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3 21:40:13| 人氣97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七十三章ㄼ 我伴你過渡

推薦 1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忙忙世事走西東

往往來來一場空

風蕭蕭兮易水寒

兄弟一去不復來

 

.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觸

X茶裁軒旁一竹林裡

 

他微微仰望樹梢投下的斑駁月光

俊俏眉眼處散出了一絲溫柔

轉瞬間

又轉為深深的憂愁 凝在眉間

他一定又想起了情同手足兄弟張壽路吧

!沒男仔像你這樣孱弱!”

像隻蝌蚪一樣!! 真沒出息”  

 


記得第一次到武場時

被飛來的小木棍砸中 暈了一會兒

醒來後竟然被一小子罵說自己有多殘弱

這麼弱 好好躲在家念書就好啦

不甘心被少看! 所以一直很努力地學習!


後來前後遇見道士兩千年

為贏對方一直練習 

慢慢 大家走近了 會互相鼓勵互相指點

大家成了對方不可割斷的羈絆




回憶裡 他豪邁笑聲 他誇張的神情

如果還是小時侯那就

就可以留在時光的原地坐在一起

一邊皓首一邊聽著永不老去的故事

 

政浩微微探出右手似乎想要觸摸什麼

我應該察覺到才是!

虛抓了幾下又無力的垂下

伴著一聲似有若無的清潭

..壽路大人..他”

那一天洪常滿頭汗水喘氣支支吾吾道

哭紅的眼睛跟不尋常的氛圍

 

政浩立即趕到五白山縣府

大伙你一語我一語討論

要不是嗅到血腥味…”

“…發現時候..他已經沒有氣息了!!”

奇怪 他怎麼去到上邊偏僻的叢林

我們都沒有接到大人的命令要到那邊呢

 

政浩還沒消化這一事實 幾天前才見過壽路!

心想一定是哪裡弄錯

府守凝重地推開一房間的門

眼前只見一莊嚴的白布蓋住的

政浩緩緩掀起白布一角

一張熟識不過的臉孔映入眼簾

一塊大石在心裡一沉..

! 像是有什麼鞭打著心臟

..麼會這樣

 

幾天前見過的人

罵說自己有異性沒人性的兄弟

最後還鼓勵自己別輕易放棄自己的選擇

怎麼會閉著眼睛....躺在這裡不動.

政浩使勁咬住嘴唇 直到白布完全掀開

瞳孔瞬間放大同時還定住了 !!

一臉驚愕的在原地愣呆!!

政浩的手不斷顫抖

 

..怎會..”

旁邊的洪常顯然也被白布裡面情況嚇倒了

嚇得臉色都蒼白了

 

全身滿佈不是青一塊就是紫一塊

雙臀更是重災區 全是毆打過的瘀傷

還有一血洞深深刻在他心口位置 這就是致命傷!

不敢想像壽路死前受到多大的折磨

就是因為救人才挨了這一刀府守不禁嘆息

之後還帶他們到另一房間見壽路捨身保護的人

打開房門 裡頭傳一陣陣刺鼻的草藥味

..” 躺臥的人好快意識到認錯了人

 

師父?!” 政浩完全想不到會以這方式與他重聚

不出事或許會都跟壽路一起跟師父食飯聚會呢

 

見府守閉上眼睛搖搖頭 兩千年滿臉淚痕

語氣根本不是什麼厲害道士!壓根像父親滿腔不捨又悲痛

兩千年振動的手蒙住一邊臉 低聲哭泣久久說不出話

 

政浩拿起毛巾幫忙擦拭兩千年眼淚

他也使勁咬緊牙關不掉眼淚

傍晚洪常遞上晚飯 由政浩小心翼翼地餵食

 

情緒平復了不少的兩千年也說起那時不可思議幻覺

我看到兩個壽路 扶我的壽路是有溫度!”

最後見壽路淚光閃閃 他一定也很不捨得!

但仍然衝了上去..

那是壽路最後的心情吧..對了!!”

