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6 11:40:10| 人氣1,335| 回應8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三十章ㄼ清露踏漣漪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X青樓 偏院(曼大夫傳授醫術地方)X

X晚上

 

[這髮辮就是妳們宮女髮型?] 陽雪好奇朝鮮宮女是什麼髮辮

[嗯呢] 長今嘗試把髮尾束起 [因為宮女在宮裡是最低微]

[所以只是編成小辮子]  最後還是束成了低馬尾

 

[這比明國簡單多了] 陽雪 [嬋舞孃說過在明國宮廷裡]

[即使是小宮女但部門不同也有不同編法 之後也根據晉升而改變編髮]

[總之髮型多得是 而且有的都很漂亮喔]

 

兩人完成了嬋舞孃的工作後就會在偏院聊著等曼大夫回來

有時候在等待期間練習舞蹈

也會互相考對方

 

[臉部呈現白色] 長今

[呈現白色是虛症寒症脫血脫氣的病症] 陽雪背著醫書內容

[那麼黑色呢] 輪到陽雪反問著

[黑色顯現腎虛寒症痛症水飲跟淤血的症狀] 長今也能倒背如流

 

沒等到曼大夫回來 兩人累得伏在桌上睡著

更多時候就是曼大夫”隨手”拋下幾本醫書讓她們背好

每隔幾天曼大夫又拋下幾本醫書 [把這些全先背好]

連最想接觸的針灸 也沒有教 就只是背!背!背!

 

X 清晨

[恩~] 一女子推開窗戶 深深地呼了第一口新鮮空氣

微風吹來 一陣清新幽香 淡雅的泥土氣息迎面而来

就如食了一口香飯 內心滿足的她又讚嘆了一聲

 

[快!快!] 吸了元氣的她就轉頭叫著 [要是遲到了..]

[又被嬋舞孃罵了!! ]

[長今!! 快起來!!] 搖著還沈睡的人兒 [快!!]

 

[..陽雪] 長今終於微微睜開了眼皮 [知..道了…]

在架子床裡 掙扎地拉著半醒半睡的沉重身軀

 

與長今昏昏欲睡 拖拖拉拉 形成鮮明對比的陽雪

她一大早就充滿了朝氣 每天力竭聲嘶叫起床 早已成指定動作

在房間裡左閃右避地走去衣櫃

為什麼要左閃右避?

因為不小心的話 …

[哎..] 陽雪撞到旁邊的堆至腰際的醫書

[長今!! 書不要堆成這樣 把它們分類好放在那邊的桌上!!]

陽雪不耐其煩地把散在地上的醫書放到另一處

 

[長今!!] 陽雪 [那些茶壺 妳又放在哪裡啦]

圓桌上放不再是茶具 而是堆滿林林總總的醫書

[說了多少篇!!] 陽雪看了長今手抄的筆錄 [留一處地方給我!]

昨晚又自習到半夜吧 記錄的還滿詳細耶

對比起自己的”精簡”的筆錄 果然我不是學醫的材料

 

好快地陽雪換了一身淡粉的褙子 這是舞者訓練時的服飾

這件腋下開胯的淡粉衣服 比其他工作服更漂亮連行走也方便

真不愧是舞者都會穿上訓練 外衣還是可以自行配搭不同顏色

[長今 不是妳的話] 在銅鏡前面 她細心流理著頭髮

[我現在仍然在打雜清理喔]

[因為妳 我可以加入成為舞者 也跟著曼大夫學醫]

[雖然我不像妳記性那麼好又可以兼顧兩樣]

[不過因為有妳 我現在對任何事都有衝勁 …]

[嘻嘻..妳就像我幸運星耶] 陽雪微笑望去長今那邊

還披著薄薄寢服 頭髮凌厲的她

 

[妳到底還要睡多久!!] 陽雪向依在欄杆睡著的長今大叫

[快起來!! 起來!!起來!!

