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0 16:40:17| 人氣4,02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消失的情人節》:浪漫或恐怖的情人節?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郵局櫃員楊曉淇動作比別人快一秒,公車司機阿泰動作比別人慢半拍。兩人平常鮮少交集,直到情人節當天,一場奇幻事件讓他們「走」在一起...

陳玉勳導演的新作《消失的情人節》,用快一步與慢半拍的速度差來談愛情。電影前半場以曉淇做為主角,影片節奏也配合她的急驚風性格,非常地明快流暢。電影後半段改以阿泰為主角,速度才慢了下來。

《消失的情人節》片中出現「消失的人」字卡。生活中消失的人(或事物或記憶),應該是對我們不重要的人或事吧?但重要的人或事就不會消失嗎?電影裡,阿泰的父母在他兒時因車禍意外喪生,死亡奪走父母,成了阿泰生命中「消失的人」(突如其來的暴力);曉淇的父親在女兒年輕時選擇離家出走,父親離家並非不愛家人,而是在生活中感受到自己跟不上家人的速度(曉淇和母親都是比較急躁的性格),覺得被冷落,產生被遺棄的悲傷感(自己選擇消失)。

曉淇長大後離開母親去北部工作,就算返家也是偷偷摸摸,不想多待一秒,某方面來說,曉淇是母親心目中「消失的人 」;阿泰兒時跟曉淇約定要持續寫信給對方並且保持聯絡,但十幾年時間過去,曉淇只寫過兩封信給阿泰,甚至當曉淇拿到當年阿泰留給她的郵局信箱鑰匙時,她也記不起這個信箱地址是當年兩人約定的寄信地點。對阿泰來說,他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經不存在曉淇的心中,他已經是個「消失的人」。

每個人過日子的速度本來就快慢不一,即便是重要的親人,也會因為生活步調的不同而變得漸行漸遠(逐漸遺忘)。愛情或任何一種關係皆是如此。我們若是把生活看成是一條道路,那麼行走速度(性情)與他人(普羅大眾)截然不同的人,便會面臨「獨走」的結果,承受著無人相伴的寂寞感。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如此一想,《消失的情人節》和廖明毅導演的《怪胎》其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兩部影片都是愛情故事、都有奇幻色彩、都在講愛情裡的怪胎如何找到自己「同類」。差異是,《怪胎》悲觀地認定生活(人心)的「變動」會毀掉原本單純的感情。《消失的情人節》則是讓兩個速度不同的人,找到適合彼此的節拍,一如影片結局的「閉眼照片」(實在是神來一筆的設計),一個快一秒,一個慢半拍,兩人一起合照,恰好對到「同一個」頻率。哈,原來獨自存在的個體能否走在一起,跟速度快慢或是有無強迫症無關,跟能不能找到「共同」的頻率有關啊。




整體來說,我喜歡《消失的情人節》,陳玉勳導演的喜劇是溫暖的顏色,會讓人為之會心一笑(非常喜歡林美照飾演的角色,她的「消音」與「Amy」都有讓我爆笑出來);喜歡《消失的情人節》的好聽配樂、燈光美氣氛佳的奇幻場景、水準整齊的演員群戲等。飾演阿泰的劉冠廷,完美詮釋了角色的溫吞與無害、飾演曉淇的李霈瑜,撐起電影前半場,在她的表演中可以清楚看見「急躁」的性格如何體現在每一個動作與對話之中。另外,本片有超多客串演出的知名演員和導演,看電影的樂趣之一是忙著找「客串彩蛋」,從林書宇、馬志翔、林美秀、肚仔和菜脯(哈)到顧寶明等等等,幾乎每幾分鐘內心就會尖叫一次。

可惜的是,《消失的情人節》後半段沒有太打動我。

一,時間暫停後,阿泰成為主角,他以「唸」電影的方式述說了自己和曉淇的相識過往以及重逢的經過。儘管很多電影都有使用旁白作為輔助,但《消失的情人節》的旁白實在有點太多太長,少了「看」電影的樂趣。

二,我沒有很喜歡時間暫停時,阿泰帶著「靜止」的曉淇去鄉下海邊玩一天的橋段設計。我不覺得阿泰的行動浪漫,反而因為女方只能「任由」男方擺佈,更增添畫面的詭異和恐怖感。

陳玉勳導演在一次訪談中這麼說:「他(阿泰)沒有變成一個色狼。因為阿泰對曉淇的感情不是那種情慾,而是精神上的,所以他才會花那麼多時間去創造屬於兩個人的回憶,他很珍惜這份友情,這份關係,他不想把它破壞掉。他就是一個很純很純很純的人,他要把曾經遺失的,重新撿回來;他是一個浪漫的人。他為曉淇做的那些事情,我們這些男人可能都做不到。」

我可以理解導演對浪漫的想像,但「阿泰沒有對曉淇做出踰矩的行為」並無法讓我接受或認可阿泰的行動。這麼說好了,如果有個女生酒醉不醒,男生把她帶回家,悉心照顧對方,即便男生沒有跟女生發生踰矩行為,但男方趁女生意識不清的時候,一塊拍了許多合照作為「紀念」。嗯...我們還會覺得這個舉動很浪漫嗎?

類似的題目,可以延伸閱讀阿莫多瓦導演的《悄悄告訴她》,同樣是清醒與昏迷、男與女、癡情與渾然不覺的情境組合,不過《悄悄告訴她》丟出的道德題更為複雜與曖昧。

三,「如果妳再見到爸爸,妳會想跟他說什麼?」
「XXX!!」

阿泰「多一天」,曉淇「少一天」,兩人除了兒時一起住院的時光,以及阿泰去寄信時與曉淇的簡短對話外,雙方互動極少。因此電影結尾兩人的再次重逢與突然滾落的淚水,沒有太打動我 (但是曉淇落淚的畫面,有讓我感到鼻酸)。想來,曉淇的激動情緒,或許是被阿泰一整疊的信件所打動,也或許是寂寞的曉淇等待「被愛」太久太久,當她再次見到阿泰,累積多時的寂寞終於在那一刻潰堤吧。

最後,《消失的情人節》說速度慢的人長時間下來會累積出多一天的時間。我心想:「劉冠廷在《陽光普照》裡飾演的菜頭,講話速度與動作都會刻意放緩,以營造出令人不安的威脅感。如果擁有多一天時間的人是菜頭,這部電影應該會變得很恐怖吧?另外,奉行慢活生活的蔡明亮導演,該不會已經存下很多天的利息了?」

香功堂粉絲團專頁,請來按讚加入吧!
https://www.facebook.com/woomovies

台長: hatsocks

(悄悄話)
2020-12-02 10:11:4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