州島栽培]

她滿腦子裡找尋有哪種與其相似

 

主公忽然以明國語問道

[妳是混種人?]

 

長今搖搖頭 亦以明國語回答

(“黑色字體為明國語)

[我在明國待過六年呢!]

明顯與她剛才態度不一樣

也難怪呀 為萬人之上 怎能給男人看輕呀

互相信任” [身為朝鮮人卻被趕盡殺絕!]

[我亦不能完全成為明國人!]

總之讓她感到定心安然才對

 

[我是明國人 卻只得倭寇人尊重愛戴]

有一刻覺得命運與她相似

她話語 連一頻眸間 都讓人沮喪蒼然

難道外表只剩下逞強?

她竟與素未謀面的她說起自己故事

[我生命出現兩個重要男人]

[一個是我父親]

[他教我捍衛應有 在他最後卻要我放下]

[另一個到最後仍嗤笑我被執念吞噬]

[可明明是他領我踏上征戰]

 

[另一個是你夫君吧?] 長今猜說

[真矛盾呢] 她亦感無奈替她嘆氣

 

[第一次見面] 主公  [就被他扯到床上]

回憶那一天的瞬間她決定插上匕首

你的江山就毀在你愛到骨子裡的女人手上!”

你這一輩子!就是個笑話——!”

 

切——!” 壁玉男順勢把匕首插得更深

他總是柔情似水望著她

卻譏誚道妳無法面對自己

妳活著才是笑話!”

 

直到他被草草埋葬

她才感覺失去了什麼

內心似被撕碎了某樣東西

她不再想也不敢想

[失去他我才察覺愛他]

[可是我一直讓憎恨將其抑壓]

[我人生真是矛盾!]

 

抱著韓尚宮遺體時候

除了悲傷 還有過質疑 出納簿一事

是否被深信的人出賣!?

空降在濟州島 也會只是彌補自己的後悔?

[一次次面臨無法理解] 長今為她蓋上被子

[可硬要做出判斷] 我還能相信閔政浩大人嗎?

[那個體會 真似空洞般複雜]

 

果真!他殺不了妳 !

他說那剎那 妳像極我 那個最真實的我

 

主公透過針炙後臉色好轉

長今吩咐小睡後服藥 拉門而出時

她叫住了她 [妳不是說不怕死嗎]

[那妳怕什麼?]

 

長今略有所思 [我嘛]

[害怕失去周圍的人]

[只剩下自己]

 

[你讓他們進來!] 主公柔弱地說

 

長今不同意

[妳目前最重要是休養治療]

[我答應妳! 哪怕我人頭落地]

[我不會讓他們打擾妳!]

 

[也讓妳們首領過來!] 主公

[我得要親自交代事宜!]

[這可關乎此島日後安穩!]

 

安穩? 是指沒有侵略?

長今點點頭後出門

 

鳳眼將目也回到寢室

一語不發守護她

 

[我殺光嘗試治療他的大夫]

主公苦笑 [天道輪迴]

[到了大夫卻已經是回天乏術]

[到最一刻我才發現 一生被仇恨支配]

 

妳無法面對自己

才是笑話!”

 

[如果能重來] 主公

我竟然...想起成婚那一天

[我想堂堂正正...] 去愛他

在最後想像畫面裡

他揭起紅紗 自己是笑臉迎他


訓練裡 他給自己擦汗時自己會說謝謝

然後被一兩個的孩子圍繞著

這樣的人生 應該不會比勇武戰鬥褪色吧

 

門外傳來長今聲音

她帶來膽怯的州牧與監營目

 

老天似乎沒有要給主公機會

嗚—嗚嗚———!

屋外響起嘹亮節奏的號角聲

 

州牧悄悄說 [是援兵!]

 

武器碰撞 槍火聲連轟

嚇得長今等人不敢打開門

所幸 外面傳來我國濟州兵勝利喝采

體力嚴重不足的倭寇 終被制服

我一生造孽無窮  殺人不眨眼 惡貫已盈

我又怎會容許自己苟且偷生?

主公撐起身體 移動旁邊紅櫻長槍

 

監營目見她朝向往長今怕她要脅持

他一手把長今拉到自己身後 [妳放棄最後掙扎]

[就不用承受不必要痛苦!]

 

[妳還年輕!]

長今只顧慮到她不堪一擊嬌體

[輸液療法與妳免疫 還是可以拼下去!]

[請妳讓我幫妳...]

[拜託 妳們也好]

[我都不想任何人死!]

 

[坦誠相見] 主公 [當初能做到這樣]

[就可以避免往後不幸!]

沒錯

如果當初父親願意坦誠自己罪惡並為此彌補

母親也許不用被報復慘死

如果他坦誠愛我

就應該感動我而不是用奸污佔有我

就算沒有把我扯到床上 我亦會愛上你!

我若早些勇敢跟自己坦承

就不會有今天局面

[我不可能重來!]

她只是用代表武器 代替自己出門投降

 

忽然——!

深紅血泉映入大家眼簾

主公瞳孔瞪大 飄到對自己出手的將目

不可思議般捂著噴血脖子 [?]

 

[我們可沒打算投降!]

一直沉默寡言的鳳眼將目

眨眼間了結了他的主公大人

 

——!

————!

正當以為他會奮戰不懈

掀起一波血戰

—————!

手執利刃擱在自己頸項

下一秒毅然剖開!

[!?]

噴湧而出的血四濺壁面

霎時染紅他衣甲

倒地一刻 !他與她四目相視

 

直到監營目攙扶軟弱長今走出本廳

這一切都結束了!

