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18 08:14:09| 人氣4,65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重複放送)《書及妳.這真是太神奇了》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民網路書店.《書及妳》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8978145

〈這真是太神奇了!〉

    走出戶外,天空降下雨絲仍然炙焰的灼日高掛,兒時以為的傳奇仍在此刻應該叫作彌留嗎六年九班的約翰些許不確定自己沒有說出口的。

    太陽雨。

    沒有說出口的,還不是「內心的話語」;可以被意識到的「未說出口」是早已成形被醞釀被把捉被傳述被認識,而確實的生發之機何在?

    約翰不確定自己。途經精品服飾店,模特偶花腔奼紫嫣紅妖冶作態落地櫥窗內的背景是銀白的反射鏡面,約翰見到了狼狽不堪蓬頭垢面鬍髯漫衍的遊民、過路客、和鬚鬢叢生狼狽落荒蓬首垢臉的自己。

    在同一個世界,同一落櫥窗中。

    售價必然不同,約翰自嘲著,我還不是被觀覽物。

    大雨隨即傾盆,在屋簷下沒有低頭的約翰此時的所在是避雨躲雷防電的最佳位置(雖然沒有加上括弧表示「所在」是台語文),不會有任何人在意,像是報紙斗大標題表示總統府侍衛官走私香菸未遂引起國人矚目,大家都戴上了蝙蝠俠的面具厲聲指責完全忘卻了自己在工作場合有過什麼放水或者身不由己地被置入「大補帖」時代過往青春年少曾與同學一同在懸掛著「為維護智慧財產,本店不販售非法盜版軟體」告示的店家內購買沒有音效檔的壓縮H GameA片光碟一樣:妳是被帶壞的、妳是被置入的。

    雖然沒有正面朝向街道,卻看清了一切過往行跡。

    (前行的是朝向火車站人們,行色匆匆補充說明的後行者,則是剛離開(抵達?)火車站要前往目的地與人會合。)事件都可以被預料,如同酒駕的肇事車輛被每一路口的監視攝影器拍下,終究可以被制裁。

    終究可以被制裁。

    雖然我是被置入的,被鏡面反射的約翰如此地以為著,身不由己。

    有鏡子,才有我。

    (被描述被把捉被形成的我。)

    太陽雨。

    童年呼朋引伴的奇景,如今看來其實沒什麼了。

    曾經獨自搭乘客運自台南火車站,抵達(離開?)白河客運站之後獨自一人步履蹣跚地行進在省道旁國道下方烈日呼嘯身旁機汽車而過荒湮墓塚錯落伴隨沒有神像的土地公祠(太祖?平埔族拜壺信仰?)忽然見到了自己在世上可以辨認的字跡「問路店」一間全家便利商店,於是前往。

    自己尚未表明來意,透明的自動門扉已然開啟,如果因此心生詫異而裹足不前,反而是有害觀瞻動線沒有垃圾袋的垃圾桶了,約翰只好進入。

    只能進入,和「歡迎光臨」的合成女聲同時存在。

    冷氣迎面,舒暢痛快。

    選購了一瓶雪碧,從錢包掬出百元鈔票之後,彷彿回到了有秩序的國度飛機場檢驗旅客行李的輸送帶上飛機場外的捷運站有皮帶運輸軌道大型貨物攜帶的旅客站立著就被輸送到捷運月台的貼心設計約翰下意識地想起了自己的問題,而不是《靈山》追尋的高行健,自己是有目的有自主意識地在人世殘存舞鶴《悲傷》:我要尋找故事。

    我要尋找故事。

    烈日當空,便利商店外飄降了雨絲。

    哪裡有故事,哪裡就有我。約翰內心想著。

    約翰問著值勤的店員:「Where am I我在哪裡?」。

    妳在哪裡?

    巧笑倩兮地回答著,可能是當地職校打工的出水芙蓉少女,如竹林間彈琴雅逸芬芳,短髮俏麗又瀏海遮面,娉婷嫋嫋地蓮花指出白嫩青蔥(所有模特偶的美都具備廣末涼子)「這裡是白河,前面再一直過去就是水火同源的關子嶺了!」。

    水火同源?妳隨即想起了《詩經》中的〈召旻〉:「旻天疾威、天篤降喪。

瘨我饑饉、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饑饉的出現彷彿是天降大雨連日連月連年不休,於是造成流亡?可是,妳不確定「饉」是否形聲字,於是妳無法判讀這首記錄史實的詩句。

    《漢書.藝文志》「造字之本」有象形、象聲,有文字(writing)也有言語(speech);後世的《說文解字》則是電影《食神》保留了「象形」而大雜燴地撒尿牛丸火雞肉飯變形金剛組合成「形聲」。

    什麼是文字、什麼是言語、什麼是人言為信?

