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0 22:32:58| 人氣7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願意謙卑的學習 (轉自佛教正法中心)

推薦 5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陣子發心接引一些人來學正法,有得癌症的、有得嚴重皮膚病的、也有一些正常的上班族,但都沒有成功接引到半個人來聞  佛陀師爺的法音,令我覺得有點灰心。在接引人的過程中,我不斷提醒自己要小心維護眾生的學佛慧命,但還是發覺自己講得太多,而且也說得不夠好。雖然在聞受  佛陀師爺的法音一段時間後,我的觀察力與洞穿力變得敏銳許多,也感受到自己的進步,不過沒有接引到人是個事實,應該要自我反省一下,到底自己的行持哪裡出了問題?因為不能感化眾生,問題是出於我,不在眾生身上,要突破這一點才會再進步。

 

  我是一個修行比較差勁的人,要真誠地面對自己,不虛偽、不矯情、不講一些包裝自己的話,真實地將自己的修行心得與師兄弟們分享,的確需要一些勇氣,因為審視的是自己的心和行,要說的自然是自己修學不足的地方,這是挺難為情的,可是正念告訴我:就因為這個難為情,我執就纏身了,我執就破不開了。我轉念再想:假如我的文章能常提醒自己曾經說過的話,進而勉勵自己更精進修行,或者是能引起一些人的共鳴而來學佛,那也算是一件自利利他的好事吧!      

 

  「修行是修持自己,心不要向外馳求。」這句話人人都會講,可是我個人的感受,要真正落實這句話在自己身上,並且活用在日常生活中,那絕對是個大學問!就拿六度萬行中的「忍辱」來檢驗,我便覺得自己尚未生起「忍辱」的智慧。因為尊者上師開示過:「修學忍辱的人要以智慧觀察一切現象,明白順逆諸境皆是因果所然,由心所顯。」

 

    但是每當我遇到境界而應修習忍辱時,往往就失去觀照,自己的正念抵擋不住業力,很快就被外境摧毀了。一旦正念失去,口業、身業也就跟著出差錯。事後,自己又追悔不已,那種痛苦的覺受就像被利刃凌遲割得鮮血淋漓一樣。由於有了這種失去正念後的深刻覺受,讓我更清楚地了知自身的我執、我見習氣是多麼地嚴重,逐漸地才體悟到  佛陀教導我們行持六度萬行的重要性。這就像一個習慣用右手寫字的人,如果一下子要他改變習慣而用左手寫字,一定會覺得彆扭;同樣的,一個慣用世俗我執來處理事物的人,在學佛之後要轉變長久以來的思惟模式,修持自己,斷除對五蘊的執著,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這才叫做學佛修行。

 

  據我觀察自己,每當外來的逆緣境界產生時,或者是當自己的心念不正顯現五陰魔之際,要能夠快速的提起正念迴光返照,提醒自己安忍於心,心不動轉,實在很難!如果能做到這一點,應該算是有點本事了。帝洛巴大師說:「不是現象迷惑我們,迷惑我們的是我們對現象的執著。」我內心由衷地讚嘆祖師的智慧,可惜當境界來臨需要去如法行持時,就原形畢露了。尊者上師曾經為我開示:「知道做不到,等於不知道!」我檢討了自己,原因還是在行持上未全面徹底落實,有些事自己不那麼在乎的就能放下,而對於某些偏愛與特別執著之處還是緊抓不放,才會導致如此。我要繼續努力,以求進步!

 

  在生活中,每次與家人起爭執,我總是慣用尖銳性的語言去傷害對方,等發完火之後或是在自己胸悶了好一陣子之後才會發現:「哎!又上魔的當了!」此時,心中既後悔又難過,只有極少極少的幾次能在當下提起正念,及時煞車忍住不發脾氣,不胸悶、不難受!每次總要在事後才會回想起  佛陀師爺在《黑紗雖然薄,但能蓋住功德山》法音中的開示:「什麼叫脾氣?脾氣就是我執的無明黑業,脾氣就是專門拿來轉墮輪迴的,就叫執著的根子,不斷生死的根子就是這個脾氣。記住,那是魔障,那是自我修行上的一種黑業,我們不要它,我們要光明,不上這個當!」每一次回想起  佛陀師爺的開示,就覺得自己像  佛陀師爺法音中所說的「白癡」,因為發現自己又被業力給牽著鼻子走了,又被無明惑業給耍得團團轉了。老是要上魔的當,然後自己也入魔,實在不夠智慧!

 

  有時,我自己一個人靜下心來也會反思:「為何要這麼愚癡,淨幹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我想一定是自己的心地不夠純淨、柔軟。有時看看別人的行持,再仔細檢查自己的心行,兩者拿來比較一下,這才赫然發覺原來自己的我執、我見竟比其他的修行人都要強盛!常常一顆心向外馳求而只忙著關注自己在乎的人、事、物之時,就難以迴光返照來審視自己,等到意念收回來向內觀照,這才發現自己的習性竟然如此頑強難以馴化,就如同《地藏經》中釋迦佛陀對閻羅天子所說的:「南閻浮提眾生,其性剛強,難調難服。」我實在是非常糟糕!

