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05 15:03:31| 人氣65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Little Bear 1(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城市彼端的那抹紅,在逝去前總是特別的淒美。

走在人群中,不二的那頭棕髮總是特別引人注目。

「這禮拜爸媽都不在家,姊姊也是,嗯……今天晚上要吃些什麼呢?」不二一面思考,一面走進超市採買食材。

推著推車,不二在蔬菜區晃呀晃的,拿不定主意,那是因為……他的思緒又飄到心愛的情人身上了。

「七夕情人節啊……下禮拜就是了。」不二抬頭看著商場裡掛的廣告布條,考慮要送手塚什麼禮物好。

「呵!國光的禮物居然比晚餐還難解決~算了,改天再來看吧!」不二付完帳,提著購物袋裡滿滿的東西,嘴裡哼唱著歌,心情似乎特別愉快。

暑假,是大家都想出去玩的時期。不二的爸媽去渡n次的蜜月,不二的姊姊好像是跟三五好友去炮溫泉之旅了。就留不二一個人在家;就算他不想留都不行,因為……還有網球社啊!都是乾提議什麼暑假大特訓,校隊全部的人都得留下來,一個也不准逃!而且,練習時,可能還會遭到被迫喝下〝毒藥〞的下場,不過,不二他呀,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不二伴著夕陽,漫步的走回家去,卻被一旁暗巷的人影給吸引住。
「奇怪?那裡好像有人。」

不二走進一瞧,原來是為老態龍鍾的婆婆。

「老婆婆,請問您在這裡做什麼啊?」不二湊過去好奇的問。

「呵呵呵…… 小伙子,你要算命嗎?我算的可是很準的喔!」老婆婆用她嘶啞的聲音道。

「不了,我回家還有事要做。」不二以微笑回絕。要算命的話,我去問姊姊還比較快。

正當不二轉身想離開時,後頭老婆婆古怪的笑聲,不得不讓他去注意。

「呵呵……小伙子,你可別欺騙我老人家啊,難道你不想知道你跟你男朋友的未來嗎?」

─男朋友!!

僅三個字,卻震住了不二的人、心。

「老婆婆,您……」不二快速回頭,眼正經的盯住她。
「小伙子,你想知道嗎?」
「那……您就請說一段讓我聽聽吧。」

日落,詭異的黑

籠罩著大地

籠罩著未來

明天該去哪裡?

我不知道

只知道,你會在我身邊……

手塚國光,正值青春活力的國中三年級。兼任學生會長及網球社社長,身負重任的他,還是個超級資優生。
這麼優秀的一個人,早上出門第一件事,不是拼命的趕著去學校,也不是衝到網球場練球。而是……
叮咚──電鈴聲。過了一會,沒人應門。
「奇怪?周助不會不在家吧。」他再按了一次,結果還是一樣。接著手塚提高音量喊著:「周助!你在家對不對!不準給我鬧脾氣!」
喊完,無聲,是唯一的回答。
手塚試著轉開門把,居然……開了!
手塚心中頓時有不好的預感。
「周助,我進來嘍。」手塚熟悉的走向不二的房間,一打開房門──
就瞥見床上一團捲曲的棉被團,想必不二就悶在裡面。
手塚悄悄走近,坐在床邊,手輕拍著棉被,邊哄著不二。
「周助,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棉被裡的人兒還是沒有回應。
「……別怪我不留情了。」手塚硬是把棉被掀開,目光像是被冰凍一般,他愣住了。
床上的人是不二沒錯,可是……總覺得有些奇怪。
一樣柔順的棕髮、漂亮的眼睫毛、令人想一親芳澤的小嘴、紅潤的臉頰、白皙的頸項、胸口……等!等一下!胸口!?
手塚稍微回過神來,床上的人兒因失去了棉被的溫暖,張開了惺忪的雙眸。
「嗯……國光…你來了呀!」揉了揉眼睛,起身,眨了眨眼睛,看著手塚。
「我來了。」手塚睜睜地盯著不二看。
「哈~」打了個呵欠。「嗯…我去刷牙……」不二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在還沒出房門之前,就被人一把抱了起來。不用說,那個人就是手塚。
「周助,你……」
「哈~怎麼了?國光一大早來,有什麼事嗎?」
不二習慣的在手塚懷裡找到一個最舒適的位置。
手塚輕易的抱著不二,跟自己面對面的姿勢。
「周助,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

