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5-23 17:12:42| 人氣7,18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要阿魯巴,還是要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一則流傳台灣的笑話,探險家誤闖食人族禁地,酋長給他二個選擇:「想阿魯巴?還是想死?」探險家想當然爾選擇阿魯巴,至少還可以留一條活命,沒有想到阿到一半,探險家跪地求饒,說他甘願去死。阿魯巴有這麼厲害嗎?

在另一個網路討論平台裡,海峽兩岸的年輕人唇劍舌槍,相互吹噓自己國家武力有多強大。面對中國的百萬大軍,台灣的武力有可能就要被比下去之時,有位台灣網友大聲跳出來說:「你們不要神氣,我們台灣有阿魯巴,要把你們中國軍人阿魯巴到死」。結果其他網友通通閉嘴。哇,阿魯巴居然可以勝過船堅砲利,有這麼神奇?

其實不只台灣有阿魯巴,中國也有(同樣叫做阿魯巴),香港也有(他們叫做happy corner),只是在台灣相對而言比較風行而已。台灣的年輕人甚至發展了阿魯巴字典,例如alubaphobia是阿魯巴恐懼症、mis-aluba是「啊,糟糕,阿錯人了」、alubaba是被阿魯巴的叫聲、alubamate是阿魯巴的阿友、「One who alubaes others will be alubaed by others.」指的是「阿人者人恆阿之」。阿魯巴究竟為何讓這麼多青年男性趨之若鶩?

小雞雞是用以區別男女的關鍵,圍繞在小雞雞的言說與遊戲也就成為男孩彼此競爭、聯誼,以及展現男子氣概的重要儀式。阿魯巴就是男孩之間以性器官為焦點的眾多遊戲之一。除此之外,尿尿比賽、脫褲子、猴子偷桃、撥草尋蛇、扮醫生檢查病人身體、吊在單槓上以雙腿夾住對方身體,也都離不開男孩對於小雞雞的好奇、探索與試煉。

阿魯巴在民國七0年代的時候並不叫做阿魯巴,而是「幹條阿」(顯然是台灣鄉土的說法),顧名思義就是眾人將被幹者的雙腿分開(成大字形)高高抬起,以助跑的方式將其小雞雞對準柱狀物(象徵性地)用力撞擊。不知何時,這個遊戲的名稱轉變成充滿異國風情而可以琅琅上口的阿魯巴。(感覺上幹條阿,比較像是髒話,不太能在公開場合大聲嚷嚷;可是阿魯巴卻可以脫口而出,像是某種需要解讀的密碼。)

雙腳分開、抬高、往柱狀物撞擊是阿魯巴遊戲的核心動作,但是累積這麼多年的經驗,年輕人喜歡新奇,於是從其中發展出極其繁複而有創意的各種阿魯巴經典招式,不只是被阿者的身體心理經驗不同,所傳達的社會意義也五花八門。光是招式名詞本身,就很有可觀;有古典風(朝天闕)、可愛風(人工咖啡杯)、武俠風(草上飛)、現代風(1324象限)不一而足。

阿魯巴的典型玩法自然是四個人抓起一個同伴,分別抓住雙手雙腳,將雙腳掰開、高高抬起,往一棵椰子樹撞去。這種玩法玩多了,有點無趣,自然想多玩點花樣。首先是撞擊的動作,既然撞擊是阿魯巴的高潮,何妨延長高潮的時間。同樣是椰子樹,除了助跑撞擊之外,可以上下反覆滑動;同樣是上下滑動,可以改變速度,一下慢動作一下突然加速;如果還不過癮,可以圍著椰子樹360度旋轉;如果是教室的窗格,則上下左右各種動作一次玩個夠(左右叫旋轉、上下叫刷卡或者升旗);如果是草叢,可以快速拖曳彷彿輕功。被阿者同樣是平躺,但是可以臉朝天或者臉朝地,據說身體經驗不太一樣;而關鍵之處是被阿者的臉與目標物是同向還是背向,也就是說當被阿者看不到目標物的時候,比較難以預測甚麼時候自己的小雞雞快要碰到目標物了,這種不確定性讓被阿者心裡更為忐忑不安,而驚嚇的表情也給阿人者更大的快感。另外一種姿勢則是腳上頭下,此時目標物通常是位於上方高處,例如教室班級牌。有時學生會把板擦放在目標物被阿的位置以作為保護小雞雞之用,只是這麼一來,阿完之後,被阿者的褲子上就會留著粉筆屑,反而便成是難以洗脫的污名。