這一聲一聲叫喊傳遍這邊女生寢室

 

[哎呀] 定兒也從睡夢中醒來 [長今還在懶床呢]

定兒坐了起來 擦擦眼睛 [我還是想睡 可是一醒就睡不了]

 

早已準備好的嬋舞孃 [不用說 罪魁禍首的都是曼大夫]

[她又要讓長今一夜間背下五本書的內容]

 

[以前 妳不也是讓我們一夜裡記下五支基本舞嗎]

定兒 [回想起 我那時候是怎麼捱過呢]

 

[多虧我的地獄式訓練] 嬋舞孃拉開門

[妳現在都是他們寵兒呢] 說完關上門

 

門被狠狠打開 隨即一聲咆哮 [閔政浩!!]

瞪得大大的牛零眼 [又要獨吞主上的任務!!]

 
議廳裡只有她一人

[傳言是真的呢] 張壽路沒有太過驚訝

[叫阿烈的醫女跟海爾醫女長得好像]

 

阿烈手捧著一本帳簿 微微笑地點頭

[入宮到現在還沒找到時間去見見大人你呢]

 

[哈哈] 張壽路 [聽宮女她們傳的 我也猜到了是什麼回事]

[我們從小就認識 不用那麼見外啦]

 

[閔政浩那小子呢!!] 剛才怒氣好快又上升

 

[他今天沒來開會呢] 阿烈 [我想他應該在主上那兒]

 

[切] 張壽路 [真討人厭 一整天都在主上那兒擦馬屁]

[也沒有想要提攜我這跟他出生入死的同門呀]

 

阿烈冷笑 [閔政浩大人才不是你說那樣呢]

[要是你表現良好 自然有人賞識 ]

[如其抱怨 不如好好做好自己吧]

 

[了不起了了不起了] 張壽路不滿 [看不起同伴了囉]

 

[哈哈] 阿烈溫柔地說

[如果這樣能激勵大人你 就這麼想吧]

 

[不錯了喔] 張壽路 [小時候都是這樣幫他說話]

[你們倆不要那麼恩愛嘛!!]

 

此不經心的話一出

阿烈顯得錯愕也害羞得臉紅 [不要…]

 

 

[不要亂說嘛] 張壽路挖挖耳朵 [這話你由以前就說]

[沒別的嗎 唉 都說說笑 又不是真 緊張什麼呀]

[閔政浩根本對女生沒有興趣呢..]

 

阿烈收起笑容沒有再說什麼

默默地從張壽路身邊離開

 

[生氣了嗎] 剩下張壽路有點呆呆的疑惑著

 

另一邊宮廷的醬庫

 

[我想要妳..] 一尚宮娘娘吞吞吐吐 [多弄一些這醬油]

 

接過她手上的醬瓶 聞了一下 [是湯用醬油喔]

 

[用了這醬油] 一尚宮用她方法向韓尚宮”道謝”

[湯的鮮味好濃郁 所以我..我..想要多一些]

 

[真的太好了] 韓尚宮又推薦 [這是黑豆醬油]

[煮滷肉時 可以放一些薑汁在黑豆醬油裡 會更不錯]

 

[真的嗎] 尚宮一聽到有更好食的方法 雙眼都閃亮亮

[那麼等下就試試]

日子久了 西殿尚宮們也開始嘗試接納韓尚宮

美麗的臉孔背後還不是一位普通女人嘛
[明天就過來一齊食晚飯吧]

 

對於習慣一個人的韓尚宮也欣慰地笑了 [嗯..好的]

 

闊別了一段悠長低落的狀態

韓尚宮臉上終於展現了溫柔又燦爛的笑容

 

X青樓 偏院X

晚上

[曼大夫] 長今很興奮地叫著 前來的人 [我背好呢]

[還有 陽雪她又被嬋舞孃罰 還在練習舞蹈呢]

 

[我看到…] 曼大夫在門前有點卻步 [這..]

