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9 00:00:00| 人氣8,56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水晶魔法石31:Chamber X Chamber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舊歲回顧Vs.新年樂音

        海外生活筆記,從一開始的求學,一路寫到波折的求職故事,過去兩年來一直以商學院畢業生在海外職涯發展作為撰寫方向,然而細細省思,當初來到歐洲的目的,除了職涯,更是為了實現2016所勾勒的夢想,梅蒂奇計畫,是企鵝和我一起畫出的夢想藍圖,想成為現代版的梅蒂奇(Medici),以自己的力量各方面幫助藝術家們。

          梅蒂奇家族是十三世紀,在義大利佛羅倫斯富有著政商影響力的家族,從第一代喬凡尼 梅蒂奇(Giovanni di Bicci de' Medici) 進入銀行界,就喜歡蒐集各種藝術作品;兒子柯西莫梅蒂奇(Cosimo de' Medici)在政商影響力更加穩健後,開始資助藝術家、思想家,及科學家,像是米開朗基羅、達文西、馬基維利、伽利略,都在梅蒂奇家族的資助下成長,進而推動了文藝復興。2018年,我們造訪了梅蒂奇家族的故鄉,循著這個家族在十三世紀的古蹟與文化足跡,看柯西莫 . 梅蒂奇為自己設計一個標章,在梅蒂奇家族建物及市政城堡裡四處可見----一隻背著揚起風帆的烏龜,柯西莫認為,若要成大業,要像烏龜一樣平靜平穩,也要像揚起的風帆一樣迅速且有力量。

        記得,在烏特勒支的港式飲茶裡,多多、點點、烏龜和企鵝這四位商學院畢業生,懷著對藝術的熱忱,第一次齊聚對話,主題是「我們對古典音樂的想像」。多多的長笛與鋼琴、點點的假聲男高音與鋼琴、企鵝的小提琴,以及烏龜的鋼琴與小提琴,這群只有「高音部」的商學院組合,開始思考著如何能交織出旋律。多多首先發聲「我一直希望能把古典音樂帶入人群,它不該是高深難懂又讓人難以親近的世界。另外,我也很懷念以前練重奏的美好時光呢!」

       多多的話,直接切中企鵝和我原本的理想,我們又補充「在各種層面上幫助更多音樂家」,雖然不知道什麼方法,有可能就是最直接如經濟公司的價值,但如果一群熱愛商學院的學生,能夠在某些層面幫助到藝術家,那就是最理想了。我們聊著各種可能性,從藝術家簽證、委託並演奏台灣作曲家的曲子、媒合並拓展既有製作,到透過製作幫助藝術家申請政府補助,最後點點說「我希望可以跟大家一起玩音樂、一起精進音樂!」當然,能與同好一起精進音樂更是我們聚在一起的初衷。

        正當我們熱血規劃著演出,卻發現了不可或缺的要素----我們沒有低音部。沒有低音部的室內樂,就像沒有地基的音樂,只有一大堆高音在上面飄移著,將會直接限制各種可能的演出曲目。這個團體必須至少有一把大提琴,才有可能繼續發展下去!我這樣清楚察覺,卻發現身邊沒有任何人認識珍貴的大提琴手,最後決定在網路上廣徵,才遇見了近幾年準備退休想建立新的興趣才剛開始學習大提琴的大叔,以及在半導體產業跟著女兒一起學習音樂的大姊,最後還認識剛從阿姆斯特丹音樂院主修大提琴及室內樂的聖宭,我們與聖宭雙方一拍即合,團隊同時出現了音樂院與商學院畢業生,大家都好奇完全不同背景與訓練下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

        當團隊成員到期,大家開始籌畫方向時,很自然地,主修室內樂的聖宭剛好成為團隊裡面的音樂總監,而商學院的成員們各自負責團隊行銷策略及活動籌備,開始探索這特殊樂器編制可能演出的曲目,並思考著如何將古典樂帶入人群,讓古典樂能更輕易地被觀眾吸收。        2.Chamber X Chamber

        決定好合作方向後開啟了第一次團練,我們很快發現,除了很久沒有練琴需要盡速復健外,更因為特殊的編制,所有的曲目都需要重新編曲。第一次拿到原始編制的樂譜時,唯一看得懂中音譜記號的企鵝,只好拿著小提琴跨刀中提琴,一邊視譜一邊辨識中音譜記號上的音符,好不容易撐到最後三小節時,突然出現了一大堆不規則音群,只見企鵝直接大喊「你們等等我,給我一點時間讓我把它看懂,拜託!」大家一邊笑鬧,一邊幫忙爬五線譜數格子,但看到最後一顆音符時,所有人又不約而同的一起跟著企鵝大喊「是低音Fa!」這下企鵝又陷入苦惱了「可是小提琴沒有低音Fa阿!」滑稽的場面不禁讓大家又笑了好一會兒。

