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6 21:57:27| 人氣2,865|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六十八章ㄼ看不透咫尺牽絆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朦朧寧靜的黃昏吹住涼快的風

它調皮地撩落葉與它共舞

 

落霞殘照下

每戶吊角樓上都冒起撲騰迷離伴著魚香味的炊煙裊裊

沿路陸陸續續有百姓懸掛起小燈籠在宅門

而小孩們之間的決鬥也被粉碎一一被召回家食飯

政浩再一次回頭 眺望遠處的家

殘陽給宅邸鋪上灰金色

讓原本莊嚴的宅門更添淒涼感

你是我閔植道的兒子!” 父親的嗓音猶如在耳邊

 

往後的路 我自己走!”

我不能讓她等我! 明明承諾好的…”

在最後向父親坦承自己無法放下一女人

我知道的

回想與父親拳對拳畫面

雖慶幸父親沒有受傷

但哪有兒子會與父親較真呢

政浩眉目皺著說不出的歉疚

您為我好 真的

他重整好呼吸 依依不捨地走著回宮路

 

地上的陰影漸漸與夜色混成一體

在五白山縣的一酒房裡

府守與不知名的商人大喝暢談

圈子裡還有大家熟悉的臉孔----張壽路

[大人真大方!!] 他又被府守倒了一杯烈酒

 

這先交代一下 壽路調到這裡工作有三天了

照他大孩子又愛講話的個性

不到兩三天已成了大家眼中開心果

得知宮廷派來的人是政浩的同門

府守一開始也很不爽 //出乎意料 //

壽路並沒有像政浩那樣管閒事

對工作抱著只做上頭交代的事”  “能不做就不管

這樣努力的下屬還會說說笑 擦擦馬屁 

多得府守喜歡

[別客氣呀!!來來…] 酒局也是會叫上他

可是仍有對壽路心存警惕的人

//

[你可真閒呀] 府守察覺到愛搞神秘的人

坐在房內的他依舊氣定神閒 點算帳目

[難道也想喝杯酒?]

 

[.] 屋外的人不屑地回應

[士林派難道會再復興? ]

[我預知到能掌權今後朝鮮的是一個女人..]

 

[女人又豈能掌權!] 府守冷笑

[真是天大笑話]

 

愛與人分享將來的人非他了---靖賢

[大人真善忙] 他不但熟讀道家書籍

還很熟悉朝鮮歷史

[國家曾有女人參與過政事 更被稱女杰呢]

 

此時鏡頭加插不久前宮廷中宮的一片段

[微臣有一姪女自少貞靜 慈惠聰明]

有一熱心的官員想為中宗添一新妃

正努力向太后推薦自己親戚

(小岑話:

中宗時期勳舊派與士林派仍互相對立

兩派群臣為了鞏固本身勢力

紛紛把自己的女性親人送入宮中為中宗的妃嬪)

 

而這為官員並非普通老臣子

他是中宗第二位王后章敬之兄---尹任

而靖賢口中的女杰

正是尹任的高祖父的姐姐---貞熹王后

 

故此現太后也對他客客氣氣

[本宮相信你的眼光] 太后當然開心

因為章敬生了公主後元氣大減

醫師也說過照她現在身子 難再懷上龍胎

她心裡多想有優質的女人為中宗增添龍種

[那麼就召她入宮吧!]

 

就在府守冷笑 女人不可能掌權時候

宮廷那邊正為新妃娘娘---尹氏 舉行了宴會

看上去亭亭玉立又有種稚嫩感

宮女們都猜測她真實年齡有沒有十八歲

 

而大家也沒想到的是

尹任所推薦的這位遠房姪女

看似弱不禁風的女子

竟是他日把持李氏朝鮮最高權力

掌權近二十年之久---文定皇后

 

鏡頭又回到五白山縣

府守一嫌棄神情成這刻特寫

 

而屋外的靖賢似乎沒在意政治怎樣

他在意的是…[我勸你小心那人]

 

[?!] 府守畢竟在職場上混了數十年

閱人無數的他眼神銳利得能看穿小鬼們心思

[報酬是多給了你嗎 那麼閒地看顧我牙]