 

///畫面回到那時候

 

[快下手吧!] 幾位叔輩被綁在行刑台

[再猶豫 可給了她折磨我們死去機會!]

[我們惡名昭彰 是時候要收手了!]

 

[割開過不少人 今次輪到咱們]

[痛痛快快解決我們吧!]

 

[!我怎能做得到!]

跪在他們面前是 鳳眼少年!

[我命是你們救的! 我怎可以...]

 

[她把自己獻上 只為救你]

一最年長的叔伯說道

[她知道真相 仍留你一命]

[想必她也是很矛盾!]

 

[正因如此我無法恨她!]

鳳眼少年 [往餘人生都想守護她!]

 

鏡頭稍微拉遠  

他已從行刑台走下來 整個胸襟都是血

鳳眼少年暗地裡發誓

在她最後一口氣前 必須要由自己殺死!

 

橫躺黏稠血泊裡

他想起她說過 我應該開心才對

可是! 我無法因此而感到釋懷!”

麻仁的冷把世態剖析閱盡

如果你能保證他活著 我今生只為你手執武器!”

展盡其悲涼與溫暖

 

倒地一刻 !他與她四目相視

[再不相欠!]

 

狐狸會哭泣

蛇有落難時候

哪能分得清善惡

 

主公用盡餘力淺笑 !

 

 

<<待續

 

這一天

碼頭駛來了一艘宮廷

說是傳有御令的——[閔政浩!]

 

 使令冷嘲

看到監營目對他禮讓三分

早就對政浩看不順眼

 

 

當看政浩被五花大綁拉扯過來

[放肆!竟對水軍萬戶大人無禮?]

[水軍萬戶——?]

//

 

[?!大人物又來到監營廳]

連眼角都不瞄 繼續他的書法

 

[沒想到你還活著!]

政浩還是不敢相信

[近年的暴亂....]

 

[我勸你別涉足太深]

他輕笑 [除非有多條性命]

[都要算我頭上 我可真忙呀]

 

///

立春之日 各鎮滿溢喜慶

前往見她路上

他想起了

閔政浩大人洪常

能光明正大與長今小姐一起

 

我們都看出了他提醒道

! 大人還真不知道?”

她對大人的心意 就跟你對她一樣!”

再只需一個小小突破口而已!”

 

 也跟我同一心意?

 

[我們接到命令] 義府官突如其來

[官婢徐長今治療倭寇]

[這是通敵之罪! 必須押送義禁府調查]

[閔政浩大人你亦涉及在內 請你也跟我們回去!]

 

///

 

[那是我的意思!] 監營目突然出現

而且他另一個身份 竟是———!!!!

[官婢徐長今違逆律令治療敵軍 的確當誅!]

[不過——!]

 

什麼?

他竟是中宗的親兄 ——利城君 李慣!?

死於惡疾的利城君 顯靈的傳聞不脛而走

在宮廷愈鬧得沸揚揚 有說是新君預兆

也有擔憂他會否再試圖登上王位

[最近滿城風雨 你可真不避嫌!]

 

[我當年也是頂著風雨走] 李慣

 

 

續長今夢第九十五章誰掛雲帆破浪

 

閒來垂釣碧溪上 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 行路難 多歧路 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 直掛雲帆濟滄海

 

 

[我若留戀王室權力] 李慣

[以你知道我的實力 出手會是難事嗎?]

瀟灑轉過身離開 [對她袖手旁觀]

[不捨得而已]

 

/

待事情告一段落

我應該要跟大人坦白!

 

久違兩人的私會

得知她意思 政浩收起笑容

[這條路太遙遠了 簡直看不見盡頭]

 

[! 只能靠領悟了!]

 

政浩強抑情緒

[時間不早!妳先請回吧!]

 

長今也只能點點頭

他看不到 她回到寢室哭得多麼牽腸掛肚

台長: Jia

暗爽興奮的按下我今天剛剛好不小心滿十八
結果⋯嗚⋯人家眼睛都看到脫窗了
怎麼沒有看到香雁刺雞的啦!

#都忘了十八早忘了什麼時候滿的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是蒸包
不是紅棗饅頭(羞)
2020-04-25 08:22:38
版主回應
我腦補的香雁刺雞...(是什麼呢><)
因為我喜歡蒸包!圓鼓鼓很有飽足感呀><
不愛紅棗!不過杞子也不錯喔><
2020-04-25 09:35:26
(悄悄話)
2020-05-20 10:17:01
小西寧
我怎麼好像忘了有看這章😱
彈出18+🤤我好滿心期待😂
😌最後😌他們進展還遠著哈哈😌
順便問下喔
長閔什麼時候有再更親蜜空間😳🤤
2022-03-16 23:20:11
版主回應
那就要常回來進補下呢
(我也常倒回去看自己還寫過什麼><)
讓西寧大期待落空(怎麼都說是我害呢((搖搖頭))
好吧 我就回答你(剛被揍了
目前劇情章數寫到103左右 每次發文都會再修
然後有的劇情又會放到下一章(真的不好算)
不過最能給你滿意答覆是
長閔下個糖是直接來>///<(眾:來? 來是什麼意思?)
(喂喂!!裝不知道嗎? 這個我連地點 動作都想好了
((而且會附圖文 名副其實18+才能進入
請一直期待著吧(笑)
2022-03-17 13:07:26
小西寧
大大就那個...直奔主題意思嗎😳😳
我好期待好激動說🤩🤤
不過動畫版也直奔過人工呼吸這少女心操作
果真是長閔😎
2022-03-18 12:45: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