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8-20 22:46:52| 人氣1,19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女人有幾種?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時候,不經意的一言一行反而比長篇大論能夠透露更多的真實。

社會學家Reinharz採取一種很有趣的閱讀性別的方式。她不看社會學經典著作中作者的主要論點,而是著重在作者認為不需要解釋的,亦即他們視為理所當然的預設,例如序言、謝誌、旁白、插圖與舉例,這樣反而能夠讀到逃脫作者意識檢查的想法。以《社會學的邀請》(Invitation to Sociology)這本世界知名的經典來說,書中大量使用比喻與實例,然而總結書中關於女人出現的形象,竟然依序是正在洗澡遭小男生偷窺的女僕、被原住民啖食的善良老婦人、為年輕男人所擁有的女人、與丈夫相對無言千日的令人厭煩的女人、患有夢遊症在超級市場中購物的家庭主婦等。她們不是「愚蠢、沒有性吸引力的太太」,就是「男人性欲望與暴力的對象」。這些問題並非出自表面的寫作風格,而是這些意象背後的性別社會學想像。原來偉大的、有知識反省能力的男性社會學家,對於女人的看法也無法超脫當時男性社會大眾的性別價值。(註)

這種以男人為思考主體,將女人分為「可欲」與「不可欲」的想法,其實經常可見。有一次我就聽到一位男教授說,女人有二種:一種是美眉,一種是歐巴桑。而根據一項國外研究,男警察把女警察也分為二種:女同性戀(dyke)和妓女(hooker)。總之這些分類都是建立在男人的性這個基礎上,同時也都不看重女人的知識與能力,女人始終是不值得正視與信賴的。好玩的是,有次我問幾位女性,陌生男人有幾種,她們也說有二種:一種是會攻擊女人的壞男人、另一種是會保護女人的好男人。然而無論男人或女人的分法,都顯示了男人始終是主動欲望與攻擊的主體,而女人則是被動防禦或受到攻擊的客體。

是啊!男人始終把焦點放在女人的身體,而無視於女人的成就。看看新聞標題就知道了。政治版面上有這樣的新聞:「新會期穿新衣,女議員十八變」,原來記者關心的不是女議員的問政內容,而是她們服裝的顏色與樣式。校園版裡有則新聞,某商工汽車修護科突破傳統開始招收女生,但是該校校長表示,女學生不必像男學生一樣下場修車,而是只要學會原理,將來可以當汽車銷售員;而女學生對班級組織氣氛有剛柔調和作用,校風更溫馨和諧。所以,原來女學生學習技能不是重點,她們的功能只是陪公子讀書而已。

體育新聞更是充斥著對於女運動員的意淫與歧視,大成報的體育版標題:「藍鷹高球場,女將秀行頭,多數球員很涼快,外國球員很養眼」,女子高爾夫球員的球技如何,沒有男人關心,涼快與養眼倒是成為新聞的焦點。民生報的體育新聞說道:「女單最令球迷振奮的好消息,是美國的『性感炸彈』哈克洛亦將披掛上陣。加上『辣妹』庫妮可娃,各位球迷有眼福了」。更絕的是,曾經位居世界女子網球排名第一的辛吉絲在獲得泛太平洋賽冠軍時,報紙的標題是「辛吉絲重登世界頭號女單寶座,在這場關鍵賽事,性感盡露」,旁邊放上一張辛吉絲的胸部穿梆照片。我們可以試試性別替換法,想想這樣的標題:「男議員新會期穿新衣」、「男球員既涼快又養眼」、「山普拉斯重登世界頭號男單寶座,在這場關鍵決賽中性感盡露」,此時讀者腦中閃過的是怎樣的畫面呢?

就連女警察在記者眼裡也不是打擊犯罪、智勇兼具的角色。當竹聯幫虎鳳隊大姊大高美芳落網之後,負責押送的是台北市少年隊女警吳宜衡,這則新聞攻佔了各大媒體的重要版面,然而新聞居然如此描述:「吳宜衡,魔羯座、O型、體重六十公斤左右,有一七四公分的高挑身材、C罩杯的實力,而且,還有一張超級明星臉。……警察工作讓她忙碌得沒有時間交男朋友,只談過一次戀愛的她,擇偶標準其實很簡單,對高高胖胖的男生比較有好感。她就是少年隊之花,您,心動了嗎?」女警察的身體再度成為媒體消費的對象。

根本的問題其實就出自於男人根深蒂固對於女人知識與能力的蔑視。我們可以對照以下二個實例。一位男教授稱讚另一位女教授羽毛球打得好,他說:「她好厲害喔,打起球來像男人一樣!」弔詭的是,他不是說這位女教授球速快、落點好、殺球強,而是直接說她像男人。問題是,正由於她打得好,事實上整個球場上大多數男教授的球技都比她差,那怎麼會用像男人來稱讚她呢?反過來說,很多男人認為女人不會開車,一看到轉彎沒有打方向燈,停車停不進停車格,就會說:「你看,開車的一定是個女生」。可是定睛一看,沒想到開車的竟然是男生。沒關係,他會接著說:「幹!一個大男人,怎麼開起車來像個女人一樣」!同樣弔詭的是,根據交通部最新的資料顯示,汽車肇事率男性駕駛人是女性駕駛人的七.三七倍;而肇事原因主要是超速、未注意車前動向。那究竟是誰比較會開車呢?

然而,在主流男性社會裡,男人是「好」的形容詞,女人是「不好」的形容詞;好的都歸男人,壞的都歸女人。如果女人只是臨摹,怎麼可能比得上真跡!所以唯有打破以男人做為所有價值的判準,對於知識、能力與性別氣質加以重新界定,才能翻轉女人作為男人的對照與變異的命運。

(註)Reinharz, S. (1985). Feminist distrust: Problems of context and content in sociological work. In D. N. Berg & K. K. Smith (Eds.), Exploring clinical methods for social research (pp. 153-172). Beverly Hills, CA: Sage.

台長: hdbih
人氣(1,19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男女話題(愛情、男女、交友)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