鏡頭快轉到青學網球場。
「太不正常了,手塚居然會遲到。」大石首先提出疑惑。
「不二也還沒來耶~」菊丸轉轉球拍,有些擔心。
反觀,龍馬、阿桃、海堂、阿隆,已經開打了。而那位暑假訓練的發起人─乾,正在計算手塚和不二遲到的理由,每個機率各是多少。
就在大家要打消等他們的念頭時,手塚的身影現身在網球場旁。
「抱歉各位,我遲到了。」
「手塚,我想你有必要跟大家解釋一下,不然……」推了一下反光鏡片,乾拿著一杯濃稠的蔬菜汁逼近手塚。
手塚冒出冷汗但還是不失他該有的威嚴,畢竟,他可是有正當的理由啊!
「原因……就是這個。」手塚一把抱起身旁的人兒面向乾。
「手塚,別用小孩來唬我,我個人是不吃這套的……」手塚立即阻止乾在繼續說下去。
「乾,你看仔細一點,他不是普通的小孩,他是……」
手塚話還沒說完,被抱起的小孩突然〝衝〞出一句話,讓全球場的人瞬間呆滯。
他伸出他的小手,指著乾:
「啊!眼鏡閃閃的大哥哥!」

「乾,你仔細聽我說,不管你相不相信,這都是事實……這個小孩……他是不二……周助。」

嘎嘎嘎……輸入資料!輸入資料!
聽完小不二對乾說的那句話後,乾默默的走向球場角落,默默的拿出筆記本,默默的寫著。
也不知道乾一個人悶在角落寫什麼,也許是「不二變成小孩的謊報可能性有多少」吧!
其他的社員察覺到不對勁,也紛紛集中到手塚那,小不二只是愣愣地盯著每一位「大哥哥」瞧。
「這位是……」大石問道。
「他是不二。」手塚冷靜回答。
「什麼!?」
「我說手塚社長,你在開玩笑嗎?」阿桃勉強笑著,希望今天就是愚人節。
「你要是不相信,就自己去問問他呀。」頓了一下,手塚繼續說:「周助,跟這幾位大哥哥作自我介紹吧。」
大哥哥?他們有沒有聽錯?難道……
「各位大哥哥好,我叫不二周助,剛上幼稚園大班,請大哥哥們多多指教!」小小的舉躬,臉上盡佈滿笑容。頓時,大家心裡一致認同:他準是不二周助沒錯!!
可是……這太不可思議了!
連鮮少開口講話的海堂也開始問道:「嘶─他為什麼會變成這副德性?」
「對啊,社長,你有沒有問過他?還有,為什麼他不認識我們了?如果他是不二……為什麼?」阿隆也一下子〝爆〞出一堆問題給手塚解答。
「我問過了。不過,以他現在的腦袋……大班孩子的智商,是不可能給我們一個清楚的答案的。」
就在手塚對海堂、阿隆說話時,突然傳出小孩子的哭聲。
「手塚學長,這個比我還矮的小孩真的是不二學長嗎?怎麼看都不像。」剛打完球的龍馬滿身大汗,帶著球拍走向這位說自己叫「不二周助」的小孩身邊;不知道龍馬是不是要確認真實性,龍馬居然用球拍猛搓小不二的頭。
我認識的不二學長比這個小鬼強上好幾倍呢!
「哇啊啊──!國光!這個大哥哥他欺負我!」眨著水汪汪含著淚滴的大眼睛,叫我們的手塚社長怎麼不心動。
「越前,罰跑操場30圈!」
「為什…」
「50圈!」
唉~龍馬,別去招惹戀愛中的男人哪!

嗚嗚……
奇怪!小不二哭泣的因素已經擺平了,為什麼還有聽到哭聲?
請各位看倌想想,我們還忘了誰?
沒錯!就是躲在大石身後,以深陷黑暗的菊丸。
「英二……」大石不忍心見他心愛的〝小貓〞哭啊!
「喵嗚……周助…你真的不認得的我了嗎?我們同是好友三年了耶!你不要跟我說你已經忘了……」兩行清淚流下,接著,〝貓咪〞抱住了〝小熊〞。﹝請自行想像﹞
「周助,你一定要努力想起來啊!」
「大哥哥……不要哭了……看你哭,我也好想哭……」小不二拾起小小的手,胡亂地拭去菊丸的眼淚。
在身旁的兩位〝飼主〞←手塚、大石,早已看不下去,像是串通好的,走向前去,拉開,再將自己的〝寵物〞抱回來。

清風徐徐
同是青春的我們
該如何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台長: 超愛龍馬ㄉ我
人氣(65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