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9 11:10:48| 人氣1,12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現場的我們〉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現場的我們〉

    或「我們的現場」?

    瘟疫(COVID-19)橫行的今日,吃到飽火鍋店已經全面「改裝」成兜售火鍋料冰淇淋冷飲當時店內現場炮烙的牛排也在各縣市禁止內用的今天改作店家門口甚至人行道上紅磚擺攤市招林立的外食了。

    回家享用,故意關上了大放光明的場燈,小劇場似地亮了微熨鵝黃的桌上檯燈,陸上颱風警報的前夕,紗門紗窗室內依舊鬱蒸成昔日在認養的咖啡廳內以術(述)語點選了Doppio Espresso,燃上了蚊香假樣在深山古剎內的靜謐依稀彷彿可見的逐漸熔化消逝的時光暈成冉冉可視的光陰迴繞室內隨著手機外接廉價耳機破鑼地偽裝成微型音箱吳金黛金曲獎最佳製作人《我的海洋》置身蘭嶼專輯下一秒墾丁七星潭甚至當年在陽明山上遠眺淡水河親像ti7高屏溪口泥濘地上水筆仔野餐秋葵颱風警報發布的前夕。

    現場的我們,好似在我們的現場。

    瘟疫的時候,紅嘴黑鵯的啼叫聲彷彿仍然與舊情人偎依上一秒纏綿過了之後不到片刻毫秒剎那轉瞬彈指霎時永恆間,浪濤拍岸碎裂的漣漪波紋各自曲折成白雪紛紛何所似地撒鹽空中差可擬記得曾經欣賞動畫《櫻桃小丸子》年節時分從窗外門外揮灑著潔白如綿匹喊著鬼出去福進來!

    鬼出去。

    被情人推擠排拒。

    無知影是講無對什麼話,回想如實引述了什麼事件彷彿置身於暢銷世界數十年至今漫畫《JoJo冒險野郎》忘了第幾部也忘了角色的名號以及其背後靈似的替身使者,可以把片段「記憶」製作成光碟,抽離人的實體。

    被抽出了。《笑傲江湖》的令狐沖不在華山派了,故事卻依然可以繼續。

    人物的記憶被抽出光碟作成不是早期文學以錄音帶錄影帶比擬人的記憶電影剪片卡Cut數位攝機妳是導演妳是編劇妳是演員妳是燈光師妳是音控妳檢索妳自己如何地不合宜。

    或者複製。

    置入另一光碟槽剪接成了自動地融合,妳自行重劃地圖經過了什麼轉角斑駁如地面的紅磚道是巷弄內區隔人家的短垣麻雀棲息經過時飛起離開原地妳不用回望見證了盤旋低空一周精準地又在原處落下妳已遠走他方,入目郵筒藍色佮紅色e現實信件不在意錯別字它們何時會到哪裡,妳完全知曉,彷彿平交道前停下。

    (茲攏是現實世界已經叛見的古蹟了。)

    誰背離誰?

    微不足道的妳置身的此一洞天時空中,彷彿已經歇業的「天宇布袋戲」智者「一揮長虹造天筆」使用的儒教絕招「滿天神字」撲面傾盆大雨地襲來猶如後來復出的黃俊雄「金光布袋戲」中,不知道為何以要求天下眾生平等主事的自己卻尚堯舜之道的墨家鉅子「俏如來」為主角,以寶劍「墨狂」使出千百年來唯一雄踞天下的劍陣「誅魔之利」,開闢了「洞天」千萬劫海德格也無法明辨「存在」佮「存在者」e「真陣」初式「十劍山河蕩狼煙」。兩者都是一置入型時空圓型舞台周杰倫演唱會,觸目所見伸手指示抵足而立放耳傾聽嗅鼻所聞皆是被拷貝的他人經歷成為妳自動彌補自己過往一生的不足與缺乏然後圓滿地落幕。

    被置入,然後,圓滿地離世。

    離開此世(離開彼世),論定此生,製成光碟,退出光碟槽。

    微笑地離開,闔眼,止息。

    現場。

    我們呢?那些被正確、合宜完成的我們呢?如果不被置入法治?

    我們可以被正確、合宜地完成!?

    這是否《封神演義》周文王畫地為牢或者心高氣傲的大學生到國外研究所留學或者視他人為無物的軍公教人員參加論文發表會或者,民主選舉?

    現場,抑是,我們?

    大學時代其實就已經拜讀完以後研究所的指導教授指導的一位同門學長在清華大學中文系研究所碩士班的論文,相當地拜服;當年技術性延畢的大五年代,答應幫一位完成長篇武俠小說的學弟寫序,如夢似囈的文中,擷取了學長論文題目的數枚字當成文中角色的想望,猶如布袋戲黑白郎君和大部分的昔日武俠小說情節一樣,置山洞內發現著武功祕笈。

    或者令狐沖思過時出現的圖繪壁飾,被賞善罰惡使帶到孤島的石破天。

    所求、所欲是什麼;黃俊雄重新復出,在國家音樂廳展演其實身世是兄弟情份的史艷文與藏鏡人時,那是古龍《絕代雙驕》(不是劉德華、林青霞),或者馬克吐溫《乞丐王子》?

    甚或是,文學作品從來不是直觀的路標洗手間請斡正手爿百貨公司內與其他廣告招牌teamwhere時,是否想到尚萬強在《悲慘世界》的前後不一;或者奮發向上的孤兒學習所有提供獎助學金的企業生財之道同,化長大後因緣際會合併所有行號成為托辣斯鉅子企業寡頭?