[我做了這個給妳試試呢] 長今手上還著一盤料理 笑得很可愛

 

!!! 曼大夫有點緊張 好像看到什麼…[我]

[我今天有點累 在裡面隨便拿一本回去背]

曼大夫低下頭走進去沒有再多說什麼

 

[曼大夫..] 長今都心急了 明明背了一本了一本

曼大夫她好像沒有要考她什麼 她是不是在為難自己

[…我都背熟了..不用考我嗎..]

 

[背熟了就好] 曼大夫心情不耐煩 [還有很多要背!!]

[妳可以放棄呀!!] 說完還把長今推了出屋外

 

[曼..大夫..] 長今也摸不著頭腦 到底什麼地方惹到她

[.我不..不是這意思] 心情也變得低落 說完也轉身離開

 

此時微微毛雨落下 為晚上增添了幾分落寞感

屋內的人 抱著頭悄悄在落淚 我到底怎麼了!!

 

 

X翌日清晨 青樓後庭X

 

昨晚下一場春雨 沉睡了一夜的柳樹也蘇醒了

那细细長長的枝條上又泛出一層新綠

柔軟的枝條垂下来像一頭濃密的頭像

 

滿樹嫩綠的葉兒仿佛在陽光淋浴下微笑著

一眼望去一身淡粉舞衣的女子們都在柳樹下

她們甜美的笑著  正享受著這一片刻

 

一陣春風吹過

垂下的柳樹枝條跟女子們的髮絲和薄薄的衣紗

也跟隨著飄逸 

這畫面好令人聯想起仙景裡的仙女們

 

[喂~] 一女子微微推了身邊的女子手肘

[他來了耶]

 

當場被推的女子臉也紅紅的 沒有理會

原來她對”他”有意思

 

[長今] 陽雪也看穿他的來意 [找妳的耶]

[快去吧~]

 

[什麼..] 被陽雪推了過去 […這…]

有點驚訝的望著他 望著陌生帥氣的他

平時頭髮凌亂的他今天束了一小馬尾

柔軟的瀏海也一絲絲地隨風飄逸

穿了天藍色的直裰 大襟交領下長過膝 滲褸著文香的氣質

有別於之前粗魯印象 這簡直就是定兒姐姐男子版

“他們是姊弟耶 當然有相似!!”

站在眼前的就是之前那個污髒的櫂嗎

 

陽雪和其他女子們都識趣地離開了

[看來 他有心儀對象了喔] 那女子還給好友倒冷水

 

 

[去哪裡] 長今看見好友都離開 更不知所措

心愈跳愈厲害 我到底怎麼那麼緊張!!

不過還是露出招牌笑容 [怎麼了?]

 

跟其他舞者們都是這個垂鬟分肖髻髮型

特別的是她那垂在肩上的頭髮 沒有束成馬尾

因為她的頭髮長度還不夠長 只好散在肩上

在獨多女子裡 一眼就能找到她 如此特別美麗

無可否認 第一次見到她 就被她獨有氣質吸引著

談不上第一眼美女 反而第一次見到她就疑惑為什麼是短髮

總之好想每天看到她…陪著她…

 

[這是送給妳] 櫂遞上一紅色小香囊

[我覺得好適合妳…] 臉跟長今一樣牽上淡淡紅暈

 

[好漂亮喔] 長今在香囊裡掏出

原來是一很精巧小小的古銅色髮簪 有別於其他很粉飾過的髮簪

它雖然小巧 不過裡雕飾了花狀紋好精緻

散發出似經過歲月沉澱後的古樸質感

 

櫂一語不發從長今手上搶過髮簪

又靠近長今面前 長今額頭更貼在自己下巴

這小小的髮簪正適合頭髮不長不短的她

原來櫂親手地把髮簪插入長今頭上的髻

[真好看..] 古銅色的髮簪跟她髮色好配

 

這一淡粉一天藍的兩身影人兒 在柳樹下

真像一對不羨仙的小戀人 (或者真的是耶)

 

[..嗯..] 長今微微推開櫂 [謝謝..我好喜歡..]