府守其實一早就穿壽路套料手法

 

[那人擦馬屁可真有一手] 靖賢提醒

[大人小心得意忘形地透露出什麼]

 

府守仍不為所以繼續點算手頭上帳目

對於壽路能搜到罪證他仍無懼色

[小伙資質挺不錯 我倒是很喜歡他]

[不過不久後的春節就要娶妙香山的姑娘呀]

[雖然香玲小姐是村姑娘 但人如其名是頗有氣質]

[她爺爺也曾是蓋溫室的一等功臣…]

 

[原來這樣..] 靖賢聽到這裡恍然大悟地冷笑

[我真的低估了大人你呢]

 

[我說.?!]

府守看到屋外的黑影噓的一聲眨眼間消失了

怪胎!

 

時間軌調到政浩回宮路上的第二日

 

就算

閔氏家丁浩浩蕩蕩地拉著一輛禮物

就算

柳夫人跟閔夫人情同姊妹

但對臨時取消婚禮一事感到不解跟不忿

一想到外界猜疑婚事告吹會影響女兒日後嫁人

柳夫人一度氣得把閔夫人趕出了邸宅

 

抵達漢陽的政浩第一時間來到茶裁軒

鎖定了目標的他好快來到她身邊

 

汗流浹背的長今疑惑地向他躬身

旁邊的宮女跟識趣地離開

大人不是回家成親了嗎?”

抱著疑問的她們都悄悄叫上其他人在一邊圍觀

雲白也被拉出來看戲

[來賭一回!!] 茶裁使又看到生機

[閔大人到底會不因為她才留下]

似乎他們沒有誰質疑政浩對長今特別關愛

但於這門當戶對的時代加上兩人身份懸殊

下注的人都七上八落

 

有茶裁女猜這次政浩是來正式道別

[你們沒看到大人背著包袱嗎?]

 

[哎啦啦] 中間還有一胖妞

熟悉的肉肉臉頰跟嗓音 她就是昌伊

怎麼這種八卦場面 都巧合有她身影

[我絕對下注 大人絕對會留下!]

見大家都投住 妳怎麼那麼確定目光

她唯有補充 [從以前]

[他們的關係就已經不一般啦!!]

 

而睡意濃郁的雲白罵說無聊後回去繼續睡

 

鏡頭向長今疑惑神情拉去

 

[我來找妳是要回我的東西!]

長今被政浩嚴肅的語調嚇倒

不過還是乖乖交到他手上

 

政浩接過玉佩後又把它遞給長今

[給妳!] 這一次政浩一改剛才態度

終於變回平常只對長今溫柔的閔大人

眉來眼去的示意她 快收下呀~”

 

[給妳呀] 政浩再次催促她收下還反問

[徐內人難道沒聽懂嗎]

 

長今都不知道好笑還是好氣

不過臉已經寫著你幹嘛!”

照他說的 長今又收下他玉佩 ?!

 

[徐內人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

大家印象中閔政浩是個沉默寡言的酷酷男

他竟然會說這種話!!

或者只有面對長今 他才會展現這一面>///<

 

突如其來的出現讚美

長今簡直無言了哭笑不得地回

[我哪有生氣!]

[我完全搞不懂現在怎麼回事!!]

 

~ 政浩笑了出聲

 

長今快翻白眼了 [笑什麼!]

[我完全不明所以到底..]

 

[秋節的婚禮永遠取消!] 政浩其實想說

我答應過妳要在妳身邊 幫妳解決任何事

[玉佩以後由妳保管!]

 

我靠?! 那剛才還你的又是什麼意思!!

長今更語塞 婚禮取消?! 取消..

[?! 這樣嗎…] 她也不想過問原因

似乎心裡有種喜悅感/作怪/

 

[那麼我先回去復職!]

政浩笑笑點頭躬身 [稍後再見吧~]

 

見政浩離開了

茶裁女都勇前挪揄

[大人跟妳說了什麼] 好友昌伊笑說

[臉紅成這樣!!]

 

X宮廷 景福宮樓台

 

[寡人直覺好准呢] 中宗龍顏大喜

[你一定會回來啊!]