    閱讀文學作品的時候,並不是在量販店阡陌交通中從「雜糧.餅乾麥片泡麵」的隔壁走道獲得衣索比亞水洗耶加雪菲咖啡豆;而是自由可以無限奔放的洞天時間、空間,由文字勾起了想像姜太公釣魚迴旋舞啊迴旋舞橫看成嶺側成峰。無奈的是,「維民所止」被誣為「雍正去頭」,雖然聰明機智因時制宜與奸詐狡猾忘恩負義相等於,不知道是因為了什麼,有了自由之後,讀者沒有徜徉於天地,反而是指指點點本來沒有這一片光碟的作者例如鄉土劇演員在傳統市場內被指責。

    妳總是困惑:漢朝開始了國家公務員考試、後世開始逐漸地規劃科舉取士之後,消失的其實不只是「墨家」而已;何況,人人都有之後,就是沒有了。

    妳總是困惑著:台文要戰誰?

    《尚書.大禹謨》中,孔穎達對此「經書」題目「大禹謨」三枚字小字夾注疏解而曰:「……舜史所錄……以類相從……上篇……此篇……明『史以類相從,非由事之先後』……『史以類聚為文』。」孔穎達解釋了史官建置還不是後代效法「先王」、「三代」的「史」之元(meta):「以類相從」;這卻讓妳惶恐驚訝!

    妳想起了妳最滿意的「分行句子」〈非相類之事〉(感謝《中華日報.副刊》的收錄),文中曾經提及也是孔穎達也是疏語,讀著讀著幾乎錯以為相同的理解:「非相類之事,而并為一」!

    「一」是否新生?

    和《尚書》體制不同,後世也被上升為「經」的《左傳》,其實原本與孔子「春秋」經別本單行,直到了漢朝將之合刊、經文與傳文同樣大小齊格、並且是國家公務員考試書目;自此之後,所有的讀書人,皆在書海無垠文字中,扮演著如同將之合刊的「史」之角色:在閱讀與書寫(眉批)的過程中,試圖發現原本「非同類」,卻能夠成為上下文「并為一」的意義!

    與舊典之文相接相融合成為新的一類。

    所有讀書人以自身生命歷程體會、創造;後世科舉「明經科」,必須寫出與主考官(當道執政、行政院院長)意見相似的解析,也側面地表示出歷朝歷代士子的讀書,皆各自有不同的以為所得;何況,孔子「春秋」經,是節錄了魯國的公文書(魯史)之記載;而「魯國」是周公旦的封國,也就是國家的政府組織與企望,孔子節錄之文,被後世視為上一代「聖人」「所遺之典章制度」。

    爬梳、讀書、想望,相接相融合。

    在書本之外,古文的時代其實也是也有也在白話文;只是,我們尊敬讀書人能夠串連、梳理各類歧義,而得到的就是自己了。

    此時,就想起了到了漢代還只是「傳」的位階、「董事長嘉言錄」性質的《論語》;一直要到後世,《論語集解》及其他類似體例之作,除了提升《論語》也讓「讀書人」的自我要求與被尊敬都有所昇遷。

    而「集解」之謂,是集合了同宗的各系說法以示源遠流長、或者是雜取各家說詞包括勾欄紅磨坊唱戲說書人與自己相符表示本人是貨真價實聖人所傳天子門生、或者是無限加料各種火鍋餃蔬菜肉食冷飲冰淇淋現場炮烙的牛排甜點甚至肉燥飯的吃到飽火鍋店呢?

    (與佛經所謂「集結」的不同是?)

    沒有研究過霍布斯《巨靈》中譯本的妳,其實不知道;更不知道所謂的「民主」是否可以讓政府、社會、人民劃上等號,存而不論「國家」。

    在舜即將「禪讓」(?)給「禹」的時候,禹表示了「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惟修。」「五行」之外,多出了「穀」!?不同於〈洪範〉所言天錫的「五行」(五德),此言政府組織的「六府」,多出了泛指農業的「穀」;被豢養的植物、動物;那麼,「人」之所是,介入自然,或者成為自然?

    「三代」之世是堯、舜、禹,而非單只是墨家所誦法的堯、舜;孔子也明目張膽地截句了聖人周公旦,無論是去蕪存菁或者致敬;而非眾生平等卻尚堯、舜之道的墨家;更非被莫名其妙與「法治」相繫、由一代大儒荀子所培養出來的「法家」。

    日前澳洲發生水患,所有的蜘蛛都在逃難,卻也同時織起了柳絮風中起潔白柔拂浪漫稍微詭異的蛛網聯緜似縷如紗;妳不知道蜘蛛是否如同果樹的悲傷,在大出結實纍纍的季節,有些農人會剝除樹幹的外皮(木質部?維管束?),讓果樹焦慮地把一切寄託給子嗣,於是有了豐碩的果實。

    關於「治水」、「被水治」,其實齊一。

    「假如教室像電影院」,還不知道這是崇祀哪位神祇的廟宇,有標示著「禮門」、「義路」陽刻的通道,和壁畫繪飾、簷雕柱鑿、各個年代附和神話傳說而成的民俗藝陣。妳在外,思考著我們,或者現場,當時當場當下。

    和妳一樣也領取殘障手冊,各式各樣慢性病纏身、於是拒絕接種疫苗的家人的妳,在新聞自由的此世此代,還在醞釀如何說服的說詞。

 

佚凡案:初稿於7/21/2021 5:49 PM寄出了參賽的作品;同時也在本文補齊了若是得獎的話,想要修飾該文不足的感言。二稿於7/22/2021 5:52 PM修改末段成為殘障人士在文學必須有的正向(本年文薈獎主題)。

〈非相類之事〉

https://mypaper.pchome.com.tw/iamwrittenmyself/post/1380751730

台長: 佚凡
人氣(1,120)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散文 |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