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9 16:26:06| 人氣3,594|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羽壇瘋雲錄之新絕代雙驕!》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久沒有寫「羽壇瘋雲錄」,因為笛子受傷了,在一次混雙打男雙的過程中,笛子一個打三個,拼命攻擊的結果,把手臂和背部給拉傷,一度痛到手都舉不起來。

 

有在羽球場上打滾過的朋友應該能體會,要長時間在球場上快速跑動擊球,很難保證沒有運動傷害,受了傷之後,會呈現兩種狀況:一是在允許的疼痛範圍裡,邊打邊調養,充分展現瘋狂羽球痴的毅力。二是身體的疼痛掩蓋對羽球的瘋狂,對羽球的熱情會開始變淡,甚至找一些理由來說服自己不去球場打球。

 

不過笛子是屬於第三種:兩者的綜合。曾幾何時,笛子自己也忘記是為什麼而打羽球,雖然每週仍然固定時間揹著球袋到球場,但打羽球的滋味對我來說,已經變得像喝白開水一樣平淡,不知道何時才能重燃熱情?

 

2011年我們西拉雅羽球隊總幹事突然提議每年只有舉辦會內賽太單調,問隊員們要不要來場不一樣的比賽,什麼樣的比賽呢?就是參加比賽的球友,不管男女必須在賽前先喝完一瓶啤酒才能上場打球,這樣的比賽除了比球技也比酒量,當然還有比球友們吃吃喝喝的能力,大夥約定比賽結束後,要一起到著名的海產料理店用餐,比賽事小、喝酒吃飯事大,也因此開啟了我們西拉雅羽球隊除年度會內賽以外,還有名為「西拉雅啤酒海產盃」的混雙羽球賽。

 

「西拉雅啤酒海產盃混雙羽球賽」???

 

當笛子聽到比賽消息,心裡頭第一個反應是:『這什麼鬼啊?』比賽就比賽,幹嘛喝酒呢?

 

要喝酒的比賽對笛子吸引力不大,因為一來笛子不愛喝酒,二來常常為了比賽受傷,快變成玻璃人的笛子還是少碰比賽為妙,笛子要當個旁觀者,在觀眾席裡吃著可樂爆米花,欣賞這場即將發生的戰爭。

 

報名開始,準備參加比賽的球友都仔細地挑選搭檔,謹慎的程度就像在挑女婿媳婦,深怕一個選擇不慎,就和冠軍絕緣。

 

這時總幹事突然走到笛子身邊:「笛子,這次的混雙比賽你要和誰搭配?」

笛子指著自己:「我?我又沒有要打。」

總幹事:「拜託,你曾經是我們球隊的混雙第二名耶!你不打就沒意思了。」

笛子:「可是………。」

總幹事:「沒有什麼可是,我已經幫你報名了,你記得跟我說要和誰搭配參加比賽。」說完揚長而去。

 

在總幹事的黑箱作業下,笛子賞了自己一巴掌,從觀眾搖身變成演員,搭配笛子演出的是一位笛子認識十多年的女球友。

 

賽程公佈,「第一屆西拉雅啤酒海產盃混雙羽球賽」一共有12組選手參賽,12組分成四組打循環賽,各組的第一名再交叉打準決賽、決賽,產生冠亞軍。

 

笛子看了選手名單,其中有兩隊比較具有威脅性,只要不在小組預賽碰到,我們坐三望二搶第一的機會挺大的;可惜抽籤的結果事與願違,我們和其中一組強隊分在同組,得先打敗他們,才能晉級準決賽。

 

笛子要面對的強隊男強女弱,男的「慶哥」和笛子的Ruru學長同屬球隊A咖級人物,假動作漂亮、穩定性又高。慶哥的搭檔雖然比較弱,但如果她只守一個角落不隨便出拍,我們兩個打一個也不見得能討到便宜。

 

『要怎麼樣才能突破對方呢?』笛子的腦中不停思索這個問題,最終結論是-「壓迫女生!」只要對方前排女生被壓迫,球往上飄高,笛子後場機關槍掃射就能發揮作用。

 

