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2 19:36:00| 人氣2,54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曲線》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從戀上羽毛球,我的世界裡都是羽球飛翔的曲線,有激情的曲線、豪情的曲線、熱情的曲線…,但我一直找不到一條柔情的曲線,直到今天…。
…………………………………………………………………………………………………
大家都知道,學業、愛情、社團是大學生必修的學分。三者兼修,你的大學生活將是充實美麗;選修其中二者,就像吃生魚片少了芥末醬、吃油條少了豆米漿,感覺少了那麼一點味道;只修其一者,擺明是來混文憑的;最後三者都不修的人,呃…個人建議您還是回家種田去,您來讀大學實在太浪費了。

至於本人,我不是來混文憑,當然更不想回家種田,所以考上大學後,我一口氣加入兩個社團-羽球社和愛心社,會加入羽球社,想當然爾,一定是我本身就喜歡羽球這個運動;而會加入愛心社,不是因為我有愛心,是…愛心社裡的美眉偷走我的心了,羞!

從小我就喜歡打羽球,如果說我的成長過程是由羽球曲線所構成,可是一點都不為過,我喜歡在羽球場上振臂歡呼的激情、揮灑汗水的豪情,還有勝利擁抱的熱情;如果你一定要我在兩個社團之間做出選擇,我會選擇羽球社。

有一次,我答應羽球社長邀約,要參加星期天的晨打,打早上6-8點的練習賽;才剛掛斷電話,『愛我,非你莫屬…』是女友淑芬的來電答鈴,她邀我一起參加愛心社的「愛心之旅」活動。

「星期天早上八點的愛心之旅?呃…呃…」和羽球社的晨打撞期,我內心天人交戰著。
「你吃壞肚子喔!幹嘛吞吞吐吐?」淑芬問。
「沒有啦!是我剛剛答應羽球社長,星期天早上要晨打…。」
話還沒講完,淑芬突然發起飆來:「吼~~~你每次都說要打羽毛球,每次都以羽球社為優先,我也每次都遷就你,但這次是有意義的活動,為什麼你就不能遷就我一次……。」淑芬霹靂啪拉講了一串,最後直接替我下了結論:「我不管啦!反正你也要參加,你不來司機就不開車。」卡嚓,直接掛斷電話,留下我一個人高唱女人何苦為難男人。

好啦!去就去,何必生氣。我被迫參加愛心社的愛心之旅,不過羽球社晨打的約定我也會履行。

星期天早晨,我騎著摩托車到羽球館和隊員會合練球,打到七點半簡單沖個澡後,趕緊跨上我的坐騎趕回校門口。

「呼呼~~」當我氣喘噓噓跑上巴士,整車愛心社員都用詫異的眼神看著我。
「怎麼啦?我臉上有東西嗎?」我問。
淑芬冷漠的口吻說:「我們要去愛心之旅,你幹嘛穿著羽球服,揹著羽球袋,頭頂還戴著安全帽???」
啊!我一急竟忘記把安全帽給脫下來,只好故作鎮定,表情嚴肅的說:「妳沒聽過帽在人在、帽亡人亡嗎?所以我要好好保護我的安全帽愛人。」說完假裝和安全帽親熱的模樣。

我無厘頭的舉動引起大家一陣笑聲,淑芬又好氣又好笑:「瞎扯蛋大王,趕快抱著你的安全帽愛人過來坐好,車子要出發了。」從她臉上的表情看來,似乎不再生我的氣了。

淑芬告訴我,這趟愛心之旅的目的地「國立和美實驗學校」是一所專為身心障礙孩子所設立的學校,為了讓這些人們口中的「特殊份子」能得到適當的教育和照顧,學校和家長都做了很多努力,而我們今天的任務比較簡單,就是陪孩子們度過一個歡樂的假日。

當巴士緩緩駛入校園,教室的窗戶探出許多小腦袋瓜,好像對我們的到訪懷有許多好奇與期待。

下了車,愛心社長先為我們做行前教育:「今天的活動總共有三個項目:第一個項目是相見歡和遊戲,第二個項目是動態的球類運動、第三個項目是靜態的摺紙,等會我們就兩人為一組,去教室裡帶小朋友出來活動。」

