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1 21:23:09| 人氣1,576|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韓麗娟:秋芳的兩個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麗娟和我畢業於新竹女中,屬於台大校園裡的稀有存在。成為室友,是孤立中的相依為命。畢業後這麼多年,常常一通電話、或她從遠方翩然而至,我們就趕路式地Update多年境遇,從來沒有脫落,但也不算「很熟」。

    我知道她追逐超意識,跨出理性範疇,走向內心,靜坐、冥想、讀夢敦煌舞、易筋經……,遊走在靈知、創意和洞見的懸絲間,像孤單的靈魂在荒原跋涉。我們認識了三十幾年,都不如那一個讀夢的下午,忽然這樣靠近。布農族相見時喜歡互相分享夢境,那是生活的提醒和禁忌,我到這天才發現夢裡響著生命的詩,麗娟說這是靈魂的橋樑。

    每天睡前,我習慣想著明天的稿子要寫甚麼?也許是因為牽掛,大部分的夢影都和稿件有關。一直以為自己不太作夢,聽麗娟讀夢後,開始回放夜夢,慢慢靠近一個裹得更深層的自己。

    我買了歐曼讀夢的書,理解「夢境釐清」+「聽夢投射」+「夢者反應」;回接「生活脈絡」;再鄭重「播放夢」,最後「深入讀夢」的程序。收到〈秋芳的兩個夢〉,忽然這樣期待,就讓這兩個短夢成為起點,有一天,我也能在書店逡巡,找到麗娟讀夢的新書寶寶。

    麗娟讀夢,寫得真好!尤其「秋芳把母親戀戀難捨的放進鉛筆盒或大衣口袋,成為她創作的泉源及溫暖的依靠。」這一段,真的是讀到靈魂顫動的皺褶。讀夢人像個「導演」,精巧地閃現著創作的光澤,《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她讀的夢中,這樣美麗,不過,我太不喜歡趙又廷了,一集都沒看過。

1.   夢從氤氳而來

    秋芳是我大學同班同學,也是室友,雖為同班,她熱切地追尋文學的天空,我只熱切於愛情。畢業後許久不曾連絡,這些年她兩度向我邀稿,一次為了寫夢,一次寫童話,我為什麼都乖乖從命呢?我喜歡寫,但不耐煩多,平日隨興的書寫總不超過一千字,秋芳的邀稿於我是個挑戰,雖然胸無點墨,但這兩個主題我剛好有話可說。

    4/22那天,秋芳回台大評審文學獎,我們約在附近的「好處咖啡」讀她的夢。我們談了一下午,這個夢其實很短,但我跟秋芳長時間未聯絡,並不了解她的生活狀況及心之所繫,因此真要貼近她的夢,還是有些困難,我得承認我有壓力。

     秋芳告訴我的第一個夢:

    有一個人我知道那是我,可是長得一點都不像我,他不知道在等什麼,他身邊出現小小的貓熊,可愛的、軟軟的,每隻都很小,有一大群,綿延成一片海,有另一個人,從我前方過來,我以為他跟我關連不大,他在桌上放了一片桃花花瓣,花瓣落下來時,整個空間變濃艷了。

    我依照歐曼讀夢的程序,釐清夢境之後,先做了我的投射,接下來就是夢者的回應,作家天生適合讀夢,他們可以立即回應你夢中的象徵,彷彿完全不需要思考。秋芳說:「生命可以存活是因為文字,可愛的貓熊是我的文字,而桃花是文字中的聖堂,生命的庇護所。花瓣落下則是無論我寫了多少,都希望有人接住。」

    家裡有可愛的大熊,擺放在秋芳床上,每晚陪他溫柔地入眠。秋芳卻說貓熊海是她的文字,哎,是啊!秋芳給孩子們寫童話,那一隻隻貓熊當然是她柔軟可愛的文字。但為何桃花是生命的庇護所?秋芳說自己最近在為孩子寫《來讀詩經吧!》,桃花自然讓她想到桃夭,桃之夭夭,曾經這麼美麗,成就一位母親,她說:「我們的家不見得好,但擠來擠去對我而言,就是溫暖。」

    之後,讀了她在賞析詩經〈周南.桃夭〉中的這段文字:「這樣一個美麗的新娘,就要出嫁了,而後將撐起一個家,讓所有的家人,開枝散葉的家族都找到安定的力量。」,使我比較了解,嬌柔的桃花為何可以稱為庇護所了。

    秋芳的語言和文字都是如此堅決而美麗,使我聽得入迷,而習於尋常淺白文字表達的我,需要花點力氣去了解它們真正的意涵。2.   夢和夢前的生活脈絡息息相關

    接著,我們談到生活脈絡。歐曼認為一個人的夢,跟他做夢前的生活脈絡息息相關,他甚至認為,沒有脈絡就無法讀出夢的意義:

    4∕20,作夢前一晚,她要為九月出版的詩經寫序,寫了之後不滿意,覺得跟現代人有距離,先擱下,然後就去看醫生做PRP(去年十一月手臂斷裂)。晚上睡前,決定放下原始想法,改寫可愛一點的序,跟現代人距離較近。

    這本書,是她要送給裴老師百歲冥誕的禮物。裴老師是台大詩經課的老師,後來成了她的忘年之交,亦師亦友,也像母親,她熱愛裴老師,立志成為詩、成為愛,活成老師的樣子,認真而堅持的秋芳也真的做到了。她回想自己的前半生被裴老師寵愛,後半生被阿寶老師寵愛,沒受到婚姻的折損,即使初心有了一些滲透搖動,但依然還在那裏。

    生活脈絡再往前推,4/19幫朋友麗雲過生日,散步,從傍晚到黃昏,難得看到鬱鬱寡歡的朋友這麼開心,年年重複的慶生多了些溫暖。

    再往前,4/18作家聚會,覺得自己的人際關係維繫得淡,但還不錯。

    了解脈絡之後,就開始讀夢的第三個步驟----播放夢,我把秋芳的夢念一遍給她聽,她立刻說出此夢的意義:「我熱愛裴老師,我在等待這本書,希望成為可以讓上班族覺得生命靜止的人能找回柔軟的純真,我覺得我的生命從陰暗的地方走來。」

    能夠發亮是因為讀詩經,希望她成為一條河一首歌,進入人的生命。而夢中那個二十五到四十歲左右的自己,則是展現心靈的樣貌,那段時間她做了許多跟鄉土、文學、社會關懷相關的事。

    「在別人眼中我是無所不能的王母娘娘,但我更多時候更像糊裡糊塗的床母娘珠珠。」秋芳忽然看著我,說得斬釘截鐵:「那個跟我不太相干的男生,現在想來,可能無關性別,只是社會價值中的權威人格投射,也許是字畝文化的總編輯帶來的《詩經》邀約;也許是你,你帶來讀夢這件事,放下一片花瓣。」

    這很跳躍,也不是沒可能,然而秋芳幾乎把她的夢的可能性都說完了,我還有什麼可以貢獻的其他視角呢?3.   讀向潛意識

    夢來自我們的潛意識,提醒我們被遺忘或忽略的心理內容,當夢者如此快速清晰的解讀自己的夢時,會不會擠掉一些可能隱含的意義或感受?

    我回想當秋芳說:「那是我,可是長得不像。」

    可能對自己的長相不熟悉,不知道自己的真實模樣,而夢中「這人長得好看呢!高挺的鼻樑,瘦長的臉」不就是秋芳的模樣嗎?也許有可能,我們受到童年經驗的影響,忽略了或認不出自己的樣貌,明明有高挺的鼻梁瘦長的臉,卻還是嚴格的要求,覺得自己並不好看,而夢,卻讓秋芳看到自己其實是好看的。

    「她不知道在等什麼。」,是如秋芳說的等待這一本書嗎?等待這本書是意識已經很清楚的事,夢中又出現,會不會另有所待?

    而一大片的熊貓,海洋一般的多,可愛的、柔軟的,是秋芳的文字,還是她柔軟的、需要被照顧的本質?

    「有另一個人過來」,這是秋芳所等待的嗎?秋芳到底在等待什麼?

    男子在桌上放了一片桃花花瓣,桃花花瓣除了跟詩經桃夭有關,還可能是秋芳那陣子所追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纏綿三世的愛情。

    桃花繁複的意象,使我一時難以整理,會不會秋芳曾經失落的,夢中卻帶來消息,關於一個浪漫愛情故事的開端。而秋芳提到的母親,也曾經是詩經桃夭裡那個灼灼其華的女子,詩裡永遠的女神,秋芳心裡永恆的母神,而在這個桃花夢中,可有母親的現身?

    這個簡短的夢的意義,雖然一下子就被夢者掌握。但緩慢的我,卻無法立刻分辨它的滋味,覺得這個夢根本就是一首詩,需要吟詠再三。4.   第二個夢,另一首詩

    幾天後,秋芳傳來第二個夢:她「常常夢到母親,劇情大綱都很相似,背景也許有些差異,時而清晨黃昏,時而白日黑夜,我們的相處時間都很短,我總是戀戀難捨地把阿母放進我的鉛筆盒或者大衣口袋裡。

    哎!兩個夢,就是兩首詩啊!

