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01 00:58:31| 人氣469|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不笨 我和你們一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台中市艷陽高照,十二點剛過,雅雯準時出現在學校大門口。一旁還拉著她的死黨小新,堅持拍照、訪談都要一起。
「她很厲害,還會做早餐給我吃,」說自己個性迷糊,都是小新幫忙出頭,雅雯好像很需要呵護,一如她白瓷娃娃般的外表。
事實上,不然。
當初考上醫學院,她向家裡據理力爭,自己貸款唸大學,因為相信「唸書可以改變人生」,「唸護理系,畢業後不怕沒工作」。
她星期一到五下課後在牙醫診所打工到深夜,星期六、日還要到服裝店打工,扣除學校上課,一周打工時數三十六個小時,一個月薪水才九千元,但她要求自己至少存下三千,「我沒有參加社團,我生活只有學校和打工」。
問她這麼拼作什麼?「我不想向家裡拿錢。」家就在隔壁彰化縣,但沒有假日,只能久久請假回家一趟的雅雯,心疼母親,她寧可自己苦一點。
談起家裡,自己的父母,她變的比較嚴肅,但不避諱。
「我知道雜誌都喜歡報導外配被歧視,但我媽很疼我,我回家她都煮很多東西讓我補,我跟她很親,」她像在宣示什麼似的。
升上大二,才滿二十歲的雅雯,來自彰化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大城鄉。
雅雯的母親阿嘉,從印尼來台灣,經人介紹嫁給雅雯的父親,父親小兒麻痺,過去在西裝店作裁縫。
阿嘉來台灣二十一年,只回過兩次印尼。她不敢讓家裡的人知道自己嫁一個小兒麻痺的丈夫,更不敢讓家裡的人知道自己嫁來台灣,還要出去作工養家。
之前在芳苑工業區工作,年過四十才找到的工作,讓阿嘉更加賣力,但出了一次嚴重的車禍後,她因為腿傷不耐久站,變成在家作裁縫,車衣服出去賣,家裡的收入變的不穩定。
但儘管阿嘉不識字,但她管孩子管的嚴,「小時後太晚回家要罰跪,媽媽覺得要教好我,」雅雯說,「但她很開明,會和我討論有沒有男朋友」。
事實上,雅雯是母親心中的小公主和心靈的支柱。
走入彰化大城蔡家,幾坪大的客廳,放眼望去都是雅雯的影子。
兩旁的牆壁掛滿她從小到大的獎狀。客廳裡唯一一只玻璃櫃中,放著兩張照片,照片中年幼的雅雯和妹妹穿著母親親手逢的紅色洋裝,「媽媽很愛漂亮,都要把我們打扮漂亮才讓我們上學,」雅雯說。照片旁邊,放著阿嘉珍藏著雅雯作給她的母親節卡片。
女兒邊讀書還要辛苦工作,阿嘉老覺得「不捨」,覺得做自己的女兒很苦。但雅雯只想省一點,接媽媽來台中跟自己一起住,兩人衣服size一樣還可以一起穿。「妹妹現在上夜校,白天也可以工作,媽媽不用那麼辛苦了,」她說。
下午一點,雅雯要上課。匆匆擺出令人莞爾「裝可愛」pose讓攝影記者照相。她輕易顛覆媒體、社會貼的「負面標籤」。
「自己快樂就好,其他不用太在意,」她聳聳間,身子輕快默入了教室黑壓壓的人群裡......

台長: chaos
人氣(469)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