    心理學家維高斯基在《思維與語言》中表示「沒有任何心理學的理由可以說明言語活動的一切形式是由思維所衍生的」;師大前特殊教育系(所)主任林寶貴則在《語言障礙與矯治.說話、語言與溝通》中寫道;「人類利用說話思考、接受與表達訊息,並建立自我意識,利用說話命令或限制自己本身。」。文字呢?

    因為金蘋果,我們受領了神諭進攻不義之邦;潔白的處女啊,妳是寫下奧秘難解的有字型天書,或者絮語如籠中金絲雀呢喃道出不可違抗的天意?

    妳並不知道,彷彿一切在默默之中如有神秘的安排,在見到了有「問路店」告示的店家後,約翰進入於是,與及笄之年秋水轉眸的少女商談之後,知曉路只有一條,譬如道離畢華〈百歲一日活〉),即將也只能前往水火同源的關子嶺了。

    「堇」的甲骨文從火部,所以,敘述國人流亡的〈召旻〉其實有如《詩.豳風.七月》的天降流火,是星殞如雨或者是終年無雨的乾旱導致飢荒,甚至聖女貞德的火刑了?

    (或者衛斯理會表示外星人的太空船迫降?)故事如何形成妳?

    太陽雨。

    約翰不知道,約翰手機上網查詢了「饉」,發現甲骨文從缺,只有從金文到小篆的流變。所以,一開始命運的牽連,即是緊緊相依,如同女媧摶黃土作人,妳泥中有我、我泥中有妳,命運早已注定了邂逅轉角遇到愛,劇本早已成文所有失散的戀人再度重逢的劇本早已寫就,錯身其實也不用感到遺憾悵然?

    如何表示「饉」?有沒有「天籟」?或者是《漢書》其實表明了「人」渴望形塑一切生命的意義,所有天行都有常,都可以被人力把捉?

    羅大佑吟唱〈妳的樣子〉。

    一切的發生無從預料;但是,妳的行經妳的意義早在遂古之初有所安排;救難隊早在妳發生海難之前已然成立,早已整裝待發。

    約翰想起了童年的大統百貨公司,不是和平路上的新開設,而是五福路、中山路交口的高雄地標早年。最華麗的是透明可遠眺鹽埕區海景夕陽餘暉的電梯。

    後來妳在隱居被世遺的日子在黃帝神宮附近的淡江大學水源路上圖書館見到了竄竊智慧財產權(?)的電梯每日下午,凝視淡水河口落日斜映。

    如何表示「饉」?有沒有曠野的呼喚?我命由誰?

    約翰依照傳說中的水手服美少女高中大姐姐指示,太陽雨下往關子嶺出發。

    彼時是否可以猶如此際呆立在精品服飾店前宛如街友髮髭賁張衣衫襤褸顏色憔悴形容枯槁地在銀白鏡面前搔首弄姿美女之外是以見放的自己?

    我要像以前的誰?

    約翰想起了《史記.太史公自序》:「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後」;司馬遷的世界中,「未然」、「已然」其實並非「必然」的國道客運申請路權下一停靠站如同表定不能更張,「禮」是一種禁止的姿態表面微笑拱手作揖惺惺作態禮教殺人相較於只是施行如同具文的人治法制依約。

    班固《漢書》卻借賈誼之口而表示「夫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人的言行早就成為因果論述的「將然」、「已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妳走在前往關子嶺的大道上卻始終感到困惑是否一切早已注定最後一定會死掉幹嘛活著?

    「饉」是什麼?

    左側偏旁為形符、右側偏旁是聲符;聲音言語(speech)的存在是否有其意義?是否要從「饉」的金文追溯到甲骨文的「堇」?