    母親果然來了!母親的出現,使我對前一個夢有了比較立體的看法。

    我請她介紹母親,她又丟了一篇文章過來。當作家真好,因為一直在書寫,面對所有你對她的疑問,都可以立刻丟給你一篇文章。秋芳說每一個母親都是從最美麗的一朵桃花開始,而她在〈一生唯一愛的人〉裡寫道:「這是我為我所擁有那朵早夭的桃花,記錄下來的最美麗的母親。」

    她的母親,有一個破碎的童年,少女時開心地嫁給一個「人長得高挑好看,性情剛正,善討賺,待她又及溫柔」的男子,卻在他入伍當兵物資匱乏的戰亂年代,每日走三十公里回到娘家接受父兄餽贈的漁獲,再走三十公里回家,鋌而走險走私販魚,而在婚姻裡又必須與另一個女人分享老公,她依舊認命安靜的忙碌著直到最後。秋芳說:「阿母唯一柔軟著、幸福著,再也不必擔心匱乏的時候,大概就是生病那段時間吧!」

    阿母無怨無悔的愛過一位浪子,一世的輾轉抵得上三生三世。

    沒有對談,我揣想在這個夢裡,秋芳把母親戀戀難捨的放進鉛筆盒或大衣口袋,成為她創作的泉源及溫暖的依靠。秋芳有那麼多溫暖晶瑩的文字,成為創作不輟的優秀作家,那份堅毅與深情,彷彿母親的生命注入了她的生命與書寫,母親並未離開,早已永恆的成為秋芳生命中的繆思與母神。

    但另一方面,秋芳的生命也可能因此跟母親重疊,舉凡母親的堅毅、深情以及總是淡淡笑著面對未曾被好好對待的自己。

    那麼男子帶來的這一瓣桃花,是否既象徵當初那個少女秋芳初見裴老師夫妻攜手而行時對愛情婚姻的美麗嚮往,更象徵母親的「之子于歸宜其室家,孝於舅姑和於妯娌,開枝散葉德色雙美」,這兩者都是帶給秋芳力量的庇護所。

    但因為是花瓣,就可能同時也象徵著憔悴的飄零,是母親微笑之下的情感暗影,某種程度也可能是秋芳意識所忽略的情感暗影,在生活中與重要他人互動所產生難言的感受。5.   夢是個人的神話

    那麼帶來這瓣桃花的男子,又象徵什麼呢?

    如果夢是個人的神話,那麼這個夢,就是秋芳內在男神與女神的浪漫相遇了(完全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畫面)。夢境開始時是一個成熟的女性自我在等待,那麼這個成熟男性若用榮格的理論來說,是藏在女性潛意識的男性能量,以中華文化的陰陽觀點,就是陰中之陽。

    白天為《來讀詩經吧》寫序的秋芳,夢到三四十歲的自己,那時的自己正為理想而寫作演講做社會關懷,是心理能量最強的階段。這樣狀態的她,照道理應該可以無待,而她卻在等待著,而且伴隨著一片海洋一樣多的貓熊,每一隻都可愛柔軟,最重要的,牠們是需要被保育的動物,女子與熊貓,既無待又等待。

    迎面而來的這名男子就是原以為跟自己不相關的,內在男性力量,展示給她關於桃花的浪漫與隱喻。一個美麗的新娘,嫁給了文學這個志業,所有的文字就像她所有的子女,一本又一本,開枝散葉綿延不絕,秋芳的文學志業德色雙美,她也在自己的文字裡,完成了關於母親與女兒的所有故事,既華美又飄零。

    但更重要的是,內在男神與女神的相遇,他們還不認識彼此(女神甚至認不出自己的美好),他們需要時間認識探索、互動交流,最終完成秋芳自身陰陽的整合,融煉出靈魂深處深情與勇氣的金丹。

台長: 小蟹子

圖說:吉田誠治,絕美的畫
日本背景設計師吉田誠治,自由接案,也在京都精華大學擔任講師
除了參與大量遊戲背景設計之外,也發售不同主題的畫集,更將作品提供給各式雜誌刊載
參考網址:https://tips.clip-studio.com/zh-tw/articles/1251
2021-07-01 21:29:08
小蟹子
好像只有吉田誠治超唯美的畫
才能搭配這麼超唯美的讀夢~~~
2021-07-01 21:35:44
麗娟
1.你有謊報年齡之嫌,我們認識已經40多年了😂
2《.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是你告訴我你在追的劇嗎?我為此還上網看了幾集呢!😅
2021-07-02 10:00:16
小蟹子
天哪! 40年,簡直可以寫一篇長篇小說!!
我看的是《琉璃》,也是宿世輪迴的仙俠戲。可是我不喜歡琉璃,我喜歡的是「司鳳」,九生俱非,十世圓滿,我都哭了!
2021-07-02 10:01:2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