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3 08:58:29| 人氣1,8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等一個人羽毛球》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每個人,都在心裡等待一個人… 

而你等待的人,是誰呢? 

那一天,天空正飄著雨絲,我們倆坐在一個人咖啡館裡頭躲雨,咖啡館的老闆娘出國旅遊去了,阿不思則在吧台調著客人出的難題。我的球袋就斜放在桌子旁,上頭掛著一對水晶天使吊飾,妳一手搖著咖啡棒,一手把玩著吊飾,妳俏皮的問我,為什麼喜歡打羽毛球? 

我笑著回答:「打羽毛球需要理由嗎?不就是為了運動、為了健康而已。」 
「吼,那太單調了啦!沒梗!」 
「打羽毛球需要什麼梗?」 
妳捧著臉蛋發想:「我想說總要有個發人深省或感動人心的理由啊!」 
我看著妳手上的水晶吊飾沉思了一會兒, 
「妳想聽一段故事嗎?」 
「好啊!」 
我推了推眼鏡,看著窗外落下的雨滴……。 
…………………………………………………………………… 
認識她,是在國二的時候,那時學校把男女資優班合併,我們從原來的和尚班,變成男生班羨慕又嫉妒的對象。她是班上的風紀股長,負責維護秩序,我則是她頭痛的對象之一,愛講話的我常常被她把名字記在黑板上,然後被處罰十塊錢,沒辦法吃乳加。我的心裡常常罵著她:「三八阿花,妳一定是討厭我才記我名字的。 」 
有一次,我和隔壁班的男生打架,當時她明明個子很嬌小,卻不顧一切的衝出來勸架,質問對方為什麼打我們班的同學?她強勢的態度讓對方不知怎麼回答,說了一聲「幹…什麼」後就離開。她看到我受傷的左手,雞婆的跑去醫護室拿藥箱幫我擦藥,她邊包紮邊問我…為什麼要和別人打架? 

我想了一下說:「因為對方在背後罵妳臭三八,被罵三八已經很慘了,還加了臭…」我想學劉德華式的幽默,結果話還沒說完,她就拿繃帶往我的身上一丟,氣跑了,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我不許別人罵妳…要罵也只有我才可以。 
下學期開始,她除了上課一樣記我名字以外,和我沒什麼互動。直到體育課老師說學期末要考羽毛球,規則是男女生一組,必須來回50球才及格,一向給人高不可攀的她突然跑來問我是否可以一起搭檔。 

我問她原因?她不好意思的回答,因為她的體育超弱,怕影響五育整體成績才來找我。反正我也還沒找到搭檔,就很爽快的答應,但經過第一次的練習,我就想反悔了。 

「這傢伙根本是運動白痴啊!」 

球瞄不準、揮不遠就算了,連腳也跑不動,完全手腳不協調的模樣,不要說靠我拉抬她的體育成績,我怕連我自己的體育成績都會被她給拖下水。練習完她頻頻向我抱歉,那不然讓我去找別的女生搭檔好了。瞧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沒關係啦!我都答應妳了,我才不想做個不負責任的男生。」。 

為了體育過關,我偷偷參加羽球基礎訓練班,向教練學習握拍、發球和打長球的技巧,再把技巧一個一個教她。經過幾次練習,她慢慢掌握技巧,終於可以把球越打越遠、越打越好。學期末我們通過了測試,來回101拍,當老師宣佈通過的時候,我看見她摀著臉龐,眼角泛著喜悅的淚光。結業式的那天,她拿了一個小盒子給我,裡頭有一張卡片和一對天使造型的水晶吊飾。 

卡片上寫著:「謝謝你,9527!」我笑了,什麼時候她也學會周星馳的幽默,看著卡片上清秀的字體,我感覺…我好像沒有那麼討厭她了。 

升上國三之後,老師調整座位,她就坐在我前面,我說這叫冤家路窄,她則對著我吐了舌頭「ㄌㄩㄝ~~~」。她從家裡帶了一對球拍放在教室裡,我們常常會利用下課十分鐘,跑到體育館打羽毛球,等打鐘的時候再氣喘吁吁的跑回教室,那時我喜歡看她綁著馬尾的背影,覺得女生綁著馬尾的樣子超好看。 