 

政浩笑笑的 [多虧主上]

[我才弄清自己到底要怎樣!]

 

旁邊的內待不得不插嘴

[閔政浩大人不在的幾天]

[主上每晚都說不習慣呢]

 

[李內待!!] 中宗像小孩那樣反駁

[寡人可沒說過~]

 

就在政浩離開大約兩時辰左右

漢陽巷口駛來一隻船

[坐到屁股好痛] 白子佬下船 伸伸懶腰

[ 這裡環境還是老樣子! ]

 

跟他下船的還有植道!

//他們怎麼會來漢陽呢?

鏡頭給白子佬摸摸鬍子特寫 讓他解答

他回頭看了這片大海又環顧周遭環境

[二十多年都沒變呢]

[當初跟少爺玩的晉城大君都成了朝鮮大王]

[還生了小公主]

[說不認老都被人笑死!]

 

有其父必有其子 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植道跟兒子一樣 第一時間並不前去宮廷

 

一路走在叢林路裡的兩人

一個一臉泥塑木雕 一個一臉春風得意

植道終於開腔認錯 [好了好~你說中了!]

 

白子佬仍掛著謎之笑容

[只不過是需要時間認證也]

 

對兒子絕不與閔菍成親 總算給他算到

政浩的妻子 我就早看過 是誰呢

 

見植道一直沉思回想 絲毫沒有頭緒地皺眉

白子佬淺笑地說 [我人老 頭腦還很醒目]

[這條路是去哪裡]

 

植道解釋想先拜訪治療他的人

[難得再來漢陽這裡 就想見見..]

[之前跟你說過 那位冰雪聰明的女生呀!]

[難得她有醫學根基 卻是茶裁女真可惜]

 

[自古也有大多人才埋沒] 白子佬 [更方況是女兒身]

[想成為女杰 可真不容易!!]

[我也想再見見她]

 

想再見見她 想再見見她?!

[你認識她?!] 可是白子佬長年住在宅裡

而且長今又是不久前才調到茶裁軒

////

那年冬天在雪地救過的女孩

[..該不會..] 植道搖搖頭覺得沒可能

走沒多久 山坡上下來了兩女子身影

看上去像背住籮筐 準備去採摘什麼

 

[是大人耶!!] 一妙齡宮女認出植道

[來找鄭大人嗎!? 他還呼呼大睡呢]

 

長今想問好時感覺奇妙

剛不久才跟政浩見面

一直感覺他滿誰 原來挺像閔政浩大人

他們兩人氣質等滿相似

怪不得第一次看到植道時候

就覺得外表酷酷又嚴肅的卻不感可怕

[大人身體好了嗎?]

長今仍很擔心植道身體狀況

 

植道禮貌地回 [聽妳話 我回去有按時服藥]

[而且每天都散步 活動多了 胃口也不錯]

[就是入秋的天氣好不穩定 時涼時熱 ..]

 

[姑娘] 白子佬打斷他們對話

[妳手握的玉佩好精美呢]

 

植道也注意到她手上的碧綠玉佩

[這玉佩..]

紅檀色串有兩顆小白珠的掛繩

植道不禁多眼一眼 ..

[能借我看看嗎]

他邊掂量手中的碧綠玉佩

確實掂起來比看的還要重 是真玉佩

邊笑說 [女子通常會選玉墮當飾物]

而且還要是塊玉鳳凰怎麼愈看愈眼熟

握在手掌的玉佩很滑還很暖和

 

[這塊玉佩款式也確不是女人也]

白子佬掛著的謎之笑容 一直看著長今

[倒像是別人送的吧]

 

[這不是我的呀!!] 妙齡宮女笑說

 

局局茶裁女怎能買得這塊真玉呢!

正當植道以為是已婚夫送給情婦禮物

 

[是長今的呢] 她還爆料 用手肘撞撞她肩膀

[是閔政浩大人送的呢!!]

 

閔政浩?!

是同名同姓的還是我兒?

好早以前就把家傳之寶交給兒子了!!

如果是政浩的 那麼….玉佩一定會有…..