可是這樣的打法需要笛子的搭檔配合才能奏效,為此笛子積極幫搭檔做特訓,發球給她練習撥小球,希望她的第一拍回球就能搶得主動權,也挑平球讓她在網前壓球或拍球,希望她的前排能帶給對手更多的壓迫感。

 

練習過程中,笛子對羽球遺忘的感動,似乎燃起了一絲火苗。

 

比賽當天,笛子組合第一場對手是兩位實力中等的球友,他們打法類似男雙,打左右站位,原本笛子評估這場球應該可以輕鬆獲勝,開賽後卻讓笛子大吃一驚,不但分數拉不開,笛子反而被對手的左右拉吊給打亂步法,一度落後好幾分;半場過後,笛子有了危機感,立刻加緊攻擊力道,將分數一分一分追回來,最後3126逆轉勝。

 

雖然旗開得勝,笛子卻沒有很大的喜悅,因為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若以這場球的表現來對上慶哥,結果將是「凶多吉少」。

 

第二場比賽,笛子終於對上夢寐以求的「慶哥組合」,這場球是笛子在心裡模擬過最多次的比賽,包括發球方式、殺球點和回球路線,都在笛子的模擬範圍裡,甚至考慮到搭檔容易緊張,笛子還要求自己站正位先發球搶分,好讓搭檔有穩定感。

 

笛子的模擬真的有效,比賽開始,笛子向慶哥的搭檔發出一顆顆又高又深的長球,從天空垂直落下的羽毛球,重力加速度,讓慶哥的搭檔產生壓迫感,只能勉強把球擊遠,但女生的力氣畢竟比較弱,球回得不夠深遠,笛子立刻開火狂掃,一開賽便取得50的領先優勢。

 

「這場球會贏!這場球會贏!」看到這情形,笛子口中念念有詞,告訴自己也告訴搭檔,我們這場球是有勝算的。

 

接下來的一球多拍來回,笛子把球推向左前方網前,對手回平球,笛子反手把球撥往右前方網前,這球相當貼網,慶哥的搭檔已經被調開,慶哥只好自己往前彎腰撲救,球被慶哥勉強挑起,但質量不高,剛好在笛子搭檔的面前,前方是無人防守空盪的場地,這時只要把球打高過網就能拿下分數,笛子卻見搭檔拍面朝下做出下壓動作,『糟糕!這球太低不能殺球啊!!!』笛子心中大喊,卻已經來不及,搭檔揮拍,球掛網,對手得分。

 

『慶哥得分了!!!』這個非受迫性失誤讓笛子心裡產生了不安,笛子擔心的不是這一分的失去,而是擔心這一分是失分的開始……

 

得到第一分,讓對手鬆了一口氣,他們重新調整隊形,女搭檔開始適應笛子的發球,不再把球往前打,而是推向我們不好擊球的地方。對手慢慢把分數拉近,最後連笛子也被逼近的數字影響,失誤增加,一個半場高球殺球出界,1516落後一分換場。

 

分數從領先變成落後,士氣難免受到打擊,笛子想辦法要重振搭檔的鬥志,連喊好幾聲的加油卻彌補不了逐漸崩潰的防線,一顆發球權失分一洩千里,網前搶輸對手,笛子不得已把球往後打,直接和慶哥正面對決:『我已經沒有辦法按照自己的劇本寫下去了!』終場1931比賽結束,笛子混雙組合,慘敗!!!

 

唉!輸球了,笛子像隻鬥敗的公雞坐在場邊。如果這是大話羽球的劇情,笛子只能和紫霞仙子一樣無奈的說:「我猜中上集的劇情,卻猜不中下集的。」

 

賽後聚餐,有球友調侃笛子:「鬱悶男」,的確,笛子也覺得自己好鬱悶,看大家喝酒領獎笑咪咪的模樣,笛子卻只能苦笑,我難過的不是輸球,而是明明自己知道弱點在哪裡,卻沒有辦法在短時間裡扭轉頹勢,反而大敗收場,好不容易燃起的熱情,也硬生生被澆了一盆冷水,嘶~~~~~~

 