後來我交了女朋友,她就不曾約我一起打羽毛球,有天我心血來潮想運動,卻找不到那對羽球拍了。知道我有女朋友,她總是喜歡糗我,小心基測會考的一蹋糊塗。 

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問她:「為什麼妳不也去交一個男朋友?」她只是笑了笑告訴我:「我不知道,等想到再告訴你…。」當我還想繼續追問的時候,她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不再打球後的下課時間,她專心閱讀課本,我則趴在她身後的書桌上,一個人發呆轉著原子筆。 

時間飛逝,我們很快畢業了,成績總是名列前矛的她考上台南女中,我則考上新化高中,她說即使不同校,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她總是會在我每次段考結束後打電話給我,問我考得如何?考不好的時候她會鼓勵我,考得好的時候她會為我高興;她還說她加入羽球社,如果我不練習,小心以後被她電。 

我笑了,這哪有可能? 

高三那一年,我們舉辦第一次國中同學會,兩年多不見,她變高了,也換了髮型,一整個亮麗起來,我差點認不出她,現實版的醜小鴨變天鹅,讓許多男同學偷偷打聽著她的電話。同學會結束,她約了幾位比較麻吉的同學到羽球館打球,我也被邀請了。她換上運動服,舉手投足間完全是羽球選手的架式,看來是有備而來,果然她的長球拉得又高又遠,小球也很犀利,吊得同學們東倒西歪、叫苦連天。 

打完球,我們一群同學坐在門口的長椅聊天,女生們問她為什麼突然跑去打羽球?她笑了笑:「打羽球哪需要什麼理由啊!」這答案當然得不到大夥的認同,在連番逼問下,她低著頭害羞的說:「好啦!因為我喜歡的人很會打羽毛球,我不想輸他,所以就參加了羽球社。」 

「哦~~~,原來是要和男朋友一起打羽球喔!」女生們羨幕的吵鬧:「那妳男朋友高不高?帥不帥?有沒有照片?」我不愛聽八卦,就藉口先離開了。 

那一年,我和女朋友分手,我把自己專注在課業上,逼著自己忘記感情的痛苦。她一樣會打電話和我聊天,分享生活上的點滴,我開玩笑的對她說,妳不應該理我,應該多陪陪妳男朋友才對,她笑了笑:「男朋友和好朋友都要兼顧啊!」這時我才知道,原來經過多年相處,我們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了好朋友。 

高中畢業,我考上中山大學,她則考上成功大學,選社團的時候,我加入學校的羽球社。當她聽到時,問我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可能不想輸妳太多吧!」(笑) 
「那我們就各自練習,年底再來單打比賽。」 

那年的聖誕節,她說要來我們學校體育館打羽球、看西子灣,要我當地陪。身為好朋友的我當然一口答應。那天早上,我騎著摩托車去火車站載她,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聊著高雄和台南的文化差異。 

一直到我們學校體育館,當我向她介紹我的新女友時,「這是我的女朋友,羽球社的學姊。」我發現她的表情產生微妙變化,雖然她口頭上笑著說:「臭小子,不錯嘛!追到那麼漂亮的女朋友。」她那天打球的狀況比同學會時糟,長球拉不遠,小球也搓掛網。 

打完球,我準備帶她去嚮往已久的打狗理事館欣賞西子灣美景,她卻說不舒服不看了,要我載她去坐車,回程的路上她不再說話,熱鬧的高雄和沉默的她形成一個強烈對比。 

「妳人不舒服,回去記得看醫生喔!」我提醒著。 
「嗯」她看著我,眼神略帶悲傷的點了點頭。 

看著她一個人走進月台的背影,我想起國中時總愛看她的背影,什麼時候,那可愛的馬尾妹已經變成熟的女孩家了。牽摩托車時,腳踏板上放著她遺留下來的紙袋,裡頭放著一條手織的圍巾和卡片:「西子灣冬天很冷,你記得要多保暖,聖誕快樂!」看完卡片,她那悲傷的眼神又浮現在我腦海,是哪個笨蛋讓她不快樂呢? 