他伸手往旁邊放著的道袍裡取某樣東西

看來他很小心保管這重要的東西

這是壽路交給我! ”

他相信這就是會見到靈魂出竅的張壽路原因

 

政浩接過兩千年手上的小册子

打開一看 有著各樣符號跟人名

死的..應該是我!”

熱淚滾滾的政浩把小册子藏好 是我!”

明明是我多管事! 是我偏要找罪證!”

還有 被告知有悲慘下場!! 明明…”

 

兩千年拍拍政浩肩膀 他還沒死!”

只要我們還思念他…...一定還活著!”

 

那天之後政浩一直把壽路的死歸咎於自己的錯

我害死了他! 是我!!! 這是連壽路的火化也沒敢面對

更別說把骨灰親自送到他父親手上….香玲小姐也不敢去問候.

將自責心情全轉為工作動力

完成軍營一切要項後向中宗交代有關打算

而這段時間裡 他身邊總出現一人如影形---洪常

我想是 壽路生前說過要政浩收洪常為小助手

所以政浩不但向內禁府推薦洪常 還讓他成為自己小跟班

不知道張壽路是否有先見之明還是一語成讖

又或者是冥冥之中

上天早就安排了洪常來到政浩身邊

為他填上失去兄弟的空位

而然 洪常也在他日成為政浩不可或缺的能幹搭擋兼兄弟

 

政浩回歸宮廷後

不時聽到大家說要不是你 張壽路根本不用受苦!”

有時在宮廷見到仰慕張壽路的宮女都覺得她們厭恨自己

(喂喂!!除了中宗 洪常跟兩千年 都沒有人知道呀

甚至巧遇韓尚宮跟連生她們 都反被她們安慰

還有從小迷戀張壽路的令路 一副哭不完的神情呆坐樹下

不但無法面對大家的關心還令政浩感到無法再待宮裡

甚至在夢裡他都再尋找出口逃出宮廷

 

另外壽路的離開使政浩比以前更沉默寡言之餘

就連同武功跟反應都變得軟而無力 不時弄傷這就那

日子過去 政浩愈來愈感到無助跟徬徨

中宗也看見神情焦慮的他 也深感擔憂

就算說了多次適可而止工作 他仍手持小册子研究

 

每天被情緒壓迫的政浩竟然下意識走到茶裁軒

唯一能稍微感覺輕鬆的地方就在茶裁軒

不過他並沒有去找雲白跟長今

而是走到竹林裡靜坐 一坐可能是一時辰

恢復鬥志後又回到宮裡工作

 

今天也不例外

休息了一會的政浩轉身離開時..他驚訝得側頭不敢看

原來在他眼前的是長今!!

她什麼時候在呀?怎麼沒察覺到!

剛才憂心的樣子都被她看到吧?!

其實長今每天都在!!只要政浩有來竹林!

就算不時來茶裁軒閒聊的昌伊也不夠了解有關政浩的事

所以好多時候長今到假裝到宮裡領種子 打聽什麼

幸好有次碰上洪常

他很高興地分享自己成了內禁一員更成為政浩助手

而且有關壽路的事 長今聽到也啞口無言

這不是大人的錯呀!!” 長今還叮嚀洪常要時候伴在他身邊

 

當然啦 沒有人會怪閔大人! ” 洪常苦笑

可是大人一直覺得是自己的錯!”

還有 大人有時會不知所蹤 就像消失在宮廷一樣

工作時我想開解他 他都裝沒事

 

//不知所蹤?!//

哪裡呢? 不在宮中的話…..是茶裁軒嗎..但又沒見過..

大人曾說過喜歡寧靜的地方

//叮叮!!//

長今不知怎麼有感覺 她不時到竹林找找看

果然不負有心人 終於有天給長今遇上了

可是每次都卻步 不知道要是上前話要說什麼

看到大人心事重重神情 長今擔心之餘還感難過

她真想大聲說 張壽路大人的死 不是你的錯

 

[工作好忙吧~] 長今重整呼吸

照平常的語調跟他閒聊

[我也會抽空來這裡放鬆心…]

 

她語音未落 政浩已經轉過一半身

[沒什麼特別的事 以後再說..]