時間在長短針的推擠之下慢慢前進,也慢慢撫平笛子心裡的創傷

 

2012年到來,總幹事在臉書上宣佈開春的第一個比賽:「第二屆西拉雅啤酒海產盃羽球賽」正式起跑。

 

看到公告,『……………………』笛子的傷口又流血了。

 

有了第一屆慘敗的陰影,笛子更不願意參加比賽,我還是打自己一個人的「白開水盃羽球賽」適合些,沒有壓力,輕鬆自在。

 

當大家又在認真地選搭檔時

「嘿!笛子,你這次的混雙比賽要和誰搭配啊?」總幹事幽靈般的聲音又在笛子耳邊響起。

「呃…………。」笛子心裡盤算著如何拒絕。

總幹事看笛子沒講話:「算了,問你也是白問,你不用回答了,我已經幫你安排好了。」

笛子:「幫我安排好了???」

總幹事:「對啊!寶妹說她從沒拿過冠軍,你好像也沒有,你們這兩個天涯淪落人就同一組吧!哈哈哈………」說完揚長而去。

笛子:『!@#$%^&*~ ………誰沒有拿過冠軍啊?只不過那是many years ago的事情了。』

 

在總幹事的設計下,笛子又參加了比賽,這次搭檔則換成中部某知名大學的羽球校隊-「寶妹」。

 

想像中,我們要是聽到某人是羽球校隊時,一定會雙手捧臉驚呼:「哇!羽球校隊耶!那羽毛球一定打得很棒!」長球隨便一抽就到底線,小球隨便一搓就滾網過。寶妹卻完全顛覆笛子的想像,長球隨便一抽「哇靠,變半場肉包球!」,小球隨便一搓「哇靠,掉在自己的網前!」脆弱的網前防守讓寶妹曾在以前的球隊贏得「最難揹的女生」封號,所以笛子一聽到和她搭配就想哭了。

 

賽前練習,寶妹很積極的找對手切磋,一開始由於對手默契較不足,我們贏了幾場球,但隨著練習賽打多了,對手默契越來越好,加上我們攻防的弱點被對手識破,只要左右調動前排,球很容易就被穿越得分,而且得分還一場比一場低,幾場練習賽下來,笛子的信心完全被打垮,看好笛子組的聲音也消失無蹤。

 

『老天!!!有沒有這麼難揹啊???』笛子對著天空狂吼。

 

校隊網前球搶輸歐巴桑?這不只是對寶妹的打擊,笛子也無法接受,雖然知道不該在球場上指導搭檔,笛子還是忍不住對寶妹下了指導棋:「妳在網前和對手搶球時,千萬不可以退,妳一退,就會留下空檔讓對手反壓迫……妳在前排救邊線球時,手腕和拍面必須往裡勾,否則球容易打出界……我在後場調對手網前球時,妳一看到球在空中飛,就必須往球的方向追過去,準備封網……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叮嚀卻換來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失誤,笛子和寶妹終於把氣氛搞僵了,妳打妳的,我打我的,要失誤大家一起來失誤,要神遊大家一起來神遊。連和我們對打的球友都不禁為我們捏了把冷汗:「這兩人是搭檔還是仇人啊?會不會還沒比賽就拆夥了?」

 

氣搭檔的高失誤率,比賽前夕,笛子獨自坐在電腦前回想寶妹攻防的缺點,洋洋灑灑寫下12點混雙守則,包括網前的打法、發球移位注意事項、還有不可以在場上突然放空神遊的叮嚀,希望這些提醒能讓寶妹控制好自己的失誤率。

 

結果當笛子要寄出信件時,自己重新看了守則,忽然一個念頭轉換、佛心降臨:『算了!』最後笛子刪除信件,手按鍵盤打出兩個字:「加油!」,enter

 

或許讓寶妹輕鬆打,她才會打出「異常」的水準。

 

第二屆的啤酒海產盃比賽和上屆一樣先分組打循環賽,然後各組的第一名再打一次循環賽,決定前三名。不同的是我們這次籤運比較好,預賽錯過了慶哥組合和其它強隊,坐三望二搶第一的機會又重新浮現。

 

賽前笛子提早到球場熱身,寶妹也到了,她說收到笛子的信件:「謝謝!」

笛子搔搔頭說:「不好意思,給妳那麼大的壓力。」

寶妹一貫的開朗笑容:「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有在聽!