阿魯巴的目標物經常是就地取材,於是教室的窗格、門緣、班級牌、椰子樹、座椅都可以成為遊戲的道具。同樣地,同一種目標物玩多了,總想變些新的花樣。首先是,窗戶、樹木都是靜態的,不夠刺激,為了增加動感就有了風火輪,他們把腳踏車倒過來放,轉動腳踏板,接著就將被阿者對準快速轉動的後車輪進行阿魯巴的酷刑;為了增加不預期性,於是有人將馬桶通便器朝教室天花板甩去,厲害的話通便器正好吸住天花板,可是十數秒之後通便器會鬆動往下掉,眾人就抓著被阿者調整位置,讓垂直墜落的通便器正好刷過被阿者的小雞雞旁與之摩擦。不同的目標物也可能具有不同的象徵意義,例如有人故意對著學校的校徽阿魯巴,展現對學校行政管理威權的抵抗;有人則對著班級牌阿魯巴,來懲罰大家心中視為「班恥」的同學。

雖說撞擊動作是阿魯巴的高潮,有人則覺得前戲才最刺激。人人皆有獎、個個沒把握(可以逃脫被阿)的緊張氣氛,讓人餘悸猶存。在瘋狂的高中生活中,阿魯巴經常是一觸即發、毫無預警。阿魯巴究竟如何啟動,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往往使個眼色,雙眼交接,默契十足的同學就會同一時間動手抓人。尤其是體育課前後換裝的時刻,更是可怕,幾乎無法預測話鋒的走向,只要有人突然一起鬨,就會只穿著內褲被阿。唯一避免的可能性是你剛剛被阿過,或者要眼明手快將目標轉向他人;只不過有時候即使大叫「阿他」,卻無法打動其他同學,就會讓原目標受害者反將一軍,而成為被阿的對象。年輕人血氣方剛,有時做事無邏輯可循,阿魯巴正進行一半,旁觀者都以為自己很安全,沒想到話題一轉,大家就突然把人放下,轉到另一個目標。

阿魯巴是一項即興的集體表演,想阿就阿,不怕找不到理由;考高分、生日、受到老師稱讚、「把了很正的馬子」、統一發票中獎都可以是阿人的理由。阿魯巴一旦啟動之後,被阿者就必須共同參與表演,不管心裡怎麼想,總要不斷哀嚎,讓人有手下留情的機會。此時,如果抵抗動作過於激烈,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會讓同學覺得太不上道,壞了大家鼎沸的氣氛;如果居然面露愉悅之色,說「我還要」,那就太變態了;迎拒之間必須恰到好處,讓大家滿足盡興。

將被阿者的小雞雞(象徵性)撞擊柱狀物之後,阿魯巴在一聲聲慘叫中達到高潮,可是有時阿魯巴不能就這樣嘎然而止,如果有一個漂亮的ending動作,更能圓滿結束。有的將被阿者阿完之後丟入水池,更狠的把他丟進垃圾筒,這樣才有頹廢的美感。

儘管阿魯巴這麼風行,男孩之間卻很少事後談論。男生會談某一場籃球賽多麼精彩、可以談當兵多爽或者受到多大的折磨,可是幾乎沒有人會談那一次阿魯巴中自己的身體或心理的感受。結果阿魯巴就只存在一次次的起鬨氣氛中,熱鬧過後,沒有帶來太多心靈的感動或者意義的提升。

我只有聽過一位男生敘說阿魯巴的身心感受。他提到有次被阿,腦中先是一片空白,不確定大夥究竟為何要玩弄他人生殖器?或是自己想玩弄生殖器的投射作用?還是想看笑話?儘管有一股不好、受人擺佈無奈的感受,在無力地豁出去之後,竟又夾雜著一種身體解放的快感。那是除了運動抽筋,很少數被人抬著遊街的機會;那種飛離地面朝目標前進,甚至抗拒地心引力向上抬昇,看著自己不可能碰觸的高處正接近自己的時候,竟也充滿了快感。