從那之後,我就不曾再接到她的電話,聽不到她分享的生活點滴和打球趣事。我曾想過撥電話給她,好幾次都響了一聲就掛斷,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開口面對她。 

對於我…不是她的好朋友而已嗎? 
對於她…只是我的好朋友而已嗎? 
我自己也不明白! 

一直到了大學畢業,我們舉辦了第二次同學會,我才和她再次碰面,當時我剛進一家電子公司上班,文筆超優的她卻已是網路知名作家,寫了許多暢銷愛情小說。她的身邊多了一個男士,高挑挺拔、長相斯文,眉宇之間和她很神似。同學們羨幕的目光包圍她,只有我看到她眼神裡不經意流露出的失落。 

「嗨!」她先向我打了招呼。 
「嗨!」我感覺我的臉好像三叉神經失調,抽搐又扭曲變形。 
「好久不見了,這些日子你過的好嗎?」 
「嗯!還可以。」 
「你還有繼續打羽毛球嗎?」 
「有啊!但是總覺得進步不了。」 
我們的對話,就像初戀的小朋友般害羞又言不及義。 

我問她為什麼想要寫小說?她想了想,小說可以讓我們把想像的事物化成文字,把平時不敢想的、不敢做、不敢表達的東西,在故事裡呈現出來。「好深奧喔!」我搔著頭:「但恭喜妳完成自己的夢想。」同學會結束前,她拿了一本書給我,「我下個月有新書要發表,這是出版社先拿給我的樣品書,我希望能夠讓我重視的人先看。」 

重視的人……是我嗎? 

那一晚,我打開這熱騰騰的新書,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女孩拿著球拍的封面,女孩的表情孤單,像在等待某個人似的。再翻過下一頁,斗大的書名寫著…… 

「等一個人羽毛球」 
曾經有個男孩,上課愛講話,讓我晚上氣到哭;後來也是那男孩帶領我通過害怕的羽球測驗。 

我喜歡那男孩,卻不敢向他告白,所以只能以好朋友身份守候在他的身邊。多年以來,我無怨無悔追逐著羽毛球,我追逐羽毛球,是在追逐屬於我們共同的回憶,也是等待我和他的未來… 

希望有一天,男孩會發現我對他的感情, 
希望有一天,男孩會對我露出會心一笑, 
可是後來, 
男孩找到了他心儀的公主了, 
我才發現,我所追逐的羽毛球…是一個人…孤單的等待。 

「………………………」看到這裡,我終於明白她對我的感情。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臉頰竟然流下兩行熱淚,我拿起電話,撥出那熟悉又陌生的號碼。我好想告訴她,小時候我愛講話,是想引起她的注意。我好想告訴她,我陪她打羽毛球,是想看到她追逐羽毛球的快樂笑容啊! 
…………………………………………………………………………………… 
窗外的雨勢似乎停歇了,我停下故事,擦去眼角兩滴淚水,再慢慢喝了一口咖啡。 
「後來呢?」妳迫不及待的問我結果。 
「後來?後來我就向她告白,然後她就答應和我交往啊!」 
「交往?那她的男朋友咧?」 
「喔!那是我誤會了,其實那位帥哥是她的哥哥,她說要介紹給女同學的。」 
「那你的大學女朋友咧?」 
「哈,我們不知道民國幾年就分手了,聽說她現在準備和知名作家什麼刀的要結婚了。」 
「那都沒有結局喔!?」 
「有啊!結局就是男主角和女主角終於結婚了,然後生下妳啊!」 
「…………………………,太~~~爛~~~了!」 
「嘿!是妳自己說要梗的,這梗不錯吧!」(笑~) 
「太爛了、太爛了、太爛了……。」 

雨停了,我牽著女兒的手,走向櫃檯結帳,帥氣的阿不思看著我微微一笑:「怎麼樣笛子,今天的”唬爛最可恥”好喝嗎?」 

我想了想,在阿不思耳邊輕聲說:「太~~~爛~~~了!」 

~END~ 

【掛在月亮上的笛子】 

每個人,都在心裡等待一個人...
而我...在等著誰?

台長: 笛子與橘子糖
人氣(1,8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羽球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愛在羽球飛翔時4-在世界中心呼喊愛》
此分類上一篇:《羽壇瘋雲錄之新絕代雙驕!》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