笛子:「一_ ………沒有在聽?」哈!既然這樣,就扯平輕鬆打唄!

 

比賽開始,我們第一場球遇到的是一對「年輕男女組合」,對方男生殺球比笛子強,女生實力則和寶妹差不多。賽前有老鳥特別指點男生如何對付笛子,要他儘量把球往笛子身上推,壓迫笛子就對了。笛子不知道老鳥教這招是要幫助誰的?只記得我們一發球,男生就把球往笛子身上打,然後笛子把球挑回後場就輕易得分,不過在對手零星火力和寶妹的幫助之下,對方還是拿了不少分,笛子組3123獲勝。

 

第二場則是遇到有點年紀的「大哥大姐組合」,這場球輕鬆打樂趣多,3121笛子組晉級複賽。

 

晉級複賽後當然要關切我們接下來的對手是誰,原本大家預測冠軍呼聲最高的慶哥組合,因為身體不適加上些許的大意,竟然被一對男雙打法的「黑馬組合」在關鍵時刻連打四顆觸網幸運球給淘汰。

 

另一組是練習賽都贏笛子組的「小球亂亂飄」和「雙槍轟炸機」大對決,「小球亂亂飄」男女生都是老球皮,殺球威力雖不強,但球一碰到他們就會轉彎,怪異手法常把對手網前的女生給調到哭,寶妹也吃過苦頭。可是他們的對手「雙槍轟炸機」男女實力平均又會攻擊,左右亂跑的小球對他們不構成威脅,結果「小球」一路被「殺球」壓著打,最後「雙槍轟炸機」勝利出線。

 

預賽結束,闖進複賽的三組混雙分別為:「雙槍轟炸機」、「黑馬組合」和「笛子組合」,根據西拉雅水果亂報民調顯示,當時海內外羽球專家和賭盤一致看好「雙槍轟炸機」能得到冠軍。

 

複賽第一場球是「笛子組合」對上「黑馬組合」,由於黑馬組合在預賽打敗慶哥,讓笛子不敢大意,也為了保留體力對付「雙槍轟炸機」,笛子決定火力全開速戰速決,殺球、抽球、吊球交替運用,求快也求穩,讓對手疲於奔命,我們一下子把分數拉開,快速結束比賽。

 

第二場是「雙槍轟炸機」對「黑馬組合」,黑馬組合因為第一場球輸給笛子組,這場球背水一戰,試圖把戰線拖長,但雙槍轟炸機的實力明顯優於黑馬組合,輕鬆拿下勝利。

 

冠亞軍決賽是笛子和寶妹對上「雙槍轟炸機」,這戲碼練習賽時也上演過,笛子組以一勝兩負戰績落居下風,輸球的教訓,讓笛子在休息時更認真思考對付他們的策略。

 

或許是冠軍賽的緣故,比賽一開始雙方都有些緊張,非受迫性失誤多,33平手。接下來笛子發現對方男選手因上一場比賽猛攻的關係,臉上閃過一絲疲態,笛子一見機不可失,趕緊把每顆球都往男選手身上招呼。

 

很妙吧!笛子冠軍賽的混雙策略竟然是打男生,這招果然有效,幾次和寶妹精采的後殺前封,把分數拉開為84

 

更妙的是這時候笛子心中又響起:『這場球會贏!這場球會贏!』的聲音,結果聲音一出現,對手馬上連續搶攻寶妹,寶妹幾次回球失誤逼著笛子要打更刁鑽的球也失誤,失誤的串聯,我們一口氣奉送對手10分,814落後,去年被慶哥一顆發球權兵敗如山倒的慘痛記憶又浮現在笛子腦海。

 

『有沒有這麼悲情啊!?』兩場關鍵比賽都輸在一顆發球權,笛子才不要這樣的爛梗劇情重複發生。

 