 

照長今性格 她一定不會就此放棄

為了不讓政浩一味陷入自責內疚旋渦

長今每天早上都額外準備一些甜點

還放好唯一政浩入竹林方向時視線必聚焦一點

有時是雲片糕 有時會是芝麻餅 有時是棗茶跟雪梨水

不過從來都沒見過少一塊 都被茶裁使們說多餘!

也是的 準備好的甜點不時會被小動物打翻呀

正當長今不厭其煩地收拾一地食物碎時

閔政浩出現了!! 這也令長今有感一絲希望

只要有來就好!說不定大人他剛好食飽而已!

不過幾天沒見 大人比之前消瘦了好多呢

疲倦俊顏裡多了更多憔悴!!

職業病發作的長今透過政浩臉色看出他一定食無定時

[大人臉色不太好呢 就算是工作也要有適當休息]

[這樣下去 小病都變大病!!]

 

政浩未出聲時咳嗽就先應話了 果真捱出病啦

著急的長今二話不說走上前 一手抓起政浩手腕

三隻指尖觸放好幾秒 [大人是不每晚都失眠!]

[一到晚上就特別感到頭暈?!]

 

政浩無法直視她水靈靈的眼眸 我不要任何人同情!!

他不忍心地抽開自己的手 擺出嚴肅的模樣說

[..身為茶裁女怎可以這樣無禮!]

 

眼睛瞪得大大的她都被嚇倒

支支吾吾地道歉 [不再注意話]

[病就無法徹底治癒…]

 

政浩真不想不想 看見她楚楚可憐模樣

明明是在關心自己 !!!我不需要!!

拜託 讓我一個人!

他趕快轉過身道 [別再浪費心機!!]

[我不會再來了!]

 

他不知道此時長今在背後是什麼模樣

她是個好女子 應該不會氣自己吧

最多只會感到失望

 

當然我們女主角長今不是小器愛計較的人

良心當狗肺!! 不免她當下還會有點情緒

不過她好快平復好心情 更燃起絕不放棄念頭

她堅持每天都弄些營養料理 送到宮裡

拜託洪常交給政浩 還再三交代別透露是自己做!

為了掩人耳目長今還特意煮更多給守衛們

不知道守衛們是否也很識趣 都沒透過什麼

我想要是走漏風聲 他們也沒機會懶惰再嚐好食啦

如是者 長今工作量也變得繁多還得往宮裡來回走

茶裁女都笑她是痴情女不過還是會幫忙分擔下啦

看著長今每天甘願這樣為朋友 雲白也提醒她也要顧好身體

她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他不禁想長今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她是人嗎? 怎麼不會累呢?

 

X

 

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這連長今本人也給不出答案

她壓根沒注意秋公子已帶走了菊花的金黃跟桂花的芬芳

?!

一顆雪冷冷地降落在她頭頂 她都不足為意地多穿一件厚衣

此時客氣的冬仙女已為大地送來了一片潔白

 

[!咳咳!] 坐在寢室梳理紀錄的政浩

臉色病得很慘白地說 [快沒事…]

仍不聽洪常勸告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拜託大人你!]

洪常幾乎每隔四五天去內醫院領藥

[這樣再好的藥 阿烈醫女再好的醫術也治不好你!]

[工作是不會完! 你就安心先交代我去處理]

[連韓尚宮娘娘都看不過眼 都給你煮營養料理]

這裡交代一下 所謂做戲要做足

長今也善用好韓尚宮 –--其實是多得昌伊大嘴巴

韓尚宮知道後也很支持 要是出破綻 娘娘就認了吧!”

加上洪常不想讓政浩覺得這些料理得來容易

也將計就計 推給韓尚宮娘娘 效果似乎..持續..下降><

 

冬天的風又大又寒 政浩也感身體真的快支持不住

他這次乖乖地地聽話跟洪常到內醫院針炙減輕不適

 

回程路上 他們碰見了韓尚宮

她說每年這時候內醫院都會派預防風寒藥

[大人要多保重身體! 一到冬天病都難治癒]

[方況 大人你已患病在身 一定要好好休養!]

