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2-23 16:29:35| 人氣3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5良夜有盡時

 “阿笙,”陸之垣終於看向她,“對不起……”

“你騙我,對不對?”她搖搖欲墜地問,見他搖頭,哀求著他,“那你騙騙我……你告訴我她說的不是真的……”日本藤素  犀利士  樂威莊 威爾鋼  必利吉  必利勁  紅金偉哥 瀰漫之夜 藍色妖姬

魔鬼天使催情液 壯陽藥 春藥  持久液  陰莖增大丸 

他讓人將如雙抱出去,然後走到她身邊,第一次這樣無措,想抱她給她一點安慰,卻又害怕讓她更加崩潰。

“在我娶你前,我找到了她,後來她有了身孕,她的身份是不可能嫁入陸家的,我想帶著她走,可那時賜婚的聖旨已下,我若離去,陸家勢必受到牽連,而為防被你知曉後鬧到陛下那裡去,祖母讓人將她帶走,”他低頭看著念笙,她的面上一絲血色也無,像一塊易碎的琉璃。他是她的丈夫,卻沒能給她任何保護,相反,給的只有傷害,他甚至不知自己這番話,是否會徹底擊垮她,可他瞞了她這麼久,不能再瞞下去了,“你在府外拾到雙兒後,我起初也以為她只是一個棄嬰,是後來祖母告訴我,那就是和雙的孩子,而和雙從祖母那裡逃走不知所終,一年前才被我尋到。”

念笙想,難怪老夫人明明那麼討厭她,卻又那樣疼如雙,原來是一早就知道如雙是陸家的骨肉,或許府上人都知,獨瞞著她一個,卻瞞得那樣好。

她眨了眨眼,突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淒淒艷艷,染紅素白寢衣。

“陸之垣,”她無力地笑著,眼中生氣全無,搖搖欲墜,“你實在,欺人太甚……”

念笙一直昏昏沉沉,便是中間醒了幾次也是迷迷濛蒙的。

陸之垣沒想到她已經病成了這樣,想進去看她,卻被林嬤嬤擋在門外,林嬤嬤看著他狠聲問:“您是嫌郡主還不夠可憐,要進去逼死她嗎?”

林嬤嬤瞧著她的病實在是有些嚴重,等她醒時就哭著勸她回宮裡去,有陛下護著,有太醫照料,否則再在陸府耗著,她非被那些人活活逼死不可。

她神誌不清,只能緩緩地搖頭,艱難地道:“若我回去,陛下知道了內情……一定會降罪於陸家。”

她想她與他夫妻一場,他再如何對她,她都不能讓他的家人有失。

最後他是直接闖進念笙的屋子裡的,她正昏睡著,遠遠看上去像沒了聲息一樣,他心底生起從未有過的恐慌。

他湊到她身邊,整個人繃如一張弓弦,顫著聲喚:“阿笙……”

良久,她才迷濛睜眼,弱弱答:“嗯。”

這幾乎是讓他想要對命運感激涕零的聲音,他上前去抱她,卻發現她渾身已被汗浸濕,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

“阿笙,我送你回宮去。”他已經禀告了陳帝,宮裡來接的馬車已在陸府外了,哪怕陳帝得知後會治他的罪,他也不能看她再留在這裡這樣受苦。

你忍心讓我誑,

才對雙星蒙誓願,你又隨法海入禪堂;

……

你忍心見我敗亡,

可憐我與神將刀對槍,只殺得云愁霧慘,波翻浪滾,戰鼓連天響,

你袖手旁觀,在山崗。

這段詞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從前傅念笙就喜歡聽戲,最愛就是這一出,他每次見她坐在戲台下,當白娘子唱出這一段時她都怔怔看著。

他也知道她聽完一臉的淚,卻在察覺他在身後時,擦去所有淚痕假裝無事地轉過身來。

他還憶起,那時他在外忙碌,有一日很晚了回家,她在他身側,似惱怒又似玩笑地對他道:“陸之垣,你可知我等你一夜要聽幾聲更鼓?”

而如今,就算他聽多少聲更鼓,都等不到她了。日本藤素  犀利士  樂威莊 威爾鋼  必利吉  必利勁  紅金偉哥 瀰漫之夜 藍色妖姬

魔鬼天使催情液 壯陽藥 春藥  持久液  陰莖增大丸 

七年那麼短,可又是那麼長,以為不經意就過來了,可原來中間有那麼多事,一樁樁,一件件,在回憶裡織下天羅地網,讓人無處可逃。

“爹,”如雙扯他的衣角,“你怎麼哭了?”

“爹丟了一樣東西,”他蹲下,將女兒抱在懷裡,“如今才知道,再也找不回來了……”

他去見了她的最後一面,在上林苑裡。

台長: jfdhljdfjk
人氣(3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星座命理(星座、命理、心理測驗)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