說明完畢,社員們紛紛往教室移動,不是純愛心社員的我跟在人群後悠閒的走著,淑芬回頭看我不積極,跑過來一把抓住我的手:「快走快走,不然等會找不到小朋友。」

我被拉進教室,社員們都已經找到自己要陪伴的小朋友,開始走出教室,淑芬看到小朋友人數漸漸減少,有點著急:「都是你慢吞吞啦!小朋友都被帶走了。」我指著角落邊的座位說:「那邊不是還有一個?」淑芬情緒才緩和下來。

我們走到角落的位置,那是一個小女孩,白裡透紅的鵝蛋臉上鑲著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小而挺的鼻子和櫻桃般嘴唇,模樣可愛極了,看到我和淑芬出現,害羞的低下頭不敢正視我們。

淑芬蹲下身子問小女孩:「妹妹,姐姐帶妳去外面玩好不好?」女孩想了一下,輕輕點點頭。當淑芬伸手要牽小女孩站起來,小女孩突然放開淑芬的手,小聲的說:「姐姐,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只見小女孩從座位的一旁拿出兩根鋼製的柺杖立在走道上,雙手握住拐杖上的扶手上用力一撐站立起來,接著柺杖往前一步身子再跟著往前一步,看到這一幕,我和淑芬眼神相望:『原來小女孩不良於行!』

我和淑芬陪著小女孩往集合場前進,小女孩告訴我們,她的名字是朱恬兒,「國立和美實驗學校」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家住台北,父母親兩個星期會來探視一次,沒有探視的時候,她都會和同學在教室裡看圖畫書或遊戲。

到了集合場,愛心社長要小朋友把我們當成自己的哥哥姐姐,有什麼心情都可以和我們分享,恬兒聽完社長的叮嚀,笑咪咪看著我和淑芬,淑芬問她笑什麼?她只是簡單搖搖頭。

第一個活動「遊戲」開始,是比手畫腳,每一組要推派一個人上台,依照字卡的內容表演動作,讓台下的組員來答題猜出字卡的答案,猜對一題就送一顆巧克力,我想和淑芬猜拳決定誰上台,卻被她和恬兒直接以少數服從多數的理由把我給推上台。

我打開第一張字卡,上頭寫著:「紅屁股的猴子拿香蕉去給大胸部的河馬吃」1、2、3……我慢慢數著字卡上的字,一共18個。我咧!這誰出的題目啊?擺明整人嘛!難怪答對一題就有巧克力,出題人心機真重。

我在台上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比畫,誇張的動作逗得台下笑翻天,也因為動作誇張,很容易就可以和答案聯想在一起,結果十分鐘的答題,我們這組答對了5題,得到5顆巧克力。下了台,恬兒和淑芬狂笑著:「大哥哥,你剛剛比的猴子好好笑喔!」

「妳們怎麼知道我是屬猴的,吱吱吱!」我學猴子搔癢的動作又逗樂她們倆。哈!今天我可是拋開男人的尊嚴熱情演出,但我真想請出題人來比畫比畫「四方臉的蜥蜴和青蛙在池塘邊跳黏巴達」,猜的出來我請他吃100顆巧克力吃到飽!

經過遊戲之後,恬兒卸下心防,午餐休息時她都和淑芬膩在一起,我想靠過去偷聽她倆講什麼悄悄話,被她倆一搭一唱把我趕走,唉!我還是去旁邊學蜥蜴跳黏巴達好了。

下午的活動是「球類運動」,要陪小朋友在室外打球,但打什麼球呢?當社員從教室抱出一大把一大把的羽球拍,我心中一樂:『好耶!要打羽毛球,這可是我的強項,等會可以好好發揮打趴對手。』

社長說這次的羽球比賽不是和別組對打,是每組要派一個人和小朋友對打,打最多拍的可以得到10顆巧克力。雖然羽毛球是我的強項,可是恬兒不能走要怎麼打?我們這組只好棄權,三個人站在一旁看大夥揮著球拍練習打球。

『好想下去打喔!』我心想,轉頭看恬兒的表情,卻見她眼眶含著淚水,淑芬也發現恬兒哭了,低下身子問恬兒怎麼了?

