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05 14:26:43| 人氣61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栗子蛋糕﹝中﹞(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二月十四號,西洋情人節。

一大早,太一就匆匆出門,臉上掛著一弧比平日更甜美的笑容,理由當然是……跟前幾個禮拜努力的成果有關嘍!經過了無數次的蛋糕烤焦、無數次的擠奶油失敗、無數次的被刀劃傷,最後請教了母親剝除栗子殼的方法後,太一也如願以償作出了獨特的栗子奶油。
看著自己傷痕累累的手指,不僅不難過,反而覺得驕傲!

─不知道亞久津學長喜不喜歡吃哪……好期待看到他收下的樣子!

想到自己傾慕已久的人,臉又不自禁的紅了起來,太一舉起小手拍拍臉頰,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般,然後向太陽的方向大喊:「好!我今天一定要送成功!」


情人節這一天,當然不只有太一會送禮物給〝某人〞啦!還有平日一大票喜愛太一的男男女女,也選在情人節這個大日子,送給他巧克力、鮮花、護腕……讓太一拒絕也不是,收下也不是,最後──太一的同情心使然,實在是無法讓對方失望,於是把眾多的禮物收下。
其中還有一些仰慕者,是怎麼樣也打發不了的黏皮糖……例如……

「太一!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吧!」一位二年級的男同學,買了一大束紅玫瑰,遞給太一,嬌小的太一差點就淹沒在紅色花海中。

「這…宮山學長……我……」天啊…現在是什麼狀況??他只是接到同學的指示,說是有外找,才離開座位跑出班上的,沒想到這位學長先是鮮花攻勢,然後又投下爆炸性的告白宣言!
這裡可是大家都會經過的走廊耶!你看,大家都因為好奇而紛紛豎起耳朵,有些甚至還跑過來看好戲了啦~~~
太一的腦袋瓜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開始說下一段話。

「太一…我對你是認真的!從一開始見到你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就如同千年冰山的溶化……」任憑學長講的天花亂墜,太一只想著如何拒絕這位被〝愛情衝昏頭〞的學長。

「學長…你先不要激動……」

「太一!請你接受我的愛吧!」

「等……」

未經同意,對方就擅自的握住太一的雙手,甚至還更近一步的摟住太一的薄肩,想好好體會抱住愛慕之人的感覺。
太一傻眼。

好在────
鐺~~鐺~~鐺~~上課鐘聲響了。

「啊!學長!上課了!我得回教室去了,再見!」太一使勁力量推開了學長,轉身逃回班上。

「太一……」見手裡的〝小綿羊〞逃跑了,宮山同學心裡很是失落。呆愣在原地,手中的鮮花依然沒有送出去,想必,他還在做他的春秋大夢吧?

但是,真正要他失落的還在後頭────
一點都沒有腳步聲,黑暗的身軀逐漸籠罩宮山。邪佞的聲音由後發出:「你是宮山吧?」

此時,宮山同學還未知自己已經大難臨頭。
回頭。「是啊,您哪位?」

。。。。。。

在上課期間鮮少人出沒,應該說根本就沒人會進來的盥洗室裡,傳出了哀嚎聲。

「唔!求…求求你!別再打了!」倒在地上痛苦蜷曲的男子,很難想像剛才還意氣風發的站在太一的班前向他告白。
他被打的鼻青臉腫,嘴邊還留下血絲,受不了下一波攻勢,馬上就跪地求饒。

「不夠!」白色的惡魔擒住對方的衣領,將人從地拉起,一揮,又是有力的一拳。

「唔啊!!」

「說!你剛才碰他哪裡?」拉著制服領口甩動奄奄一息的對方,希望他的腦袋動快些,卻不知道此舉反而會讓宮山更加頭暈。

「我說…我說…別再打我我就說……」亞久津放開手,將宮山扔至一旁的角落邊。

「啐!沒用的傢伙…快說!別浪費我時間!」趾高氣昂,賞他一記狠瞪!

「啊…是…是…只有手和肩膀而已……」宮山一邊發抖,一邊照實的說,希望能就此脫離苦難,哪知亞久津一邊聽,臉色越來越黑,語畢時還不忘在宮山的腹部補上幾腳。

「啊──!!」

「哼!便宜你了,下次你在敢動他半根寒毛……」

「不會的!不會的!我絕對不會再犯了!」頻頻搖頭,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啊!

