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5 06:52:26| 人氣3,33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繼受-- 讀《人間魚》月電子詩報:孟樊〈台灣失能詩美學探勘〉後〉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人間魚月電子詩報》第017期

http://www.peoplefishpoetry.com/263763865123376354332257701726399.html

〈繼受--

讀《人間魚》月電子詩報:孟樊〈台灣失能詩美學探勘〉後〉

 

翻箱倒櫃五個小時,依然無法找到佚凡的《抱殘守缺:21世紀殘障研究讀本》之後,佚凡決定安靜坐下,以未及親炙曾任教於由中共國家清史委員坐鎮的佛光大學,轉向執教於台北教育大學的師長輩法律學者孟樊的此篇文論,略書個人所得。

 

孟樊本文著眼於美國通過「失能美國人法案」(the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後,轉向由英國編繪而成的《牛津字典》而敘述了何謂「失能者」,再冠以所有格「of」展開論述。

 

美國通過美國人法案,由英國編繪的字典釋義,再冠以所有格而論述;最後期許能在「同志詩(或酷兒詩)」之外,開拓出另一種新的視角。

 

而個人在拜讀完該文之後,其實感受到了莫須有的敵意。是的,不是「非善意」,也不是「不如己意」,而是「敵意」。

 

於是,在找尋《抱殘守缺:21世紀殘障研究讀本》,以及臨陣磨槍閱讀中文版《柏拉圖.法篇》,逾八個小時過去之後,重新拜讀孟樊該文。

(佚凡案:後來找到這本清華大學中文系編纂的教科書了

 根據日後的新聞報導之發展,及佚凡的個人經歷

終於也可以證實清華大學中文系的文、行不一。)

謝謝讀書的時光,以及劉子驥般的找尋,終於散去了自己預設的陰霾;直至如今,想起以前中文系大一時代於課堂「文藝青年」式的振臂疾呼,試圖對孟樊該文之呼籲提出迴響。

 

未及交代個人寫作本文的準備工作,還包括了瀏覽過執教「台灣文學」課程的紀大偉《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慚愧的是,雖然個人大一時代已然在後來研究所時期指導教授的課堂中,閱讀《在中國發現歷史:中國中心觀在美國的興起》,至今依然無法明白「後現代主義」,無法談及「去中心化」,當然更無能(失能?)顧及論述「異托邦」時,可能會產生的「根屬性」(?)(rootedness)。

 

不過,倒是可以回想在中文語境,缺乏而亟欲被推行的是否「失能書寫」?

 

在孟樊舉例的林彧之前,其實早有不是分行句子人的 鄭豐喜先生完成《汪洋中的一條船》;個人更在童年有幸見過恬靜慧黠完美的楊恩典小姐;而分行句子人老年之後,身體機能逐漸失常,此時寫下的人生體悟,能否算是「失能美學」?

 

大一時代的必修課是「文學概論」與「中國文化史」。當時佚凡在課堂之餘,因行動不便於是每天在宵禁時進行書法臨摹,聯想到了一個至今仍不可解的困惑,於是援筆成文多篇:什麼是「詩」。

 

和「『詩』是什麼」。

 

此二者是否立基於不同場域範疇的提問?

 

後來才逐漸以為,或許是文學史與文學概論語境內各自不同的論述。

 

誠如孟樊提到的「失能」文學(美學?),其實源自於殘障。在中文語境,司馬遷遭受宮刑,其文字千百年來一直為知識分子所「臨摹」;雖然我至今無法從司馬遷的文字得證其因什麼器官的失卻於是必然產生何種語境。

 

孫臏跛足,成《孫子兵法》;或者,司馬遷筆下的孔子是高大的河童男,培訓至今依然無法在孔子的語境中發現孔子因缺髮而產生的怨懟。

 

(雖然孔子或許未曾有過著作。)總是與孔子唱反調的《莊子》也論述到了右師(〈養生主〉)、王駘(〈德充符〉)。在一定的程度上,或許不用因美國的法案而參考英國的字典。

 

佚凡不確定從佛光大學到台北教育大學的孟樊是否要在此隱喻什麼,請容許非法學專門且臨陣磨槍囫圇吞棗隨便亂抓到的《柏拉圖全集.法篇》,其曰:

 

......這些獻祭的目的首先是確保得到神的青睞,促進宗教;獻祭的第二個目的,從我們的角度看,是增進人們之間的相互了解和發展各種社會交往。

 

......(各種社會交往?)

 

柏拉圖著、王曉朝譯,《柏拉圖全集》(忘了怎麼標示第三卷)〈法篇〉,(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4月),頁772

 

殘障寫作早已存在、殘障論述也早已在「社會」成為一種話語,需要被法律學者重視的到底是什麼?

 

是文學?是殘障者?

 

或者老年到來身體健康狀況大不如前的寫作?

 

分門別類到底所求為何?