    甲骨文到金文,是否「流變」?是否都由「同一群人」掌控?約翰讀過葛兆光《歷史中國的內與外:有關「中國」與「周邊」概念的再澄清》,其曰:

      有立場的歷史敘述,往往與無意識的歷史事實不同,儘管古代中國的文化

      與族群未必「出於一」,但歷史敘述卻始終在努力構造其「出於一」。在司

      馬遷把各種來源不一的古代資料寫進一部《史記》,從而建立了古代中國

      歷史的主脈之後,所謂「其先出於黃帝」、「其先出於帝嚳」或「其先出自

      顓頊」之類的傳說,和所謂「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漢唐宋元明清」一脈相

      承的歷史敘述,就在傳統經史典籍中凝固成形。

約翰不知所以。依從上文,約翰知道「歷史」的確真的是「歷史」;可是,「歷史」其實不是「歷史」。例如後來無意間中藥行發現、無人探討、沒有被流(留)傳沒有被認為沒有被形成的「甲骨文」出土了;吾人將之視為「歷史」,然後將之糾正「歷史」上所有「歷史」的人、事?

    宛如浪跡天下熟知世態看破人生無欲無求剛強睿智修行流浪漢的約翰,在精品服飾店的落地櫥窗前駐足,從顧盼流轉嫋嫋婷婷倚姣作媚、披羅衣之璀璨兮,珥瑤碧之華琚(〈洛神賦〉後再無姑山神人)模特偶身後的銀白鏡面,見到了過往人潮車流群,和堅定不移確立真心不隨波逐流的自己。

    停在這裡我會,是否有關通往關子嶺的大道與流連在上?

    走著,太陽雨下。

    妳想起了回顧過往歲月成敗得失之後所整理出來的人生意義,一切彷彿默默之中都是上蒼的安排,各自都是因果是非相繫,妳讀出了其中的天意。

    如同周慧敏所吟唱〈走在大街的女子〉,妳忽然在命中注定通往水火相濟的大道上見到了綠底白字的路標指示:「台影文化城」。

    妳想起了小時國中畢業旅行的目的地之一是台北的中影文化城,那時候還見到了演員葉童,那時候妳頭戴著時報鷹的棒球帽,與一位芳心暗許的男同學合照。時報鷹後來整隊全部被沒收,從此至今未曾觀賞過台灣職棒賽事的妳也與那位同學失去聯絡,是否命運的注定早已轉注假借象事了?

    一片空白,關於文學(writing of literature)。

    妳的父親後來觀賞著妳的拍攝,驚奇地問著怎麼會有這麼多被妥善維護的古蹟在哪裡呢?

    中影文化城,在台灣。

    妳想起了妳的回答卻不知道眼前的「台灣電影文化城」是何所指,句號?

    「我命由我不由天」,約翰於是竄改早已定型的契約,不再走往被規畫好的人生大道,旁行斜上趨近於台灣電影文化城。那是一樣有許多墓塚的鄉間小徑,沿途泥濘遠比尚是高雄縣的妳的故鄉內門,蜿蜒蛇行來到了目的地。

    卻見到封條。

    以及在園內的外景。

    因為經營不善,台灣電影文化城宣佈停止營業。

    偏離人生大道的妳無所得,妳站在門口不知所以然;一切天機安排的人事景緻安靜地擺放在妳的眼前宛若拼圖所有的碎片和藍圖都在方格外散落著妳是東皇太一妳是神妳是穿越小說的主角知道一切安排所有發展妳只需要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將這些身外之物擺放到該有的原本的(?)位置就好妳是操控一切人事的微物之神在這觀覽物社會。

    妳、卻、不、知、所、以。

    無法動。作妳想起了改,編漫畫之神手塚治虫而,重新賦予生,命浦澤植樹的漫畫《冥。王》人工智慧的原子小金剛()因為輸入所有的!人格,於是當機無法動彈。

    無法;法無。

    凝視著銀白鏡面反射的過往人流車潮群流,約翰想起了自己的天命:喔珍妮!佛這真是太神奇了,

    妳知道妳的被賦予。

    妳是施洗約翰。

    妳在等待彌賽亞的拯救。

    妳一動也不動。

 

二稿於7/26/2019 8:13 AM日昨與桃子見面。

台長: 佚凡
人氣(4,650)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我們繼續開始 |
此分類下一篇:序:〈夜來幽夢忽還鄉〉(六稿20220501)
此分類上一篇:預計下半年度將發行第二本著作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