恬兒忍著眼淚:「姐姐…恬兒好想打羽毛球喔!我想和同學一樣奔跑打球。」
「好好,恬兒不哭,姐姐幫妳想想辦法。」
淑芬轉頭問我:「怎麼辦?」
我搔搔頭:「我去找社長商量好了。」

為了讓恬兒能和大家一起打羽球,我跑去請社長幫忙,在社長的協調下,學校借了一台輪椅給我們,也因為我們這組狀況比較特殊,大家同意讓恬兒坐在輪椅上,由淑芬推輪椅,我和恬兒對打。

賽前我們開了小組會議:「淑芬,等一下我會把球打向恬兒右手邊的地方,妳只要微微調整輪椅,儘量讓輪椅面對著我就可以了;恬兒,等會妳拿著球拍打球,只要注意右手邊的球,儘量把球打高,其它就由哥哥來負責,懂了嗎?」兩人認真的點點頭。

比賽開始,每個小組各有10次機會,參加比賽的人專心打著羽毛球,沒參加的人則在一旁加油,幫忙記數。

由於一般小朋友對於羽球揮擊的敏感度不如成年人,只要羽球方向一改變就容易揮空拍,所以打過十幾組,最多的拍數是12拍,輪到最後一組,我、淑芬和恬兒一起上場,我先呼吸一口氣,再穩穩把球發往恬兒的右手處,結果「啪!」的一聲,恬兒因為緊張用力過度,直接把羽毛球拍到地上。

連續三球我們都揮不到三拍,我向記分的社員喊了暫停,跑過去問恬兒:「恬兒會緊張嗎?」
恬兒輕輕點點頭:「嗯。」
我摸摸恬兒的頭說:「恬兒聽哥哥的話嗎?」
「嗯!」
「那恬兒妳先閉上眼睛。」
我看恬兒閉上眼後繼續說:「恬兒放鬆心情,想像自己在一個綠色的大草原上,有溫暖的陽光,還有清涼的微風,有感覺到嗎?」
「有!」
「然後恬兒再想像羽毛球是一隻美麗的蝴蝶在天空飛舞,恬兒是可愛的小天使,拿著羽球拍和蝴蝶在玩耍,喏!蝴蝶在那邊,快把她揮向哥哥這一邊…。」
「咯咯咯!」恬兒一聽我的形容,不覺笑了出來:「哥哥我看到了,好美麗的蝴蝶喔!」

暫停結束,淑芬向我眨了眨眼,似笑非笑的眼神,好像給我按了一個「讚!」。

我重新發球,恬兒拿著球拍輕輕的把球撥給我,1拍、2拍、3拍……,我們的拍數慢慢增加。愛心社員和小朋友看到恬兒坐在輪椅上努力打球模樣,忍不住一起為恬兒加油。
「恬兒加油!恬兒加油!」
在全場的加油打氣下,恬兒越打越有信心,在第10球的時候,我們終於打破前面各組的紀錄,打了15拍,引來全場的歡呼:「哇!恬兒好棒喔!」,我看著恬兒發愣,在眾人圍繞下的恬兒,笑容是那樣的燦爛美麗。

這不是一場正式的羽球賽,沒有標準場地、沒有頑強對手、也沒有我喜歡的殺球攻擊,但不知道為什麼,此刻我的心情卻比在正式比賽贏得勝利更開心。

我們這組又得到10顆巧克力,淑芬把巧克力拿給恬兒,恬兒問淑芬可以和同學分享嗎?她說有同學的鼓勵,她才能打的那麼好。恬兒捧著巧克力一一分給其他同學,最後拿了一顆給淑芬:「謝謝姐姐幫我推輪椅,有姐姐在恬兒背後,恬兒感覺很安全。」,接著恬兒走到我的面前:「這顆是給大哥哥的,謝謝你很努力把球打給恬兒,恬兒才可以打到球。」