「滾。」瞥一眼,像是廢棄的垃圾般,亞久津不屑於狼狽的失敗者。

「啊……」似獲得皇帝特赦一般,宮山忍著傷痛,拔腿跑離現場。

空蕩的盥洗室,如今只剩下亞久津一個人。
雖然揍了人,也發洩完情緒了,滿腔的怒火還是無法平息……
習慣性的拿出香菸,點上火,靠在洗手台邊,開始吞雲吐霧……

亂了,從在走廊上看見別人抱住他的那一刻,就很想直接衝過去,把那人碎屍萬斷!哼…留他一條爛命就已經很好了,以他那種個性,等會兒一定會向訓導處的那些老頭子告狀吧!來啊!誰怕誰?

亞久津丟下香菸,未熄的煙蒂在盥洗室的地板上冒出白煙,直到亞久津右腳大力一踩,將無辜的香煙給輾爛。看著鏡中面目猙獰的自己,覺得……自己的世界真的開始變調了……

。。。。。。

「請問亞久津學長在嗎?」

「他不在喔……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這是太一在今天第五次去亞久津的班上找他,但每次都無訊而返。那位回自己話的是一位擁有棕色長髮、成熟大人氣質的學姊,她對這位每節下課都跑來,最後又失望離去的小學弟,心有不捨,於是問了附近的同學亞久津的去向,再跟太一說道:「我是聽說剛才亞久津被主任找去訓導室了,好像他又毆打誰……」

「這樣喔……」太一低下頭,看著手上拿的小紙盒,裡頭裝的是自己精心製作的栗子蛋糕,出神了一會兒。

而後。「謝謝學姊!我去訓導室找他!」與學姊打過招呼後,太一往訓導室的方向飛奔而去。

「呵…真是可愛的學弟!」女子撥弄撥弄棕髮,眼神緊盯著太一離去的身影。


─亞久津學長又打人了?要是被記過怎麼辦?
─如果亞久津學長出言頂撞師長,事情說不定會更嚴重……
─啊啊……怎麼辦怎麼辦?一定要來的及阻止啊……!

在不可快速奔跑的走廊上,太一第一次無視此規定,加快腳步,閃過一個個來人,心中千頭萬緒,希望亞久津能夠耐住性子,別將事情搞的更糟。
呼呼……就快到了……訓導室的門就在前方了!就在此時,空間突然震動,一聲喝唳響徹,太一的心臟因驚嚇而悸動,腳步〝緊急煞車〞至訓導室門前,唰!的一聲,門被打開了,那位找了一整天的人終於現身在自己面前,只不過……現身的距離,一公分之差……太一就會撞到男人了。

男人的情緒似乎不怎麼好,太一緩緩抬起頭顱,怕碰觸到男人的身軀自己也會受到池魚之殃,現下只能想法子降低男人的火氣。

「亞久津學長……」

「閉嘴!跟我走!」

太一話都還沒說完,被亞久津的怒吼聲給吞了回去,他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纖細的手又被亞久津拉住,跨步走去,絲毫不理太一的步伐是否跟得上,勁自往前快走,想離開這間鬼學校!

「…學長…要去哪裡?等下還要上最後一節課……」

亞久津沒有回頭,也沒有答覆。他現在只覺得心很煩!一方面火大一群老頭對自己的嘮叼、一方面火大身後這小鬼…叫他閉嘴還不閉嘴!更火大的是,自己居然無法對這小子下重手!可惡……!亂了……亂了……一切都亂了!而罪魁禍首就是那位還一副笑的痴呆,毫無危機意識,還頻頻對自己說不可以翹掉最後一堂課的人!!

「學長,你已經一整天沒去教室上課了吧?我找你找一整天了,你都不在教室……還去打了誰……啊!我不是有意說學長這些!只是…都最後一堂課了,學長可以回教室去,好歹多少聽一些,對自己也有好處……」太一不僅要緊跟上亞久津的腳步,還想順便勸翹課的亞久津回教室去,雖然這有點難度……但是!最後一堂課也是很重要的啊!這是太一的想法。

走著走著,離教室區也一段距離了,最後一節的上課鐘也打完一段時間了,而自己卻被帶到……

「社辦?亞久津學長,你帶我來這裡要做什……啊!」

「進來!」

聽夠了沿途身後的人在對自己絮絮叨叨,現在只想好好的處罰他。
亞久津拉住太一一扯,扯進了昏暗的社辦,驚呼的話語在一瞬間吻沒。
肢體被人用力的撞擊在門上,發出巨響,雙手都被男人給牽制住,就連氣息也是。

「唔唔…嗯!」

「吵死了……非要我把你吻到說不出話來才甘心嗎?臭小鬼……」

惡魔,開始在天使的耳邊,露出邪惡的笑容……

台長: 超愛龍馬ㄉ我
人氣(6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