[那麼 我先回去..不然遲到又被..罵了]

 

杏色的臉蛋飄上了兩朵紅晕

羞澀的樣子真惹人憐愛 [嗯 喜歡就好了]

 

X 宮廷 一處X

 

慣例一行壯烈的尚宮跟內待們在後面跟隨著

他們前面就是一國之君 每天都穿著紅紅的龍袍

在主上旁邊的還有那抹藍色身影伴隨著

今天也是閒暇地在宮中散步

 

[雪都融了] 主上路過池邊淡淡吐出

[冬天過去了 不知道外面有多少被凍死]

 

閔政浩也知道朝鮮的寒冬每年都殺死好多百姓

愛民心切的主上當然也好痛心

[如果冬天不冷的話 麥子就不能生長]

[雖然心痛百姓凍死 但餓死的百姓就會減少..]

 

[寡人也明白] 主上勉強笑著 [寡人還是沒什麼作用]

 

[別這麼說] 閔政浩搖搖頭 望去旁邊的嫩芽

[主上每年讓尚宮娘娘們把宮中物質捐出]

[好多百姓也能受惠 他們都對很感激主上]

[也令好多百姓在寒冷中安全渡過]

 

主上還是心痛著凍死的百姓

 

[對啦] 閔政浩轉移話題 [要去皇太后殿嗎]

[聽內待說 主上最近都沒有去訪]

 

主上聽到皇太后 表情有點為難 看來好像在逃避什麼

微微貼近閔政浩耳邊喃喃地了了什麼

 

[呵.. ] 閔政浩明白主上”不想去”的理由

[原來這樣]

 

主上用手肘碰一碰閔政浩手臂 [你要知道…]

[這種事不能勉強呀…]

 

其實每個母親 皇太后也不例外

“抱孫兒” 也是她們希望或者也是一種使命

看到主上都怕了皇太后”催生”嘮叨 閔政浩也笑了一下

 

[怎麼啦] 主上 [你都不明白現在寡人的煩惱]

[工作太忙了 找天才去母后那邊吧] 轉身往反方向走

 

此時在皇太后殿裡

那位跟其他母親一樣的皇太后眉頭鄒得已經不耐煩

[把它看了 之後照著裡面做就好了]

 

待后尚宮把一本黃色的書

遞給一大早就被皇太后招見的中殿娘娘

 

中殿娘娘接過來翻開了第一頁 [這..這…]

旁邊看到內容的宮女們也是同一反應

大家都臉紅耳赤 因為這書是貨真價實的春宮畫

[娘娘..這…] 手也抖了 很害羞很害羞

 

[快為主上生下太子也好公主也好] 皇太后

[本宮是為您們好…] 真是一位好奶奶喔!!?

 

中殿閉上眼睛 臉漲得通紅 羞答答地回[是..]

 

鏡頭一路在宮廷滑過

 

[喂!!] 連生指著剛入宮的小宮女 [不許亂尖叫!!]

[這是宮廷 要注意身份!!] 成為上贊內人的連生負責管教小宮女禮儀

[再不聽話 我把名字交給尚宮娘娘 讓妳們嘗嘗鞭腿的痛!!]

 

另一邊 也一樣升級社上贊內人的今英則成為崔尚宮小助手

在御膳房忙邊忙著學習新料理邊調教調味料

 

宮女們之間吵鬧 尚宮娘娘之間默契 守衛們之間閒聊眼色

有被罵的宮女在哭泣 有被讚賞的部衛在興高采烈

有快樂有不忿 大家就在這同一天空同一片宮廷裡 活著

 

 

太陽收斂起刺眼的光芒 整片柳樹跟池塘都鋪上一層油

籠罩起金色的寂静 這裡是青樓後庭

 

[煩惱著嗎?] 櫂從後面前來

站在長今旁邊一同欣賞這夕陽西下

 

風微微吹拂 眼前更變得很柔和

 