有人說阿魯巴是一種模擬性交,除了動作神似之外,就其性別意涵也不無道理。被阿者在阿魯巴過程中,其實在同儕集體力量下被貶抑為女性,雙腳張開,而柱狀物則代表男性的陽具。這也難怪,在我們的社會中,女性的社會地位遠較男性低下,利用阿魯巴,可以將男性暫時置放在女性的位置。所以呢,你考第一名不要神氣、你有女朋友不要得意、這個人太白目,好吧,通通給他阿魯巴,挫挫他的銳氣或者給點小教訓。平常在教官面前,就算感情好,也不能逾矩,趁著畢業典禮的時候,好好阿教官一下,從中得到逾越/愉悅的快感。規模大一點的阿魯巴,可以是十人參與的雙人互阿,只是這個時候哪一個被阿者是女?是男呢?或者他們這個時候都是雌雄同體,可男可女?或者這是另一種鬥劍遊戲?或者其實大家在偷渡同性戀?有男同學就表示互阿太噁心了,因為二個異性戀男性的生殖器很少有可能這麼接近。

阿魯巴看似在台灣的中學校園廣為流行,但是仍以都會地區的明星學校居多。一是因為非都會區不重升學的男學生恐怕會覺得阿魯巴太小孩子氣了,他們可能用更逞兇鬥狠的方式來展現男性氣概,從這個觀點來看,也許阿魯巴反而是保守的遊戲。另一是因為明星中學大都是男女分校,缺少與異性相處的生活,貧乏單調的學習環境反而需要些許遊戲來調劑。阿魯巴看似人盡皆知,然而其實喜歡玩的也是特定的一群人。如果擺明了不想玩、不熱中,別人就不會找他玩;當然也可能因此被視為不同國而遭排擠。年輕人既然要玩別人就要有雅量讓別人玩,大家不需要勉強;如果表明不玩,別人也不會硬拉。所以往往認識夠久,就可以知道誰是可以玩的。如果只是認識又沒有那麼熟,若阿錯了,被阿者已經生氣,用腳踢你(可以分辨),人都已經抬起來,還沒有撞倒柱子,就會直接住手跟他道歉。只是私底下還是會抱怨一聲,覺得他這麼玩不起。

阿魯巴是一種男孩之間的遊戲,是既聯絡感情又有點相互較勁的活動,可能是好友間相互損人,但並非真正的惡意欺負。如果真的討厭某個人,通常是排擠他,不跟他說話,根本不想抓住他玩阿魯巴;如果真的對他深惡痛絕,也許真的就教訓他一頓了。

阿魯巴的特性是以男性生殖器為遊戲的焦點,對有些男生而言,這是不能承受之重。有的男生的身體界線比較清楚,即使談論他的生殖器都會讓他羞愧不堪,他可能不敢跟同學一起上廁所,不敢在教室中同學面前換裝;對於這些男同學而言,如果未經其同意逕行阿魯巴,對他會是極大的羞辱而難以承受。對多數男生而言,阿魯巴也許只是遊戲,但是違反他人身體的意志,確實會造成不小的傷害。
儘管阿魯巴遊戲中的撞擊動作只是象徵性的,阿人者也會小心行事,但是仍然充滿了風險,而有可能造成意外。可能阿到一半,看到教官嚇著了,把被阿者突然放下,掉到地上,運氣不好,剛好地上有一把鋤頭,還是一坨屎,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阿魯巴風行的脈絡,可能是青澀少年對於性的探索與好奇、缺少與異性交往的經驗、社會同性戀恐懼症造成的男孩之間身體的疏離,它是許多以性器官為焦點的男孩遊戲之一。所以如果沒有釐清社會的性別價值,導入健康的性/別教育、提出發生危險的實例、教導尊重他人身體的自主性、提供求救的管道,光是明文禁止並無濟於事。年輕人在阿魯巴受到禁止的同時,還是可以發明別的玩法,可能是遛鳥、國王遊戲、真空收納袋,除非我們能夠給予較開放平等的性別價值。

我問了身邊的男同志學生,沒有人玩過阿魯巴,他們或者避之唯恐不及,或者覺得阿魯巴非常幼稚無聊。我只是突發奇想,如果有男同志書寫阿魯巴的成長經驗建構,刻意描寫阿魯巴中身體情慾的愉悅,感謝阿人者身體的緊密接觸,會不會這些異男們玩阿魯巴的熱情就此冷卻!

(感謝郭怡伶、宋文里,以及男男自語好友給我的資料、經驗故事與觀點。)



台長: hdbih
人氣(7,18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威爾剛
很不錯的分享~~!
2020-02-25 18:13:4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