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6 22:51:44| 人氣1,06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地球日過的當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的腦子裡有時候會冒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妄想──關於環境的。比如說,把現在所見佔據山頭的諸多墳墓都種樹,最好是那種可以種得又長又久的樹,像榕樹、樟樹、楓香那一類。又或者是說,台灣自雪山山脈起,經中央山脈、阿里山山脈,還有東部的海岸山脈,海拔多少公尺以上就劃作保護區,不准伐林、不准種農作物、不准開屋蓋路,總之就是不准開發。這些長年浸潤在濃霧中的山林是台灣的肺,我不希望有一日台灣得肺癌而死。

這種天真的想像只能停在嘴巴嚷嚷,紙上寫寫罷了,可以付諸實行的能力跡近於零。台北市中心連一塊有資格稱之為人工林的地方也沒有,環台北的山坡又不時可以看到沒有生氣的建築物和柏油路面,會想把如斯「妄想」納入期待,無異於瘋子。只是每次看到這一類鼓吹環境保護的節目,我還是會在腦海裡閃過一下。

大開著電燈目送四月廿二日的結束,有種深深的罪惡感。象徵性的關掉幾盞路燈、降低一些照明,明日華燈再上,一切依舊,真是無比虛偽。我在幾天前的網路新聞就看到香港政府響應關燈,這個不夜城,燈火通明不夠,商業大樓頂樓還射出一束束雷射光,好似還想照亮天空。這樣的城市,怎麼去捨棄對燈光的迷戀,甘願切掉電源,讓環境稍事喘息?而台灣,也有著長長的,密密的,彷彿不會有盡頭的路燈,像是某種文明的誇耀。既然是誇耀,就不可能轉眼間視做罪惡。

台長: 何必生
人氣(1,06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時感 |
此分類下一篇:大陸人與同性戀
此分類上一篇:第一公僕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