我把恬兒的巧克力放入嘴巴裡,甜蜜的滋味在心裡蔓延開來,這是巧克力的味道?還是恬兒給我的感動?我自己也糊塗了。

最後一項活動是「摺紙」,社長發放許多色紙和卡片給小朋友,要小朋友把摺好的紙花和卡片,送給自己的好朋友或感謝的人。

由於剛剛的羽毛球比賽讓我燃燒小宇宙,集中力瞬間燒光,得休息一下恢復意識,所以「摺紙」這靜態活動,就交給淑芬負責。

大家聽過神射手和賣油老翁的故事嗎?神射手以能百步穿楊自傲,卻不如賣油老翁能將一瓢油一滴不漏的穿過漏斗厲害。如果我打羽毛球的技術是神射手,那淑芬摺紙的功力肯定就是賣油老翁。只見她聽完講解,就帶領著恬兒摺出一朵朵漂亮的紙花,速度之快、手指之巧,令我嘆為觀止。

「請問妳前世是在菜市場賣油的嗎?」我調皮的問淑芬。(哎呀!大腿忽然被蚊子咬了一下。~>”<~)

摺完紙花,小朋友開始寫卡片,淑芬拿了一張卡片給我:「我們也寫一張卡片給恬兒吧!」

我在卡片裡畫上綠色草原、黃色小花和一隻粉紅色蝴蝶,有個可愛的小天使,在草地上和蝴蝶玩耍,快樂的模樣讓掛在天空的太陽公公也跟著微笑。淑芬則在空白的地方留下字句:「恬兒是可愛的天使,在落入凡間的時候,忘記穿上自己的羽翼,沒辦法和同學們一樣奔跑飛翔;但大哥哥大姐姐都相信,只要恬兒心中有愛有信心,未來恬兒一定會找到一雙屬於自己的翅膀…。」

我和淑芬把卡片拿給恬兒,恬兒拿了兩朵紙花,別在淑芬的耳際和我的胸前:「大哥哥大姐姐,謝謝你們今天來陪伴恬兒,讓恬兒好開心,這張卡片送給你們,希望你們也永遠開心。」

恬兒窩心的話語,讓我們三個人不自覺的擁抱在一起。

愛心之旅結束了,在小朋友們揮手道別下,巴士緩緩駛離「國立和美實驗學校」,在車上淑芬打開恬兒的卡片,裡頭畫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箭頭指標寫著恬兒;小女孩旁邊有個美麗的女生,箭頭指標寫著姐姐;另一邊則是畫了兩個男生,一個臉像猴子,還有長尾巴,另一個則拿著球拍打羽球,身邊還有光芒來襯托男生的帥氣,當然我只會承認最後一個是我。卡片的空白處小小的注音符號寫著:「親愛的大哥哥大姐姐,很高興認識你們,恬兒喜歡你們也愛你們,祝你們永遠健康快樂,白頭偕老。恬兒。」(註:後面四個字是我偷偷加的。^^y)

看完恬兒的祝福,淑芬眼眶紅了,她握著我的手,用手指在我的掌心輕輕寫下「謝謝你」三個字;我摸摸淑芬的頭:「傻瓜!」該說謝謝的人是我才對,謝謝妳帶我參加這一趟愛心之旅,看見不同於羽球世界的天空…。

自從戀上羽毛球,我的世界裡都是羽球飛翔的曲線,有激情的曲線、豪情的曲線,還有熱情的曲線,但我一直找不到一條柔情的曲線,直到今天…。

『在陽光、微風的綠色草地上,羽毛球像蝴蝶般在天空曼妙飛舞,有個可愛的小女孩,正拿著羽球拍和蝴蝶玩耍………。』

原來…那是天使追逐羽球的笑容!

【掛在月亮上的笛子】

PS.圖片摘自網路,若有侵權請告知。

台長: 笛子與橘子糖
人氣(2,546)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運動體育(各種運動、運動情報、球迷會) | 個人分類: 羽球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烏龜慢走…幕後花絮】
此分類上一篇:『球拍2之靈魂』

少年
我的人生也充滿著羽球呢~再忙都要打球
就連考試都不願放棄
2011-07-15 22:01:33
版主回應
其實除了羽球之外,我們也可以找尋美麗的天空,
這也是笛子寫這篇文的目的之一。
2011-08-30 23:58:2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