        因為荷蘭長期處於封城狀態,我們一時無法到任何公共琴房練琴,我們家成了暫時琴房。白天練琴後,企鵝就端出讓所有人馬上想念家鄉的手路菜,舒緩一整天團練造成的疲憊;而在晚餐後的笑聲中,這群正在復健的商學院學生總愛開啟商管模式,煞有介事地討論起團隊使命及願景(Vision and Mission),在貼滿彩色便利貼的牆面上恣意揮灑點子,用敏捷式開發(Agile)開啟一個一個主題(Epic)滾動式追蹤,舉辦工作坊,把各種點子揉捏整合後,催生出了團隊使命與願景----「我們致力於創造且讓古典樂更親民,並幫助更多台灣音樂家在歐洲發展」。

        這個使命包含兩大部分一是透過演出讓古典樂變得更親近大眾,來破除對古典樂高深難懂的印象;二是透過我們所創造的團隊,讓更多音樂家能順利發展。當團隊方向都討論完後,我們才想到還沒取名字,於是大家又坐在一起胡亂丟著點子,從能代表台灣的珍珠奶茶(Bubble Tea),想到古早地名與酒名的葛瑪蘭(GaMaLan),我的老家艋舺(MangGa),荷蘭殖民時期的地名熱蘭遮城(Zeelandia)……等等,在一整天的疲勞之中,大家的腦袋瓜似乎再也榨不出什麼更有創意的答案了。

        我們再次回到願景與使命,重新思考。突然想起法國的影集《找我經紀人Dix pour cent》,劇情描述電影經紀公司如何幫助明星成長及各種軼事,法文原名其實就是百分之十的意思,意思是經紀人那十分之一的酬勞與背後各種有趣的故事,如果團名叫做Dix pour cent,那恰恰說明了經紀人支持著藝術家的意涵,當大家正安靜著思考可行性時,聖宭突然問「但這樣中文要叫什麼啊? 十趴嗎?」所有人如大夢初醒,因為十趴這名字真的太好笑了,而且不管怎麼翻譯,都沒辦法準確翻回該劇的意義,於是這個提議又被大家否決了。

        夜深了,回到團員各自的本質,不就是當商學院遇見音樂院嗎? 大家又開始積極地丟出各種可能性,領帶與五線譜、皮鞋與燕尾服……突然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問題「室內樂的英文是不是叫Chamber music呀?」無論四重奏Quartet、三重奏Trio,都可以統稱室內樂(Chamber Music);而Chamber of Commerce是商會的意思,於是Chamber X Chamber 就這樣誕生了一個Chamber代表室內樂的Chamber Music另一個Chamber代表商會的Chamber of Commerce         3.吉卜力概念音樂會

        一開始,我們嘗試尋找台灣民謠及台灣作曲家的樂曲來演出,或是探索華語電影配樂搭配解說,但可惜的是,連演出者自己都沒辦法哼唱出華語電影配樂,如果自己都無法觸動的樂曲,可能更難於第一時間說服觀眾,而流行音樂也不符合推廣古典樂編制的宗旨,因此,吉卜力動畫音樂」,為第一場演出主題的首選,除了因為台灣長大的孩子們都有著吉卜力童年,更因為耳熟能詳的旋律容易引起大眾的共鳴,而每一部吉卜力動畫作品也都有著深刻的意涵,更是可以與歐洲人交流社會議題及環境議題的好素材,像是強調環境意識的風之谷天空之城魔法公主;探索自我價值及女性主義的魔女宅急便、《霍爾的移動城堡、《神隱少女,都是現今社會中重要且持續推動的議題,而這些議題吉卜力動畫在幾十年前就已經埋藏在兒時的動畫裡。

       這次的吉卜力概念音樂會,委託作曲家好友軒執行創作,將吉卜力動畫的曲子為基底,配合我們的特殊編制進行改編。軒自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畢業後赴歐,於德國柏林藝術大學取得作曲碩士文憑,德國卡爾斯魯厄音樂院作曲最高文憑,此後負笈荷蘭海牙皇家音樂院專攻電子音樂學程,更獲得2018年德國音樂大賽(Deutscher Musikwettbewerb)作曲首獎。她的音樂,以探討聲音與內外感官、規律與意外的多面維度思考,也讓我們更期待,這樣的作曲背景,會與膾炙人口的吉卜力動畫配樂摩擦出什麼驚奇的火花?

