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20 15:51:50| 人氣33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絮語【侵蝕】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月20日】

親愛的,
我們的第四年,九月中開始。
原來距離是這麼回事,
原來心痛是這麼回事,
原來寂寞是這麼回事,
各自忙碌生活,
怎麼如此煎熬?


近日閱讀邱妙津的「鱷魚手記」,
那些時刻總是痛苦的無法言語,
從來也學不會囫圇吞棗地瀏覽文字,
每每在還來不及為自己繫好出洞的安全鎖就無止盡的跌落,
失重,巨大地孤獨緊抓腳踝,
什麼都不能做,
什麼都不能,
不知道將以什麼姿態死亡的恐懼放大死亡本身,
畏畏縮縮地連向妳求救的勇氣都沒有,
什麼也不能。


攬鏡才發現自己不完整,
嘴唇和耳朵掉落時都沒發現,
以致溢出來的愛從毛細孔漏了一地。
沒有口告訴妳,妳不懂,
只好繼續站著站著,
成了噴泉裡不知名肥胖女神,
汲取自己的愛既吞又吐,吞吐吞吐吞吐,
滑譏地露出渴慕,伸手欲抱,
卻成了眾人眼裡的搧情裸像。
築一圈矮牆在妳跟前,
可以近看見我的愚蠢姿態,又不溼裙腳的體貼溫柔。


突然驚覺我正一字一句刻劃早已掩蓋的自憐,
妳知道「憂鬱」根本不該寫成藍,
那一方只能立足的至高點,
又冷又白且空無一人,
一步就是生與死。
看清楚這景色的瞬間腳底痠麻,
得選個好時機,
否則在藍綠色毛巾料床單上枯死了不是這麼輕易被發現,
正值早晚微涼的秋,
大概四五天後發出擾人的腐臭房東才會來敲敲我的門,
只是睡著了,沒醒過。

這間房會有一個學期空著,
明年又有不知情的新生開開心心的搬進便宜單人雅房與我同床。


前幾天清早好想牽手,
我想牽著誰的手一直,
任時間凝結到永遠。
這麼輕易的夢還是壞了。
我不知道該拉住誰的手,誰又能拉住我?
只看見自己在街上找尋喜歡的,
好喜歡好喜歡溫暖的手掌,
十指深深握著就有種幸福感!
對於擁有的執著與私心作祟,
刻意切下來握著握著,沒有身體。
涼了,還有下一隻美麗又修長的手臂在街上。

醒來只覺得自己病了,無藥可醫。

原來願意拉著我的人已經在幾日前走了,所以剩下手臂陪我。
只剩手臂就走不了吧?
夜裏心一激動溼了眼角。
別走,好不好?


在害怕自己成為別人的負擔前已經讓人喘不過氣,
自作自受不是嗎?
除了笑我還能做什麼?
既不難過到要流淚
又鬱鬱在胸口的莫名疼痛折磨著我,
嚐試六十拍緩慢節奏踱步,
將輕飄飄的靈魂繫在汽球上牽著怕飛遠了。
一日一日,
像鐘上的細瘦長針,
還來不及呼吸就到下一秒,
卻忘了帶我走。


越來越重的白色長出青黴,
漸漸失去思考能力,
也許發霉而死登上世界新聞的那一刻正是這一生的巔峰也不一定!
用最後游絲般的理智認真思索,
「要是真發霉了還有沒有人想到我?」
或是必須獨自面對永無止盡的孤寂
不被了解如同又喑又啞,
活在自己創造的小小宇宙才能感受自由?


佛家說一切都因人的執念而存在,
心無一物,空無一物。


除了我,
有人在嗎?

















台長: 鏡昕
人氣(33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