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8-05 14:13:20| 人氣19,8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巧克力上【塚不二】﹝H﹞(轉)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午休時間,校園裡一片寂靜,除了辦公室內還有幾位批閱作業的老師,教室內大多數的同學全都趴在桌子上小盹一會兒,為下午的課程養精蓄銳。
此時,本來該是空無一人的學生會辦公室,卻傳出了些微的喘息聲和桌椅的撞擊聲。

「哈嗯……國光…不要…啊!會有人發現的……啊嗯!」

「放心…今天我沒有召開學生會議,不會有人來的。」

任誰也想不到掌管學生會議的學生會長─手塚國光,和網球社天才─不二周助,居然利用午休時間躲在學生會辦公室做〝愛做的事〞。

不二的制服全敞,可以說是半掛在身上,胸前一點一點淡紅的吻痕,和另一人留下的唾液,顯得淫穢。他坐在會議桌上,雙腿被人大刺刺的分開,而手塚愜意的坐在皮椅上,高度剛好可以讓他舔弄不二的分身。

「啊啊……國光…不要再……呀啊……」不二雙手輕扯手塚褐色的髮絲。頭皮的痛,讓手塚知道不二得到了多大的快感。

「不行!國光…我快…啊啊!」手塚齒間一個輕咬,不二白濁的液體一滴不漏的噴進手塚口中。

「呼…周助…你今天特別敏感喔……」滿足的吞下不二的東西,起身,吻住不二的唇。

「唔!誰叫你要在這裡……啊啊!國光!嗯啊……好深……」手塚捧著不二的臀瓣,一個挺身,直直貫穿。

「…周…助…你裡面好熱……」手塚咬牙,他時而淺淺抽送,時而狂野律動,不二只能環住手塚的頸項,吐出一斷斷嘤嚀。

「啊…嗯……國光…快…快……啊啊!」

午休時間,學生會辦公室卻春意瀰漫。
好在沒人發現哪!不然事情就〝大條〞了!

。。。。。。

之後幾天,不二的行動舉止變得有點奇怪。
廳菊丸說,最近不二上課時常打瞌睡,老師是因為看在對象是不二,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還有,不二和同學們聊天的時候,恍神的次數增加了,就算有人發現點醒他,不二也只是笑笑,臉微紅的搖搖頭,說〝沒事的〞。
根據乾的觀察,手塚和不二見面的次數減少了,兩人見面的時間只剩下社團時間。手塚仍舊冰封著一張臉、不二仍舊笑開了一張臉,除此之外,不二的每一場校內練習賽,不是一開始狂飆,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然就是先失去幾局,而那幾局不二根本就在發呆!最後也許是不二自己意識過來:現在還在比賽。才提起精神,反敗為勝。
不管怎麼說,這兩種都不像是不二平常的作法,乾怎麼思考都推論不出個所以然,可以確定的是,問題一定出在手塚身上!
所以,大家一致認同推派大石去商量。


「手塚,最近你和不二發生了什麼事嗎?」大石趁社員們各自練習的空檔,走到柵網邊向手塚問道。

「沒事的。」眼神依然緊盯每一位練習的社員。

「手塚,相信你也知道不二最近的〝異狀〞,雖然現在還沒發生什麼禍…不!不對!我是說…大家都很關心的…不曉得你們是不是又吵架了?乾把各種可能性都想過了……」

─拜託!這一群人是心理諮商師嗎?我和周助…吵架……前幾天周助的那一番話…….算是吵架嗎?

「……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和好。手塚,當情人不是一味的佔有,還必須會體諒、關懷……」
大石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背負著全網球社社員的性命﹝?﹞,他希望手塚多少能聽進一點,而手塚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謝謝。」
而後轉身離去。

。。。。。。

回想前天的午休時間,手塚和不二在學生會辦公室〝完事〞後,手塚原本想伸手幫不二按摩酸疼的腰,卻被不二虛軟的手給擋了下來。

「周助?」不解。

「不要…國光…現在你不准碰我……」不二全身累翻了,無力的側躺在會議桌邊緣,就是不肯讓手塚再靠近他一步。

─難道是方才潤滑不夠,弄疼周助了?不對啊!自己還親自確認過可以才進去的……周助也沒喊一聲疼啊!那現在這個情況……

手塚實在摸不著頭緒,繼續問:「怎麼了?周助?」

只見不二緩緩的撐起身子,拿起散落在一旁的制服,規規矩矩的扣好釦子,穿回自己的身上,遮掩住胸口一大片令人遐想的紅痕。

「我說…國光…你昨晚也要,今天也在這裡要一次,晚上回去你一定又會……我會吃不消的…雖然我……///」不討厭就是了……
不二越說越小聲,最後乾脆以臉紅來回答。

「所以?」手塚重新戴回眼鏡,更看清眼前的人兒。

─周助他…該不會要……!