[曼大夫她脾氣好難捉摸] 櫂知道那女人跟陸主管一樣出名難頂

[只要她消了氣 就沒事了呀 提起精神吧]

 

[可是..] 長今 [我明明沒有做錯什麼事]

[無緣無故鬧脾氣 算什麼] 滿肚子不解跟委屈

 

看到長今不忿抱怨 櫂笑笑的 [是呢…]

[我沒見女生短頭髮耶 妳到底怎麼會剪成這樣呀]

 

腦海滑過那天的事情 “短頭髮”成為啟動往事回憶的關鍵字

長今那茫然樣子 直接告訴了櫂 發生過不好的事情

 

[雖然不說] 櫂微笑說著 [可是無意間會被勾起]

[人就是很容易失落 不過再怎樣我也在喔] 還趁機表白喔

 

長今跟櫂那雙含情脈脈眼眸對視著
好像聽懂了什麼 也回了一個微笑

晚上

 

曼大夫一如往常拉著沉重身軀走去偏院

 

[跟我來!] 長今突然從旁邊出現提了一盞油燈 神情嚴肅

 

看到她今天沒有把頭髮束起 心情沒有那麼緊張

[什麼嘛!!] 曼大夫還一臉嫌棄 [我想睡覺!!]

 

長今二話不說地把曼大夫拉了出去

 

穿過小橋 走入凹突不平山路 轉了幾次彎路

 

眼前出現深邃墨藍的夜空

如絲的縹缈裡鑲了一輪明月

 

長今放開了曼大夫的手 [最初幾天]

[我感到無助或者想到往事 心情不愉快時 ]

[我就會待在這裡呢 ]

[我相信它的大 可以包容我所有難過的事]

 

看著她那甜美笑容向自己說著 煩什麼呢  

又望上去那皎洁清澈如溪的明月

 

[怎了] 她那擔心憂慮的神情 跟腦海的人兒重疊起來

 

閉上雙眼的曼大夫 微微吞出 [笨蛋..]

[不過謝謝妳..] 眼眶裡充滿淚珠 她趕快擦去

 

第一次見到這麼溫柔的曼大夫

[我還是..很想念以前的日子] 長今搓搓快掉眼淚的眼睛

[不過…我相信..曼大夫跟陽雪和他們..]

[一定會填補…] 長今蒙著自己心胸位置 [這裡]

 

[傻瓜] 曼大夫 [妳真的好像她]

[被我害死的那個宮女…] 淚還是一顆掉下來

 

[什麼] 長今有點驚訝 曼大夫所說的

 

同一時間 X 宮廷 一處X

 

她們兩人相遇

崔尚宮假裝看不到 默默從她身邊”擦身而過”

 

[今英她不是妳傀儡] 韓尚宮 [不要像妳姑姑那樣教她]

 

崔尚宮沒有任何回應繼續向前走

不難見到韓尚宮臉上那擔憂

 

鏡頭回到凡竹鎮

兩師徒坐在草地上仰望著被星星點綴着的墨藍夜空

 

[她是我在宮廷見過最沒有心機的宮女] 曼大夫開始說著

埋藏在她心裡的事 [身份特殊的我 一入宮就當上氣味尚宮]

[雖然是氣味尚宮 可是我對料理沒有任何什麼興趣]

[我爹是二班也是朝廷醫師 小時候我就喜歡看著爹的醫書]

[立志長大後當首醫女 不過爹跟上官行賄 給別人抓住了把柄]

[如果告上內禁 我家一定會被封還負上罪 隨時坐牢]

[為了我不淪落到當官婢也好 他們繼續享受富貴榮華也好]

[我被爹安排入宮當別人的傀儡 還小的我沒有辦法抗拒]

[我沒法恨我爹也沒法愛他 我就像傀儡聽上頭的話]

[即使我知道是錯 我也得做 我想總有天會習慣]

 

想到崔尚宮那般對待自己 今英把香囊放在連生那兒

長今 [我知道..我曾經也遇到 就算知道也不曉說]