 

《史記.太史公自序》:「夫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後;法之所為用者易見,而禮之所為禁者難知」,吾人或許可以留意此處的未然、已然,並沒有從屬的必然關係;但是,同樣也描述漢代的正史,《漢書》卻假賈誼之口而謂「夫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是故法之所用易見,而禮之所為生難知也。

 

這裡的形成是嚴謹的「將然、已然」。在早有大街小巷千百年來都在流傳的殘障(失能?)書寫之後,法律學者的振筆疾呼,倒是另佚凡感到困惑。

 

而這種困惑,也許如同前文所謂,是一種文學史與文學概論的不同脈絡,雖然我個人對其關心失能者、關心文學的心之所向大打問號。

 

大打問號。

 

大打問號。

 

大打問號。

 

不同於法律學者,個人的學位論文關鍵字之一是「禮」。個人也曾經懷疑思考自己所謂,放諸於今日所形,是憲法,或者民法?

 

民法第一條講習慣。

 

個人曾因此見獵心喜地以為地球儀找到了地球、航海圖找到了迷失的海難在荒島的船員、生化學者在瘟疫來臨世界末日前夕終於調解好無人聞問的疫苗。

 

後來,感謝友人提醒,這是指「習慣法」。

 

對於禮、法的形成,或者說是文學與法政的關係,個人始終不知道如何自處。

 

柏拉圖在〈法篇〉中,假雅典人之口,而有以下論述,其曰:

 

一位真正的判決者一定不能隨波逐流,順從聽眾,一定不能在大眾的喧囂下喪失自己的判斷力,也不能由於膽小怕事而虛弱地宣布一個違背自己本意的判斷,並在判決中借助諸神的明義來表明自己已經完成了職責。說實話,判決者的任務不是向聽眾學習,而是教育聽眾,反對那些以錯誤的、不恰當的方式給聽眾提供快樂的表演者。按照古代希臘的規矩,當時不存在現今西西里和意大利風俗中的這些自由,把事情交給大多數聽眾來裁決,根據他們的投票來決定勝利者。這種作法既腐蝕了詩人,同樣又腐蝕了聽眾的嗜好,因為詩人的創作標準以裁決者的嗜好為依據,聽眾成了他們實際上的老師。(頁407

 

培訓並不知道柏拉圖Idea中,屬於不入流角色的「詩人」,與此處雅典人所謂應該如何畛域;卻知道我個人長期以來,舉證我在佛光大學的指導教授論文引文失據

 

..........寫錯了@@卻知道我個人長期以來,在表示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人物「暗示」而推行亂九十糟的文字運動。

 

人,無關文學。

 

雖然在左獨小黨例如時代力量例如綠黨(桃園)逐漸或許有些消退的如今,個人的論文以中國文化大學(台灣)創辦人張曉峰先生所藏、成文出版社據〔北宋〕景祐監本、配〔南宋〕重刊北宋監本而成的仁壽本二十六史《史記集解》而完成的論文......@@白話文就是以台灣為主體並且和歷史上與主張「大一統」的《公羊傳》居對立面的《左傳》之研究,雖然在政治上受到沒有讀書的「社會沒有讀書自以為正義人」光譜與我近似者的攻擊,不過那是我自己的事,其實無妨。

 

只是,台北教育大學師資為班底的台灣詩學季刊社呢?只是,例如八旗文化總編富察先生,在網路發表完全錯誤的文、史言談,卻見到很多北部學者附和。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計畫修纂正史(《清書》或《清史》)、夏商周斷代工程的今日,我的確對於法律學者相當好奇。

 

尤其該文以美國的法案,卻以英國的字典釋義。

 

關於文學史,或文學概論,該文所揭者,其實是以被圈禁的「人」而價目表便利商店條碼地談「一堆文字」的莫須有;像是一堆莫名其妙的人以「後現代」表示夏宇,夏宇本人其實否定的現象。

 

視文學史為無物的主張,在高雄港都鳳邑文學獎名單揭曉之日(武個人並沒有參加),我個人持懷疑甚至否定的態度。

 

在曾接受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研究所前所長 宋旭軒指導的我的指導教授(前佛光大學歷史系系主任、研究所所長、人文學院院長、佛光山前《大藏經》主編、中國歷史學會[台灣]前理事長......)依舊「留守」佛光大學的今日。

 

祝好

佚凡

 

忘記標明時間是現在20200927十九時二十九分明日又要去遊覽花東啦!二稿於二十點四十三分以手機修繕錯別字。三稿於二十三時十九分似乎清楚誰是「阿武」了;改題目為「繼受」。四稿於三時二十六分思索《孫臏兵法》。

台長: 佚凡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337)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李紀祥 |
此分類下一篇:修行

佚凡
至於
清華大學(台灣)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形同虛設」(?)的組織,也早已成為新聞了
2022-04-21 07:58: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