「所以,在我還沒要求之前,你不准碰我!我無法承受那麼多次!」確定整理好自己的衣裳,不二下桌,輕按自己的腰。
唔……似乎又比今早更嚴重了……

鐺~鐺~鐺~~午休時間結束的鐘聲響起,不二正打算打開門,回去自己的教室。

「周助!」手塚喚住那背對自己的人,自己該不會……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

「我說了算!國光,從今天開始生效。」喀!打開出口,
「那…手塚,社團活動見。」不二對手塚的稱呼變回在學校的〝客套稱呼〞,不留戀似的,離去。


那天下午,不二沒有出席社團活動,聽菊丸說,不二下午請了病假,回家休息去了。

其實,真正不二回家休息的原因,也只有手塚知道…….

。。。。。。

自己的要求真的太多了嗎?
可是……沒有辦法啊!現在正值青春期,每一個男生一定都會覺得〝精力〞太多無從發洩,更何況天天跟周助見面,而且兩人已經是一對情侶了,光是看見周助溫柔的笑容、周助存在時空氣中才有的獨特幽香、碰觸周助纖細的玉手,就很想把他佔為己有,與他在床上共赴雲雨!

可是……
『當情人不是一味的佔有,還必須會體諒、關懷……』
大石那天是這麼對自己說的。
最近的我也怪怪的,對周助的索求太頻繁,失去以往的冷靜判斷,這次周助還請假回家……果然,還是自己太過分了……

。。。。。。

幾天了呢?沒去找國光的日子……雖然才一個禮拜而已,卻感覺相隔一年!
其實……自己不討厭和國光做啊……只是,太過度總是不太好……身體都發出警訊了,還能不在意嗎?那天在學生會辦公室裡,自己是下了多大的苦心才決定的,很怕國光一個觸碰又讓我反悔……

國光的擁抱……很暖和。
國光的指間……很溫柔。
國光的吻……很……不知如何形容的美好……

到現在,自己還會失神回想國光對自己的一切,總會臉紅紅、心怦怦怦的跳,我又怎麼好意思跟別人談起呢!
都是國光害的!對我下了愛情的蠱……無法自拔……

。。。。。。

情人節將近,市面上開始擺放包裝精緻的巧克力商品,和一堆可愛討喜的小熊玩偶。

一天,手塚單獨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了店家玻璃櫥櫃裡一隻棕色毛茸茸的小熊。
腳步停佇在櫥櫃前一分鐘,再次跨出腳步時,手塚已經進入店裡了。
掛在門上的風鈴聲清脆響起,和老闆娘親切的「歡迎光臨」。
手塚在心底暗自做了決定……


一天,不二單獨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了便利商店外的情人節巧克力宣傳海報。
腳步走近便利商店,仔細瞧一瞧海報上各個包裝精緻的巧克力。

「嗯…適合情人節的巧克力……」瞇眼,偏頭一想。他的戀人啊,不喜歡吃太甜的東西,而市面上賣的都是好甜好甜的那種……再說,自己的手藝……唉~~不二嘆息。

「不然……」不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點子。「就這麼辦!」再度微笑,邁開腳步走向回家的路。

不二在心底暗自做了決定……

社團活動結束,依照前幾個禮拜的慣例,不二和手塚仍然分開走。這回,不二背著網球袋,手勾著菊丸的手,感情好的〝黏〞在一起。

「大石,不好意思喔~今天又要跟你〝借〞一下英二~~」笑臉迎人,還有誰能夠拒絕呢?

「好…英二,回家記得打通電話給我。」雖說在菊丸身邊的不二,照理講應該是不需擔心的,可是,最近他們兩個人〝黏〞在一起的時間增多,大石的心中就算說謊,多少有也些吃味。

而站在一旁的手塚,別看他表面上還是一副〝冰山〞臉,心裡不曉得有幾桶醋給踢翻了!

「大家明天見嘍~~~」隨著菊丸爽朗的聲音,兩個人伴著夕陽,說說笑笑的走遠。

唉~~這兩位〝飼主〞,一位是受制於不二的要求,一位是受制於不二的微笑。
都不能有自主性行動啊!

雖然身為飼主,卻總好像被〝寵物〞耍著玩……


往菊丸家的路上,菊丸首次﹝?﹞斂起玩心,正經八百的問不二。
「周助,你這樣子〝限制〞手塚,你不會難過嗎?」

「難過??」不二不了解菊丸的本意。

「我的意思是說,這樣子雙方都不好受啊……如果有一方需要的話……」這種敏感事情,他是要怎麼說出口嘛!不二的眼神還一直要人家說明白,討厭!

菊丸紅透了一張臉,橘紅色的頭顱低了下來,選擇不解釋了。

不二輕笑,英二還是那樣可愛哪!難怪大石會那麼喜歡他~~

「呵!其實偶爾這個樣子,讓身體休息一下也不錯啊!情人感情好不一定都要做愛才能證明吧?」不二輕描淡寫的道,好像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一般。路人都在側目了啦!不二還笑的很愉快,走在他另一旁的菊丸有一股衝動,很想要抓住不二狂奔回家躲起來!

「周助!」

「好啦好啦,不談了。那…我們今天的巧克力……」

─捉弄英二,適可而止就好。要不然,到時會有兩個人替我收拾善後的!

台長: 超愛龍馬ㄉ我
人氣(19,84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