       「等等,為什麼是吉卜力?」記得在溝通構想時,這就是她最初的發問。可以想像純藝術創作者,與完全市場導向的潮流拉扯,軒打趣地說「如果你們想要幫助作曲家的話,下次可不可以委託完全創作,而不是只有改編?」我向軒解釋團隊使命,希望透過委託創作能幫助更多台灣音樂家,未來一定會有越來越多機會可以有原創機會的。

        在準備吉卜力概念音樂會的團練時,敬業的聖宭總是準時揹著大提琴到達練習地點,而比較有趣的是,因為點點有著特殊體質,只要上火車手機就會壞掉失聯,最後都必須要用最原始的方法沿路問各火車站站務人員, 或是因為企鵝必須攜帶兩條鰻魚至下一場聚會而無法進入琴房,加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只能利用下班時間來練習或排練,每一次的團員到齊,都必須經過一段戲劇般的波折才能相見。除了委託創作外,其他曲目,我們必須自行改編來符合現存的編制。初期排練,大多是聖宭帶著大家邊試聲音邊改譜,還記得聖宭說「專業四重奏團體,如果一個禮拜沒有練四十個小時,是不可能組團比賽的。」回頭看看我們一個禮拜四十個小時,剛好正是我們正職合約上的工時,對於非專業演奏家的我們來說,既沒有一天八小時的固定團練機會,同時要自己擔任經濟公司籌畫所有行銷企劃,如何能維持高品質的演出,也是我們的一大挑戰。

         放下樂器,從演出者的身分轉換成製作人時,我們再次回到了那面貼滿便利貼地牆壁,逐一拆解每個工作項目。陸軍活動組,除了當天場地的租借,也希望這場音樂會能夠穿插電影作品的解說,並在演奏時有著對應地播放電影片段;我們尋求和在地的日式甜點店異業合作,讓觀眾除了聽覺及視覺,也能有味覺的饗宴;空軍行銷組也為了宣傳,拍攝了各式各樣的形象照,但因為ChamberXChamber的團隊性格實在太搞笑了,大概十張裡面只會有一張是正式的照片,其他九張照片都是各式各樣的鬼臉或是模仿巴洛克時期畫作,像是將長笛當打狗棒、弓當西洋劍、提琴當盾牌等無不嘗試在照片裡呈現各種戲劇張力。

        行銷組縝密地安排在社群媒體上宣傳排程,包含團員介紹、中英文版本的吉卜力動畫與社會議題解析、團練生活點滴、以及活動倒數,每一個小小的規劃,都在笑聲及創意中逐步成型,希望這樣的氛圍可以繼續下去,讓笑聲跟著ChamberXChamber一起長大。

        2021年,我們確實建立起梅蒂奇計畫的雛形。2022年的目標,從最小的實踐單位開始做起,希望ChamberXChamber能帶著大家的祝福,像風帆小烏龜一樣,急速又穩健地成長茁壯,也為魔法石增加新的主題與篇章。

台長: 夢天使
人氣(8,562)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職場水晶魔法石 |
此分類下一篇:水晶魔法石32:風車國度,烏克蘭戰火傳真
此分類上一篇:水晶魔法石30:夢想不死,歲月靜好

小蟹子
【教養樂章】
這世間,每一個人都生活都有難處,幸好,也都藏著美好的微光。有些家人、朋友會親暱地數落我:「你的文字太假了!怎麼都不敢寫那些不堪、難忍的真實?」
「不是假,是一種選擇。我所記錄下來的美好,每一件都是真的。」我總是笑。不想寫不開心的事,回憶裡留下來的都是亮閃閃的美麗,多好!說不定有一天失智,身邊的照護者打開我的文字,還可以這樣溫柔叮嚀:「瞧,這就是你走過的人生。」
這就是為什麼,很喜歡讀水晶魔法石,她也是這樣,不寫苦,只寫甜。每一個月,她在忙碌的工作中擠出時間寫長稿,截稿前收到,總要在時間縫隙裡找時間改稿、下標題,最美好的報酬是,想一想這個孩子,活得多像「自己想要的樣子」!宜澧從2019年5月開始,記錄著適應學校、求職、就業和安家,沒有不堪、難忍,只有「撐一下、再撐一下」的勇氣和喜悅。
讀了31篇荷蘭生活分享,最喜歡〈Chamber X Chamber〉,有熱情、奉獻、祝福,以及飽飽滿滿的愛,以及背後,長期捏塑她、支持她的教養。如果說,宜澧此時此地有多好,給了她力量的淑委,就應該×2。這一年,最美好的是,就是說服淑委以「教養力」為議題,三個月交一篇,春夏秋冬,一年四篇,媽媽的信念和女兒的真實對照,形成超級棒的教養對話。
淑委是一根兩頭燒的蠟燭,把自己奉獻給上一代和下一代。真的很希望,在過了五十歲以後,她也可以分出一點點時間,照亮自己。
2022-01-29 09:51: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