[謝謝娘娘關心] 政浩又連續咳了好幾聲

 

[就是呀] 洪常在旁也示意韓尚宮多說

沒錯 就多給他壓力

因為他知道閔政浩是很尊敬韓尚宮 她話一定會聽

 

[只要阿烈不嫌煩] 政浩也不想要長輩擔心

半開玩笑道 [我就能撐下去]

 

此話一出 韓尚宮柔和臉孔上多了道怒火

政浩跟洪常頓時都收起本來神情

[請大人現在跟我去一個地方!]

她眼神不像在開玩笑呢

 

/去哪裡呢? 是因為她覺得我不顧身體?

同疑惑的洪常愈來愈感不對勁

/且慢!! 那裡不就是 [娘娘!! 娘娘!!]

他立即跑上前小聲道 [妳幹嘛了!]

[長今小姐說不能…]

 

韓尚宮不為所動轉過半邊頭說

[請大人跟洪大人在這裡等一會吧]

說完她繼續向前面門道走 禮貌地向守衛躬身

看樣子他們很熟識感覺 閒聊什麼呢

 

[天呀!!] 洪常在原地蹦跳 [娘娘她幹嘛!]

[要是…]

 

政浩雖然不知他在煩躁什麼急什麼

但等了一會都沒見什麼 等等

政浩注意到什麼

這裡不就是之前守衛帶自己來見長今地方?!

不到一會 韓尚宮忽然從外面接過一盤

是誰呢 政浩把頭往右側去看個究竟

!!!! 是長今! 她一臉正經地叮囑韓尚宮什麼

整個過程不足三十秒 韓尚宮捧著盤桌前來

 

[不知道大人他身體會否感到酸痛]

韓尚宮無視了政浩 遞上盤桌就直接跟洪常說

[但只是乾咳就喝黃色的桑杏湯 記得服用前溫熱!]

 

[..] 洪常也知道了韓尚宮用意

照平常一樣 現在就自言自語 假裝知道政浩身體狀況

[韓尚宮娘娘說這個能減輕咳嗽 大人先喝了吧!]

 

這麼說這一切都是幾個月的料理跟湯藥..

都是….

 

[我明白大人你的堅持] 韓尚宮也嘆氣道

[相信張壽路大人在天之靈也會感到欣慰]

[大人別忘記 在你身邊還有人在!]

 

明明!!就是!!

我的錯! 死的應該是我

怎麼沒人要責怪我! 為什麼!!

夜裡

政浩頂著虛弱的身體一步一拐地走到茶裁軒

冒著風雪的他強抑住心中巨大的悲痛來到長今面前

他似乎沒聽到她說這麼惡劣天氣幹嘛還跑出來

見政浩臉色異常慘白 長今也掂起腳尖伸出手探摸他額頭

 

[我說了..] 政浩後退一步 [妳到底有沒有聽上心]

[別做多餘的事!!]

 

整個頭都像發熱一樣 怎麼還

[就算這樣 你有必要現在過來跟我講嗎]

[再吹風 大人你一定…]

 

[夠了!] 政浩大斥一聲 [總之以後別..]

[…]

 

別再見嗎? 長今氣得臉紅紅

[因為擔心才會一直想照顧你]

[什麼叫多餘的事呀!!]
[
因為你是我朋友 我才覺得值得..]

 

夠了!!!妳沒有一個間接害兄弟的朋友

明明是我!! 為什麼要對這樣好!

愈是這樣 就愈想起壽路心口那血洞

[要不是我 壽路就不會….]

 

長今想起小時候一句無心之失曝光了父親身份

[我也是!] 導致失去至親的痛 [要是一直抱著這想法]

[離開的人也不會得到安寧!]

[所以!]

[別再假裝延續張壽路大人使命]

 

..什麼政浩說不出什麼話

一想到壽路在生的笑顏 心就會被抽著鞭打

一行行熱淚成串落下 [才沒有..]

 

忽然




一陣昏厥感擠上頭 身體往前傾 

突如其來的重力使長今失去重心 身體也往後倒

他溫熱的臉直埋落在自己胸裡  [..大人..]

 

<<待續

台長: Jia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