 

    再進一步檢視自己,我還發現原來自己的悲心實在是少得可憐,甚至可以說是幾乎沒有,這一點同樣是很糟糕!我想起了尊者上師曾慈悲地教導我:「佛菩薩怎麼對待我們,我們就應該怎樣去對待眾生。」想到佛菩薩們以及上師是如何不喊苦、不說累,默默地在各個角落,身體力行做著關愛、利益眾生的事業,而我看看自己的行為,當我與他人起爭執時,自己簡直就是一個魔。

 

  假如我有一絲悲心,那麼在我與他人起爭執而自以為對的當下,我就應該覺察到,雖然對方嘴巴仍然倔強頂嘴,但或許他的心底早已經屈服;

 

  假如我有一絲悲心,那麼在我與他人起爭執的當下,我就應該替對方設想到,當我惡語相向的同時,對方的內心或許早已無力招架,早就在滴血;

 

  假如我有一絲悲心,那麼在我與他人起爭執的當下,我就應該留心注意到,當我振振有詞在為自己辯解時,掩藏在對方忿怒的表情底下,他心中那種因無明而起的煩惱煎逼與焦躁無助;

 

  假如我有一絲悲心,那麼在我與他人起爭執的當下,不論誰對誰錯,我就應該先閉上我的嘴,試著去傾聽對方的聲音,然後在心中默默地自他交換,將對方的業力轉到我的身上由我來承擔,並祝願對方快樂幸福吉祥!

 

  可惜我並不是如上述所說地在修我的行,反而是更嚴重的自我造業與加深對方的煩惱。想到自己錯誤的行為,心中就感到萬分難受,氣惱原來自己竟然如此麻木,感受不到眾生的苦;氣惱自己怎麼一點悲心也沒有?整顆心裝得滿滿的,都是自私!此刻回觀反省,心中對那些曾被我傷害過的眾生深深感到內疚,難怪尊者上師要對我說:「我給你取的法名叫智觀,你怎麼都沒有用智慧在觀照呢?」上師講的沒錯,學佛就應該越學越有智慧才對,不然都白學了。

 

  我知道很多師兄弟修行都比我好,我也跟師兄弟們一樣,明白光聞法是不夠的,還要照著去做才是真修行!我發覺自己不如師兄弟們的地方很多,我呢?基本上只要無明業力一上身,就把所學的佛法全部忘光光,忘了要對境起修,於是我還是那個我執強盛的我,跟  佛陀師爺開示的人無我、法無我的聖者風範完全背道而馳,所以跟許多默默實修行持而從不誇誇其談的師兄弟們比起來,我只能算是根器劣昧,勉強夠資格當個負面教材,實在是慚愧!

 

  佛陀師爺為眾生說法:「佛法是講原則的,做不到那一步就是凡夫,哪怕是已經做到了99.99%,那還是凡夫。只有當自己的行跟境到達100%的爐火純青了,自然會登上那個聖位,成為了生脫死的聖者。凡夫的行為就修成凡夫,羅漢的行為就修成羅漢,菩薩的行為就修成菩薩!」多麼簡單平直的幾句話,卻含意甚深,因為那裏面包含了自己的三業行持與四寶的相應境。

 

  我聞受  佛陀師爺的法音次數越多,就越覺得受用無窮,覺得自己相當渺小,心中就會一次次的感恩及讚嘆  佛陀師爺的說法。我越來越了解,若沒有正知正見的理論基礎是不行的,因為行為會偏差;但我也越來越明白,如果沒有實證的功夫,就算理論基礎再好,嘴巴講得再動聽,那都是空洞的。假如在現實生活中,面對一些不大不小的境界出現都過不了關,那麼當面臨重大疾病或死亡等等現前來驗收自己的修行時,不用想也知道結果,肯定是慘不忍睹,只有等著被因果收拾,然後又隨著自身業力墮三惡道轉輪迴去了!

 

  我客觀地回顧自己近半年來的修行,自覺還是有些許的進步。對於「心不要向外馳求」的落實,我的覺照變得鮮明了,對於「修行是修持自己」的體會,也更加深刻了,感恩尊者上師及三寶對我的加持。在不久前的一個偶然機會,我遇到了運頓多吉白尊者第五世嘎堵仁波切,尊者師伯非常慈悲地問了我的近況,然後親切地告訴我:「有了一分觀照,就要有一分行持跟上。」我將這句話放在心上了。我心存感恩地面對一切增上緣及逆增上緣,感恩每一位在我修行途中出現的善知識,因為這一切都成為我在修行道上的動力。我會永遠記得  佛陀師爺的教導:「所有的眾生都是我們修行路上的善知識,唯一的惡知識只有一個——那就是自私!」

 

  離上次投稿的時間半年又過去了,這期間師兄弟有生病的、有退轉的、有死亡的,一切都在生滅變異,未曾稍有停歇。不變的是,我依舊感到在前方不遠處,有黑白無常、夜叉、鬼差正拿著刀戟、鎖鏈帶著猙獰的笑臉在等著我,我感到他們距離我更近了。或許有些人會說:「我不怕死,反正每個人都要死」,但當我一想到生前死後所要承受的種種折磨,想到因果要來跟我清算這一生所造的罪業時,我的心便猛地縮緊了起來。這些逃躲不了的因果債,我還得起嗎?

 

  寫到這裡,我閉起眼睛,腦子裡盡是  佛陀師爺的聲音:「我今天不跟你們講什麼菩提心、什麼四無量心這些佛教語言……,但是你們能不能對眾生好一點啊!」——「你們能不能對眾生好一點啊!」  佛陀師爺這句無私悲切的話,猶如暮鼓晨鐘深深敲打在我的心上,久久激盪不已。我好自責,因為我真的對眾生不夠好。淚,悄然滑落!

 

  至誠頂禮上師及三寶,弟子祈請上師及三寶加持於我,令我對眾生所生起的一切瞋、怨、氣、恨,在今後修行的道路上永不復起!

 

  至誠頂禮上師及三寶,弟子祈請上師及三寶加持於我,使我做個真正的修行人,在今後修行的道路上對四寶永遠信心堅固、對眾生永懷慈悲喜捨,直至菩提永不退轉!  

 

                                              慚愧佛弟子  智觀 


                                              2010
918




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台長: 紅塵佛子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