 

[我比其他入宮的大幾歲] 曼大夫繼續 [看上去還是沒分別]

[可是我每天都跟尚宮她們相處 看到她們玩成一片也好羨慕]

[她們都覺得我不好相處 只有她主動跟我說話呢]

“妳怎了” 笑得甜美 “妳怎麼跟我們穿的不一樣”

[可以說 我們是一起長大 她廚藝很好也長得不錯]

[一直以來 她總是很樂觀很善解人意的宮女]

[對料理抱有熱誠 每天晚上都溫習 ]

那天長今束起馬尾累得伏在桌上跟天女那時候像倒模一樣

那天起就回想到以前宮廷的事 那些違背良心的事

[從她學習態度裡我看到小時候自己 是多麼渴求新知識]

 

[有天 她向我舉報一人不當] 曼大夫

“我看到成伊她把偷偷把腸草放在食物裡”

“成伊?! 妳應該知道這不是她意思 妳難道不知道她們目的嗎”

“可是做料理怎能可以把它當成殺人的手段”

“妳別再想了 算了吧 都不關妳事”

“也可惡了吧妳  妳是氣味尚宮 怎能這樣 ”

“這樣的事 不由得妳管”

“妳不管 我可要管 料理怎能變成這樣!!” 說完她轉身離開

 

[那人都是我上頭的人]

[我如實向上頭彙報 她就成為了目標 ]

 

[…很可惜..] 長今安慰著 [不過這不是妳錯]

[錯的是她舉報錯人 讓她自己走上絕路]

 

[小時候 我不愉快是她安慰我] 曼大夫

[當我沒有幹勁時 是她半夜煮了好食的料理給我]

[她教我不要老是垂頭喪氣 無論什麼事也要保持幹勁]

[這樣天真善良的人根本不適合在宮廷裡生活]

[死的應該是我…] 曼大夫情緒有點激動 [就算我做了好多壞事]

[到最後燕山君的抓捕 我也被救出去]

 

[因為妳學的醫術還沒用到] 長今 [上天希望妳能用在其他人身上]

[這是妳活下去的理由 也是妳唯一需要走的路]

 

天女的笑容再次跟長今重疊起來

曼大夫低下頭 [我知道…我知道…]

[真的…我真的很討厭宮廷…]

 

長今把頭貼在曼大夫肩膀 [..我明白..]

[我娘也是被宮廷裡的人趕盡殺絕]

[可是她仍然跟我說著 在宮廷仍然有一班好友扶持自己]

[最後她被殺死 我也仍然憧憬著宮廷這地方]

[沒有了宮廷 我娘就不能把我生下 ]

[我來到世上 有過短暫的幸福日子 我很開心]

[可是沒有娘 沒有宮廷 我就享受不了]

[我跟妳一樣 沒法去恨也無法全力去愛]

 

[即便發生多難堪的事] 長今繼續說著 [有多委屈]

[我跟妳在一起 跟大家在一起 所有人都在一起]

[在一起…我們一起克服吧…]

 

沒想到那天救起小姑娘 她也救著自己

那個心痕雖然仍然在 不過碰下去沒有以前那樣刺痛

[丫頭…] 曼大夫搖一搖頭 [怎麼判定處方在飯前用還是飯後用]

 

[?!] 長今坐直了身體 [要說出處嗎?!]

 

曼大夫點一點頭

 

[那麼..] 長今賣一關子 [聽好了喔]

[<神農本草經>裡面記錄 ]

[如果病在胸以上那就是飯後服藥 反之在心腹以下就是在飯前服用]

[而且大部分的藥都需要溫服 不過治療熱症時需要冷服 寒症話溫服比較適當]

 

曼大夫聽了欣慰地笑了
看來她很滿意長今的回答 [先練習好基本的明國語]
[三天後 我指身體任何一個部分 妳都要用明國語回答]

[這..太難了吧] 長今嘟起小嘴 [五天可以嗎] 