植道還是多看幾眼 心想該不會這塊真是

天呀怎麼看都真像是閔氏家傳之寶

 

[沒啦] 長今一直否認說 [只讓我保管]

雙頰泛紅的她都解釋了好多遍

要不是她嚷嚷煩著自己說要看

長今真後悔讓她見識呢!!

 

[以為我們瞎了眼嗎]

她就一直旁嘲笑 [妳跟大人到底是不在一起啦]

[是就 承認了唄!!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誰都跟府戶大人私底下交往啦]

(: 我靠! 妳們真肆無忌憚呢 小心隔牆有耳!

 

玉鳳凰只所以是閔家珍寶

如果真是交給政浩的

它其獨特 萬中無一之處的是

鳳凰尾端照在陽光下 必會顯示!!

[真是漂亮的玉呢] 植道嘆了一口氣說

[那就是對方也有一定程度相信妳]

[要好好替他保管] 他笑笑交還給長今

 

長今羞澀地把它放進胸襟裡

那一剎間透過衣襟空隙

植道看到她那戒指

腦海想到那天政浩半跪在自己旁邊時候

也拿著一隻相似的戒指 明明承諾好的…”

我一定要回去保護她 那個我珍視的女子!

 

道別後長今她們下山坡時

 

[不知道為什麼..] 長今終沒忍住轉過頭

對白子佬說 [總想叫你一聲白老師”]

 

白子佬瞳孔放大摸摸鬍子 示意怎說了

 

[你一身白色呀] 長今似乎讀懂他眼神

[你跟我認識的一個老人家挺像]

[不知道還會不會一樣喜歡喝酒呢]

 

白子佬記憶中那天雪地救起的女孩

她的笑容 她遠去的背影 都與她重疊起來

 

/“你救的小姑娘特別硬朗呢”/

原來還活著 植道不禁回頭再凝視她背影

/“將來 一定有人治好你呢” /

 

剛試著在陽光底下照著

其尾端 果真!出現了!

 

/“少爺的妻子 你就早見過!”/

終於想起了

 

小時候政浩撿到她的戒指

長大後

她把其中一隻交給政浩

而政浩把家傳之寶讓她保管

 

之後植道跟白子佬入宮拜訪中宗

傍晚政浩也趕來與其進膳

閒話家常地聊著過往趣事

這刻

坐在植道面前並不是朝鮮大王跟護衛武士

而在他眼中

他們只是當年玩得忘形的兩男孩而已

就算是茶裁女也都是主上的女人

宮女又怎能跟大人明目張膽成親呢

只不過是需要時間認證也

如果如白老師說

今後 你們遇到的挫折 也許被想像中多

但長今

這女子 說不定能創造不可能

 

回到閔宅後

植道與閔夫人一同到柳府

鏡頭下兩人一直低頭誠心道歉

 

[我想伯父伯母一定也很難受]

只見畫面有一披淡黃的薄紗女子背影

她就是柳府千金--柳閔菍

嗓音語調和婉悅耳

想必也是一位很有教養又有氣質的美女

[像閔政浩大人這樣玉樹臨風又神勇威武]

[在宮廷又深得主上信賴]

[我這平平無奇的女子又怎能高攀得起呢]

 

[我們柳氏在鎮上也算上出名二班]

柳夫人並不完全認同女兒話

[而且妳跟政浩從小就認識]

[閔菍妳又會琴棋書法 哪會高攀不…]

 

[..] 閔菍對修長的手捂在心口

[..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為了女兒幸福

柳夫人最後還是放下了面目

也跟閔氏冰釋前嫌

 

 

<<待續



台長: Jia

蘇珊.米卡艾利斯
這樣子就對了嗎
小閔長今超配的
2013-03-08 21:23:07
版主回應
嗯嗯!!((豎起大拇指
兩人那麼有默契呀~~
2013-03-09 21:30:11
(悄悄話)
2013-03-09 19:45:24
呆子
小閔跟長今最配最天生一對!!!
希望快結婚三年抱兩
2013-03-14 18:07:59
版主回應
會不快了呀((應該三年抱五~~
小閔他比較害羞耶<<"
2013-03-14 18:10: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