「加油~~~加油~~~!」笛子喊出了聲音為自己打氣,也幫搭檔寶妹打氣。寶妹聽到加油聲,重新振作精神,對方連切幾顆反拍邊線球,都被她拉長身子給勾了回來,漂亮的救球讓笛子忍不住為寶妹喝采:「好球!」

 

搭檔振作了,笛子當然要更賣力的攻擊,長短球先把對手重心調開再殺中路,這攻擊法打亂對手的防守節奏,我們連追幾分,趕在換場前把分數追上,1416換場。

 

換場之後,我們好不容易將分數超前兩分,對手立刻追上反超前,笛子組始終保持兩分的穩定落後,2224時,笛子和寶妹把握對手兩次失誤把分數追成24平,這時笛子站在右邊發球,接球方是會撲球的男選手,緊張時刻,笛子突然停下動作笑著對寶妹說:『哈!這一球很難發耶!發不好就糟了。』笛子不知道這時候自己為什麼會講這些?幹嘛講這些?寶妹聽完沒有說什麼,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球拍,再看看笛子,然後給笛子一個信任的眼神。

 

『算了,輕鬆發吧!輸球就輸球。』心理建設完畢,笛子恢復發球動作,把球輕輕推過網,男選手一看是小球毫不猶豫往前壓,還好球夠貼網,在判斷壓球會掛網下,男選手立刻變拍,把球挑向笛子的反拍,可惜挑球力道過大,笛子組2524再超前。

 

對手關鍵時刻的失誤燃起了笛子和寶妹的信心:『會贏會贏,這次真的會贏了!』我倆同時握著拳頭大叫。

 

接下來的幾球,笛子燃燒身體所剩無幾的小宇宙,不再長抽短吊,而是拿出機關槍,將每一個球都化成火球攻擊,寶妹也打出校隊的評價,準確預測對手接殺球的回球方向,搓球撲球扣球拍法全部出籠,快又漂亮;加上前面刻意多拍調動男選手的策略產生效果,體能下滑的對手防守被笛子寶妹雙箭頭攻破,最後在寶妹作球助攻下,笛子連殺兩球,對手回球出界,笛子組3126,勝!!!

 

YA!!!」勝利的一刻,笛子和寶妹高舉雙手擊掌慶賀,我們這兩個天涯淪落人拿下「第二屆西拉雅啤酒海產盃羽球賽」混雙冠軍,今年笛子不再是鬱悶男,寶妹也不再是最難揹的女生了。

 

賽後聚餐,笛子喝了許多酒,沉醉在球友們的熱情裡。今天笛子作了一個開心的羽球夢,因為和搭檔兩個星期的辛苦磨合有了收穫,包括滿桌的海產、滿肚子的啤酒、還有滿滿的笑容,真希望這樣的美夢,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隔週的練習賽,笛子又和寶妹搭配,對手抽了一顆長球給寶妹,寶妹一揮『哇靠,又是半場肉包球!』網前一搓:『哇靠,又掉在自己的網前!

~~~~~~笛子心中那一把熱情的火花又掛點了:「嘿,妳現在是我們球隊的混雙冠軍耶!能不能振作一點………?」

話還沒講完,只見寶妹摀著耳朵:「聽不見聽不見~~~我現在是冠軍,什麼都聽不見~~~~~。」(飛奔而逃)

笛子:「!@#$%^&* ………

 

看來我們的「西拉雅啤酒海產盃」的混雙冠軍純屬意外,這一切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

 

小笛子和花寶妹下臺一鞠躬,「加油!」

 

【掛在月亮上的笛子】

 

 

台長: 笛子與橘子糖
人氣(3,594) | 回應(2)|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運動體育(各種運動、運動情報、球迷會) | 個人分類: 羽球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等一個人羽毛球》
此分類上一篇:【烏龜慢走…幕後花絮】

野孩子
摔角手 你進錯賽區囉
擂台嚴禁攜帶暗器 (指--->羽球拍)
= =
保重點笛子叔叔 希望你健康順遂 (拜年嗎..)
2012-06-03 19:10:11
小林
非常有趣
2013-10-01 13:46: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