 

X翌日 清晨

 

 

在她們休憩時

櫂走到長今那邊 [怎麼不戴我送妳的髮簪]

 

[?!] 長今摸了摸頭髮 [嬋舞孃不許我們戴其他髮簪]

[而且你送的髮簪很漂亮 ]

[我打算等頭髮長了 戴起來會比較好看 嘻嘻]

 

她嘴角上揚起美麗的弧度 那張似熟透的小櫻桃嘴唇

好…很吸引… 情不自禁地上前微微托起長今下巴

[等妳頭髮長了] 兩張嘴唇愈來愈接近 [可以當我的新娘嗎]

 

兩張嘴唇緊緊地貼在一起

 

突然 [?! ] 一聲驚嚇聲在旁邊出現 是陽雪!!! 她雙手蒙著嘴唇

 

連她走過來的聲音也聽不到 櫂也好不想離開那張嘴唇

 

[..這..] 長今立即推開櫂

那漲紅得像蘋果的臉頰真可愛 

[陽雪..我們…] 語無倫次地說著 [食飽…睡醒了]

[嬋舞孃她回來嗎]

 

[哎呀] 陽雪在笑 [對不起 我不知道..]

[走吧] 長今害羞得拉著陽雪離開

 

櫂摸了摸自己嘴唇 嘴角微微上揚著

 

中午

 
[長今 準備好了嗎 (明國語)] 陽雪伸出手

長今把手搭上 有點生疏地說 [嗯 一起加油吧 (明國語)] 

她們兩個穿著正式表演服飾第一次走到台上表演

飄逸的衣裙 閃閃的髮飾跟耳環 舞步一致

放眼望過去 就像一群仙女在飛舞

 

台下男客人們一如往常地興高采烈 高叫

[長頭髮的那位 等下過來大爺這] 

[還有妳 妳 全都過來喔!!]

 

在台的一邊

也好有個對長今如痴如醉的男子看著

眼利的他發現長今髮髻裡插了自己送的髮簪

 

<<待續

 

ㄿ下回預告ㄼ

 

六年過去 明國大臣再訪

 

[長今] 一明國大臣笑著 [妳長大了喔]

[小是..今英…]

 

六年時間 都以為大家忘記了徐長今這個人

明國大臣可沒有忘記這勇氣可加的宮女

 

暗中調查事情的閔政浩被委託到明國捉拿朝鮮海盜

朝鮮海盜竟然逃到凡竹鎮 還跟櫂打了起來

 

閔政浩會否遇到足足失蹤六年的長今呢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Jia

黑箱作業太可怕了
話說岑耞終於增文了
不錯看的說
2010-02-06 16:05:54
版主回應
謝謝!!
2015-09-08 12:23:57
喵喵
大大更文啦!!XDDD
很好看唷!!!
一定要繼續加油喵!!XDD
2010-02-07 11:40:01
版主回應
謝謝支持!!
2015-09-08 12:24:22
☆蠢優★
耶~~
大大增文啦!!

嗯嗯!大大的文很好看!
加油~~
2010-02-09 09:04:51
版主回應
謝謝讚
2015-09-08 12:24:31
(悄悄話)
2010-02-10 15:30:34
貞子
ㄋ寫ㄉ很好
希望ㄋ能快一點出第三十一張
2010-02-11 12:35:13
版主回應
是!!

謝謝大的讚賞!!!
2010-02-11 13:16:32
雨天的樹
好看
2010-02-11 14:49:26
版主回應
謝謝!!!
2010-02-11 14:57:40
微塵子
新春平安.一切順心..
2010-02-11 18:49:47
版主回應
是的...
謝謝大大的祝福!!
2010-02-13 09:18:44
凝雪
長今你要生活得好!
直到回到宮裡去的那天!
長今每天的訓練都很嚴格!
跳舞,想不到有這麼多的要求!OWO"
唉!大家快點重聚吧!感覺分開太久了!="=
2010-05-11 11:17:4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